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古高句丽史研究引起韩国不满 中国叫停(图)
(博讯2006年9月18日)
    古高句丽史研究引起韩国不满 中国叫停
    综合消息:中韩两国因古朝鲜史问题引发的争拗首次上升至政府首脑层面,韩国总统卢武铉前天就中国积极推动相关研究的做法,当面向中国总理温家宝表达不满。中方据报已答应采取必要措施,并已叫停有争议议题的研究,以免影响两国关系。
    
    据媒体昨日报道,正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出席亚欧峰会的卢武铉,前日下午应中方要求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举行了五十分钟会晤。卢武铉对近期中国积极推动将古朝鲜历史纳入中国边疆史所引发的争议表示遗憾。他指尽管相关研究属于学术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的问题,但会给两国关系带来负面影响。他希望中国政府尽早采取必要措施。
    
    据报道,温家宝表示中国尊重两国间达成的协议,并已要求有关学术机构妥善解决这一问题,以免两国关系受到影响。中国政府也将对此采取必要的措施。
    
    韩国《朝鲜日报》昨日在头版刊登的图片显示,中国吉林省安图县一条通往长白山的通道上,新竖起了一块刻有“唐渤海国朝贡道”字样的石碑。该报指摘中国政府正大搞“东北工程”,试图扭曲“高句丽”等古朝鲜历史,将之纳为中国边疆史的一部分。
    
    另有消息指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原定明年二月才结束的“东北工程”,因涉及敏感的中韩历史,已于九月初正式结束。韩国朝鲜一直反对中国将“高句丽历史”当作中国历史一部分来研究。
    
    此外,温家宝今明两天将访问英国,期间会与英国首相布莱尔举行会谈,并签署涉及能源安全、财政金融等领域的多项合作协议和备忘录。
    
    
毫无意义的中韩历史争执

    
    从2002年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就着手进行一项被称为“东北工程”的学术研究计划,对毗邻朝鲜半岛地区的历史和文化归属问题,进行一次全面系统的调查。从社科院网站了解到,当初之所以启动这个项目,原因是有些国家的研究机构故意歪曲史实,“一些政客出于政治目的散布谬论、制造混乱”。
    
    古高句丽史研究引起韩国不满 中国叫停


    韩国国旗和中国传统八卦图
    
    不难判断,这里所说的“有些国家”,显然是指韩国,因为韩国学术界曾就中国与朝鲜半岛之间的历史问题,确实发表过令中方惊讶和警觉的言论。也就是说,早在“东北工程”启动之前,中韩之间就已经结怨,这就注定了这一官方学术工程不可避免会引起更大争议。
    
    韩国作出强烈反应
    
    “东北工程”启动之后,调查研究进展迅速,有关朝鲜半岛与中国古代王朝之间的学术报告陆续问世,韩国方面自然一直予以密切关注。其中,关于古国高句丽起源于中国、高句丽历史是中国历史一部分的观点,立即引起了韩国学术界和舆论界的强烈抗议和指责。
    
    为了平息争论,中韩两国曾在2004年达成君子协定,双方以口头方式承诺,要避免因学术研究而再次导致在历史问题上发生摩擦。
    
    然而,随着“东北工程”的持续进行,这些摩擦并未停歇。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两国之间再起波澜,不只涉及到学术界和舆论界,而且连两国的外交部门和政府高层都被牵入其中。
    
    事缘有报道称,“东北工程”在研究中发现,除了上述高句丽之外,古代渤海国也是中国唐朝的地方政府,与中国历史“不可分割”。报道还称,中国社科院将把这些学术研究成果作为专著集结出版。这些消息经韩国媒体的报道和评论之后,立即变成两国之间高度敏感的政治事件。
    
    本月初,韩国外交部副部长李圭亨严词指出,韩国政府将严肃处理这种“篡改历史”、涉及领土的问题。他甚至把“东北工程”与日本篡改二战侵略史的行为相提并论。
    
    与此同时,韩国主流报纸更是耸人听闻地指出,中国对朝鲜领土虎视眈眈,企图“把历史研究与领土索求联系起来”,谴责中国企图“在光天化日之下掠夺”朝鲜领土。有些评论还把此事的性质无限扩大,认为这是中国在领土问题上的一贯手法,因为北京在西藏和新疆问题上也一直声称“不可分割”。
    
    上升到两国最高层
    
    本月10日,韩国总统卢武铉和中国总理温家宝在芬兰出席亚欧峰会期间,举行了一次双边会晤。卢武铉对“东北工程”表示遗憾,认为即使这一研究只是出于学术目的,那也会对双边关系产生消极作用。他吁请中国政府采取进一步措施,使研究人员遵守双方在此问题上已经达成的口头协议。
    
    温家宝在会谈中强调,中国政府已经指示有关研究部门遵守口头协议,避免因学术研究而给双边关系造成不良影响。他承诺,北京还将为此采取进一步措施。
    
    关于高句丽和渤海国与古代中国的关系,不只在中韩两国之间有争议,即使在中国自己的学者之间也存在着很大分歧。也就是说,对“东北工程”的研究结论,中国有一些历史学家是反对的。
    
    例如,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宋成友近日在接受韩国媒体访问时就指出,高句丽和渤海国的政权虽然需要获得唐朝皇帝的承认,但那只是双边外交承认的形式,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中国的地方政府。实际上,唐朝不干涉这些邻国的内部事务,对它们没有什么实际控制。
    
    宋成友教授甚至驳斥说,从汉朝开始的500年间,日本历届政权都要获得中国政府的承认。假若把承认邻国政权作为中央和地方政府关系的标志,那为何不把古代日本也称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利弊如何值得反思
    
    在学术研究范畴之内,如此截然不同的意见是完全正常的,也是无可厚非的。可是,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再是学术之争,而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外交争执。其消极影响不止于中韩双边关系,若不控制,它还会蔓延到更大范围,给中国的外交日程和目标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在此情况下,“东北工程”今后将如何推进,其现实价值究竟有多大,利弊之间如何衡量,是否还必须采取目前这种大张旗鼓的姿态,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但从目前有关事态看,“东北工程”的参与者有自己的坚持,他们强调这些学术研究是主权国家的内部事务,外国无权干涉。可是,当这个内部事务不利于国家全局利益的时候,那该如何取舍?
    
    当然必须要指出,韩国声称中国对朝鲜怀有领土野心,是毫无根据的指控;韩国政府和媒体以仇恨的语言来咒骂中国,是非常不冷静和不理智的。
    
    但是,中方也应该看到,韩国人的某些感受是可以理解的。韩国对中国国力的崛起本来就有不少担心和疑虑,加上其民族自尊心异常强烈,所以在涉及两国有争议的历史问题上,中国官方学者的历史研究,应该尽量避免引起学术之外的对抗和冲突。
    
    “东北工程”开宗名义是要“进一步维护东北边疆地区的稳定”,所以在学术研究之外,显然还有维护国家利益的政治目的。但可惜,目前的现状似乎是顾此失彼,只顾抓住历史,忘了顾及现实。
    
    中国近年来投入很多资源和精力,努力解决与邻国的历史和领土纠纷,以便创造和谐的国际气氛。
    

新闻背景:中国社科院“东北工程”简介

    
    东北地区是我国重要的边疆地区,资源丰富、人口稠密、文化发达,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近代以来成为列强侵略扩张、争夺霸权的重要地区,而东北边疆问题就成为许多有识之士关注研究的对象,对帝国主义御用文人们炮制的企图分裂中国东北的种种谬论进行了批驳和回击。自19世纪中期清人研究东北疆域著述《朔方备乘》问世至今,东北疆域与地方史研究已有近150年的历史。新中国建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这门学科研究有了突破性进展。仅20世纪80年代以来出版的相关研究专著约有200多种、专题学术论文达数千篇。学者们的研究内容几乎涵盖了有关东北疆域与地方历史的所有领域。在地方史、边疆民族史、边界沿革史、朝鲜移民中国史、东北与周边国家地区关系史等方面有较多的建树,形成了研究的重点和热点,建立了相应的研究机构,形成了一支专业研究队伍。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所面对的国际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边疆地区的影响尤为重大,具体到东北边疆,俄罗斯、朝鲜、韩国、蒙古,还包括日本、美国,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双边关系、多边关系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还处在不断变化的过程当中。
    
    特别是近十几年以来,随着东北亚政治、经济地位的日益上升,东北亚成为世界瞩目的热点地区,我国东北边疆地区地处东北亚中心位置,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在这一形势下,一些国家的研究机构和学者别有用心地在历史关系等方面的“研究”中歪曲史实,少数政客出于政治目的公开宣扬种种谬论、制造混乱,使得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的研究面临诸多挑战,也给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的学术研究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课题。
    
    维护东北边疆地区的稳定、促进东北边疆地区的发展,是社会科学研究的神圣使命。加强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的学术研究,促进东北边疆研究的学科建设和发展,是社会科学义不容辞的责任。
    
    为了进一步促进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研究的学科建设和发展、为了进一步维护东北边疆地区的稳定,经中央批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东北三省联合组织了大型学术项目“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系列研究工程”,并于2002年2月正式启动。 “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系列研究工程” 为期5年,是一项跨学科、跨地域、跨部门的大工程。该项研究旨在将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研究纳入学术化轨道,将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有机结合,深化研究。同时,做好应对国际上挑战的准备,争取完成一批有较高水平的研究成果。
    
    为了加强“东北工程”的组织领导,首先成立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北三省党委宣传部等为主的领导协调机构,由李铁映、项怀诚同志为顾问,由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王洛林同志为领导小组组长;其次建立了18人组成的专家委员会,负责学术把关,由著名学者、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大正同志任专家委员会主任;三是组织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北三省社科研究部门、大学研究机构以及有关职能部门的同志共同参加的研究队伍,分工合作,共同攻关。“东北工程”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要把以往的研究成果加以总结,集中优势力量攻克历史上的疑点问题、现实中的热点问题和理论上的难点问题,使整体研究水平有一个较大的提高,在此基础上,形成系列化、权威性的研究成果。该项工程的课题分为研究类(包括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翻译类和档案资料类三大系列。其中主要研究内容包括:古代中国疆域理论研究;东北地方史研究;东北民族史研究;古朝鲜、高句丽、渤海史研究;中朝关系史研究;中国东北边疆与俄国远东地区政治、经济关系史研究;东北边疆社会稳定战略研究;朝鲜半岛形势变化及其对我东北边疆稳定的影响研究。
    
    预期本项工程结束后,各类基础研究成果等将为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开展奠定坚实的基础;而以维护边疆稳定和促进边疆社会经济发展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应用研究,将采用科学研究的理论与方法,溯本求源、动态跟踪、趋势预测,为各级领导部门的决策提供有价值的学术咨询。
    
    为了完成好上述课题研究,“东北工程”专家委员会强调,在该项学术研究工作中必须强化5个意识,即:第一是政治意识。这项工程的直接目标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也就是要从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边疆稳定的大目标出发。第二是全局意识。这项工程是以东北边疆为研究主体,东北边疆是中国边疆的组成部分,同时更是统一多民族国家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同时东北边疆地处东北亚地区,研究东北边疆战略格局离不开对现在东北亚整体战略格局的研究,而东北亚战略格局研究又离不开对整个世界格局及对21世纪世界整体格局的把握。所谓全局意识就是指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全局意识和置于世界的全局意识。第三是责任意识。社会科学工作者应遵循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宗旨。要严格杜绝实用主义,杜绝非科学研究。第四是精品意识。该项工程的研究成果要为我国政府决策提供咨询服务,同时要为后人研究边疆历史提供基础。所以,研究成果要经得起时间考验、也要经得起学术争论的考验。第五是诚信意识。承担该项工程学术研究项目的研究者要坚持“自律”、“诚信”的原则,必须按课题责任书的要求,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任务。
    
    “东北工程”专家委员会强调,做好东北工程,要处理好“五个关系”,即:1、处理好政治与学术关系。我们反对把历史问题学术化,学术问题政治化。2、处理好研究与决策关系。研究是决策的基础,但是研究不等于决策。应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拿出符合历史事实的正确结论。应遵循“研究无禁区,宣传有纪律”的原则,若处理好研究与决策的关系。3、处理好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关系。要关注历史上的难点问题,现实中的热点问题,把历史难点与现实热点问题作为研究的首选课题,把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有机结合起来。4、处理好个人钻研与集体协作的关系。在一定时间内开展攻关项目,不仅需要多学科专家参与,而且必须是个人钻研与集体协作有机结合。希望研究者为了共同目标互相理解,互相谅解,精诚合作。5、处理好普及与提高的关系。提高就是出精品,出具有高学术水准的精品。抓好出精品的同时,也必须注意普及的问题。普及有两层含义,一是必须面对大众,让学术走向大众,让大众理解、了解学术;二是把研究成果精练为调研报告,包括历史问题的调研报告,提交有关部门参阅。将普及与提高结合好,是推动东北工程顺利发展一个重要方面。
    
    “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系列研究工程”于2002年2月正式开展工作以来,得到中国社科院、黑龙江省委、吉林省委、辽宁省委的大力支持,在李铁映同志、项怀诚同志的关心下、在以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王洛林同志为组长的领导小组的指导下,专家委员会委员及工程办公室的同志,兢兢业业,扎实工作,保证了此项学术研究工程的顺利进行。
    
    在“东北工程”开展前后,引起国内学术界的普遍关注和积极参与,特别是东北三省的有关科研单位、大专院校和专家学者,以饱满的热情投身到东北工程所拟定的学术研究系列中,从而为“东北工程”的实施奠定了坚实基础。 (摘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
    
     (博讯记者:胡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句丽史问题争论再起 韩国指责中国(图)
  • 中国政府拆除“高句丽人并非朝鲜人”介绍板(图)
  • 中韩高句丽之争两国舆论反应大异
  • 中韩两国就高句丽史达成五项谅解协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