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争鸣社评:论冰点事件
(博讯2006年3月02日)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遭到“停刊整顿”的事件,在中共一系列压制新闻出版自由的暴政中,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他们想撤掉两个主编,派一个奴才进去,从内部控制,在三月一日一复刊,这事就算过去。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五十多年来,他们任意箝制媒体,无往而不利,如今啃到硬骨头了。
    
     如果是过去的年代,被免职的这两位主编只有灰溜溜地卷起铺盖走人,也许还应该“感谢”党没有把他们打成“右派”或“反党分子”送去劳动改造。而《冰点》编辑部的其他编辑记者则要赶紧和这两位主编“划清界限”,以免受到株连,然后“紧跟”新主编,战战兢兢,当好“喉舌”,保住饭碗。 (博讯 boxun.com)

    
    然而让中宣部老爷们跌破眼镜的是:被免职的李大同和卢跃刚不但没有就范,而且向中共的纪委提出控告,并且公开进行抗争,向社会揭露他们的丑行。更可贵的是,《冰点》编辑部六位编辑记者,不但没有同这两位主编“划清界限”,反而发表联合声明,拒绝在遭到阉割的《冰点》周刊继续工作。
    
    尤其振奋人心的是,《冰点》事件引起社会上的强烈反响,它的读者纷纷起来谴责中共当局这种粗暴践踏新闻自由的行为。最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十三位中共老干部公开对中宣部提出强烈谴责。他们包括《人民日报》前社长胡绩伟,中宣部前部长朱厚泽,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中组部前副部长李锐等人。这些在半个多世纪以前为追求民主自由而投身革命的共产党人,已经对中共当局的倒行逆施忍无可忍,因此挺身而出予以声讨。这是中国局势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它标志着这个党内一些卓有威望的前辈已经公开站出来和统治集团分道扬镳了。事实上中共党内保持着当年真诚的革命理想主义、不懈追求民主自由的志士何止他们十三个人?因此他们这个行动的意义非比寻常,它的震撼力将是深远的。
    
    《冰点》事件还有一个特色是抗议者不约而同地诉诸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从来就是中共一党专政的遮羞布,是欺骗老百姓和世界舆论的一张废纸。这部《宪法》五十多年来,那些关於民主自由的条文什么时候兑现过?
    
    但是既然要骗人,便总得说几句好听的,总得写上几句保护公民自由权利的字样。但这样一来,中共便不知不觉授人以柄。只是过去中国人很少抓住这个把柄去反抗暴政。即使个别人有此觉悟,也是势单力孤,很快就被压下去了。这次《冰点》事件,抗争者群起抓住宪法这个武器,理直气壮地打掉了中宣部的威风。
    
    中宣部,只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党务部门,是这个党向外界宣传自己的主张和教育自己党员的机构,并不属於国家机关系列。既不是国家行政机关,又不是国家司法机关,它凭什么管制报刊出版?谁给它的权力?事实上中宣部也知道自己是在破坏国家宪法,所以它箝制新闻出版自由的时候,从来不敢暴露身份,也不敢留下字据,像小偷一样,鬼鬼祟祟。
    
    堂堂中华,竟有这样一个不见天日的机关,暗中进行鬼魊活动,肆意破坏宪法,却又不敢出头露面,这是什么东西!
    
    《冰点》事件一个重大突破,就是把这个作恶多端的机关从黑暗中揪到光天化日之下了。这件事情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是谁给了它违法犯罪的权力!
    
    多少年来都是中宣部窃取国家权力,骑在媒体头上作威作福,如今达於极端走向反面,它已经成为破坏宪法的被告,在光天化日之下,不得不接受民间的道义审判了。
    
    当然,只要一党专政没有改,只能由民间从道义上对它讨伐,中宣部是不会被送上法庭的,因为破坏宪法者就是中共自己。但是这样一来,中共自己违宪的问题就越发明朗化了。
    
    一个执政党,执政的合法性已经被自己破坏到如此程度,如果还是顽固拒绝政治改革,它的统治还能拖延多久呢?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关切下冰点杂志今復刊
  • 御用文奴在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批驳袁伟时教授文章
  • 《冰点》主编李大同反驳左派学者的攻击(图)
  • 左派学者声讨冰点主编
  • “冰点”事件馀波共青团中央书记赵勇调任河北省委常委
  • 卢跃刚公开抗辩信 整顿冰点非一日之寒 (图)
  • 明报报道:冰点复刊不乐观新闻改革可乐观
  • 冰点主编李大同:中宣部惹了大麻烦
  • 中国青年报社党组对冰点周刊的处理决定全文
  • “冰点”周刊部分作者 致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
  • 《冰点》主编副主编发表声明抗议免职(图)
  • 灵魂人物被撤 《冰点》3月复刊(图)
  • “冰点”周刊部分作者致中共中央政治局诸常委的公开信
  • [浦志强转贴]: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中国外交部:冰点严重违背历史事实
  • 《冰点》消息最新通报:李大同、卢跃刚被免职
  • 中国中央离休干部联名要求《冰点》复刊 (图)
  • 萧瀚 :冰点事件评论之三:催生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新闻出版界
  • 黄纪苏:就《冰点》事件答《南方都市报》
  • 冰点和绝食事件的标志性意义/张三一言
  • 《冰点》,只是冰山一点
  • 袁伟时:冷眼眺望,悲愤忧思—《冰点》复刊感怀
  • 冯崇义 丘岳首: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 龙应台评《冰点》复刊
  • “冰点”何时解冻?/一剑
  • 昝爱宗:“冰点”变污点,意味中国倒退三十年
  • 苹论:封杀《冰点》只会令奴才当道
  • 冰中的希望——有感《冰点》停刊及李大通的公开信/李哲
  • 刘锐绍:《冰点》之后的国情
  • 《冰点》为何融解?!
  •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冯崇义、丘岳首
  • 《冰点》效应:我们为什么要退订中国青年报?
  • RFA专访龙应台:胡锦涛要以智慧处理冰点停刊事件
  • 崔卫平:所停掉的不只是“冰点”
  • 林保华:将“冰点”变为“融点”
  • 冰点读者的话
  • BLOG《冰点》建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