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江源生态环境恶化 全国首富县变成贫困县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5年9月21日)
    CCTV《经济半小时》2005-09-20
      
       今天我们来关注青海三江源地区,所谓三江源位于青藏高原腹地,这里河流、湖泊、群山、草原交错,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条母亲河的源头。可以说,三江源的生态环境直接决定着这三大水系的命运。然而,近些年来这里却发生了急剧变化。 (博讯 boxun.com)

    
      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焱:“三江源保护至关重要”,三江源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原湿地,这里的河流纵横、湖泊密布,水资源十分丰富,在世界的屋脊上恢复生态环境,还有很多的难题没要解决。”
    
      历史上的三江源是一片水草丰美、湖泊遍布的高原草场,被称为“中华水塔”。那么,现在三江源的命运怎么会让一位副总理如此关注呢?前不久,我们的记者从西宁出发,一路西行,经过玉树藏族自治州,来到了位于三江源腹地的曲玛莱县,曲麻莱被称为长江源头第一县。
    
      30岁的阿公保久是曲麻莱县的一名普通工人,每天早上他都要开着拖拉机来到县城郊区这个偏僻的小院子里开始一天的工作。院子里一口简陋的水井是阿公保久在二个月前花了5000多元请人打的,这也是曲麻莱县里为数不多的有水的水井之一,阿公保久的工作就是将水井里的水装到拖拉机上的大水箱里,然后卖出去。
    
      阿公保久:“曲麻莱没有食用水,我们就去卖水,现在卖了十几年水了。”
    
      上午10点钟,阿公保久来到了曲麻莱县城,很快他就遇到了第一个买主。
    
      买主:“一桶水是五角,一担是一块钱两桶,我们每天都要买两三桶。”
    
      按照事先的约定,阿公保久接着来到了一个小饭馆,这里每天所有的用水也都要靠他送过来。
    
      饭馆老板:“这个店开了四年了,一直是靠买水。”
    
      阿公保久的下一站是位于县城中心的一个工地,这里的工人们正在焦急的等待送水车的到来,由于工地附近根本没有水源,工人们每天的施工用水也都要靠买,如果哪天没有送水车,工程就只能停下来。
    
      工人:“一停电水就抽不上来,工地只有停工。”
    
      临近中午,阿公保久决定回到自己的家中稍做休息,而他也没有忘记先给自己留下两桶水。下午2点阿公保久的送水车来到了县里唯一的一个洗车行,由于缺水,洗车行每天的经营都无法保证,送水车的到来让他们洗了今天的第一辆车。
    
      洗车行老板:“缺水呗,一桶水五元钱,一桶能洗一辆车,一辆车收十元钱,我们自己只能赚五元钱。”
    
      临近傍晚,送水车来到了县里的货车站,准备第二天跑长途的大货车每天都会在这里等着加水,对于这些司机来说,能不能加到水就意味着明天的运输是否能够顺利进行。
    
      司机:“有时候加水要等上半个小时或一个多小时,有时候就加不上。”
    
      阿公保久告诉我们,以前这个县最多有100多口水井,到2000年只剩下8口能打出水来。严重缺水不仅约束着曲麻莱县的经济,也让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尝尽了苦头。
    
      41岁的才洛是曲麻莱县工商局的一名普通职工,由于缺水她每天都要从送水工人那里购买生活用水,而对于每滴水的使用,她都十分珍惜。
    
      才洛:“洗脸水就只用这一点点水,不舍得用。”
    
      即使是一点点的洗脸水,才洛也不舍得倒掉,都要留下来打扫家里的卫生,在才洛的记忆中,10年前的曲麻莱县还并不是现在的模样。
    
      才洛:“我们父母现在已经60多岁了,他们那时候不缺水。”
    
      然而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曲麻莱县的水源在快速的短缺着,离才洛家不足200米远的一口水井曾经把她从一个孩子养育成人,而现在这口水井早已干枯锈迹斑斑。
    
      才洛:“干枯了两三年了,现在干枯了十几米了。”
    
      干枯的不仅仅是才洛家附近的这口水井,在曲麻莱县,因为缺水而废弃的水井随处可见,一些长期干枯的水井早已经被夷为平地,而更多的水井也正在面临着被废弃、关闭的危险。
    
      曲麻莱县林业局工作人员:“全县总共有八九十口井干枯了,又新挖了四口井,用来买水的水源。”
    
      看着养育自己的家园因为缺水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才洛心里充满了忧伤。
    
      才洛:“我们的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现在我父母亲已经60多了,这几年再没有水在这个艰苦的地方,本来就气候这么恶劣,我们下一代怎么办。”
    
      让才洛更加担心的是,这样的缺水还在一年年的加剧着,她不知道,未来的曲麻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而今后的生活又会面临着怎样的难题。
    
      才洛:“我们非常担心缺水,会让我们下一代喝不上水。”
    
      缺水已经成了曲麻莱县一道最痛的伤口。实际上早在20年前,曲麻莱县就曾经因为水源不足举县迁移,曲麻莱县的旧县城现在已经是满目创痍,只有这些残留的建筑还能让人回忆起一些当年繁华的景象。而这场水源危机毁掉的还不仅是一座县城,这里宝贵的草场也难逃缺水的厄运。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三江源地区过去水草丰美,是个远近闻名的天然大牧场,每年当地的牧业收入,占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近一半左右。可是,随着水资源日益短缺,牧民们赖以生存的牧场现在也遭遇到了一场危机。 _(博讯记者:小芳)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