[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透视:由“婚检”看中国的立法冲突
(博讯2005年8月29日)
    BBC透视中国的中国法律事务评论员张慎思指示,最近,中国法律界很热闹,尤其是黑龙江省修改《母婴保健条例》,恢复“强制婚检”制度,引起社会关注。

    黑龙江省修改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重新要求男女双方在登记结婚前必须进行"婚前医学检查",否则不能登记结婚。这使黑龙江成为第一个恢复"强制婚检"的省份,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轩然大波。

     孔夫子说:饮食男女,人之欲也。此前,2003年10月1日,由国务院颁布的《婚姻登记条例》正式实施,这部新的《婚姻登记条例》基于“对公民基本权利的尊重”(结婚肯定是一项基本人权),实际上取消了“强制婚检”制度,而代之以由结婚当事人行使自主选择权,即2003年10月以后,在全国“志愿婚检”代替了“强制婚检”。 (博讯 boxun.com)

    争论

    黑龙江重修地方条例,其他省份会不会步黑龙江的后尘?到底应该实行“志愿婚检”还是“强制婚检”?为此,由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牵头,民政 、司法、卫生、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广电总局、中国残联,还在北京联合召开了“尊重生命、尊重爱-婚前医学检查”专题研讨会。目前看来,“恢复强制婚检”的观点似乎占了上风。

    就其争论的焦点而言,归纳起来,有下面几条:

    1.取消强制婚检,会导致整个国家整体人口素质下降 据官方的统计,截至2002年底,即实施志愿婚检前,全国城市的婚检率达到78.6%。自从改为"自愿"后,全国范围内婚检率急剧下降。仅黑龙江省,目前的自愿婚检率不足1%,而该省每年约有1.8万名先天缺陷儿降生。因此恢复强制婚检势在必行。 不过,也有持相反观点的专家认为,将婴儿出生缺陷率同取消强制婚检相联系,至少目前尚没有看出二者间有必然联系。更有医学专家指出,目前中国高发的4种出生缺陷如先天性心脏病、先天愚型,由单纯婚检根本也发现不了。至于说取消强制婚检将必然导致整个国家整体人口素质下降,尚缺乏统计学上的科学实证。就世界范围而言,那些未实行强制婚检的国家人口素质也未见得比我们低。而一国人口素质的高低更是由其经济发展、医疗卫生、营养教育等综合因素决定的。

    2.当时取消强制婚检的一个理由是,婚检实际上流于形式,成为卫生部门变相收费的一个制度。不能因制度运行中的问题来否定制度本身。

    毋容讳言的是,当年的婚检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流于了形式。首先是在中国最广大的农村,实际婚检率一直是很低的。其次无论是准新人还是医疗机构,在婚检时都在一定程度上是“认认真真”在走过场,实际上婚检疾病检出率是很低的。而在另一方面,面对独家垄断、服务又差的婚检医疗机构,准新人不仅要忍受个人隐私赤裸裸的曝露,还要缴纳不菲的收费。

    3.当由国家实行免费婚检,从根本上来解决婚检的普及性和有效性问题。

    因此,此次就有人提出,为了解决制度运行中的问题,从根本上解决“乱收费”的问题,应由国家来实行全民免费婚检。此举还能解决即使在“强制婚检”时,在广大农村,由于无钱婚检,实际上也就不婚检的现实困境。

    笔者认为,用更加尊重公民知情选择权的“志愿婚检”来代替“强制婚检”,就必然导致中国人口素质危机的论断,恐怕尚缺乏科学论据的支撑。取消“强制婚检”体现了对结婚这项天赋人权的尊重,即使在中国,爱滋病人要结婚,在法律上也不存在障碍。而且,结婚也并不完全等同于生育(如某些国家中已经合法化的同性婚姻),生育更不等于必然会生出缺陷儿。一段时间里,自愿婚检率的下降,是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必然要付出的代价,而对一个国家和社会而言,民主与法制的分量并不比全民健康要轻。至于用全民免费婚检的办法是否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这在我们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度,在财政上和资源上,究竟有多少现实的可能性,仍尚存疑问。

    法律效力

    以法律效力的高低来分,中国目前有关结婚的法律主要有2001年由全国人大颁布的《婚姻法》、由全国人大制定1995年6月起在全国施行的《母婴保健法》、中国国务院颁布2003年10月起施行的《婚姻登记条例》。

    在中国,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以下依次为法律(全国人大制定)、行政法规和规章(国务院及相关部委制定)、地方性法规和规章(地方人大制定)。当法律、法规间出现法律冲突时,有三个基本原则:1·不得违宪;2·下位法不得同上位法相冲突;3·后法优于先法。

    现在看来,黑龙江省的规定显然同国务院的《婚姻登记条例》相冲突,下位法明显地违反上位法。如果各省效仿黑龙江省的做法,将在全国引发大范围的法律冲突。

    但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婚姻登记条例》在颁布之日起就是同上位法《母婴保健法》相冲突的,在全国人大并未修订《母婴保健法》、消除二者间的法律冲突的情况下,业已实施了二年。只是由于黑龙江省此次的改例,才使矛盾极大地凸现出来。虽说《婚姻登记条例》颁布在后,但她同《母婴保健法》不是同一个位阶的法律,所以又并不适用“后法优于先法”的原则。

    “志愿婚检”,还是“强制婚检”?这确实是个问题。如果说二者孰优孰劣,尚存很大的讨论空间的话,那么在此问题上的严重的“法律冲突”,则是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否则立法层面上的混乱,必将导致执法者执法无据,守法者也无所适从,公民对法治的信仰也会受到动摇。

    中国有关结婚保健的法律 《婚姻法》:全国人大2001年颁布,规定:“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禁止结婚。本法未直接涉及婚检问题,也没有明确究竟哪些疾病禁止结婚及用何种方式来确定。《母婴保健法》:全国人大制定,1995年6月起在全国施行,明确规定婚前体检制度,自此,“强制婚检”在全国推行。《婚姻登记条例》:中国国务院颁布,2003年10月起施行。这部行政法规实际上取消了“强制婚检”,因为办理结婚登记仅要求:(1)出具本人的户口簿、身份证;(2)本人无配偶及与对方当事人没有直系和三代以内旁系血亲的签字声明。

    以上纯属撰稿人的个人意见,并不代表BBC的立场。 _(博讯记者:晴续)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