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访民段惠民被殴 强遣后被刑拘、劳教致死经过
(博讯2007年1月09日)
     (一知情访民)
    
     一、段惠民被刑拘、劳教、所外执行经过 (博讯 boxun.com)

    段惠民八年前和上海家化公司发生劳资纠纷,其后因“非法解除劳动合同”案和“强迁”案与妹妹段春芳多次上访北京。段惠民和段春芳兄妹2006年11月3日到北京上访,凌晨1时左右,上海市政府驻京办事处的十多名便衣闯入他们兄妹住的农机招待所,将他们兄妹从被窝中抓走。途中,段春芳因心脏不好,请求坐在靠窗的座位,结果遭四、五个人扯住她的头发猛揍。段春芳的哥哥段惠民见状上前阻止,立即遭到十几个截访人员围殴施暴。之后反诬段惠民用“凶器”——随身剪刀将他们打伤,并打110报警。北京公安违法将段惠民双手反铐,扔进警车后车厢带至大栅栏派出所。据段惠民12月31日被放出后说,当时他已重伤,但仍强忍伤痛向北京大栅栏派出所陈述了事情经过,并为妹妹段春芳被打报案,要求验伤。但大栅栏派出所都违法不理,将他直接交给上海截访人员。
    2006年11月4日被押回上海时,重伤的段惠民已发热、血流不止(吐血、流鼻血、手指出血),向外滩派出所提出看病要求,被所长金军断然拒绝。当晚他被黄浦区公安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于黄浦区看守所(今年刚搬到位于浦东张江的新看守所);11月29日撤销刑拘,同日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宣布劳教一年。
    虽家属多方申告,还进京要求立案,但上述所有拘押手续都违法不通知家属;放人、治伤的要求当然也无任何结果。大栅栏派出所还对家属谎称是段惠民自己不要验伤,……等等。而段惠民在黄浦看守所给弟弟段若飞写的信,家人也未收到。
    12月25日段惠民被送至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殷高路劳教中转站,当时段惠民已坐都不能,进去当天测量:高血压(低83、高148),心脏病(心跳153)。
    12月28日中转站见段惠民情况不对,才将他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医院。12月31日黄浦分局决定将重病的段惠民“所外执行”,实质是看他情况危急,将他扔出。
    31日下午,黄浦公安强制要求段妻签字担保,被段妻拒绝,要求说法。黄浦公安将段惠民送至黄浦区泗泾路父母家,因其父母已到上海市领导办公地——康办叫冤,家中无人,黄浦公安即于当晚将吐血不止且高烧40度的段惠民连扭带拖强行扔至住在闵行区的妹妹段春芳家。据段惠民说,因他不肯下车,外滩派出所所长金军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他。公安还说,“你这个病没四、五十万别想看好。”
    二、提篮桥监狱医院治病经过
    段惠民被放出时,整个人完全变样,全身浮肿,浑身是伤,头部、胸部、腹部、后背、臀部、双手擘等都有大面积淤青、肿块,手指因长时出血不止的痕迹清晰,鼻梁骨变形,右手无法抬起,话也说不动,视力极模糊,已基本看不见,也听不清声音。
    据他竭尽全力、断断续续的简单述说得知:进看守所后,他们明知他伤势、病情严重,却不给他看,段惠民多次要求治疗,看守所置之不理,公安还讲:“你坐二个星期也不会死”,只给他吃过消炎药。
    送提篮桥监狱医院后,医生初诊“再生障碍性贫血”,但其后二次穿刺检查结果显示正常,未能确诊是“再生障碍性贫血”。在监狱医院,为增加血小板,给他输了400CC血浆,打过消炎针、吃过胃药,拍鼻梁骨X片显示:鼻梁骨左边狭窄、右边开放。
    2007年1月1日晚22:30时左右,已意识到熬不过去的段惠民对弟弟段若飞说:“提篮桥监狱医生说我这个苦吃得很冤,还说我只有3天时间了。我现很难受,你要照顾好爸、妈,还有小红(即段惠民妻子)和我儿子、小红妈,我已经这样了,你要当心,……。我很吃力,……”。他对弟弟说,内脏翻腾,想喝冷水,并用左手不断拍胸(右手吊针),弟弟见状立刻为他输氧。
    1月2日凌晨1:30时左右,段惠民做好CT检查没多长时间,又大量喷血,送抢救室。
    三、家属至市府领导办公地——康平路(即康办)抗议经过
    看到原本健康、现却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且色如白纸、病情危重的段惠民,家人悲愤交加。31日当晚,七十多岁血栓后无法行走、自理和装心脏支架的父母及段春芳夫妻、弟弟段若飞抬着段惠民到康办呼冤、抗议,要求说法,要求治病。康办称会联系,但直到2007年1月1日上午,都无部门接管,康办所在地警察将全家人送到市政府信访办。1日下午近17时总算同意将段惠民送瑞金医院救治,费用由段惠民原单位家化负责,先救人再讲。
    四、瑞金医院治疗、死亡经过
    按理,无论是出于治病救人的医德、还是最基本的人道,尤其又有市、区政府的“关心”,瑞金医院应该倾力相救,然其后的救治却严重不到位,对家属多次明确病因的请求,搪塞、敷衍或不作答复。由下列事实证明,段惠民完全是被故意拖死的。家化公司董事长曾说要出五百元买段惠民人头,现在,有了市区政府、公安、医院的全方位配合,五百万可省下了。
    1、送瑞金医院时,陪同前往的政府人员、公安未要求瑞金医院立即将病情严重、根本撑不住的段惠民收治入院,只让他在急诊室检查;而瑞金医院在已有各项指标、身体症状都显示病情危急的情况下,假称病床紧张,不收他住院,只让他留急诊室观察。
    2、二日凌晨1:30时左右,段惠民昏迷,不断喷血、流鼻血,大量失血,血小板降至零,医院先以休息日医院无血浆、需外面送来搪塞,后又以需市府批准答复心焦如焚的家人,直到下午14:47时段惠民去世,都未给段惠民输血浆。
    一日晚检查,医生说段惠民胸部积血、大脑积血、胃出血,应该是外力所致;另化验、检查报告显示,血液及其它指标多项不正常。家属多次询问是否再生障碍性贫血时,都未明确答复,或者含糊其词,意是伤所致。还讲段惠民肚子里都是血,来不及出。然死亡诊断上书:急性白血病。
    段家从未有人得过此病,段惠民去京前身体健康,现遭暴力致重伤(浑身淤青、肿块)不给他看、反将其刑拘、劳教后,却突发“急性白血病”死亡,此“结论”显然不实。而无论究竟是何原因致死,公安都脱不了整人致死的干系和罪过。
    五、关于凶器——剪刀和“打人”“致伤”的情况
    段惠民说他随身是带了把生活用的小剪刀,但被打时根本没拿出来用过,那么多人围着他打,就是想用,也根本没机会、时间拿出来。他还说,他那时被围打,无丝毫招架之功,根本没打伤过别人。
    六、段惠民亡后情况
    段惠民死亡后,痛不欲生的家属将尸体推出,欲往康办讨说法,在陕西南路被大批公安截住,尸体被抢回瑞金医院太平间,因家属不肯在医院出具的伪“死亡诊断书”上签字,医院扣押不给。
    至目前为止,无任何政府部门人员上门看望,更勿谈给予任何说法和处理了。
    
    2007年1月3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上海访民段惠民被警察殴打致死(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