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希望工程」问题帐审计3年黑幕未揭
(博讯2006年3月24日)
    希望工程贪污的完整报道
    
     据明报报道,「我怕看不到那一天了。」2002年率先揭露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希望工程」挪用善款黑幕的该会财务部前负责人柳杨,身患末期肺癌,癌细胞已扩散全身,不能走动,医生估计她剩下的日子只有3至5个月。病榻中的她,对当年关心希望工程的海外热心人士记忆犹新。她最希望的是,能够重新站起来;最难过的是,可能无法看到「希望工程」审计报告出来的一天。 (博讯 boxun.com)

    
    举报者患癌卧□「怕看不到那一天」
    
    44岁的柳杨是青基会财务部前负责人,目前在北京一医院的肿瘤科留医,记者日前带着水果到访,眼前的柳杨戴了一顶冷帽,躺在病床上,非常虚弱。床边铁杆架着玻璃瓶,房内还有柳杨的69岁妈妈及同房另一女病人。看到记者来,柳杨很想坐起来,但在病魔的折磨下,她已无法走动,只能以亲切的微笑向记者打招呼。
    
    接受过多次化疗后,柳杨的头发已全部脱落,额头发黑,开口说话都感到困难,记者要把耳朵靠近她的嘴边才能听到。「很感谢你们来看我。」她说话气若游丝,苍白的脸孔不停颤抖。自去年6月接受第二次手术后,她就再没有下过□。长期缺乏运动,柳杨的肌肉严重萎缩,小腿肌肉变得白白绵绵,毫无生机,看护要每天为她揉腿按摩,以免萎缩恶化。
    
    柳杨是在去年1月13日入院,至今接受过两次肺叶切除手术,但效果不好,癌细胞继续无情地入侵她的脊椎、淋巴、骨头,连小脑都发现肿瘤。女医生赵艳杰过去一年来一直陪伴柳杨跟病魔搏斗,她说,柳杨的病情已进入最晚期,化疗已起不了作用,也不能再动手术,「如果依我们当时估计,她已经不在了,她能坚持到现在,是一个奇迹,我觉得她很坚强」,说到这里,赵医生的嘴角发抖,强忍泪水,「我们已经不是纯粹的医患关系了,而是朋友」。
    
    「我最初入院时,哭了两个月,我情绪不好,爸爸每次来看我,他都会哭。」看到年老双亲为自己的病而操劳,柳杨感到难过,两眼润湿。本身是退休医生的柳杨母亲凝视□病榻中的女儿说:「我今年69岁了,她父亲已经74岁,家里还有一个孙儿(柳杨弟弟的儿子)要照顾。」
    
    治疗癌症的医疗费高昂,目前柳杨正试用新药「伊瑞沙」,每天吃一片就要550元人民币。一年多来,家里已支付近30万元医疗费。记者问:「有困难吗?」柳杨说:「目前问题不大,一些朋友也提供支持。」
    
    柳杨说:「我最大的希望是可以站起来」,眼神中流露一份明亮的色彩。虽然身在病榻,但她似乎一直念念不忘「希望工程」事件。访问期间,她还一一说出当年跟进这宗新闻的记者名字,问候他们的近◆。记者说:「希望审计报告可以快点公布。」柳杨听后,迟疑了一下说:「我怕看不到那一天了。」这时,她的眼角流出泪水,沾湿了枕角。
    
    审计署:报告不一定公开
    
    国家审计署回覆本报查询时证实,该署在2002年曾经审计青基会「希望工程」财政状◆,但没有公开发表。
    
    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本月9日在北京列席人大全体会议后,被记者3次追问「2002年希望工程审计报告何时公布」时,一直没有回答,而是迳直前去坐车离开人民大会堂。
    
    审计署办公厅新闻处一名官员本月9日在回答本报提交的问题时表示,目前并非每份审计报告都会公开,每个审计项目的期限不一样,有长有短,所以没有时限,审计的内容不一样。至于希望工程的审计报告,该项目是2002年进行的,没有公开发表,因为不是每个审计报告都会公开发表。关于审计报告以何种形式公开,该名官员表示,是按法律及国务院有关规定进行,但拒绝进一步评论。
    
    根据内地《审计法》规定,对政府部门管理的和社会团体受政府委托管理的社会保障基金、社会捐款以及其他有关基金、资金的财务收支,审计机关都会审计监督。审计组完成审计后,应向审计机关提出报告。
    
    审计报告报送审计机关前,须先徵求被审计单位的意见,而被审计单位则须由接到审计报告之日起10天内,将书面意见送交审计组或审计机关。
    
    审计机关审定审计报告,对审计事项作出评价,出具审计意见书;对违反国家规定的财政收支、财务收支行为,须依法给予处理、处罚的,在法定职权范围内作出审计决定或向有关主管机关提出处理、处罚意见。
    
    青基会前高层否认腐败
    
    「希望工程」黑幕2002年被揭发,时任中国青基会常务副会长的徐永光去年调离青基会,改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已经不是希望工程的负责人。
    
    徐永光两周前以全国政协共青团组别委员的身分出席「两会」期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强调自己没有涉及腐败。
    
    另外,审计署向本报证实,针对2002年希望工程财政状◆已完成审计报告。知情人士表示,报告早于2002年大致完成,按照《审计法》规定,该份《审计报告》已送至徐永光所属单位,徐本人已经看到。
    
    未答是否看过审计报告
    
    徐永光本月10日出席两会时,在人民大会堂前被记者问及「有没有看过审计署完成的(希望工程)审计报告」时,并未正面回应。他□记者翻看《中国青年报》当年的报道,「审计的结果都公布了,你们注意一下」。
    
    徐永光所指的是《中国青年报》2004年1月的报道,报道称2003年中天恒会计师行对青基会2002年度财务收支进行了审计,并列出相关数据。报道引述共青团中央称,纪检部门对青基会进行了「全面、严肃和细致」的核查,没有发现青基会负责人有腐败行为。徐永光所指的报告并不是审计署专门针对希望工程进行的审计报告。
    
    被问及有消息指审计报告反映的违规情◆「比较严重」,徐永光微笑回应说:「这个问题呀,事实上,就是说,我个人如果有腐败,今天不会给你说话,绝对没有,你放心。」(chinesenewsnet
    
    记者吁公开交代
    4年前,获得无数海内外热心人士捐献的「希望工程」助学计划爆出挪用善款丑闻。几年过去了,尽管国家审计署对希望工程进行了专门审计,尽管海内外无数目光注视事件发展,但希望工程是否「清白」、如果有问题又是否已经亡羊补牢,当局至今未有明确答案。日前,最早关注希望工程问题的《南方周末》前驻京记者方进玉在网上发表题为《〈希望工程〉到底还有没有希望》万言长文,事件再次引起人们关注。
    
    方进玉在文中指出,2002年5月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派出一名铁腕处长,带领10人审计小组进驻中国青基会核数。2002年11月,审计报告大致完成。方文指出,「李氏审计风暴」威震四海,但3年多来敢言敢为的李金华偏偏「压」住希望工程的审计报告,不予公布。
    
    港区人大代表促公开
    
    据方文称,2002年3月全国「两会」召开,港区人大代表联名提出议案,要求对希望工程「进行审计」并将结果「予以公告」,但有关部门不予理睬、不予答覆。2003年春夏,两名看过青基会审计报告的人分别向方进玉透露:审计报告披露的事实触目惊心。而青基会原常务副会长徐永光则获推荐担任全国政协委员,2005年调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
    方文还指出,当年青基会财务部负责人、冒险率先对外提供徐永光涉嫌挪用捐款的原始证据、原始单据的柳杨女士如今身患癌症,卧□不起;案件另一主角易晓则被指「贪污」200万元人民币,被判死缓,至今关押,且不准申诉、减刑、假释,不准会见律师与一切敏感人士。
    回应海内外关注质疑
    方表示,「于公于法,我必须放弃隐忍,重新起身『说话』。于私于情,我必须在柳杨遭遇癌细胞『猛烈袭击』之时,再次公开呼吁:恳请──我党中央──准予公布什望工程的审计报告!让海内外亿万善良人的质疑得到回覆,让柔弱且病重的柳杨看到『希望』,让中国的希望工程和慈善事业『揩净身上的污点』,大步向前迈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第一乞讨网被关闭 捐款全捐给希望工程
  • 希望工程再传丑闻 政协徐永光成焦点
  • 希望工程:这有受骗的孩子
  • 没有希望的希望工程!
  • 蒋迅: 希望工程给我们的启示
  • 一个华夏子孙的心声:“希望工程”与“我的希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