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个被删除的文章:山东菏泽违规征地致村民无家可归 政府不理睬 (图)
(博讯2007年5月22日 转载)
    原载:5月21日 《南风窗》 后被很多网站转载,但在一天之内,几乎所有国内网站都删除了此文。
    
    作者:齐崇淮
    
    
一个被删除的文章:山东菏泽违规征地致村民无家可归 政府不理睬

    征地前村民大多种牡丹,日子过得还不错。 资料图
    
    山东省菏泽市城乡结合部的都庄,原是种花专业村庄,可2001从年以来,村里的耕地已经全部被征来进行商业开发,开发商出的地价是每亩7至8万,政府发到村民手中的却只有3.5万。村民上访被强行拘押,温总理来访问村民被堵出不了门,村民告状法院不立案。
    
    南风窗5月21日报道2007年4月25日上午,记者站在菏泽市宽阔的人民路上,望着川流不息的车流,丝毫感觉不到几年前这里曾经是一个村庄和一片田野。但立在人民路西侧人行道上的一块“都庄”的石碑告诉记者,这里确实就是都庄村。
    
    山东省菏泽市素有“牡丹之乡”美誉,都庄村是荷泽市的一个小村庄,坐落在菏泽市开发区丹阳办事处的西北角,是城乡结合部,全村共有347户人家,1500余人。2001年5月之前,这里还是一片花的海洋,因为该村大部分的田里种着牡丹花。但随着“都庄新村”的规划,这个村里的土地一点一点被占用了,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高楼。64岁的村民王干雨说:“现在,村里已经没有一点土地了。”
    村民都文斗告诉记者:“现在,城市漂亮了,马路宽阔了,但我们失去土地的农民却没了房子,没了饭吃,现在,我全家6口3代人在外租房已经4年多了。”
    “现在,我们村无家可归的有80多户,500多人。”村民王干雨说,“失去了土地,无家可归,又没有工作,我们活得太苦了!”

跌入困顿
    村民王干雨告诉记者:“都庄新村”是2001年规划的,2003年开发区相关部门以鲁政土字第431号和菏政复(2002)122号、123号征地手续,“骗取”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和 城市规划许可证,年底全村全部拆除完毕。王干雨还告诉记者,当时由于村民们觉得拆迁不合法,纷纷拒绝在协议上签字并上访,结果,菏泽市开发区相关部门强行将上访的群众拘押。
    2007年4月25日上午9时许,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与原都庄村一路之隔的耿庄村,现在,有50多户都庄村民仍在这里租房住。在老会计都文哲的租住房里,记者见到了十几个村民。
    王焕文老汉今年78岁了,高高的个头,看上去依然十分健康。但老人告诉记者,他的日子最不好过。老人说,现在全家7口人,拆迁时共得拆迁款6.8万元,但33岁的儿子王继山却恰在这时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不得不去医院治疗。儿子住院期间,共花去了1.3万多元。由于在医院治疗费用太高,家里实在承受不起,儿子提前出院回家。现在儿子为了维持生命,每天要打两回针,为了节约费用,他都是自己打,但每月的费用都在300多元。
    66岁的李秋云老太太还没说话就先哭了。村民们说,老太太过得实在是太苦了。老太太共有4个儿子,过得都不富裕,自从房子被拆了以后,家家都在外面租房子住。老大有3个孩子,但自己得白血病已经13年了,日子过得可想而知。老四因媳妇2005年携拆迁费离家出走而精神失常,2006年5月5日入住菏泽市第三人民医院(荷泽市精神卫生中心),几个月后,病愈的老四因无家可归和欠医院1万多元的医疗费、生活费而被山东省较有影响的报纸《齐鲁晚报》以《菏泽一医院遇到头疼事:“康复病人”送不回家》为题曝光。老太太一度流落街头。
    在村民们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刘章建家(租住房),这里离都庄村有六七里路,很偏僻。只有刘章建的媳妇和二儿子在家。这是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瓦房,屋里有两张床,床上是乱七八糟的衣服,剩下的空间不足3平方米,这就是刘章建一家3口的生活空间。
    刘章建的二儿子坐在屋里的床上,记者和几个村民喊他让他出来说话,但孩子就是不出来。后来还是他妈妈把他劝出来,但孩子只是站在门口,孩子有十五六岁,瘦瘦的,左胳膊一直弯曲着,孩子的妈妈介绍,孩子是2005年骑车时被一辆货车给撞的,撞伤孩子后,肇事车逃跑。
    孩子住院期间,共花费5万多元。拆迁费共4万多元全部花光。后来实在住不起了,只好出院,但至今未愈,伤口处时时流脓。记者看到:孩子的左胳膊已经开始萎缩。
    村民们说,全家的收入就*刘章建打零工,现在,这家算完了。记者采访期间,始终没进得屋里,因为屋里只有两三个人的空间。

祸起拆迁
    都庄村的村民说,拆迁前各家各户都很好,人均一亩多地,地里大多数都是种植的牡丹花。村民王干雨说,拆迁前自家种了5亩多牡丹,每年的收入都在4万元以上。日子过得挺舒服。
    77岁的老太太陈士爱说:“要是国家征地,不管是修公路还是建企业,我们都支持,可现在这种商业开发让俺咋接受呢?”
    王干雨介绍,当初,因为觉得补偿不合理,他们不在协议上签字。后来在上访过程中,逐渐了解到更多的拆迁“内幕”。
    菏政复(2002)号文批准的土地是98.6亩,在新丰路以北,是村里的耕地,不是旧村改造。菏政复(2002)号批准的土地是108亩地却不是都庄的土地,是邻村耿庄的。“你们可能听不懂,用一句你们能听懂的话说就是:122、123两次批复的206.6亩土地都不是都庄村的旧村改造项目,是当地有关部门为了开发这个地方瞒天过海,张冠李戴硬套的。至今,这里还是‘野楼盘’。但我们的家园没有了。”
    此外, 开发商购买的土地都是7~8万,但到了老百姓手里时却变成了3.5万,政府从中牟取暴利。
    知道这些“内幕”后,都庄村里的村民们愤怒了,2003年5月9日,该村189户村民向山东省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要求菏泽市政府依法向他们进行拆迁补偿。2003年8月6日,山东省人民政府责令菏泽市政府依法对189户村民给予补偿。
    但当地政府一直对此事不予理睬。
    2004年初,山东省副省长赵克志对此事予以关注并批示,随即,山东省政府下达了586号批办件,要求认真、妥善地解决这件事情。2004年3月19日,菏泽市政府就调查情况向省政府进行了专题报告,但都庄村的村民认为这份8页的调查报告:“与事实不符,没有向省政府报告实际占地206.6亩的真实情况。”
    于是都庄村的189户村民联名向菏泽市法院提起诉讼,但菏泽法院一直不予立案。

看人过年
    无奈,这些无家可归的村民们从此走上了上访之路,他们先后集体去北京30多次,济南50多次,为了节省费用,他们都是自带干粮、开水。2006年10月,山东电视台对他们进行了采访报道。当电视里出现他们自带的干裂的馒头时,许多电视观众不禁潸然泪下。
    为了阻止都庄村民上访,当地政府曾几次把他们送进“上访教育中心”,每次都是四五天,直至保证以后不再上访为止。2005年春节过后,时任山东省委书记的张高丽到菏泽考察工作,为了让省委书记看到菏泽“和谐”的氛围,防止都庄村的村民“闹事”,当地有关部门又把王干雨、赵玉梅等4人送进“上访教育中心”。
    按照当地有关部门的理解,王干雨是都庄村上访群众的“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干雨说:“几年来我已经4次进去了,有一次进到上访教育中心就昏了过去,工作人员把我送进小诊所后,小诊所看不了,最后才把我送进菏泽市第三人民医院。”
    2006年1月,正是春节期间,温家宝总理到山东省慰问。据中新社报道:温总理走进了菏泽市的郭庄村、牛楼村,并在牛楼村村民牛辉亭家吃饺子。温总理说:“跟大家一起过年,我高兴,也安心。”
    王干雨说:“总理来我们这里与我们过年,本来是与民同乐的,但总理来的那两天,我们虽然没有被送进上访教育中心,气氛却非常紧张,几个带头上访的村民家门前24小时停着两辆面包车,五六个人,全都是丹阳办事处的人,他们不准我们出门,连采办年货都不准。”
    1月26日下午,王干雨的大儿媳妇想出去买两挂鞭炮,刚一推出自行车,就被几个人拦住,说什么也不让出门,无奈,王干雨的大儿媳妇只好回屋,整个春节他家都没放上鞭炮。
    除夕那天是陈士爱老太太的生日,一大早,儿媳赵玉梅想去街上买点东西给婆婆过生日,但她一出门就被人拦住了,之后发生争执,等家人听到吵声跑出来时,赵玉梅已经被抓走了。晚上就是除夕了,赵玉梅被抓后,村民们都很着急,纷纷想办法打听其下落,并用电话逐级向市、省有关部门反映,最后,是山东省某位主要领导打了“招呼”,赵玉梅才被放了出来过年。
    都文斗、田瑞金家都有人24小时盯着,直至温家宝总理离开菏泽市。

夜里种麦
    都庄村民反映的问题到底属实吗?
    都庄村党支部书记王东洋说:“旧村拆迁后,村里一次盖起了8栋回迁楼,大部分村民住进了新楼,但一部分人无事生非找麻烦,故意不往里搬。至于土地有没有批文我就不知道了,这个问题是上级的事,我一个小书记问不了。”
    “部分村民是不是没钱购买新房呢,比如刘章建家?”记者问。“是有有困难的,但拆迁补偿款都给他们了,我也没办法。村里又不是慈善机构,就是国务院总理又能怎么样呢?他们能闹是吧,我也能闹,我也可以找上一帮人去上访!”
    由于不知记者的身份,菏泽开发区管委会丹阳办事处张洪福主任在办公室里和都庄村的村民拉起了“知心话”:“你们反映的问题我都记下了,向领导汇报后答复你们,你们的情况咱这里多的是。现在,卢庄几千亩地正在用,党庄拆迁也占地148亩,不都是说拆就拆了,这是形势需要!”
    而2006年10月31日《中国商报》一篇题为《山东菏泽非法占耕地数千亩,村民上访被拘捕》的报道则称:“记者通过层层调查发现,以租代征、非法占有耕地,在菏泽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件。”
    另据当地农民反映,《中国商报》的文章发表第二天,政府就组织30多台拖拉机、播种机突击耕种闲置的土地,挑灯夜战,夜里种上了小麦。“这是欺骗上级呀!”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强制拆迁:“执法队”变成“夜袭队”
  • 菏泽违法拆迁续:准备再拆2家(附大量资料)(图)
  • 菏泽违法拆迁续:郭卫国一家被强拆的图文(图)
  • 菏泽野蛮、非法商业拆迁续:马桂容一家被强拆的经过(图)
  • 菏泽涉迁群众:十万火急,救救我们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续):政府零补偿强拆
  • 山东菏泽田间刨出10多具女尸 惊动公安部(图)
  • 官方报道:山东菏泽贾根怀在抗击禽流感一线殉职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菏泽石油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全体人员的申诉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温总理菏泽行:除夕之夜多少交警、环卫工人为你忙?
  • 山东菏泽喝血社会建设的样板/鳖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