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通首富陈保存之祸 民营500强一夜到破产程序
(博讯2005年12月21日)
    
     日加工大豆4000吨、菜籽1600吨,日产精制油1400吨的生产能力,是全国最大的精炼油生产基地之一,同时,也是亚洲第三大油脂加工企业,公司总资产12.5亿元。2005年8月,其“禧万年”还被评为全国名牌产品。
       就是这家南通市的明星企业——南通宝港油脂有限公司,一夜之间却进入了破产程序。而为其代理大豆进口事宜的上海五矿,也在一夜之间,不见了总价值达1.9亿元的货物。 (博讯 boxun.com)

    
      “事情发生在9月份”,12月17日,上海五矿的副总经理钮为民称,上海五矿一直为南通宝港油脂有限公司(下称宝港油脂)代理大豆等货物的进口业务,两年多来一直很正常。但在今年9月份,宝港油脂突然资金链断裂,不仅没有偿还到期的货款,还私下转移了大豆、豆油等原本属于上海五矿和上海金泰的货物,两家合计总案值达1.9亿元。
    
      由于自身经营问题,宝港油脂在今年9月遭遇资金危机,银行停止贷款。此后当地政府迅速介入,10月8日,宝港油脂进入了破产程序。
    
      初步的调查结果表明,宝港油脂已经严重资不抵债,公司总负债有14亿之多,其中光银行贷款就近8亿元,涉及南通以及南京等地12家商业银行,事发后公司董事长陈保存也曾一度潜逃外地。
    
      1.9亿资金被骗
    
      “没有我们开具的提货单,宝港油脂怎么从港口提的货?”直到现在,钮为民提起此事仍很气愤。
    
      “我们在9月18日发现宝港油脂无单提货。”据钮为民表述,当时货款没有按时到账,就去询问,结果发现货物已无缘无故被宝港油脂提走了。在反复交涉无果,而市场上却出现大批宝港油脂产品的情况下,南通方面的行为涉嫌转移资产,9月29日,上海五矿向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报案。
    
      当天,上海方面就派工作人员赶赴南通,查封了原本就属于上海五矿的一些货物。
    
      现在的一个疑问是,上海五矿的货物被违法提取到底是何人所为?南通港口集团为什么没有履行监管职责?此前记者询问南通港口集团,相关人士均表示不清楚。
    
      钮为民称,上海五矿与南通市政府沟通时,对方承认港口集团无单放货违规,却归咎于下属企业负责人的个人行为;要求上海五矿继续支持,帮助宝港油脂走出困境,可既不承诺最起码的权益保障,又迟迟拿不出具体方案。“南通方面唯一感兴趣的是要上海五矿和上海金泰后面还有三船价值5亿元的货物继续提供给宝港油脂,实际上是要上海五矿和上海金泰填洞。”
    
      上海五矿提供的材料显示,2005年2月23日,上海五矿和宝港油脂签订了一份《代理进口协议书》,协议约定由上海五矿为宝港油脂代理进口5.5万吨阿根廷大豆,由上海五矿对外签定合同,对外开立信用证,办理对外付款手续,并负责货到目的港后的报关、报验、卸货及提货手续。
    
      同时,《协议书》还约定宝港油脂在协议签订日将总货款10%的保证金交予上海五矿。余下货款带款提货,但最迟不得迟于上海五矿对外付款前5个工作日将款划入五矿公司指定的账户,在未结清货款前,货物的所有权仍归上海五矿所有。
    
      随后,上海五矿在2005年5月2日至5月12日,将59306吨大豆全部卸货并报关完毕,原本宝港油脂必须付款1.558亿,但其在9月1日前分期共支付6000万之后,剩余的9500多万资金就没有支付。
    
      9月18日,上海五矿发现,上述价值9500万的货物(在未付款也没有开具提货单的情况下)已经被宝港油脂提走。
    
      同时,上海五矿旗下的上海金泰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在宝港油脂分文未付,没有开具提货单的情况下,代理进口的大豆原油和棕榈油共计9699万元的货物也被其擅自提货。
    
      事情发生后,上海五矿迅速向上海市有关部门作了汇报,上海市政府对此也是高度关注。
    
      上海五矿系国有全资进出口企业,年进出口总额逾8亿美元。
    
      钮为民称,和宝港油脂合作的两年多期间,在今年9月份之前宝港方面的资金都会及时支付。而且宝港油脂是南通当地最大的民营企业,当地政府也很支持宝港的发展,谁也没有想到9月份,其资金链突然断裂。
    
      宝港油脂破产
    
      在未出事之前,宝港油脂的董事长陈保存被公认是南通当地的首富。其公司亦被评为中国民营500强之一。
    
      陈保存为江苏盐城大丰人,早年务农,1989年担任濒临倒闭的大丰第二粮油加工厂厂长,两年内该企业起死回生,后兼并当地的第一、第三粮油厂,组建宝鑫集团,企业日隆。
    
      1999年,陈保存以招商引资的方式落户到南通市崇川区。当时陈的设想是,在南通市的狼山港建立全国乃至亚洲最大的粮油加工基地。当年10月,陈保存创建宝港油脂,注册资本3239万元,固定资产5亿多元。
    
      南通市经贸委今年3月份的资料显示,宝港油脂占地90.2亩,均系租赁南通港口集团堆场建设,租期20年。“宝港油脂很特殊,它是建立在南通港口集团之内的,而一般情况下,港口的土地是不允许建立其他公司的。” 一位熟悉土地政策的业内人士称。
    
      当地有银行人士称,最近3年,宝港油脂的销售额有45亿左右。资料显示,2004年其以35.76万吨的产量,在全国食用油行业中排行第4位。
    
      “9月29日,我们报案后,10月8日,宝港就进入了破产程序。”上海五矿方面称,早在9月中旬,当地政府已经成立了托管小组。
    
      上海五矿转给记者的一份材料显示,在9月19日港口集团就对宝港油脂的财务、提交货物流程实施监管。
    
      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10月11日的公告称,已于10月8日立案受理南通市商业银行申请南通宝港油脂发展有限公司破产还债一案,宝港公司已进入破产还债程序。
    
      与此同时,当地政府成立了监管小组,宝港的生产经营由监管小组负责,10月8日,债权申报小组进驻公司。
    
      现在宝港油脂正处于清产核资阶段,12月14日,南通市商业银行一位姓艾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在南通宝港油脂的事件当中,南通市商业银行尚有1.7亿元贷款未收回。
    
      此前,南通市商业银行的王卫兵告诉记者,早在10月2日,南通市商业银行就采取了必要的措施,查封冻结了宝港油脂的资产,以尽量将损失减少到最低。
    
      10月下旬,上海公安再赴南通,“我们追到还有8000万货物在码头的仓库里面,上海公安要吊赃,南通不让吊”,钮为民称,在处理1.9亿货物转移案件当中,遭到南通方面种种阻挠,当时,上海公安要调阅宝港油脂的财务账目,结果也被阻止。
    
      另外,在上海五矿将存放于南通港的属于自己的货物查封后,为什么当地法院又将此货物再次查封,而按照最高院的解释,对案外人财产不能进行保全。“我们的货物是案外资产,理应先归还上海五矿。”
    
      陈保存的资金链
    
      在宝港事件中,除南通市商业银行贷款金额为1.7亿外,其次是中国工商银行,也有1亿多。而据初步的调查结果显示,宝港油脂整个负债差不多14个亿,其中银行贷款总数在8个亿左右,涉及12家银行,其中南通当地的银行有8家,分别是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浦发银行、深发展、交通银行、南通市商业银行,以及南通当地的一家信用社。
    
      事实上,陈保存的资金来源主要是银行贷款,以及信用证贷款。除了银行贷款资金之外,一些代理商为其代理进口货物,资金也有三个月到半年的周转期。
    
      除了固定资产贷款之外,陈保存还利用同一份原料进口单据在多家银行进行重复质押,以获得大笔的商业贷款。
    
      对于宝港资金链断裂的缘由,此前,市场一种说法是,陈保存由于炒期货而亏损巨大,因此造成宝港油脂资金问题,不过记者于10月下旬在南通市采访时,当地政府部门一位官员援引知情者说,陈保存的问题并不是出自资本运作,也不是外面说的携巨资外逃。
    
      据悉,引起宝港油脂资金断裂的真实原因是,当时一笔银行贷款的资金没有找到担保单位(原来担保方为狼山港务公司),从而造成资金链断裂,形成连锁反应。
    
      事实上,宝港油脂由于无土地使用权证,其在港区投入的6.8亿元固定资产无法取得产权证明,不能进行抵押贷款,而为其作担保的港口集团,在今年下半年引进了新的合作伙伴。
    
      南通市经贸委的信息显示,宝港生产用地的出租方南通港口集团正在进行改制和资产重组,土地租赁协议的存续有较大不确定性。所以南通市经贸委建议,为扶持宝港油脂做大做强,应支持其参与港口集团改制,并将该地块从港口集团资产分离,交由国资委与之续签租赁合同。
    
      但土地的续租仍然解决不了资金担保问题。相关报道显示,香港保华集团(0498.HK)投资4.3亿增资南通港口集团,增资后保华集团持有45%股份,原来的南通市国资委和国投交通公司股份比例减持至42.68%和12.32%。
    
      在港口集团进入改制阶段后,新的合作方为厘清港口的资产,不同意港口集团下属的狼山港继续为宝港油脂的贷款作担保,而短时间内,陈保存无法找到新的担保方,另外上海五矿催款愈紧,陈不得已远走他乡。
    
      10月2日,陈保存被证实外逃,但在10月18日,陈保存就被南通检察机关从厦门带回,其子陈剑则被从深圳带回。
    
      10月下旬,南通当地人士称,陈保存失败的根源,主要是企业资金过于依赖银行,资金链绷得太紧。同时,宝港油脂历年的盈利并没有投入到公司的生产经营,以缓解公司的财务结构。2003年,宝港实现销售21.6亿元,利税3.16亿元,出口创汇680万美元。
    
      早在2003年,陈保存就携资回乡投资中鑫生物饲料项目,重组了大丰市供销机械厂、银海轻纺有限公司两个老国有企业,以及筹建棉花、油菜生产基地,和1600亩淡水养殖基地。这些投资使宝港油脂的原本紧绷的资金链雪上加霜。
    
      如今宝港油脂自身的资产已所剩无几。此前一位接近调查组的人士称,宝港油脂资产价值只有2个多亿。据悉,陈保存唯一有价值的是位于市区的新长城大酒店,据说,陈以2500万买下这家酒店,而按照目前的房产价格,现在这家酒店的价值在1个亿左右。
    
      目前,南通方面设想,由美国嘉吉公司来重组宝港油脂,以租赁宝港资产的方式,先进行生产。
    
     21世纪经济报道
    
    *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