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再辣中央 李泽楷绝地反扑
(博讯2006年12月11日)
    
    再辣中央 李澤楷絕地反撲
     (博讯 boxun.com)

    
    七年前的李澤楷,在商界呼風喚雨,他借殼得信佳注入數碼港,易名盈動,股價在一日間暴升廿三倍,打破股壇紀錄,在千禧年再收購香港電訊,彰顯他擅長做買賣的本色;二千年底時還獲《南華早報》頒發商業成就獎。
    今天,李澤楷卻做了一單世紀「笨」刁,出售電盈的交易,擾攘了近半年後最終告吹。不但股民喪失套現良機,出手相救兒子的李嘉誠亦面目無光,得罪中央的李澤楷就自斷米路,更甚的是他的壞孩子本色盡露。電盈交易才於上週四告吹,他本週再度出招向中央反擊,在角逐選舉委員會議席的政綱上,打出民主旗號,殺中央一個措手不及。
    
    電盈的交易才於上週告吹,李澤楷再次辣中央,在他競逐選舉委員會議席的宣傳單張上,以「齊心爭取真民主」為題;李澤楷由七年前的科技小子突然變身「民主鬥士」,中方人士稱:「李澤楷在電盈交易上老羞成怒,明知中國共產黨最忌民主兩個字,偏偏又以民主作為政綱。」
    而他亦有意與父兄劃清界線。週日早上七時四十分,李嘉誠與長子李澤鉅到達長實旗下的紅磡海逸酒店,與來港出席世界電信展的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共進早餐;今年七‧一回歸前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到港,李嘉誠同樣只與李澤鉅到其下榻的灣仔君悅酒店會面。兩個與國家領導人會面的機會,皆獨欠李澤楷。今次電盈事件,李家要修補與中方的關係殊不容易。
    
    中方深信父子扯貓尾
    
    擾攘了接近半年的交易,原本於十一月三十日,新加坡盈拓的小股東投票,是否贊成由李嘉誠基金、投資銀行家梁伯韜及西班牙電訊的入股方案。豈料,股東會前李澤楷向外界表示:「如果盈拓小股東投反對票,我會好開心。」市場還盛傳李澤楷已聯絡友好,數夠鐵票反對,結果方案獲小股東大比數否決。雖然電盈曾發表通告否認「圍飛」,但是「中方仍然問:點解李澤楷圍到飛,李嘉誠圍唔到飛?」知情人士續說。
    盈拓小股東反對致電盈交易告吹,由梁伯韜提出的收購方案,即讓中方的網通不費一分一毫而獲得電盈控制權亦好夢成空。一名有份參與電盈賣盤交易的人士說:「包括網通在內,中方很不滿意李嘉誠沒有盡力出手,結果令電盈交易未能通過。」目前中方陣營普遍有這種看法,「即使你父子不和,但亦要顧全大局,免中央尷尬。」
    
    親疏有別
    
    事實上論資排輩,李嘉誠在中央心目中從來不是至親。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中方人士說,中央一直顧忌李家獨大,擔心其在本港經濟有太大影響力,難以制衡亦破壞了社會和諧。像○一年八月,當被轟旗下集團壟斷香港各行各業,李嘉誠就曾發表言論,謂會減少在香港的投資,這番言論令中方在政治上對他有保留。
    本港一眾富豪,幾乎全部都有政協常委或人大常委的銜頭,李嘉誠偏偏沒有接受這些任命,令中央更不放心。據知,李嘉誠不願從政,是擔心與大陸政府關係密切,身份太敏感,會影響長和系在海外進行收購。長和系約有七成半收益來自海外,本港及內地只約佔兩成半。例如和黃在巴拿馬運河的港口業務,便曾因李嘉誠與北京的關係,令美國政府有所顧忌。
    霍英東生前至少兩次推薦李嘉誠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一次在○二年,一次在○五年,均沒有成事。至於李澤鉅亦在○三年起才出任政協常委,「共產黨會覺得李家重視生意多過國家。」一全國政協委員說。
    李嘉誠次子李澤楷,更擺明車馬與中央對幹。就在盈拓小股東投票前,即十一月廿九日,有人向英國《金融時報》放風,指港澳辦主任廖暉在六月份,曾干涉電盈出售資產,反對將資產售予「外資」澳洲麥格里和美國新橋,影響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精神。中方為此大為震怒,因為由當日李澤楷鯨吞香港電訊,再到○五年網通入股,到今次李澤楷計劃賣盤,由來都是一宗政治交易,中方認為李澤楷無可能不知情,臨門一腳還要打出政治牌回敬中方。
    
    第一天已是政治交易
    
    而為李澤楷整宗政治交易充當軍師的,就是在中國投資銀行界極具名氣,現任高盛高華證券董事長的方風雷。五十四歲的方風雷,政商兩界都吃得開,其得意之作包括九四年創立中國國際金融,到九七年安排中移動來港上市,之後出任中銀國際行政總裁和工商東亞行政總裁。
    二千年時,任中銀國際行政總裁的方風雷,主動找李澤楷,提到由新加坡電信收購香港電訊並不妥當,並提議由李澤楷收購香港電訊。在中方的「祝福」、方風雷作「跑腿」,以及中銀提供收購融資下,促成了這宗世紀交易,令李澤楷控制香港電訊這戰略資產。
    擅長做買賣的李澤楷,其最終目的是將電盈拆骨或轉手賺取厚利。但合併後的電盈,股價不斷下挫,不少以「香港電訊」股票為棺材本的小股東都損傷慘重,股民怨聲四起。加上○三年沙士爆發,董建華政府對抗疫情失當,其後更硬推二十三條,結果同年七月爆發五十萬人大遊行,抗議董建華政府無能。
    
    益股民 消怨氣
    
    據悉,當時方風雷及有關人士向李澤楷提出,為電盈引入中方股東即網通集團,一來李澤楷可以脫身,二來亦乘中國股份熱潮,引入網通集團令電盈股價「起死回生」,平息小股民怨氣,以及為董建華政府「沖喜」。
    李澤楷當時不僅接納建議,還傾向出讓手上所有的股份,或出售電盈主要資產,但交易被港澳辦主任廖暉叫停。「廖暉當時認為,中國公司不應沾手香港電訊業務,以免招來民主派及香港人不滿。」知情人士透露。「最後佢搵江綿(前國家主席江澤民之子及網通創辦人)出面,結果網通獲批准入股電盈兩成。」
    網通集團於○五年一月公布,以每股五元九角,即較當時電盈股價高出兩成六,入股電盈兩成股權,總代價七十九億元。這政治交易對網通和李澤楷來說,都不是最理想的安排。
    一心想全身而退的李澤楷,待至今年六月,主動向麥格里和新橋洽售電盈資產,由於澳洲麥格里的非執行董事馬世民,以往是和黃大班,與李家關係密切,中方相信李嘉誠不可能不知情。知情人士說,此舉真正的目標是「焗」網通出手。據悉,網通原先有意增持,但亦因為港澳辦廖暉反對而不能進行,最後終於搞出李嘉誠救子的鬧劇。
    「中方搞不清楚誰是誰非,邊個講真話,總之目前對李澤楷完全失去信心,就算對李嘉誠和梁伯韜亦不敢完全信任,認定他們是同一夥的!」一名中方人士這樣分析形勢。
    中方亦重新估量李澤楷底蘊。李澤楷聘用港英前布政司霍德為電盈非執行董事,霍德出身英國軍情報機構「MI6」,在港英政府時代,曾任新聞處長,指揮政治部官員,後來更獲保送至北愛爾蘭英軍政治及新聞策略部。李澤楷聘請這位專搞情報的港英高官作謀臣,中方認為「極度有問題」。
    
    伺機再賣電盈
    
    交易告吹後,李澤楷及盈拓繼續持有電盈約兩成六股份,李澤楷並留任主席一職。當日李澤楷並沒有返到香港魚涌的辦公室,由跟隨李澤楷八年、電盈財務總監艾維朗面對傳媒。艾維朗當日心情「勁靚」,有記者笑問,今日是否他的「happyday(開心的日子)」,他還笑笑口答一句:「Yes(是)。」他表示,電盈未來會做得更好,更謂沒有聽過網通正密謀趕李澤楷出局的傳聞,李澤楷將繼續領導公司。
    不過,激怒了中方無疑是斷送電盈的前途,一眾電盈小股東亦翻身無望。上週五電盈復牌後,其股價急跌接近百分之五,至本週二收報四點八一元,新加坡盈拓亦下跌至零點三七坡元左右,跌幅約半成。一名投資銀行家這樣說:「大家都知道李澤楷會再出售電盈,他只是再等候時機;而亦可以肯定,電盈未來難以再跟網通合作。」他解釋,網通曾將北京部分機樓的重建項目,與電盈旗下的盈大地產合作,但恐怕未來雙方不會再有其他新的合作,因為網通擔心,「容乜易因為咁推高個股價,令李澤楷有機會搵到新買家,咁咪幫佢脫身!」
    
    網通最終控電盈
    
    事實上,電盈的前景比以前更差,兩大股東鬥法,恐怕會忽略電盈的本業。摩根大通及野村證券認為,網通增持電盈是遲早的事,當中野村認為網通可能會從美國AIG所持的電盈可換股債券入手,最終令其能夠取代李澤楷成為第一大股東。根據電盈年報,AIG持有一筆總值一億五千萬美元的電盈可換股債券,若網通能游說其行使轉換權,並向其出售有關股份,則網通將可持電盈約百分之二十三點四股權,而李澤楷及盈拓合佔的股權則會被攤薄至百分之二十三點一。
    至於電盈旗下以「天價」(市傳逾十億元)奪得英超聯未來三個賽季的獨家播映權的NOW,雖有助電盈成為本港收費電視「一哥」,不過,「用咁多錢奪得播映權是禍是福都未知,除非電盈管理層睇住條數同好好控制支出,否則未必能收回成本。」一名外資證券行的分析員說。市場估計NOW可以吸納三十萬名新客戶,料有助提升其每月每戶平均收入(ARPU)。
    公司的前景被看淡,但李澤楷本人就繼續「精彩」。近日他還主動約個別傳媒老闆會面,以了解在本港辦報的經營策略。今年八月,李澤楷公布以二億八千萬元入股信報。他首先成立一間離岸信託公司,並透過這間公司先入股信報五成股權,其後在一段時間後,信報創辦人林山木夫婦將逐步把餘下的股份,全數賣給李澤楷。
    據知林山木已決定明年三月後不再撰寫「鎮報」的《林行止專欄》,近日亦傳出加入管理信報不久的信報執行董事何國輝有意離職。何國輝接受查詢時,對於傳聞自己即將離職,只重複表示不評論市場傳聞。至於《林行止專欄》何以停寫,則未有回應,亦沒有否認。
    曾任壹傳媒董事的何國輝,在李澤楷入股信報交易上角色重要。早在去年,一直「心儀」信報的李澤楷先派出盈科保險主席袁天凡試盤,與林山木夫婦傾出售信報的價錢和意向,其後改由何國輝接手,全權代表李澤楷商談。交易在今年八月公布後,何國輝亦率先進駐信報八樓辦公室,主力管理廣告、行政及會計部門。雖然加入信報只是短短四個月,但市場傳出何國輝感到營運上掣肘不少,有意請辭。
    
    被迫走出香港
    
    另一方面,社會各界還質疑李澤楷同時持有NOW寬頻電視和信報,可能涉及跨媒體擁有,包括湯家驊及單仲偕等多名立法會議員,已要求政府關注事件,認為即使李澤楷以基金或間接方式持有這兩間公司,亦有跨媒體壟斷之嫌。市場亦傳出,政府也認為事態嚴重,已展開研究,中方陣營亦已緊盯,其中有論調指:「呢個先例不可以開,特首曾蔭權亦不可不聽社會的聲音。」
    市場一般相信,中央繼續打壓下,李澤楷最終惟有「走出去」,放棄中國甚至減少在本港市場的投資,重點在海外市場尋找收購機會。誠然,他參選資訊界推選委員時,打出民主牌,亦有助在國際社會建立正面形象,而他在香港擁有報章及電視等媒體業務,對香港政治及經濟有某程度上的影響力,可藉以提升與中央的議價力量。
    
    電盈政治鬧劇
    
    2000年2月
    盈動擊退新加坡電信奪得香港電訊。交易以現金及股票進行,涉及總額達$2,800多億
    2000年3月
    盈動副主席袁天凡向《遠東經濟評論》承認,收購得到中方的祝福。但其後盈動發表通告,指交易是商業決定
    2000年8月
    盈動和香港電訊合併完成,股價節節下挫,小股東惡夢開始
    2003年7月
    五十萬人倒董上街,其後有中方人士建議為電盈引入中方股東,替電盈及董建華政府沖喜
    2003年7月至04年12月
    港澳辦主任廖暉反對中方收購電盈,有關人士最終向江澤民兒子江綿叩門,最終網通集團獲准入股
    2005年1月
    網通集團以$79億,入股電盈兩成
    2006年6月
    電盈指獲麥格里和新橋出價,收購大部分電訊及媒體資產。第二大股東網通提出反對
    2006年7月
    梁伯韜公布以$91.6億,從李澤楷旗下的盈科亞洲拓展手上,購入22.66%電盈股權
    2006年11月
    梁伯韜公布財團名單,李嘉誠名下兩個基金將購入12%電盈股份,西班牙電訊佔8%,梁伯韜持股則增至約3.35%
    2006年11月21日
    李澤楷指不願其父參與,希望盈拓小股東反對交易。其後傳出已經夠票,在盈拓股東會上否決交易
    2006年11月29日
    英國《金融時報》指出,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廖暉曾介入事件,反對電盈向外資出售資產
    2006年11月30日
    股東會否決梁伯韜財團入股,李澤楷指會繼續領導電盈
    
    父子情仇
    
    李澤楷與已去世的母親李莊月明感情較親密,然而在事業路上,其父親李嘉誠一直出力不少。九○年六月時,廿四歲的李澤楷以和黃資金管理委員會董事總經理身份,宣布和黃將初步投資四億美元(約三十一億港元),發展衛星電視的構思時,市場皆十分驚訝,因為一來李澤楷沒有經營電視業務的經驗,而且這門生意在當時是屬於嶄新的項目,但李超人仍願意一下子投資逾三十億元栽培幼子。其後在九三年,李澤楷將衛視出售予傳媒大亨梅鐸,李氏家族及和黃集團在是次交易中,各自獲利十五億元,超人對兒子的表現十分滿意。之後李澤楷到日本發展,九七年以七億二千萬美元投得東京千代區項目,其後和黃亦有入股。及至九九年借殼得信佳,李嘉誠亦安排不少猛將包括袁天凡和梁伯韜協助收購。
    不過,市場盛傳父子關係因為紅顏知己周凱旋出現而疏離。李嘉誠基金會中,周凱旋是董事之一,更有傳聞謂因為今次以李嘉誠基金入股,間接表示周凱旋亦有參與,才令小小超不滿。但消息人士說,周凱旋從來沒有參與這宗交易,但愛恨分明的小小超相信難以接受父親這名只較他年長五歲的紅顏知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泽楷硬干中央恐牵连其父李嘉诚
  • 网站richardliar.com 在美向李泽楷进行集体诉讼
  • 郭永丰:愿李泽楷能力拼首任民选总统
  • 张大军:为李泽楷喝彩 支持香港全面民主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