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揭露希望工程黑幕的柳杨去世
(博讯2006年4月08日)
    博讯编辑刚在博讯博客看到一篇文章,得知揭露希望工程黑幕的柳杨4月6日去世。柳杨在躲避迫害期间,曾将有关文字资料发给博讯,每当失去一位供稿的朋友,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悲伤。自此以后那个信箱不会再打开。就像昨天,还有读者给狱中的博客主持人留言,问候该作者怎么样了。其实,这留言是无法送达的。博讯焦点发表方进玉的悼念文章,算是我们的一个感激和怀念吧!
    
     希望工程黑幕文集在此boxun.com/hero/yaoan/ (博讯 boxun.com)
    
愿柳杨不再受到惊扰——悼柳杨/方进玉

    
     柳杨走了。4月6日,44岁的柔弱女子终于没能挡住癌细胞的疯狂侵袭,悄然仙逝。
    
     得知柳杨罹患癌症,且癌细胞已经转移,我便渐渐失去希望。今年春节,当我站在北京铁路总医院的走廊里,一对一地从负责柳杨治疗的女医生那里确认了“柳杨的病,已经绝对没有希望”时,我的心,忽地硬了起来:“与其拖着活受罪,不如早点解脱好!”我在心底对自己说。
    
     希望亲人或者朋友早点“解脱”,在我一生中,这是第二次。那一次,1968年。父亲因“叛徒、特务、走资派”等罪名,被造反派抓走,劳改、批斗了许多日子,单位忽然通知:“昨晚的批斗会上,你父亲突然死了”……赶到父亲单位,看着满院子新贴的“打倒”大字报,我没有哭;扶着父亲的遗体亲手把他送进火化炉,我没有哭;收拾父亲的遗物、我刚刚给他送去、尚未吸完的香烟,我没有哭……我只是咬着牙在心底默默对自己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共产党连死都不怕,还怕困难么?不怕!早点死了,总比活受罪强!”
    
     希望柳杨早点“解脱”的道理,也便在此。
    
     柳杨的主要经历,是在中国青基会度过的。她曾是单位里打乒乓球的好手,她接收担任这家著名慈善机构的财务部负责人后,曾经创造了较为完备的财务管理条例,说“创造”,是因为在她之前,单位里没有这些财务规定。在她刚刚调离之后,单位财务处还几次请她回去“帮忙”。而她“创造的财务条例”,也被中国青基会的省级机构采纳。柳杨又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中国青基会内,截止到柳杨离开的1998年,一次性拿出自己的3000元钱捐给“希望书库”的,只有柳杨一人。“结对子”救助贫困失学儿童,柳杨也是一次就“认捐”2 位穷孩子……
    
     柳杨的主要贡献,是在全球华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一个勇敢地站出来说:徐永光挪用了希望工程巨额捐款,违规去投资,且投资大多失败。2001年9月,她和易晓联名给当时的朱镕基总理写了揭发信。2002年元旦,她和易晓又找到我这个“南方周末驻京记者”,提供了确凿无疑的书面揭发材料,并且表示:同意我使用她的真实姓名,在国内作出公开报道……
    
     柳杨的性格特点是执著。徐永光手下的红人、和柳杨同样级别的干部、拿了希望工程的捐款去炒股,柳杨不依不饶,坚持要查帐、对账,甚至不惜和这位干部大吵了几次!徐永光表态:不支持柳杨。她立即对老徐表示“抗议”,并坚决提出“调走”……《南方周末》的报纸未能“出街”,她又把揭发材料送到了东城区检察院,我泼冷水说:“你这样瞎忙乎,根本没用!”她却天真说:“(东城)检察院的某某检察员态度特别好,对我特热情,他们说:‘只要材料是真实的,他们就一定可以查!’”……
    
     柳杨的政治优点是爱国。2002年6月7日,因“袭击希望工程”,柳杨和另一揭发者易晓先生,被北京公安局拘捕。经讯问,柳杨虽被释放,但却接到明确通知:“不得离京”。惊恐万状的柳杨,在朋友们的帮助下,于6月19日携带全部材料,乘坐国航航班,使用本人护照,前往美国,躲避在远房亲属家中。不过,柳杨拿的是旅游签证,无法在美长期逗留。而且,天真的柳杨不愿在美申请“政治庇护”,不愿因此使事态更复杂,她仍然抱着“希望”,希望自己的揭发,能够得到中央“认可”,于是执意回到北京……
    
     柳杨的性情特点是“敢爱敢恨”。我不想避讳这一点,柳杨离过婚,而且深爱着“袭击希望工程”的另一“恐怖分子”——易晓先生。可惜,国家审计署对中国青基会的审计报告,迟迟不能见天日,她所热恋的易晓,又长期身处大墙之内。害怕遭遇暗算,在京找了份工作,却又只能隐姓埋名……
    
     黑白颠倒、独自承受压力的柳杨,终于挺不住了。郁郁寡欢,癌细胞当然趁机扩散。对了,就在四天前改定的文章中,我曾这样写道:
    
     ——“众所周知,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揭发徐永光这样的“光环人物”是要冒生命危险的。今天,揭发者的生命垂垂矣细若游丝,而柳杨念念不忘者,只有三句:一是“我们绝没有‘袭击’希望工程”;再是“我的揭发,句句属实”;第三句:“方先生,你可要多保重!”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有鉴于此,我才公开恳请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等领导同志,批准尽快公布国家审计署制作的、针对希望工程(中国青基会)的审计报告。
    
     ——“一个正直的人,爱他的名誉胜过爱他自己的生命。我希望,柳杨能在人生旅途的最后几步,亲眼看到这份《审计报告》;我希望,柳杨能在弥留之际亲耳听到一个好消息:“党中央说了,你的揭发,全部属实!”
    
     呜呼哀哉,仅仅四天,噩耗便抢先赶到。
    
     痛定思痛,我的心底,对这噩耗反倒生出几分期许。李氏审计报告的风暴,年年都能赢得掌声与喝彩,而希望工程《审计报告》的扣发、拖延,却达三年之久,谁能说得清,这件众目睽睽的事还要拖上多少年?惟其如此,我才铁了心地在柳杨住院的走廊里自言自语说:柳杨,你还是早点走吧。早点走,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因为中国的体制决定了:苦命的柳杨,终究无法等到中央“认可”(她揭发)的那一天……既如此,何必还要和癌细胞的惨烈侵袭做苦苦的、无望的抗争?
    
     柳杨终于撒手走了,走了好,走了也好。泪流满面的我,真诚地祝福她的在天之灵能够幸福、能够平安,能够从此不再受到惊扰……
    
     原《南方周末》驻京记者 方进玉
    
     2006年4月6日下午5点,于北京

(Modified on 2006/4/08)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希望工程」问题帐审计3年黑幕未揭
  • 中国第一乞讨网被关闭 捐款全捐给希望工程
  • 希望工程再传丑闻 政协徐永光成焦点
  • 希望工程:这有受骗的孩子
  • 没有希望的希望工程!
  • 蒋迅: 希望工程给我们的启示
  • 一个华夏子孙的心声:“希望工程”与“我的希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