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害怕“颜色革命”,大陆整治民间智库
(博讯2005年9月05日)
    星島日報

    民間智庫( thinktank )近年在北京、上海一些大城市應運而生,並且在沙士風暴、修改憲法等重大公共決策活動中嶄露頭角。不過,今年以來,這些民間智庫卻陷入了困境,先是著名學者吳敬璉、江平創辦的上海法律與經濟研究所關閉,繼而北京著名的天則經濟研究所也不獲重新登記。民間智庫負責人指出,美國利用非政府組織在中亞地區進行「顏色革命」,殃及池魚,令中國官方頗為憂心,因此影響到民間智庫的發展。本報採訪了活躍一時的幾家民間智庫負責人和學者,探討民間智庫的現狀和生存空間,分兩日刊登。

     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之後,市場經濟在內地確立。翌年,剛從中國社會科學院退休的茅于軾,與盛洪、張曙光、樊綱等經濟學家創辦了天則經濟研究所,從事制度變遷中的中國經濟、政治研究。同年,世界與中國研究所、北京視野信息諮詢中心也相繼成立。此前,曹思源已創辦了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博讯 boxun.com)

    不過,獨立於官方的民間智庫發展得最快還是在二○○一年到二○○三年。據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NGO(非政府組織)研究所副所長賈西津介紹,這三年間成立的民間智庫,主要涉及領域包括經濟、社會、法律、憲政。

    舉辦研討會 涉敏感話題

    上海法律與經濟研究所就是在二○○二年成立的。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和法學家江平、梁治平,基於「法治、憲政和政治體制改革至關重要」、「經濟與法學的聯合勢在必行」的認識,創辦了這一民間學術機構,並且獲得上海市政府的支持,同意讓其掛靠在官方的「上海市社會科學聯合會」。

    探討公共政策與管理

    這些民間智庫成立以來在京滬相當活躍,舉辦了多場研討會,探討市場經濟、公共政策甚至憲政改革等話題,民間智庫的負責人更以「公共知識分子」的姿態出現。

    在近年海內外關注的農民企業家孫大午案、《南方都市報》案,這些智庫更扮演了重要角色,組織學者從法律角度向地方政府提出尖銳的質疑,最後拯救了孫大午和《南方都市報》總編輯程益中。在這兩案中擔任辯護律師的許志永、張星水等人,後來更共同發起成立了一個民間智庫---陽光憲政研究中心。

    介入孫大午案《南都 》報案

    不過,民間智庫的活躍似乎只是曇花一現。今年年初,上海法律與經濟研究所不獲重新登記,據悉是「上海市社會科學聯合會」不願再擔任主管單位。本報記者致電江平查詢,這位前中國政法大學校長不願多談,只簡單說,「民間的研究所不讓搞了。」

    天則經濟研究所去年以來就感覺到壓力,公開的研討會要麼被明令取消,要麼不得不改換地點。「有時候開會議的酒店都預定好了,臨開會時酒店通知我們,逼於壓力不能給我們提供場所。」「天則」創辦人茅于軾無奈地表示。

    不獲重 新註冊 遭逼遷

    茅于軾介紹,「天則」是以民辦非企業單位的身分註冊的,掛靠在北京市科委系統,但今年重新登記時科委系統不願擔任主管單位,因此「天則」的事業法人單位註冊被登出。「天則」原來位於昆玉河邊的真覺寺,環境清幽,頗為愜意,但是物業管理公司今年年初突然以「天則」不獲重新註冊為由,要求中止合同,甚至發出最後通牒,結果「天則」不得不搬遷到一寫字樓。曹思源說,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二○○三年六月在青島舉辦大型民間修憲論壇之後,他和他的研究中心的日常活動開始受到監控,名存實亡了一年多後,今年三月中心終於關門。據悉,自由主義學者劉軍寧、馮興元創辦的九鼎公共事務研究所,如今除了保留網站和讀書會,已經不再舉行活動了。

    社團註冊須掛靠「婆婆」

    據現行有關政策規定,社團註冊必須在廣義政府系統的事業單位掛靠,也即民間智庫要在民政部門註冊必須找一個官方團體做「婆婆」。被掛靠單位既不能從民間智庫中提取利益,又必須為智庫的任何問題負責任,當受到壓力時,他們當然不願再當這個「婆婆」。

    這也造成中國大量致力於公共政策研究等方面的民間智庫,無法按照其宗旨註冊,結果出現了被逼到工商局按照企業來註冊的民間智庫。

    「我現在雖然沒有被登出,但已是苟延殘喘。」北京大軍經濟觀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軍對記者說。曾在新華社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等官方機構任職的仲大軍,五年前同樣以企業形式註冊了這家民間智庫,從事體制外的研究。

    敏感時間敏感問題

    但由於註冊的是工商企業,仲大軍不得不每天應付工商行政管理、稅務部門的報表,還要時時奔波於數不清的衙門之間,「你說我們一個民間研究機構,又不賺錢,還要交稅,還有那些申報事務上的扯皮的事情,哪里還有多少精力和時間在研究上。」

    從美國學成歸國的李凡,一九九二年創辦了世界與中國研究所,並任所長,主要關注基層民主、社區選舉等問題。他不願意透露該所目前的狀態,是否已被登出,或者以企業形式繼續存在,謹慎地對記者說︰「你是在一個敏感的時間問一個敏感的問題,我不願意回答。」

    公共政策研究須改名

    中國社科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楊團說,面臨生存困境的不僅是民間智庫,連一些半官方智庫也同樣面臨註冊難的問題。她舉例說,北京師範大學原來有個「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研究所」,但是最近因為所謂「公共政策是美國的說法」,官方要求把這個研究所改名為「社會政策與社會管理學院」。

    接受外國基金資助 惹猜疑

    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李凡認為,目前影響中國民間智庫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民間智庫和官方關係不融洽。首先表現為官方不大信任民間智庫,對民間智庫持懷疑態度,認為民間智庫有政治上的問題,不但敬而遠之,而且加以限制,甚至要取消。

    他說,尤其從去年下半年以來,中國民間智庫的發展遇到了生存上的問題,由於中亞和東歐「顏色革命」的發生,也無端地影響到中國的民間智庫。他說,有人認為中國的民間智庫是中國「顏色革命」的發源地。受民間智庫的影響,這種被懷疑也殃及了中國的許多非政府組織。

    憂美插手 煽動「 民運」

    所謂「顏色革命」,是指近年來,格魯吉亞、烏克蘭、吉爾吉斯等東歐和中亞國家先後爆發政變,代表反對黨的顏色獲得「革命」成功。一般認為這是美國在背後操縱,而且美國資助這些國家民眾建立各種各樣的非政府組織,然後借助這些組織煽動「民主運動」。

    李凡認為,中國的民間智庫缺少政府、企業支持的資金來源,因此不得已轉向國外的基金會申請資金,這個結果更加大了政府對民間智庫的猜疑,使得政府與民間智庫的關係更加惡化。

    福特基金會全力資助

    事實上,「天則」前幾年的發展經費,一大半來自於外國基金會,如福特基金會。今年四月,福特基金會就資助「天則」從經濟、社會、文化權利的角度對中國公共治理進行研究。世界與中國研究所從事的基層選舉研究項目,不少也得到福特基金會的資助。李凡曾說:「如果不是福特基金會,我們的研究所早在幾年前就關門了。」

    「顏色革命」確實引起中央高層的極度關注。據官方報道,今年五月,國家主席胡錦濤接見中國社會科學院負責人,就指示社科院要加強對中亞地區「顏色革命」的研究,同時要改變由外國機構資助研究的模式,以免研究工作受制於人。

    扮演維權角色 施壓政府

    畢業於北京大學的新加坡東亞研究所研究員賴洪毅博士對本報說,非政府組織在「顏色革命」扮演的角色,確實影響到中國官方對民間智庫的態度,「因此中國對民間智庫非常忌諱。」他說,除了「顏色革命」,中國內部農民騷亂等群體性事件此起彼伏,挑戰社會和政權的穩定,而一些民間智庫的負責人在當中又扮演「維權領袖」等角色,為了避免他們成為「群體性事件代言人」,導致群體性事件規模更大,官方認為有必要限制民間智庫的發展。

    同時,這些民間智庫的負責人又以公共知識分子的姿態出現,如果聯合不滿的民眾,則

    會對現行體制造成極大的衝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超级女声”现象引起高层的关注:害怕成为“颜色革命”的前奏
  • 中国担忧境外组织介入恐掀颜色革命
  • 胡锦涛促警惕“颜色革命”
  • 颜色革命必然有到来的一天
  • 崔胡仁:胡锦涛正在倾听颜色革命的脚步声
  • 苏露锋:颜色革命与权贵资本主义的出路
  • 颜色革命,地缘政治和石油管道(下)
  • 颜色革命,地缘政治和石油管道(上)
  • “颜色革命”对俄国与中国的启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