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明报报道:冰点复刊不乐观新闻改革可乐观
(博讯2006年2月20日)
    明报报道,上周,中国新闻史将记下一页的《冰点》事件峰回路转,周一(13日)网上发表了13名中共退休干部的公开信,为冰点讨个说法;周五(17日),中央派员到《中国青年报》宣布冰点将于3月1日复刊,但正副主编李大同及卢跃刚被免职。这个尚未结束的事件究竟带来了什么影响?
    
     当局早对冰点不耐烦 (博讯 boxun.com)

    
    谁也闹不明白为什么中宣部要对一份报纸的一个版面大动干戈,但众多分析都认为,断断不会是因为一篇讨论义和团是不是爱国运动的文章,而要采取恶劣、粗暴的手段。
    
    去年11月出版的《冰点故事》,李大同详细描述了冰点的创刊经过,一些经典故事从采到编的来龙去脉,以及故事刊出后读者、当事人与官方的反应,当中或可窥见为何当局会对冰点不耐烦。
    
    书中记载,1999年上海市政府请纳税人给公务员发工资,显示纳税人是公务员的衣食父母,没过几天,一名中央领导对此严肃批评,说公务员为纳税人服务是完全错误的观点,因为中国的财政收入主体还是国有企业,大部分群众的收入还没有达到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标准,还不是纳税人。而冰点却找来专家说明中国有增值税,国人从早上打开水龙头洗脸开始就间接地交了税,大题就叫《坐在家里喝口水,也在纳税》。李大同在组织这篇报道时,当然知道发表严肃批评的领导是江泽民。
    
    唤醒读者自主意识
    
    冰点报道所引起的反应是巨大的,经常会有成千上万读者来信来电。其中一名读者在读完一篇感人的报道后给编辑部写信说:「多年来,人们麻木了,习惯了妥协,遇到麻烦就逃避。这篇报道帮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误区。」试想,如果冰点每篇报道都惊醒一些人起来不妥协,政府官员就麻烦了。可是,好好处理麻烦,也可以形成良性结果。冰点刊登了一篇教师关于语文教育的批判和反思的文章,当时主管教育的副总理李岚清立即指示成立新教材编纂班子,还邀请文章的作者参加,既顺应民意搞改革,也吸收基层参与。
    
    《冰点故事》最后一句说,仅仅这一年当中(扩大为4个版),冰点周刊所发生的惊心动魄故事就足以写一本书。可以想像,冰点的故事不少是跟政府高层扯上关系,难怪当局对此不耐烦,要在春节前动手除之而后快。
    
    同样感到不耐烦的有13名老干部,他们曾经是大学校长、主管党报或宣传部门的头头,他们要求中宣部交代、恢复冰点和尽快出台《新闻保护法》。为什么这些有头有面的老人会不耐烦,一是他们过去反映意见的管道不再畅通,或者得不到足够重视;二是他们认为这些事情已经不适宜内部解决,需要在社会中形成舆论压力,迫使改革加快步伐。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中共的改革过去都是发自自身的需求,外界只能起促进作用;对于新闻改革的前景,自言是天生乐观派的李大同在书中表示:「中国传播环境的时代性改善是不可否认的……如不发生大的动乱,进一步改善,我本人持乐观态度。」即使目前遭遇麻烦,但说话时还是嘻嘻哈哈的,足以说明他对此深信不误,当局宣布冰点复刊就是明证。虽然可以复刊,但基于人事变动及政府的压力,冰点不可能再扮演过去监督政府的功能。
    
    李大同在书中还讲述了一件事:山东记者站一名记者写了一组稿未获录用,写了抗议信给编辑部,李大同在回应时写道:「当你身处一架巨大的新闻机器之中──每一个齿轮的运转都必须服从于一个规定的速率时,单个零件的质地如何就变得次要了──如果不合适,可能导致整部机器停转的话,那么,除了换掉它,别无他途。」很不幸,他今天又再次成为次要的齿轮,遭遇被换掉的命运。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冰点主编李大同:中宣部惹了大麻烦
  • 中国青年报社党组对冰点周刊的处理决定全文
  • “冰点”周刊部分作者 致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
  • 《冰点》主编副主编发表声明抗议免职(图)
  • 灵魂人物被撤 《冰点》3月复刊(图)
  • “冰点”周刊部分作者致中共中央政治局诸常委的公开信
  • [浦志强转贴]: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中国外交部:冰点严重违背历史事实
  • 《冰点》消息最新通报:李大同、卢跃刚被免职
  • 中国中央离休干部联名要求《冰点》复刊 (图)
  • 萧瀚 :冰点事件评论之三:催生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新闻出版界
  • 萧瀚:冰点事件评论之二:结束新闻出版业产权的行政垄断
  • 萧瀚:冰点事件评论之一:取消中宣部管制,走新闻法治正道
  • 关于冰点事件的联合声明 / 江平等十三位长者的公开信
  • 中青报昨以《冰点时评》为栏目发表文章(图)
  • 中国青年报《冰点》有望最近复刊
  • 《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勇气可嘉
  • 李大同递交申诉书 争取《冰点》复刊(图)
  • 龙应台评《冰点》复刊
  • “冰点”何时解冻?/一剑
  • 昝爱宗:“冰点”变污点,意味中国倒退三十年
  • 苹论:封杀《冰点》只会令奴才当道
  • 冰中的希望——有感《冰点》停刊及李大通的公开信/李哲
  • 刘锐绍:《冰点》之后的国情
  • 《冰点》为何融解?!
  •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冯崇义、丘岳首
  • 《冰点》效应:我们为什么要退订中国青年报?
  • RFA专访龙应台:胡锦涛要以智慧处理冰点停刊事件
  • 崔卫平:所停掉的不只是“冰点”
  • 林保华:将“冰点”变为“融点”
  • 冰点读者的话
  • BLOG《冰点》建立
  • 《冰点》之死
  • 浦志强:没有冰点的残冬,离春天不会太远了
  • 刘晓波:记住《冰点》及其杀手
  • 清华大学教授刘书林:中青报《冰点》暗批党中央停刊
  • 公正又一次成为弱者:中青报冰点又遭撤版/贺延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