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主流经济学家呼吁建立全民社会保障体制,建议全民低保作为其中的第一支柱/朱红
(博讯2006年10月11日)
    
    在不久前召开的“中国社会保障论坛首届年会”上,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提出“在中国,实现全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条件已经成熟”。
     “实现全民低保,是国家财力完全可以做到的,对老职工的社会保障补偿问题,国家财力也是可以支持的。”吴敬琏认为中国实现全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条件已经成熟。“我们的社会保障系统一定要尽快建立起来,而,应该作为‘十一五’期间的约束性指标。”吴敬琏认为,中国已有条件实行“全民最低生活保障”,起码在财政上已可以支撑这个庞大的福利体系。吴敬琏这一最新观点实际上相当前卫,在学术界,关于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的讨论已延续多年,而对于全民低保的实施时机,学界至今仍然存在重大分歧。 (博讯 boxun.com)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认为,有人说高福利将带来低增长并损害一国竞争力,这是不科学的。北欧国家不仅是高福利,也是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国家。在我们国家已站到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的背景下,多考察一下影响社会保障制度的社会因素、政治因素等非经济因素,是非常重要的,千万不能以所谓的经济落后来对社会保障严重不足视而不见。
     中国人民大学李迎生教授认为,社会保障没有成为政府最大的、经常性的财政支出。我国公共财政支出中社会保障支出不足15%,排在世界后头。医疗保障支出在世界卫生组织190多个成员中倒数第四。事实上,最近5年我国基本建设投资年均增长40%左右,如果把经济建设投资减少10%并投入到全民社会保障上,社会保障能力提高所产生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将十分显著。
     全民社保绝非奢望。其实正如吴敬琏所说,全国每年公费吃喝、公费用车和公费旅游、公费出国都以两三千亿元计,即使不能全免,节约一半,就够全民社保了。
    
背景资料:朱红、萧远等人2003年的呼吁

关于建立无差别的全民社会保障体制的呼吁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基本精神是所有公民享有平等的权利。社会保障是现代社会中最重要的公民权利之一。社会保障的平等是平等公民权利的最重要的、最实质性的内容。但我国目前的社会保障存在着公开的、巨大的、不道德的和毫无合理性的不平等。在中国现行的社会保障系统中,党政系统的人员(公务员系列)用全国人民创造的财富为自己建立了“从摇篮到坟墓”的完整社会保障。国有企业的职工尽管其保障水平有了很大的下降,但仍然比众多的农民、私营外资企业人员、个体工商业者、自由职业者、无业人员等,有着更为完备的社会保障。占全国人口大多数的农村居民,包括从农村到城市打工经商的人员,处于基本没有制度性社会保障的状态。
    
     有同等权利的公民,为什么在基本权利的实现上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别?这难道是合理的吗?那些制定和维护这种不合理的体制并享受这种对制定体制的人最为有利的保障的人们,就没有一点良心上的不安吗?无论在这个体制内还是在体制外,我们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任何人对这种体制的道德合理性做过检讨。我们所能够见到的所有关于社会保障体制方面的文字和言论,都是在原有社会保障体制上的修修补补。就是关于农民和农村建立社会保障的各种方案中,也从来没有任何人敢于提出农民应与公务员享有同等的享有国家保障的权利。
    > 现有体制的方案都是由这个体制的受益者提出、确定和实行的。他们在制定方案之前,就设定了有利于维护自身既得利益的前提:一部分公民的权利要大大高于另一部分公民。不合理的社会保障体制的维护者们,找出了种种理由来为它辩解:国家没有财力,无法为所有的人提供平等的社会保障;不同的公民对社会的贡献不同,所得到的保障也应该有所区别;给所有的人提供平等的社会保障,会使人不思进取,影响经济运行的效率和国家的发展;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办,等经济发展到更高水平时才能够考虑这件事。
    
    所谓没有财力的说法好像是有道理的,但其实是经不起认真的思考的。现行体制的不合理,首先是分配的不合理,而不是保障水平的高低。每年在一亿人的五花八门的保障上花费上千亿,而在十亿农民身上只花一百亿。据未经证实的消息,现在流失海外无法追回的资金有4000亿。而给一亿农村老年人每年发1000元的养老金,需要的资金一千亿足矣。每年每人1000元的养老金,在多数农村大致可以温饱无虞,农民的社会保障水平和生存状态就可大为提高和改善。
    
     社会保障对于经济运行的作用,并不全是消极的。市场经济是以人的消费行为为基础的。我国长期储蓄率过高,消费能力大量滞后,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大部分人缺乏基本的社会保障,对生活的未来全法最基本的安全感。为了防备未来可能发生的种种无法预测的需要,不得不把尽可能把收入中的一部分储存起来。这不仅挤压了现实的消费能力和愿望,而且使许多人的生活始终处于对于不可知的风险的忧虑之中,大大影响他们参与各种社会、体育、娱乐活动的兴趣。消费是市场的原动力。健全的社会保障是消费能力充分释放的心理基础。人民对未来忧心忡忡,就不会有需求旺盛的、健康的市场。没有健康的市场,就不会有持续的经济发展。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不是市场经济发展的绊脚石,而是市场经济必要的物质、社会和心理基础。那种把社会保障看成是经济效率的减速器的理论,已经被实践证明是片面的和错误的。世界上大多数经济最发达的国家,都是社会福利最完善、最合理和最公平的国家。相反,那些国民收入差别巨大、国民分配不公平的国家,即便暂时可能取得经济上的发展,但终将会陷入各种各样的危机,出现经济上的停滞甚至是倒退。一个国家的经济运行的持续发展和抗风险能力,与一个国家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程度、公正程度成正比。即便是在那些同等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之间,一个有较高社会保障水平的国家的人民,远比社会保障水平低下的国家的人民更为健康和幸福和更具有创造力。由于受到历史条件、资源等方面的限制,我们可能难以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但我们可以通过合理的制度设计,使我们的人民成为最幸福、最具有创造活力的人民。
    
    通过对没有社会保障的人群提供保障,或者提高保障水平不足以维持基本生活的人群的保障水平,对于市场的拉动作用远胜于通过向一些建设项目投资产生的拉动作用。由于对低收入人群的保障的资金,很快便会用于消费。而提高已有完善保障的、较高收入水平的人群(如公务员)的收入,则大多会转为储蓄,或较为滞后的消费。用于投资大型建设项目,则只能拉动一个局部、少数行业的消费,对于整个经济运行却无整体的、持续的效果。用于社会保障的资金,不但可全面地提高社会需求,增强人民对于社会、经济和自身前景的信心,而且可以大大增强社会的凝聚力、政府的公信力和人民对政府的向心力。
    
     经过二十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的国力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进一步的发展也要求我们建立起一个更为公平、合理、高效的社会保障制度。这个新的社会保障制度及是实现社会公平理想的必须,也是建立更完整的、更具有生机与活了的市场经济秩序的需要。一个代表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政府,决不能允许国民财富的第二次分配中继续着与第一次分配同样的不平等。这个新的制度必须有效地弥补社会第一次分配中所存在的巨大差别,弥合不同阶层之间的心理鸿沟,还必须是一种受到严格监督的、独立于原有政府体制之外的独立运行的全新的全民无差别社会保障制度。现存社会保障制度的这种等级制的、二元化的社会保障制度,应该在适当的时候与以终结。
    
     鉴于上述理由,我们呼吁,一切有识之士现在就开始为建立新的、全民无差别社会保障制度而努力。
    
     起草人:朱红 签名:朱红 萧远 海涛
    
    当时的反应:
    
    朱红:
    现将反馈信息照抄给你,同时我把他贴在“华夏知青论坛”上了,还加了一段按语,但没有反应。 萧远
    ***
    建立起一个公平、合理、高效的社会保障制度的必要性的理由有太多了,我知道这各保障制度的建立是需要很长的一个过程,
    但决不是因为过程长而不为之努力的。
    宋庆华
    ***
    您可发对人了!——俺现在一直就在做‘社保部’项目。In normal,干啥的不相信啥……不过,好像逐渐有点改善——全国都在上‘社保信息系统’,社保部也发了些文件,以后会很规范的——只是以后啊!
    
     关于您和闵琦的遭遇,我不大知道该如何处理(所以那天说起来我也没吭声)。北京的‘市人才’可以自己补缴社保中的‘自己部分’和‘公司部分’的全部份额(我今年初问过)。估计其它地区的操作类似吧——实在不行,自己先给公司‘扛’了(交了公司该付的)!TMD!就这世道了——自己以后挣钱也得黑心点!——发挥知识分子的主观能动性,叫这个悲惨世界更悲惨点!靠!……
    
    社会保障看过,赞成。
    海涛
    
    拥护。签名。道理有了,具体措施?
    ***
    xiaoyuan726,您好!
    萧远:
    现在的联署活动,以个案推进为宜。对于宏观改革的呼吁,响应者不会太多,影响也不会太大。 子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社会保障软肋 引爆官商勾结黑幕
  • 上海社保案凸显中国社会保障软肋
  • 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称农民工将有养老保险
  • 中国应以办奥运的投入来办社会保障
  • “土地集体所有”真的是农民的“社会保障”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