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紧急求助:寻找鲁礼安—文革时期“北决杨”冤案受害人 (图)
请看博讯热点:东海主权之争

(博讯2007年4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文革研究专家鲁礼安失踪

    文革研究专家鲁礼安失踪
    
    (武汉) 小草
    
    2007年4月12日早晨6点左右,鲁礼安先生在自己家住宅院内万松园路中奇欧式花园楼下晨练,半小时后,其妻王福君发现鲁礼安失踪。家人遍寻无果,当日,到附近的万松园路派出所报案,到今天已经是鲁礼安失踪的第五天,所有得知此讯的亲人朋友万分焦急。
    鲁礼安是文革时期武汉地区“北决杨”大冤案的首位受害人,从1968年到1979年,被单人监禁十一年。出狱后,鲁礼安曾顶父亲职到湖北阳逻船厂工作,八十年代末进入外商公司,九十年代开始写作《仰天长啸:一个单监十一年的红卫兵狱中吁天录 》(鲁礼安著 王绍光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5年)。
    2005年底,为了照顾年逾八十的老母亲,鲁礼安退休,与妻子王福君从杭州回到武汉。在照顾母亲的同时,鲁礼安开始紧张的写作。他访故人,寻旧址,写下《与曾思玉将军书》以及题为“昨夜星辰”的一系列怀念友人的文章,其中大多数都存在他的电脑中,未最后定稿,一部分见之于网络刊物。
    在给友人的信中,鲁礼安说:
    最近几年里,见证了太多的死亡,感觉生命确实就如同一根脆弱的苇草,随时都可能折断。所以,有什么未了之事,得抓紧去做。正是出于这种想法,去年年底,在“仰天长啸”出版发行后,我不惜失去一份待遇优厚的外企的工作,从杭州辞职回到了武汉,想在这块“根”的所在地,发掘那段须臾不能忘怀的历史。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值得的-我已经收集到与“扬评”有关的几十篇重要文章。说来有点意思,是从一位前“百万雄师”的区一级宣传部长手里得到的。自然,当年(1969年8月)是作为“反面教材”翻印的,题目就叫“把反动刊物《扬子江评论》揪出来示众”。谢谢这些翻印者,为我们保留了一份宝贵的历史文献。过些时,我还能弄到我在“敢死队”期间发表的许多文章。等到全套“扬评”也集齐后,我将着手“复盘”――即将文革中我和我的战友们发表的文章,连同批判、攻击我们的那些来自群众组织和官方的围剿文章,摘其重要者、有代表性者,一字不改,并加上详细的说明,汇编一册。我想我要做的这件事情,对于文革中“新思潮”的研究,会有相当的意义。想一想,数十篇脉络联贯的包藏着“叛逆”气息和独立思想的“旧作”,历四十年而重新“出土”,岂不是一块极俱“考古”价值的“活化石”么?当然,只是对文革研究者而言。大多数的文革过来人,早已因对那些遥远的往事不堪回首而“心如死灰”。
    长期的监禁对他的健康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鲁礼安经常遭受失眠症折磨,这一顽症近年来发展得日益严重。今年一月,根据医嘱,鲁礼安开始服用治疗悒郁症的药物,并对医生表示有悲观轻生情绪。
    鲁礼安4月12日失踪后,亲人发现他未带手表、家门钥匙,并找到给妻子寥寥数语遗言,落款:安安 绝笔。
    鲁礼安妻子王福君女士当即向万松园派出所报案,并连日向派出所查询。但至4月15日上午才发现,一楼接警的警察将报案申请随手放入桌子里,并未做任何处置。4月15日上午,王福君再次到派出所求助,得到派出所胡警官帮助,填写了有关失踪人员的信息表格。王福君目前仅有的线索是鲁礼安带有自己的手机,手机号为:13294110574。王福君恳求警方根据这一线索,寻找鲁礼安。胡警官答复,目前派出所能做的就是将失踪人员信息上网。如欲与电信部门配合,需公安局相关部门批准。王福君昨日、今日一直往返于汉口的大街小巷,希望得到邮电公安大队的协助,能够根据这一手机的线索,查找机主去向。
    鲁礼安的家人和友人连日来多次拨打这一手机号,均无人接听。传来的话音是:已转秘书台。王福君说前两日拨打这一手机似有人接听后挂机。
    鲁礼安今年六十一岁,身穿黑麻色休闲西服外套,内穿三角领米色运动衣,脚穿白色运动鞋,带眼镜,头发花白,身高1•73米,武汉口音,因服药,神情略显木纳。
    鲁礼安的亲人朋友目前焦虑万分,特向社会各界求助,请大家想方设法,帮助寻找鲁礼安下落。如有线索,请联系:王福君:027 65040289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历史是宗教 写作是拯救-读鲁礼安《仰天长啸--一个单监十一年的红卫兵狱中籲天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