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卖办公楼还吃喝款:剜谁的肉补谁的疮
(博讯2006年4月21日)
    
    安徽省明光市司巷乡群众日前反映,这个乡为了偿还吃喝招待款,先后卖掉政府办公楼、电影院和乡广播站,并侵占了赈灾专款修建的敬老院办公,让五保老人住进破烂不堪的米厂长达9年时间。随后,这个乡政府又以建新办公楼为名,违反土地管理法规征用农田,转手高价出售牟利。(4月19日新华社)
     (博讯 boxun.com)

    公款吃喝的花样近些年来是不断翻新的,新闻也层出不穷。司巷乡卖掉政府办公楼还吃喝款虽然颇有新意,但看惯了公款吃喝风景的公众大约并不会感到太吃惊。
    
    由乡政府卖办公楼还吃喝款,我不由想到了唐朝诗人聂夷中“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的千古名句。卖楼可谓剜肉,还吃喝款好比医疮,其是形象生动。
    
    但细一揣摸,却又似是而非。顾得一头顾不了另一头、顾得眼前顾不了将来以及血淋淋触目惊心,倒还有几分相像。但此疮似非彼疮,此肉也似非彼肉。
    
    剜自己的肉,补自己的疮,那是会有刻骨铭心的痛感的。但疮既不长在自己身上,而是长在国家的肌体上,肉也不是剜自己的,而是在剜纳税人的心头肉,公款吃喝者只是既得利益者,无论是剜是补,都无关其痛痒,那其怎能不“不痛并快乐着”呢?
    
    在此等语境下,纳税人的心头肉就这样流失到了公款吃喝者的肚子里,而且大多是“名正言顺”的。公款吃喝有着太多的肉可剜,堂而皇之的有招待费,不堂而皇之的则有“小金库”,有条件要吃,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吃,而卖楼卖地大吃大喝因为上不得台面,想必不太可能将这些肉都进入官方的“年度行政事业单位决算”。由司巷乡这一典型的例子可以看出,在公款吃喝中被剜的纳税人的肉的数额只能是一笔撕扯不清的糊涂账,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在《学习时报》撰文指出的“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固然不那么精确,财政部预算司有关负责人所称的“(一年)大约为172亿元”可能更失其真,相信前者的公众恐怕会更多些。
    
    更可怕的是,在剜了许多的肉之后,疮却依然未好,仍旧溃烂着。于是,剜肉就一直有着理直气壮存在下去的理由。
    
    无数的事实告诉我们,“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并不是疗救的良方,如此进行医治往往是疮既不好,而心又伤了。更何况现在的许多剜肉补疮者其本意并不是为了疗救,而只是顾头不顾腚地应急而已。要真正治疮,似乎还得用点有效的治疗方法,比如让官员在阳光下暴晒,用阳光进行杀毒;让公众可以直戳官员的疮口,将里面的脓水挤出;让公众可以随时给生疮的官员换换环境。而看护好纳税人的心头肉,不让官员们乱剜,或许也是防止生疮的好办法哩。
    
    剜肉补疮,但疮却难好。实在不能就这样一直剜下去了,是不是该有一点壮士断腕的勇气呢?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百岁老人被镇政府欠下17万吃喝款 还款需等34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