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飞跃:《民生观察》发布的消息引起大陆媒体关注(图)
(博讯2006年10月23日)
    
    
刘飞跃:《民生观察》发布的消息引起大陆媒体关注

    
    2006年10月14日,《民生观察》发布了题为“湖北省一地方政府视人命如草芥”的新闻稿,披露了湖北省广水市马坪镇鑫钼化工有限公司超标排污、毒害居民,马坪镇政府百般庇护的情况。消息发布后,不仅引起了《博讯》、《大纪元》、《新世纪新闻网》等海外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大陆媒体的关注。10月19日晚,湖北省发行量非常大的《楚天都市报》的卢记者给我打来电话,详细了解了马坪镇这起污染案。10月20日,卢记者一行三人来到马坪镇实地调查。今天(10月23日)上午,《楚天都市报》的《楚天关注》栏目大篇幅刊载了马坪镇这起污染案(网址:http://www.cnhubei.com/200610/ca1188784.htm),消息见报后,马坪镇居民奔走相告。
    
     《民生观察》刘飞跃供稿
     2006-10-23
    
    附:《楚天都市报》报道全文
    
马坪“污染经济”屡禁不止 刚停造纸厂又进化工厂

    
    (2006-10-23 07:24:22)
    
    记者卢平川 蒋绶
    核心提示
    原广水市马坪造纸厂涉及几百人就业,利润也一度相当可观,但其废水污染府河,致中下游数十万居民饮水困难。经省政府反复督促,造纸厂于2002年关闭。
    不可思议的是,时隔两年,就在造纸厂原址附近,又冒出一家化工企业,排放的粉尘和气体,使周边居民深受其害。
    马坪镇“污染经济”为何屡禁不止?
    害人的化工厂
    10月17日傍晚,广水市马坪镇氵员水小区的数百名居民正准备晚餐,突然空气中出现了难闻的气味,不少老人、小孩被呛得咳嗽不止。
    大伙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知道附近的广水市鑫钼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化工厂”\又开工了,10多米高的烟囱正在排放废气。
    众多居民放下碗筷,聚集到化工厂门口,要求搬迁,并再次向随州市、广水市有关部门投诉。
    10月20日中午,当记者到达广水市马坪镇时,数十位居民围了上来,大家群情激愤,历数化工厂的危害。
    在氵员水小区开杂货铺的中年汉子童世发说,去年此时,工厂烟囱黑烟冲天,晚上即使紧闭门窗,早上起来鼻孔、脸上全是烟尘,现在释放的灰尘有所减少,但排放的气体很臭,让人窒息,经常出现喉咙发干,眼睛发肿,胸闷恶心等症状。家中的小孩闻到后扁桃体发炎,全身过敏。
    48岁的居民罗小文看上去病怏怏的,她称化工厂一生产她就犯病。今年5月,她到随州市的医院检查,结果是白血球与红血球下降,医生叫她住在空气较清新的地方,但化工厂一生产小区内就烟气弥漫,无法逃避。上个月,她到武汉同济医院查骨髓,检查结果是白血球与红血球还在下降。
    周善成是一位退休干部,今年72岁,搬到氵员水小区不久,就上吐下泻,呼吸困难。8月底的一天,他被烟囱排放的气体熏得昏倒在地,被送到医院抢救。
    居民们告诉记者,他们去年就开始向随州市政府、人大,广水市政府及环保部门反映。随州市环保局曾3次下达通知,明确要求厂方关闭,厂里负责人总说要搬,但从去年说到今年,一直没有搬迁迹象。见群众意见太大,该厂最近一个月改成晚上投料,烟囱排出的气味更浓了。
    “镇政府支持我们”
    化工厂以南约20来米是有200多户氵员水居民的小区;往南约50米是马坪镇中学。
    记者走进厂区看到,生产车间是一个小作坊,设备是三个红砖砌成的焙烧炉。炉子没有熄火,似乎准备随时开启。
    一位姓杨的主管介绍,化工厂是2004年12月底落户马坪镇的,去年开始生产,产品只有一个——三氧化钼,它本身无毒,但由于生产原料中含有煤油、柴油,有时工人把装材料的编织袋一起投入火炉燃烧,烟囱里就会有刺激的气味。
    对居民的投诉,杨主管似乎有一肚子委屈。他说,去年,居民们提出粉尘太多,企业将3个烟囱合成一个,并增添了除尘设备;今年居民提出气味太大,企业又进行了改造。“我们一直在改进。但化工厂生产肯定有味道,对居民生活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我们每天在车间里工作,觉得问题不大。马坪人太刁了。”
    他分析,企业现有18名员工,没有一个本镇人,“居民们可能对此有意见,心里不平衡”。
    杨主管坦率地说,企业没有停产的打算。“我们对镇里经济有贡献,镇领导一直很支持。10月17日晚上的事情发生后,镇长迅速赶来,希望我们在这里干。我们准备继续干下去。”
    对“在车间工作觉得问题不大”这种说法,有人提出反驳。一个姓魏的居民去年8月至12月曾在厂工作,他告诉记者,在焙烧车间工作时,头发掉得特别厉害。
    镇长坚持“不关为好”
    去年以来,居民们曾多次要求镇政府执行环保部门的决定,但马坪镇政府一直不予解决。
    一位姓周的退休教师说,今年8月,他找到镇长秦峻,请求采取措施,镇长说:“马坪镇去年230多万元的财政收入,化工厂就交了80多万。你们想要化工厂走,那是不可能的。”他还说:“好企业是不会到马坪来的,引进一个企业不容易啊。”
    记者找到秦镇长核实此说时,他承认化工厂去年交了80多万元,今年已交30多万元,但他又强调说:“人民群众的生命肯定应该是第一位的,镇政府不可能因为税收原因而去支持污染。”
    对于群众反映强烈的污染问题,他承认“这是客观存在的,”但又说“问题是这种污染有没有办法解决。如果这种污染能够治理,污染程度大家能够承受,工厂还是以不关为好。这就好比在自己家做饭,厨房还不是有污染,难道能因此就不做饭吗?”
    对于化工厂的去留,秦镇长称镇里正在规划一个工业园,建成后将把这个化工厂搬迁。工业园建成的时间估计是两年以后。
    本次化工厂重新启动生产,事先未经环保部门许可。对此,秦镇长说,这是企业自己的行为,没有向镇政府报告。
    “污染经济”何时了
    随州市大洪山北麓的涓涓细流汇成了长江的一级支流——府河,它流经广水、安陆、云梦、应城、孝感及武汉,全长385公里,是两岸数十万百姓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然而,建在府河边上的马坪造纸厂和氵员水化工厂曾经严重污染府河。
    约在七八年前,马坪造纸厂每年数百吨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排向府河,造成下游安陆解放山水库完全丧失了饮用水功能,引发多起纠纷。2001年,省人大、省政府及省环保局高度关注,不断施压,令其停产治污,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也先后曝光,但造纸厂屡教不改,竟然在省政府下达关停令后继续生产。
    2002年4月底,省政府痛下“杀手锏”,马坪造纸厂彻底停产,这颗“府河上的毒瘤”被摘除。同年,与之一墙之隔的氵员水化工厂也寿终正寝。
    这两个工厂造成的危害,至今并未消除。
    氵员水小区的居民告诉记者,从井里提起的地下水有一股难闻的异味。居民杨老四展示一壶烧开的水,只见壶底有一层暗红色的垢,水面漂着一层乳白色的膜。“这水是用井水烧的,只能用来洗衣服。我们现在是守着府河没水喝。”
    马坪镇一位姓黄的镇长助理介绍,这两个企业停产后,镇政府将这一带规划为生活区,约600名居民相继入住。
    据记者了解,马坪造纸厂和氵员水化工厂关闭前,秦峻就在马坪镇主政;如今氵员水小区成了人口稠密的生活区,镇政府为何还要将化工企业引进到这里呢?记者与秦峻交流时,他反复说的一句话是:“马坪镇招商引资很不容易,希望给予理解和支持。”
    如今,鑫钼化工厂已成为马坪镇居民挥之不去的阴霾
    附:《民生观察》10月14日新闻稿
    
    2006年10月12日,《民生观察》接到湖北省广水市马坪镇居民代表的投诉电话,反映居民区内一化工厂超标排污严重伤害居民生命健康的情况。13日上午,我们来到马坪镇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实地调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去年下半年,一湖南人在广水市马坪镇陨水小区租用原废弃的化工厂房,办起了一个名为广水市鑫钼化工有限公司的工厂。该厂刚生产时,两个几十米高的烟囱黑烟冲天,黑灰遮面,小区居民晚上即使紧闭门窗,早上起来。鼻孔、脸上全是烟尘。现在,该厂释放的灰尘有所减少,但定时排放的有毒气体实在难闻,让人窒息。据统计,这里百余号居民已有十几人出现胸闷、恶心、心慌、气喘等症状,少数儿童久咳不愈,治疗无效。周善成是马坪镇粮管所的离休干部,今年七十二岁,今年下半年,周善成刚搬到陨水小区不久,就上吐下泻,吃饭吃不得,8月底的一天终于身体不支被毒气熏倒,当时即送医院抢救,花去医药费五百多元。在这家化工厂的周边。居民们种的蔬菜、树叶等也因污染出现黑白色的斑点。马坪镇全体居民生存在一片恐惧之中,有两户居民准备举家迁移,马坪镇中心学校全体师生也身受其害。
    
     对于上述情况,马坪镇陨水小区及镇上其它居民从去年就开始找随州市政府、人大,广水市政府及随州市、广水市环保部门,随州市及广水市环保局虽曾多次下发通知要求对广水市鑫钼化工有限公司进行整改搬迁,但都没有任何结果。马坪镇居民又无数次找到马坪镇政府要求解决广水市鑫钼化工有限公司污染问题,马坪镇政府迟迟不肯采取措施。当马坪镇居民找广水市鑫钼化工有限公司理论时,马坪镇政府又派派出所工作人员威胁居民不要聚众闹事。就在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早上,马坪镇周文德等两位居民来到马坪镇政府找到当时正吃早餐的镇委书记秦俊(音),这位书记知道他们是为化工厂的事而来的后,两次用碗拍打桌面,后周文德等跟随秦俊(音)来到他的办公室,双方发生争吵。秦俊(音)最后公开对周文德二人说:“要化工厂走,很容易,但那是不可能的”、“ 马坪镇财政困难,一年一百六十多万元的财政收入,化工厂就交了八十四万”、“ 马坪镇情况特殊,引进资金引不到,只能引进这样的企业”,至此,马坪镇居民终于明白了广水市鑫钼化工有限公司巍然不动的原因。
    
     现在,这家化工厂为了避人耳目,夜间生产、夜间进料、夜间运输。工厂有三道大门,任何人不准进入。13日知道我们来调查这件事后,该厂立即派人将工厂的牌子取下。《民生观察》认为,广水市鑫钼化工有限公司这起严重污染环境毒害居民案,广水市马坪镇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对马坪镇政府无视居民的生命健康权、视人命如草芥的行为表示愤慨,我们强烈要求马坪镇政府纠正这种“要钱不要命”的错误做法,迅速处理这起污染案,还居民一片蓝天。
     《民生观察》刘飞跃供稿
     2006-10-14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飞跃:湖北省一地方政府视人命如草芥(图)
  • 刘飞跃:百万补偿款被瓜分 失地农民奋起抗争(组图)(图)
  • 刘飞跃:讨要湖泊 武汉东湖渔民奋起抗争(图)
  • 刘飞跃:湖北省枝江市发生暴力强占市场案(图)
  • 刘飞跃:随州民师被关押 政府来买单(图)
  • 刘飞跃:随州一民师再因“过激”行为被抓走(图)
  • 刘飞跃:随州两出租车司机遭拘留上党报(图)
  • 刘飞跃:呼吁随州市政府释放被抓出租车司机(图)
  • 刘飞跃:随州市出租车司机大规模罢工.(图)
  • 刘飞跃:永不放弃的随州民师(图)
  • 刘飞跃: 湖北钟祥市民办教师危急
  • 百姓维权十年空 政策法律有何用 ——一个老工人的维权经历 刘飞跃(湖南
  • 煤矿破坏环境 维权村民举报遭打击/刘飞跃(图)
  • 湖北第一冶金建设公司万余名退休职工聚集维权/刘飞跃
  • 湖北民办教师维权活动最新消息/刘飞跃
  • 民办教师多年上访无结果 湖北随州政府门前再次集会请愿/刘飞跃
  • 一群老工人的上访(湖北) 391名退休工人/刘飞跃
  • 湖北省随州市二百多面的司机政府门前请愿/刘飞跃
  • 刘飞跃等543位普通公民上书国家部委 呼吁抑制药价/南方周末(图)
  • 刘飞跃:两种非暴力
  • 三位民间人物维权的经历/刘飞跃
  • 农村儿童教育调查手记/刘飞跃
  • 大陆民办教师群体绝望的呼喊/刘飞跃
  • 甘地主义践行者刘飞跃/老戚
  • 民间维权人物传/刘飞跃
  • 刘飞跃: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
  • 抗议湖北省随州市当局对我的政治迫害/刘飞跃
  • 刘飞跃:民间维权启示
  • 刘飞跃就佘祥林案给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刘飞跃:就“看病贵”给卫生部和国家发改委的批评信
  • 傅国涌:刘飞跃的榜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