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为中国公民师涛向联合国“(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申诉请愿(图)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5年11月03日)
    师涛更多文章请看师涛专栏
    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师涛向联合国“(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申诉请愿[注释1]
    
    申诉请愿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李健代理,由师涛母亲高琴声授权[注释2]
    
    
    为中国公民师涛向联合国“(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申诉请愿
    
    
    一、被捕人或被羁押人的身份
    1.姓:师
    2.名:涛
    3.性别:男
    4.出生日期或被羁押时的年龄:1968年7月25日出生
    5.国籍:中华人民共和国
    6.(a)身份证(如果有这样的证件):身份证
    (b) 签发单位: 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
    (c) 签发日期: 1995年10月9日, 有效期:20年
    (d) 号码:310107680725125
    7.职业或者从事的活动(如果与当事人被捕/被拘留有关):记者
    8.平时居住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军安里小区三号楼西单元102室
    
    二、逮捕[注释3]
    1.被捕日期:2004年11月23日
    2.被捕地点(尽量详细):山西省太原市军安里小区三号楼西单元102室附近
    3.执行逮捕令的人员的单位(就你所知):湖南省长沙市国家安全局
    4.他们是否出示了逮捕证或其它公共权力机构签发的文件?抓捕时没有出示任何文件,两天后才签发拘留证。
    5.签发这一逮捕证或文件的官员或机关:次日签发拘留证的是湖南省长沙市国家安全局
    6.与此案相关的法规(如果你知道的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三、羁押[注释4]
    1.拘留日期:2004年11月25日
    2.拘留延续的时间(或就你所知可能会延续的时间):2004年11月25日被拘留至今,已于2005年4月27日被判监禁10年的徒刑。
    3.执行拘留的人员的机关:湖南省长沙市国家安全局、长沙市监狱管理局
    4.拘留地点(现在拘留的地点和转送之前拘留的地点):先是在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现关押在湖南省赤山监狱
    5.下拘留令的官员或机关:湖南国家安全厅、湖南长沙中级人民法院、湖南高级人民法院。
    6.官方裁决给出的拘留原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
    7.与此案相关的法规(就你所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四、“讲述被逮捕或拘留的情况,并说明为什么你认为这是任意逮捕或任意羁押”[注释5]
    
    I. 关于被逮捕或拘留的情况的简单讲述
    
    2004年11月23日,师涛在山西太原家中被湖南省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的人员带走,还抄走了师涛个人电脑及一些文字材料。当日的抓捕和抄家的人员均没有出示任何许可证。2004年11月25日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为由拘留在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2004年12月14日又被以同样的罪名经长沙市中级人民检察院批准正式逮捕。
    
    2005年3月11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始秘密审理此案,2005年4月27日做出判决,以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师涛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附件一)后师涛不服该一审判决,于5月4日上诉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附件二、附件三)其二审辩护律师也于2005年6月9日将认为师涛无罪的辩护词送达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附件四)但其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了2005年6月2日做出的不开庭书面审理的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附件五)
    
    在2004年11月23日到05年4月30日之间,师涛母亲和妻子分别只获准探望师涛一次。2005年7月和8月两个月,湖南监狱管理局在对师涛进行狱前训练期间,不准许他会见包括辩护律师在内的任何人。
    
    师涛辩护律师于7月11日向湖南高院递交了“关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湘高法刑一终字第177号刑事裁定书的律师意见”(附件六)。
    
    2005年8月21日,师涛母亲高琴声代表师涛公开了致最高人民法院和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申诉(附件七)。该申诉分别在2005年8月21日递交到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10月23日递交最高人民法院。
    
    至今,这两级法院没有对高母的申诉诉求做出任何反应。
    
    II. 认为监禁师涛是”任意羁押”的理由
    
    根据联合国(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采纳的标准,尤其是第二条和第三条,对师涛的监禁构成任意剥夺自由。师涛的监禁违背了有关司法程序以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世界人权宣言》建立的国际规范。
    
    根据(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采纳的衡量一个涉及剥夺自由的案例的“任意性”标准第二条,
    
    “该案例剥夺人身自由的依据涉及到处罚当事人行使其基本自由,即,受到《世界人权宣言》第7、10、13、14、18、19、21条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2、18、19、21、22、25、26条保护的那些自由,包括:思想、良心、宗教自由,观点和表达的自由、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
    
    剥夺师涛的人身自由构成“任意羁押”。长沙中级法院的初审判决和湖南高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的决定违背了保护新闻和表达自由的国际人权标准。司法机构因为师涛行使他自由表达的人权而惩办他。即使假定这个案子涉及到“机密”的起诉罪名在技术上成立(但是,后面我们会指出这一假定没有经过依法鉴定),师涛文章实质上并没有透漏任何当时在互联网上尚未传播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作者并没有意图、其文章内容也并没有危害任何国家安全。
    
    此外,政府有责任保护中国公民的新闻和表达自由,正如《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从宪政的角度,本案涉及公民知情权、新闻自由和国家秘密之间的相互关系,当公民知情权、新闻自由与保守国家秘密发生冲突的时候,现代法治国家的司法理念更倾向于保护公民知情权和新闻自由。没有证据表明有关法院在形成其判决意见的过程中对政府尊重这些基本人权的国际和宪法责任有所考虑。
    
    根据(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采纳的衡量一个涉及剥夺自由的案例的“任意性”标准第三条,
    
    “该案例的审理没有遵循或至少部分违背了《世界人权宣言》和该案例涉及到的国家已经接受的相关国际公约列出的公证审判权利的国际规范,导致剥夺当事人人身自由的严重后果,由此使这种剥夺具备任意性”,
    
    对师涛人身自由的剥夺也构成“任意羁押”。下面我们将一一论证师涛被非法剥夺了他的公正审判权,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和湖南高级人民法院分别对师涛案的一审和二审均有许多违犯中国《刑事诉讼法》和国际规范之处:
    
    1. 法院剥夺了师涛的辩护权利
    
    一审主辩律师的的律师执照被官方以与此案无关之由扣押,因而无法出庭进行无罪辩护。二审时法官没有询问被告师涛、也没有给辩护律师任何机会出庭辩护、在宣布判决之前没有听取他们的辩护意见。6月9日,当辩护律师向湖南高原提交辩护意见时,高院的二审裁定都已经作出并打印出来了,其中引述的律师观点是一审辩护律师的观点。这一终审判决已经在6月2日的不开庭审议后就裁定了。
    
    按照中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在查看案例文件、询问被告、听取辩护人和其他各方的意见之后,如果审议认为对此案再无疑义,才能决定不开庭审判。湖南高院剥夺了师涛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二十五条“人民法院审理案件,……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及《刑事诉讼法》第十一条“人民法院审判案件,……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人民法院有义务保证被告人获得辩护”享有的辩护权。
    
    剥夺师涛的辩护权违背了《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一(1)条,“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经获得辩护上所需的一切保证的公开审判而依法证实有罪以前,有权被视为无罪”,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3)(乙)条,保障被告“有相当时间和便利准备他的辩护并与他自己选择的律师联络”和第十四(3)(丁)条,被告有权“出席受审并亲自替自己辩护或经由他自己所选择的法律援助进行辩护”。
    
    2. 法院违犯了被告的申诉权
    
    2005年6月9日,二审辩护律师就调取证据、重新鉴定、延期审理向湖南高院递交了书面申请,但该院从未给予任何回复。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九条“法庭审理过程中,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有权申请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物证,申请重新鉴定或者勘验。法庭对于上述申请,应当作出是否同意的决定”、第一百六十五条“在法庭审判过程中,遇有下列情形之一,影响审判进行的,可以延期审理:(一)需要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物证,重新鉴定或者勘验的……”及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审判上诉或者抗诉案件的程序,除本章已有规定的以外,参照第一审程序的规定进行”的规定,作为辩护律师,申请调取证据、重新鉴定、延期审理,是法律赋予辩护人的诉讼权利,不管同意与否,法院均应依法予以回复。
    
    在湖南高院作出终审判决后,2005年7月和8月两个月期间,由于湖南监狱管理局长沙收押中心在对师涛进行狱前训练期间不准许他会见任何人,师涛无法得到适当的法律援助、有效行使其申诉权。此外,隔绝监禁构成对被告的“残忍、有损人格、和非人道的待遇”。[注释6]
    
    湖南高院的这些失职行为以及该院设置的障碍,侵犯了师涛的申诉权和公正审理权。
    
    这些权利理应得到上面提到的有关中国法律和有关国际规范的保护,如《世界人权宣言》第11(1)条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三)(乙)和(三)(丁)条。
    
    湖南高院的做法也违背了《世界人权宣言》(第八条):“任何人当宪法所赋予他的基本权利遭受侵害时,有权由合格的国家法庭对这种侵害行为作有效的补救”。
    
    3.法院采纳“证据”存在重大瑕疵
    
    长沙中院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师涛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师涛的“犯罪事实”是在向海外网刊投稿中谈到官方传达到他任职的新闻单位的内部消息,告诫记者们社会动乱的危险和即将来临的天安门惨案15周年纪念期间出事的可能。一审时,国安人员认定有关邮件信息涉及“绝密”。公检执意认定向境外网刊投稿即是犯法、须依法惩办。师涛承认向海外刊物投稿,但是否定其内容涉及“绝密”、并一再重申他本人无意危及“国家安全”。
    
    长沙中院采纳了国安局提供的“证据”,其中包括雅虎(香港)提供的师涛本人的电邮信件纪录,但是却没有就这些“证据”以及国安获取这些“证据”的手段的合法性提出任何质疑。对师涛的十年原判后来在二审时被省高院维持也是依据的同样“证据”。二审律师也在辩护词中论证,师涛向海外投稿完全没有对国家安全造成任何威胁。但是湖南高院没有给二审律师任何机会在复审时为被告进行辩护。(在一审时,这些辩护论点也没有得到陈述,因为官方吊销了主要律师的执照、使其无法出庭为师涛辩护。)
    
    长沙中院和湖南高院实际上接受了公检人所依据的关于保密级别的“鉴定结论”的标准。这两院都没有允许辩护律师请独立专家出庭鉴定国安和检察院使用的这一标准的合法性。法庭采纳这些“证据”而不允许被告对其合法性提出质疑侵犯了被告的公正审判权。
    
    结论
    
    对师涛的监禁违犯了中国宪法原则和中国法律规定的程序,也违背了《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的国际标准。(中国政府虽然没有批准加入这一国际公约,但是它已经签署了这一公约、同时也就承偌了不能侵犯此公约所保护的权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一)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世界人权宣言》规定,“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 (第九条)和“人人完全平等地有权由一个独立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正的和公开的审讯,以确定他的权利和义务并判定对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第十条)鉴于以上原因,根据联合国“(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使用的判定“任意羁押”的标准第二条和第三条,十分清楚,对师涛的监禁已经构成“任意羁押”。
    
    五、“说明是否曾经通过国内法界、行政机构采取措施,包括国内法补救措施去核实当事人被拘留,并在适当条件下说明这些措施和补救的效果,或者无甚效力的原因,或者为何没有采取这些措施。”
    
    师涛不服湖南高院2005年6月作出的二审终结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10年徒刑。
    
    师涛的母亲代表他于2005年8月公开了致全国高院和湖南高院的申诉书,并分别在2005年8月21日递交到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10月23日递交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对师涛案进行再审、并为师涛作无罪辩护。师涛母亲高琴声在申诉状中指出,湖南高院对师涛案件进行二审的程序上存在如上所述重大瑕疵。高琴声代表师涛要求启动审判监督再审程序,呼吁法院保护被告的公平审判权。之前,师涛辩护律师已于7月11日向湖南高院递交了“关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湘高法刑一终字第177号刑事裁定书的律师意见”,指出该院二审程序和终审判决论点中存在的瑕疵。
    
    中国法采取二审终结制,但是在二审之后,被告仍然可以通过申诉的法律途径来进行自救,包括申诉至最高法院,要求监督再审。不过,即使最高法院接受申诉、受理此案、批准再审,这类再审也极少推翻省高院的终审判决。再审判决推翻终审判决只是作为一种可能性存在。而这种可能性在本案中更是微乎其微,以往的类似案件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至今,湖南高院和最高法院均没有对师涛母亲的申诉和辩护律师的意见书做出任何反应。这些法庭不理睬终审后的申诉要求是很常见的。这种极有可能的结局意味着忽略中国政府承偌的保护中国公民基本人权的职责,尤其是《世界人权宣言》(第八条)规定的以下权利:“任何人当宪法所赋予他的基本权利遭受侵害时,有权由合格的国家法庭对这种侵害行为作有效的补救”。
    
    鉴于中国的司法体制侵害了师涛的基本权利和自由,这些基本权利和自由得到《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保护,由此阻碍师涛和那些为他提供法律援助的人继续在中国国内法律体制内寻求救助;鉴于以上列举的审理师涛案过程中存在的不少违反司法公正原则的瑕疵;也鉴于二审后申诉一般难以影响或推翻二审的判决;我们认为,国内法律补救措施至今没有任何效果、今后也很难有什么效果。
    
    六、提供以上信息的举报人的姓名和地址(可能的话,电话和传真号码)
    
    李健,“公民维权网”负责人
    地址:中华人民共和国辽宁省大连开发区红梅小区21#楼2单元501室,邮编:116600,电话:86-411-87530776
    代理师涛家属举报,由师涛母亲高琴声授权[注释7]
    高琴声电话0731-2412028
    日期:2005年11月3日
    签字:李健
    
    
    附件:相关材料
    1、 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
    2、 师涛就一审判决的上诉书
    3、 师涛在一审判决后递交湖南高院、准备在二审法庭上提出的辩护词和说明
    4、 二审律师递交湖南高院的准备在二审法庭上提出的辩护词
    5、 湖南高院二审判决书:维持原判
    6、 二审律师递交湖南高院的对二审判决的意见
    7、 师涛母亲高琴声二审后向最高人民法院和湖南高院公开提出的诉求
    
    
    这份申诉情愿报告已经递交:
    联合国(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
    The UN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
    OHCHR-UNOG
    1211 Geneva 10
    Switzerland
    
    
    为中国公民师涛向联合国“(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申诉请愿


    
    
    注释:
    
    1 我们按照“任意羁押工作组”的规定,“尽量提供这里询问到的详细信息。但是,信息不全并不意味着该举报就不会得到受理”。
    2 这里遵循的是“任意羁押工作组”的要求:“如果举报案例的人并非受害者本人或其亲属,该代理人或团体应该说明是由受害者或其家属授权代理的。可是,即使无法出示授权书,本工作组保留未经授权而受理案例的权力。所有有关举报人以及受害人或其家属的授权的信息,将不得向外界透露”。
    3 这里采用的是“任意羁押工作组”采用的联合国人权机构的定义:“‘逮捕’指的是当事人被抓,‘羁押’指的是在审判之前、之间、之后被拘留”。
    4 请见注释3。
    5 见附件。我们附上了能够证明当事人被任意拘留的材料,以及其它有助了解案情的辅助材料。
    6 我们在此使用的是 “任意羁押工作组”采纳的解释:“为了尽可能广泛地杜绝侵权”,对“残忍、有损人格、和非人道的待遇或惩罚”被解释为“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某些待遇和惩罚,“包括临时性地或永久地剥夺被拘留人或被监禁者使用其自然感官器,比如视觉或听觉,或者其对所在地点和时间的意识”。
    7 请见注释2。
    
    
    
    转自《公民维权网》,相关附件请参看:
    
    http://www.gmwq.org/leadbbs/Announce/Announce.asp?BoardID=30&ID=10551 (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民维权网有关张林狱中绝食的紧急声明(图)
  • 公民维权网关于冯秉先先生被诱捕的声明(图)
  • 公民维权网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图)
  • 《公民维权网》呼吁公民哀悼赵紫阳
  • 李健谈公民维权网签名支持高律师
  • 《公民维权网》有关赵岩先生被捕的公告
  • 公民维权网-一个有特色的中国公民维权网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