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于师涛案的通告(1)(图)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5年9月26日)
    师涛更多文章请看师涛专栏
    转自《公民维权网》
    
    
    
关于师涛案的通告(1)

    
    
    2005年6月2日湖南省高级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终审裁定师涛有期徒刑10年和剥夺政治权利2年,其后,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女士受其委托向最高法院、湖南省人大和湖南省高院等递交了申诉,师涛案二审的辩护律师莫少平等也向湖南省高院递交了对有关终审裁定的律师意见,但这些至今还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二审后,师涛被关押在湖南省监狱管理局收押中心强制进行入监前的训练,历时两个月。在此期间,由于不允许任何人探视,训练艰苦,又时值酷暑,师涛又有慢性胃炎、鼻窦炎,心脏也不太好,结果导致身体急剧消瘦10多公斤,精神状态也不佳。
    
    2005年9月5日正式去湖南省赤山监狱服刑。赤山监狱在湖南省沅江市南嘴镇,是洞庭湖上的一座孤岛,现在有桥梁和陆地连接。那里关押的都是10年以上重刑犯,其中包括政治犯、坚持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以及黑社会头目。
    
    师涛入监六监区后,起初以为会从事文字性工作,可最后安排的是宝石加工,目前为止还不象其他犯人那样严格限定任务。但由于宝石加工在劳动保护不善的情况下容易导致矽肺这样的职业病,不免令我们对师涛以后的身体健康担忧。
    
    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女士已去赤山监狱探视师涛两次了,并为他送去一些生活必需品和药品,现在师涛的状况要比在收押中心时有些好转。
    
    我们呼吁海内外继续关注师涛案,并为师涛争取更多的司法救济。
    
    
    高琴声女士电话:0731-2412028
    
    湖南赤山监狱狱政电话:0737-2288360
    
    湖南赤山监狱六监区电话:0737-2286147
    
    湖南省高院刑一庭电话:0731-2206082
    
    
    《公民维权网》
    
    2005年9月26日
    
    
    附:
    
    1、师涛的身份证信息
    
    身份证号码:310107680725125
    住址:西安市莲湖区沣镐一坊
    发证机关: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
    发证日期:95年10月9日
    有效期:20年
    
    
    2、师涛的简历
    
    师涛,男,1968年7月25日出生在宁夏盐池,祖籍陕北清涧。
    
    1982年后,在山西省永济市读初中、高中,开始了最初的文学活动,创办了“竹溪文学社”。
    
    1986年,考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加入了当时颇具盛名的“夏雨诗社”,接受青年诗人宋琳、宋强、张小波等“城市诗派”的诗人们的极大影响。
    
    1987年,转入华东师大政治教育系政治教育专业。接受弗洛依德的思想、达利等“超现实主义”画家们的绘画、中国禅宗精神的系统教育,创作出一批“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诗歌作品。
    
    1989年,政教系成立“蜗亭诗社”,任社长。
    
    1990年,接任“夏雨诗社”社长,主编职务,主诗刊印三期诗刊《夏雨岛》,组织数次诗歌朗诵会,并被推选为上海高校诗人联合会执行理事。同年被上海市作家协会吸收为第三期青年创作班(诗歌)会员,有作品在《上海文学》、《萌芽》杂志上发表。
    
    1991年,创作组诗《落日》、《旭日》等。6月,夏雨诗社组织社员邀请汪国真到校,与之“对话”。7月,分配到航空航天工业部西安庆安宇航设备公司子校,担任政治课教师,主讲“科学人生观”。同年下半年,是创作热情最为活跃、作品数量最为庞大的一段时间,创作有《危险的吸引》、《点灯》、《打钟》、《笔记》、《少年》等组诗。
    
    1992年,与陶颖小姐结婚。创作有组诗《与妻书》(三组)9月,调入陕西侨联《侨声时报》社工作。1993年创作组诗《九三年的出路》、《夏之书》、(两组)、组诗《上海》、《金色的蜥蝎》等。
    
    1994年,在陕西工商局主办的《消费者导报》工作。创作组诗《光景》、《费城》、《天堂的边疆》、《悬空的阳台》、《丢失的树》等。
    
    1995年,参与《华商报》(原《侨声时报》)改刊工作,做记者、编辑、写有组诗《艺术家节奏的串联》。年底,就聘到陕西日报社主办的《三秦都市报》,在新闻部做社会新闻记者。
    
    1996年,写有组诗《孩子的回忆》、《梦想者》、《飞行》。
    
    1997年,父亲去世。组诗《表达》。结识青年诗人邹赴呓。
    
    1999年,先后在《各界导报》、《劳动早报》工作。
    
    2000年,在《西安商报》工作。
    
    2001年,在《太原生活晨报》 任常务副主编。
    
    2003年冬,在长沙《当代商报》任新闻中心主任。
    
    2004年夏,回太原家中休息。
    
    2004年11月24日,师涛在山西太原家中被湖南省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的人员带走,还抄走了其个人电脑及一些文字材料。2004年11月25日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为由拘留在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2004年12月14日又被以同样的罪名经长涉市中级人民检察院批准正式逮捕。2005年6月2日湖南省高级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终审裁定有期徒刑10年和剥夺政治权利2年,现关押在湖南省湖南省赤山监狱。
    
    
    3、师涛的申诉
    
    
    申诉状
    
    委托申诉人:高琴声,女,是申诉人师涛的母亲。
    
    申诉请求:撤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湘高法刑——终字第177号刑事裁定书。请求依法启动审判监督再审程序,给师涛一个公平的裁决,无罪释放师涛。
    
    事实及理由:
    
    一、 湖南高院对师涛案二审审理在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根本没有听取二审辩护律师意见,没有依法保障辩护人的诉讼权利,同时也剥夺了师涛依法获得辩护的合法权利。更没有当面询问过师涛,没有开庭质证,事实不清,法律依据不足,不能令人信服。
    
    二、湖南高院在诸多法定程序违反的情况下,对本案的实体裁决是不可能公正的。(如二审律师所辩护的)
    
    1、本案在认定师涛是否实施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行为方面应向接收者洪哲胜取证,否则将无法印证师涛“有罪供述”的真伪,并会导致仅以被告人的供述而定罪的错误判决。本人在一审判决后会见时对我说:他现在算彻底明白了,期待二审询问、开庭,讲清自己被秘密关押在一人牢房受审,而迫不得已指认了他们的需要,怕僵持下去还会株连他人。没想到二审没有给他澄清事实、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和权利。
    
    2、一审庭审时没有就书证1进行过质证,二审辩护人认为该书证是本案关键的客观证据之一,该书证是否存在,直接关系到师涛本人关于该情节的供述是否真实,二审应进一步核实,依法开庭对书证1的有无、真伪进行当面质证,否则就不能判定其真伪及来源的合法性。故也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3、二审律师辩护词中写到:书证2是侦查时从网上下载的资料,与师涛笔记本中记载的内容至少有9处以上不一致,而将其作为送检材料。‘鉴定结论”形成的时间在2004年11月前,后写信误导王媛从家里找到笔记本送到国安局是11月以后。也就是说被鉴定的材料书证2并不是师涛在编前例会上提纲式的记录内容。该“鉴定结论’也未经师涛辨认过。所以在本案中不具有证据意义。
    
    4、“鉴定结论”违反了“保密局8号文件”第3条关于“密级鉴定工作应当做到客观事实清楚、法律依据充分、鉴定结论准确”的规定,一审“鉴定结论”以一概全使用了“与11号文件中的小标题内容基本一致”、“应当属于绝密级国家秘密”等似是而非、含糊其词的语句,根本形不成一个明确的结论。
    
    5、“鉴定结论”没有具体鉴定人员的签名,没有告知师涛的救济手段,不符合鉴定的基本原则。故依法不应被法院采纳,作为本安定案的依据。
    
    6、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79条第1款“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的规定,规章与法律相冲突时应当适用法律。
    
    7、“鉴定结论”完全违反了法定的鉴定程序,违反了“保密局8号文件”第4条、第5条关于管辖的规定。本案的办案机关为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理应由长沙市保密局出具“密级鉴定书”,应由该局向长沙市保密局提起密级鉴定的公文,提供进行密级鉴定需要掌握的情况、移送需要进行密级鉴定的文件。违反了“保密局8号文件”第9条关于“密级鉴定书的内容”的规定,没有冠以〈密级鉴定书〉的名义,没有明确被鉴定材料中具体事项的名称,没有说明其法律及事实依据。由此可见本案定罪量刑所依据的“鉴定结论”存在明显瑕疵。申诉人已提出申请,二审应重新鉴定,否则将无法合理解释“公民知情权”与“保守国家秘密”之间的关系;也无法合理解释法院为什麽不能对存在明显瑕疵的“鉴定结论”作出否定性的终局裁定;更无法合理解释师涛的行为对国家的安全和利益到底造成了哪些危害?!
    
    8、退一步讲,即使师涛的行为被强制认定,从宪政的角度当公民知情权、新闻自由与保守国家秘密发生冲突的时候,现代法制国家的司法理念更倾向于保护公民知情权和新闻自由。
    
    9、保障公民知情权需要信息公开,没有公开就没有正义,没有公开就没有民主。与信息公开相对的是保守秘密,现代法制国家执政理念是:信息公开是原则,保守秘密是例外。因此,国家秘密范围要尽可能小,否则如果把什麽都看成国家秘密,那麽什麽都不是国家秘密。
    
    10、二审辩护人认为“中办文件”关于“6.4”十五周年将至,防范境外民运分子闯关、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减少群体性上访、要安定团结等内容是公民有权获知的信息,不应将其作为“国家秘密”而不让百姓知晓。
    
    11、师涛不是中共党员也不是国家公职人员,仅是一名普通记者,故从新闻自由的角度讲,师涛不是承担保密责任的主题;他所在的《当代商报》是一个民营参股的地方非党报,是没有资格掌握和传达任何国家绝密级文件的。“中办文件”传达到该报社,已无密可保,从本案涉及的师涛记录的摘要来看,其内容只是关于稳定、宣传工作的政策规定,故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8条中列举的“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的事项。不属于国家事务的重大决策中的秘密事项,否则就不会层层转发传达到基层,而层层转发传达的过程也就是解密的过程;师涛至今也没有见过“11号文件”的原件,不属于国防建设和武装力量活动中或外交和外事活动中或对外承担保密义务的秘密事项,而是关于“稳定工作”的政策精神,完全是社情民意方面的内容,是凭生活经验就能感知的众所周知的事实。不属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或科学技术中的秘密事项。不属于维护国家安全活动和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项。
    
    本案二审因程序的严重违法,使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质疑实体裁判的公正性,故特此请求应依法启动再审程序,撤消原判,给师涛一个公正的裁决。
    
    
    委托申诉人:高琴声
    
    2005年8月21日
    
    
    4、莫少平律师等向湖南省高院递交的有关师涛案终审裁定的律师意见
    
    
    关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湘高法刑一终字第177号刑事裁定书的律师意见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一庭
    
    尊敬的杨学成审判长、唐瑞龙、李功胜审判员:
    
    
    我们是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莫少平、丁锡奎律师,是“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一案上诉人师涛的辩护人。
    
    2005年7月4日,我们收到了师涛亲属转来的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湘高法刑一终字第177号《刑事裁定书》(以下简称《裁定书》),现就贵院对师涛案的二审提出如下律师意见:
    
    一、我们认为:贵院对师涛案的二审审理在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具体为:
    
    (一)、贵院根本没有听取二审辩护律师意见。
    
    作为师涛的二审辩护律师,我们是2005年6月13日到贵院递交书面《二审辩护词》的(当时出于对法官的尊重和礼貌,同时也担心邮寄出闪失,我们是亲赴长沙当面交给承办本案的唐瑞龙法官的),但贵院的《裁定书》2005年6月3日就已经作出(见《裁定书》所署日期),也就是说贵院在制作《裁定书》时没有看过我们的《二审辩护词》,换句话说,贵院根本没有听取二审律师的辩护意见。不仅如此,贵院也没有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规定在《裁定书》中列明二审律师的主要辩护观点,而是张冠李戴将一审律师的辩护意见(与我们的辩护意见完全不同)列在裁定书中。
    
    我们认为,审判权依法由法院行使,法院依据事实和法律可以采信律师的辩护意见,也可以不采信律师的辩护意见(当然采信不采信律师的辩护意见均应阐明理由),但绝对不可以不听取律师的辩护意见,否则,就剥夺了被告人获得辩护的合法权利。贵院的做法不仅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关于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听取辩护人意见的规定,同时也剥夺了师涛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二十五条 “人民法院审理案件,……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及《刑事诉讼法》第十一条“人民法院审判案件,……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人民法院有义务保证被告人获得辩护”享有的辩护权。
    
    (二)、贵院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没有讯问过师涛。
    
    据了解,贵院在整个二审审理过程中没有讯问过上诉人师涛。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讯问被告人是二审的必经程序或叫法定程序,而且“讯问”应当是当面进行的,这也是直接言辞原则的体现,任何书面性的交流都不能算是“讯问”。贵院擅自取消讯问被告人的程序,属于程序严重违法;而且没有讯问被告人,岂能轻易做出“事实清楚”的判断?
    
    (三)、贵院没有依法保障辩护人的诉讼权利。
    
    2005年6月13日,我们就调取证据、重新鉴定、延期审理向贵院递交了书面申请,但贵院从未给予任何回复。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九条“法庭审理过程中,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有权申请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物证,申请重新鉴定或者勘验。 法庭对于上述申请,应当作出是否同意的决定” 、第一百六十五条“在法庭审判过程中,遇有下列情形之一,影响审判进行的,可以延期审理:(一)需要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物证,重新鉴定或者勘验的……”及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审判上诉或者抗诉案件的程序,除本章已有规定的以外,参照第一审程序的规定进行”的规定,作为辩护律师,申请调取证据、重新鉴定、延期审理,是法律赋予辩护人的诉讼权利,不管同意与否,贵院均应依法予以回复。
    
    (四)、贵院对本案二审不开庭审理,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足。
    
    2005年6月13日,我们曾向贵院递交过《开庭审理申请书》,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二审开庭审理是原则,不开庭审理是例外(尽管司法实践中二审不开庭审理的占绝大多数,但我们认为这种做法并不符合立法本意)。二审不开庭审理必须经过一定程序,符合相关的条件,即通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等,得出“事实清楚”的结论;这是二审不开庭审理的必要条件,缺一不可。而本案,如前所述,贵院既“没有讯问被告人”,也没有“听取辩护人意见”,“事实清楚”亦属主观臆断。在上述条件大多不具备的情况下,贵院不开庭审理,是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
    
    综上,我们认为:贵院对师涛案的二审审理,程序严重违法的事实是非常清楚的。
    
    二、贵院程序严重违法的法律后果应当是裁判无效,应依审判监督程序对本案再审,理由是:
    
    (一)、没有程序公正,就没有真正的实体公正。
    
    与实体公正一样,程序公正是每一个法治国家的司法机关必须恪守的准则。它要求:司法机关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如果在该过程中有违反法定程序的事实或者嫌疑,将导致案件实体裁判的无效。
    
    具体到刑事诉讼,让被告人、辩护人充分参与,法官充分听讼是刑事诉讼程序公正的基本要求,具体为:法庭应保证被告人、辩护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有向法庭提出有利于自己的证据和主张的机会和能力,并对不利于自己的证据和意见能够进行质证和反驳;法庭应将裁判结论直接建立在根据这些证据、主张、辩护等所做出的理性推论的基础上。这一方面有助于被告人、辩护人及社会公众对司法机关、司法程序及国家法律制度的权威产生普遍的信服和尊重,另一方面也可以大大限制司法权的恣意和专横。
    
    在我国目前司法界普遍存在“重实体轻程序”的传统背景下,程序公正的意义尤为重大。从严格法治意义上讲,没有程序公正,就没有真正的实体公正。
    
    (二)、在诸多法定程序被违反的情况下,对本案的实体裁决是不可能公正的。理由是:
    
    1、本案在认定师涛是否实施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行为方面应向洪哲胜取证,否则将无法印证师涛“有罪供述”的真伪,并会导致仅以被告人“有罪供述”而定案的错误判决。
    
    2、本案定罪量刑所依据的《鉴定结论》存在明显瑕疵,应重新鉴定,否则,①将无法合理解释“公民知情权”与“保守国家秘密”之间的关系;②也无法合理解释法院为什么不能对存在明显瑕疵的《鉴定结论》作出否定性的终局裁决;③更无法合理解释师涛的行为对国家的安全和利益到底造成了哪些危害。
    
    3、本案应开庭审理,否则未经讯问被告人和听取辩护人意见(本案涉及罪与非罪的问题,我们的辩护意见与一审判决分歧极大),就得出本案事实清楚的结论,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具体理由详见《二审辩护词》)。
    
    本案二审因程序的严重违法,使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质疑实体裁判的公正性。
    
    (三)、本案程序严重违法,应依法启动再审程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规范人民法院再审立案的若干意见(试行)》(以下简称《再审立案的若干意见》)第七条关于“对终审刑事裁判的申诉,具备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决定再审:……(八)审判程序不合法,影响案件公正裁判的;……”的规定,明确指出了二审程序违法的法律后果。
    
    知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者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 及《再审立案的若干意见》第一条 “各级人民法院、专门人民法院对本院或者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终审裁判,经复查认为符合再审立案条件的,应当决定或裁定再审”的规定,体现了我国司法机关有错必改、实事求是的态度。故贵院应依法启动再审程序(师涛已明确表示要申诉)。
    
    本案虽然不大,但从宪政的角度看,本案涉及到公民知情权、新闻自由、国家秘密相互关系问题(包括法院是否有权对“什么是国家秘密”及“国家秘密的密级”做出终局裁决的问题),故引起了许多国家特别是美国政府及《美国之音》、《纽约时报》等国外众多媒体的极大关注,并作了大量报道。贵院的《裁定书》已在境内外引起了很大反响。建议贵院依法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给师涛一个公正的裁决。若此,师涛幸甚,中国法律幸甚!
    
    
    顺致
    
    公祺!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律师 莫少平
    律师 丁锡奎
    
    二○○五年七月十一日
    
    
    5、湖南省高院有关师涛案的终审裁定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05)湘高法刑一终字第177号
    
    原公诉机关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师涛,化名“198964”,男,1968年7月25日出生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汉族,大学文化,无职业,住山西省太原市军安里小区3号楼西单元102室。因涉嫌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于2004年11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4日被逮捕。现押长沙市看守所。
    
    辩护人莫少平、丁锡奎,均系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师涛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案,于二00五年四月二十七日作出(2005)长中刑一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师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被告人师涛于2001年4月与境外网站“民主论坛”及电子刊物《民主通讯》的主编洪哲胜相识。2004年4月20日下午5时许,湖南当代商报社副总编王某某、杨某某在例行评报会和编前会后,召集该报社要闻部、热线机动部、编辑部等部门负责人开会,时任该报社新闻中心和编辑中心主任的师涛参加了会议。王某某在会上口头传达了属于绝密级国家秘密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中办发[2004]11号)的重要内容摘要,并强调该文件属于绝密文件,不能记录,不要传播,但被告人师涛仍将此重要内容摘要作了记录。当日晚上11时32分许,被告人师涛利用其独自在办公室值班之机电话上网,通过其个人的电子邮箱向境外人员洪哲胜担忧子邮箱发送了其记录的上述中办发[2004]11号文件的重要内容摘要,并将提供者化名为“198964”,同时要洪哲胜尽快想办法发出去,但不要用师涛的名字。当日,署名为“198964”提供的上述中办发[2004]11号文件的重要内容摘要在《民主通讯》上刊登发表,此后又被“博讯”、“中国民主正义党”等境外网站转载发表。上述事实有国家保密局作出的密级鉴定书,境外网站发表的文章摘要内容,境外人员洪哲胜寄给师涛的稿费(支票)、信件及原审被告人师涛的多次供述等证据证明。据此,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师涛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上诉人师涛上诉及其辩护提出:“师涛的犯罪情节不是特别严重,未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认罪态度好,量刑过重”。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师涛于2001年4月开始与境外网站“民主论坛”及境外电子刊物《民主通讯》主编洪哲胜(中国台湾人,居住美国纽约,系“民主亚洲基金会”的筹设人之一)相识,其通过发电子邮件方式向洪哲胜数次投稿,洪哲胜收到投稿后以函件夹带支票方式向其支付稿酬。2004年2月11日,师涛应聘到湖南《当代商报》社任该报社编辑部主任。2004年4月20日下午5时许,湖南《当代商报》社副总编王某某、杨某某二人在该报社例行的评报会和编前会后,召集该报社要闻部、热线机动部、编辑部等部门负责人开会,师涛参加了会议。会上,王某某口头传达了属于绝密级国家秘密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中办国办发[2004]11号)的重要内容摘要,并强调该文件属于绝密文件,大家听后不能记录,不要传播。师涛一边听王某某口头传达文件,一边在作记录。王某某发现师涛在作记录,再次提醒其不能作记录,但其仍在笔记本上作记录。当日晚上11时32分左右,师涛利用其独自在办公室值班之机电话上网,以《中共再次清楚地暴露出与民为敌的反动嘴脸》为题,通过其个人的电子邮箱向境外人员洪哲胜的电子邮箱发送了其于当日下午开会时记录的王某某传达的上述中办国办发[2004]11号文件的重要内容摘要,并将提供者化名为“198964”。同是师涛在发送的电子邮件内容上向洪哲胜强调:“尽快想办法将此文件的重要内容摘要发出去,署名不要用师涛的名字。”当日,署名为“198964”的文章在境外《民主通讯》上发表,此后又被“博讯”、“中国民主正义党”等境外网站转载。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过查证属实的证据证明:
    
    1、国家保密局作出的密级鉴定书证明,上诉人师涛为境外非法提供的国家秘密材料内容与“中办发[2004]11号文件(绝密级)中的小标题内容基本一致,泄露了中办发[2004]11号文件的基本内容,其行为应当属于泄露绝密级国家秘密。
    
    2、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用户资料的证明材料证明,2004年4月20日23时32分17秒的IP地址为218.76.8.201的对应的用户资料如下:用户电话为0731-4376362,用户单位为湖南《当代商报》社,用户单位地址为长沙市开福区建湘新村88栋2楼。
    
    3、2004年4月20日晚上11时32分左右,上诉讼人师涛通过互联网使用个人的电子邮箱向境外人员洪哲胜的电子邮箱发送了电子邮件1封,该电子邮件内容大意是“尊敬的洪先生:您好!这个东西请尽快想办法发出去,但不要用我的名字。师涛”后面接着附有中共中办国办发11号文件重要内容摘要,最后署名为提供者“198964”。
    
    4、国家安全部门提供了通过互联网下载的在《民主通讯》、“博讯”、“中国民主正义党”等境外网站和电子刊物上刊登发表的署名为“198964”者提供的中办国办11号文件摘要资料,该资料经上诉人师涛辨认,确系其于案发当晚向境外人员洪哲胜提供的资料,且该资料经国家保密局鉴定与中共中办国办11号文件(绝密级)中的小标题内容基本一致。
    
    5、国家安全部门从互联网上下载的并经查实的境外人员洪哲胜的身份资料证明,洪哲胜是中国台湾人,居住在美国纽约,系“民主亚洲基金会”的筹设人之一,系境外网站“民主论坛”及电子刊物《民主通讯》的主编。
    
    6、案发后,国家安全部门从上诉人师涛家中找到了记录有中办国办11号文件摘要内容的笔记本,上记载有“4月20日开会传达宣传部文件(中办国办11号绝密文件),中办国办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等文字,且附有该文件摘要具体内容。该笔记本经上诉人师涛辨认,确系其于2004年4月20日下午5时许,在湖南《当代商报》社开会过程中王某某传达重要文件时自己所作的记录。
    
    7、案发后,国家安全部门缴获境外人员洪哲胜作为稿费寄给上诉人师涛的支票1张及信封1个,且经师涛辨认属实。
    
    8、国家安全部门从上诉人师涛的另一个笔记本上找到了师涛记载的境外人员洪哲胜的电子邮箱号码。
    
    9、证人王某某、杨某某、彭某某的证言证明,2004年4月20日下午5时许,湖南《当代商报》社王某某召集报社部门负责人开会,时任该报新闻中心和编辑中心主任的师涛参加了会议,王某某在会议上口头传达了中办国办发[2004]11号文件的重要内容摘要,并强调该文件属于国家绝密文件,不要传播,但师涛在会上仍作了记录,王某某发现师涛在作记录,曾专门提醒师涛不要作记录;同时证明上诉人师涛案发当晚值班的事实。
    
    10、证人易素芬、何平、胡有德、洪宇的证言证明,报社工作人员在参加报社负责人传达重要文件精神的会议时,当报社负责人强调是绝密文件不能传播后,应当将传达的该文件内容视为国家秘密和应当自觉遵守新闻工作者纪律和保密规定。
    
    11、《当代商报》社招聘人员登记表证明,上诉人师涛于2004年2月11日至2004年4月22日受聘于湖南《当代商报》社,任该报社编辑部主任。
    
    12、上诉人师涛的手写自述材料及供述,均对其故意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所供与上述证据相吻合。
    
    本院认为,上诉人师涛为获取高额稿费和向境外人员通风报信,通过互联网将其在工作中所知悉的属于绝密级的国家秘密故意非法提供给境外机构,其行为危害了国家安全,已构成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且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师涛上诉及其辨护人辩护提出“其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犯罪行为不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的理由和意见,经查,师涛为境外非法提供的国家秘密经国家保密局鉴定为绝密级国家秘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项中关于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绝密级国家秘密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的规定,其行为已构成犯罪情节特别严重,故此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其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师涛的行为未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案发后认罪态度好”的理由和意见,经查与事实相符,但原判已予认定,并在量刑上已予酌情从轻处罚,故其另提出“量刑过重”的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杨学成
    
    代理审判员 唐瑞龙
    
    代理审判员 李功胜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章)
    
    二00五年六月二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代理书记员 吴献宇 (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民维权网有关张林狱中绝食的紧急声明(图)
  • 公民维权网关于冯秉先先生被诱捕的声明(图)
  • 公民维权网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图)
  • 互联网控制、公民维权/中央台记者对李健的专访
  • 《公民维权网》呼吁公民哀悼赵紫阳
  • 李健谈公民维权网签名支持高律师
  • 中国公民维权抗争活动有增无减(图)
  • 《公民维权网》有关赵岩先生被捕的公告
  • 2004公民维权浙江纪事(末)——文/刘浩锋
  • 公民维权浙江纪事(续)第二回合 地方与国务院的较量 --文/钟灌乾
  • 公民维权浙江纪事 ——文/钟灌乾
  • 公民维权网-一个有特色的中国公民维权网站
  • 大纪元等举办中国公民维权全球有奖征文
  • 唐柏桥:公民维权运动的回顾与展望
  • 赵达功: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