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玉环县政府借地生财,倒卖万亩良田/吕耿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6日 转载)
    
    三年前,浙江省玉环县政府上与台州市政府,下与沙门镇政府串通一气,以几万元好处费收买村干部,没有任何合法征用土地的手续,便以每亩18-28万元不等的高价,非法将全镇25000名村民赖以生存的10700亩土地,倒卖给玉环县六刻啤酒厂等开发商,并将数十亿元不义之财装入私囊,而村民至今告状无门。
    
    沙门镇农民30年围垦造成万亩良田
    
    玉环县位于台州市南端,西南与温州市洞头县隔海相望,是台州、温州的海上门户。玉环由楚门半岛和玉环岛及周围岛屿组成,海岸线长298千米,陆域面积378平方千米,人口38.6万。该县是农、渔、盐、林、牧、副综合性生产地区,农业以种植粮、棉为主。截至2005年12月31日,玉环县辖6个镇、3个乡:珠港镇、清港镇、楚门镇、干江镇、沙门镇、芦浦镇;龙溪乡、鸡山乡、海山乡。沙门镇位于楚门半岛西部,全镇25000多人基本上都是农民和盐民。自1955年起,沙门村23个村的村民在物质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自发围海开垦土地,经过沙门镇村民两代人30多年流血流汗,花去600多万个工劳动力,终于筑起了“五门”围海大坝,成功围垦10700亩良田。在“与天斗”、“与地斗”的过程中,日岙村的孔庆苗、孔庆栋,南山村的许存法,樟岙村的林友送,白岭下村的林福根和上山头村的陈纪良等6位农民先后付出生命;樟岙村的王学国、瑶坑村的林五妹、日岙村的林福友等50多农民重伤致残。1986年,玉环县政府考虑到农民围垦造地的事实,依法将开垦的10700亩土地按23个行政村出工劳力数,确认其权属为23个行政村经济合作社集体土地。根据土地的性质,4700亩用来改建盐田,其余种植棉花及海涂养殖。
    沙门镇围海造田工程主要是“五门工程”。五门位于沙门镇东南方向,由灵门、步门、小门、大门、西沙门五个门组成,故称五门,五门工程全线长1955米,自1966年开工至1989年完成,先后花了24年时间,实围面积7810亩。1966年10月,在“让高山低头,叫海水让路”的豪言状语中,全镇2000个青壮农民向国家借了2万元贷款购买钢钎、锤子、炸药、雷管,自带扁担、畚箕、石头硌、竹杠、麻绳,并自带冷饭冷菜到工地,每天记10个工分,补贴0.2元。两年后,工地上办起食堂,农民自带干粮蒸饭。当时,大部分人带的都是粗粮(干蕃薯丝),生活条件好一点的有三公之一大米,吃的菜也基本上都是蔬菜,有的连蔬菜也吃不上,干吃粗饭。村民们靠肩挑手提,拼了8年,1974年灵门塘大坝合拢,1976年第二个门步门大坝也合拢。八十年代,省农业厅批文下拨303万元,五门工程按计划进行。1990年按五门地形图分份:狮子岩直至大沙湾下涂4010亩归省农业厅,上涂3800亩归沙门镇23个行政村民所有。工程竣工后,这片土地被村民用来种植棉花。这片经沙门镇农民双手开垦出来的土地,无论是种棉种粮还是产盐、养殖,经济效益都很好。只要勤劳,就能丰衣足食,安居乐业。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正当沙门镇23个行政村的中青年农民享受父辈们用双手开垦出来的劳动成果的时候,正当那些当年在这片土地上洒下了血和汗的老年农民享用自己的劳动成果安度晚年的时候,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场横祸从天而降:一帮来自“人民政府”的害人虫将他们30年的劳动成果呑噬殆尽。
    图一:沙门镇农围垦海涂出工表
    
    “人民政府”害人民,国法条条变空文
    
    台州市老百姓有句顺口溜,叫做“人民政府害人民,国法条条变空文”。从台州地区的温岭、仙居、临海、玉环几个县(市)发生的农民权利被侵害的事实来看,这些顺口溜并非没有道理。
    2004年4月16日,浙江省政府发布了《关于各类开发区(园区)清理整顿方案的公示》称:“根据国务院清理整顿各类开发区(园区)的部署和要求,现将我省撤销的各类开发区(园区)和拟保留的各类开发区(园区)予以公示。”在公示的名单中,“玉环县五门工业园区”赫然排列在“撤销的各类开发区(园区)名单(共624 个)”中。不知浙江省人民政府这个“清理整顿方案”是搪塞国务院的,还确实是“条条空文”,玉环县“五门工业功能区”在2005年10月21日破土动工,还在上百名警察的保护下搞了个庆典。县委书记高建敏和县长王国忠主持典仪式和讲话,并亲自“前往五门工业功能区现场办公”,声称要搬开建设中的“拦路石”。据2006年4月13日的《今日玉环》称:“五门工业功能区总规划用地面积10000多亩,其中一期规划用地3000多亩,目前已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基金5000多万元。去年以来,共吸引200多家企业报名落户,去年10 月份前已安排18家,去年年底至今,安排企业落户12家,其中外资企业4家,5000万元产值以上企业达到7家。全年计划20家企业动工建设,力争10家企业投产。”《今日玉环》是玉环县的“喉舌”,这篇报道其实是在嘲笑浙江省政府《关于各类开发区(园区)清理整顿方案的公示》,当然它也是在嘲笑“国务院清理整顿各类开发区(园区)的部署和要求”。
    “五门工业功能区”就是“玉环县五门工业园区”,只不过是玉环县政府为了规避法律换了一个名称而已(近年来许地方的工业“园区”变成了“功能区”)。据沙门镇村民在《关于玉环县政府强行圈地上万亩的严重违法事件》的控告书指控,2003年5月,陈伟义任县委书记,玉环县政府没有经过任何法律手续,擅自将沙门镇五门的9300亩土地强行填上石碴,计划兴建工业园区。沙门镇23个行政村的村民几十次要求政府为村民生活着想,解决该土地的权属问题,但反遭驱赶和殴打。同年6 月份,玉环县政府又将沙门、桐丽两个盐场强制报废,卖给开发商(2004年5月20日,玉环县才由沙门镇政府下发了一个据称是“根据《省盐务管理局、省国土资源厅关于玉环县桐丽和沙门盐场转废的批复》(浙盐局规[2003]75号)精神”,对沙门镇盐场213.33公顷盐田进行废盐转产,决定撤销该盐场的《关于撤销玉环县沙门盐场的通知》)。这些盐场被开发商卖去后,至今仍荒废着。
    据村民反映,2003年盐场每亩盐产值2637.5元,这对于盐民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收入,但玉环县和沙门镇政府官员出于私利竟将其变卖给开发商,浙江省盐务局的那帮混账官员不知是干什么的,居然会作出同意盐场转废的批复。更令村民们气愤的是,2003年玉环县政府强制填碴时,一并把两盐场的电机、电管及生产工具等贵生资产设备卖光,共计2000多万元。而两盐场的2000多万元帐面现金如今也不知去向。甚至盐场多年经营价值100多万元的砖窑厂也被有实权的人物以8万元贱卖给其亲戚。这4000多万元资产是盐民的血汗钱,如今是“不翼而飞”。
    据村民估计,玉环县政府将沙门镇10700亩全部卖光,获利约25个亿,然而给农民只有4645元,并且是终身补偿,除此之外什么社会保障也没有。一位村民说:“现在土地全被抢走了,老百姓都不同意,政府硬把钱分给大家,一次性终身补偿给村民每人4645元人民币,不安置工作及缴纳养老保险等,政府就说问题都解决了。如果谁为土地说话,就叫社会上的混混到谁家去威胁”。政府获25亿,仅给村民1.16亿,村民认为其中大部分被那些“镇县权贵官霸”私呑了,甚至市里官员也有份。除此之外,村民们还列举了他们已掌握的其他方面县、镇政府贪官们的贪腐事例:
    1、2003年,沙门镇镇长李坚毅伙同玉环县副县长章勇、王志远等人,将防台风的幸福塘倒卖给某企业,破坏了生态环境,且置全镇村民生命于不顾。1952年,桐林、果丽、白山等地农民投放劳动力19万工,在盐场产区外侧海涂合围灵山门嘴至馒头屿海塘一条,此塘宽120米,长1950米,高7米,面积1220亩,取名幸福塘。幸福塘造好后扩大了盐场,还起到防台抗台作用。但贪得无厌的官员竟瞒着村民,将幸福塘铲毁,将塘基倒卖给开发商;
    2、小吕水库为25000名村民饮水和良田灌溉提供了方便,但政府不顾村民的利益,把该水资源以1600万卖给了水利局,至今这1600万被沙门镇政府以李坚毅为首的镇干部伙同村干部私吞;
    3、温岭市垃圾倒在岙环东坑龙,污水排在玉环河塘,温岭市政府补助沙门镇政府63万元,也被李坚毅辈窃为己有;
    4、2004年14号台风袭击沙门镇,村民严重受灾,所获53万元救灾款,在李坚毅的操纵下,只分给了村民20万,其余33万被他占有;
    5、2004年上面拨下来粮食补助款50元/亩,2005年100元/亩,农民分文未见,两年万余亩所获150多万元,全部被李坚毅伙同相关人员侵吞;
    6、省政府为了鼓励村民种文旦树,对未成活文旦树给予每棵补偿50元,此项专款100多万元,村民也没看到;
    7、沙门镇盐场自90年代以来,每年积累达2000多万元。李坚毅为首的镇干部与盐场干部勾结,2003年在玉环县玉环大酒店分赃,将数亿元公共积累资金,私分到账上只剩下37.5元。从90年代至今,村民没见过一分钱;
    8、沙门镇围区两盐场停产后,变卖资产有2000多万元,同样被沙门镇政府及村干部私通盐业人员全部侵吞。
    村民们强调:“上述事实只是冰山一角,证据确凿,我们为所说的每句话负法律责任,我们有全套材料,可有什么用啊?”
    
    村民抗议遭通缉
    
    玉环县政府和沙门镇政府不顾农民死活将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卖光,引起农民的强烈不满,但政府动用黑白两道对村民进行镇压,并对为首的农民进行通缉。开始时,23个行政村村民一致反抗,但村干部马上就领着黑社会上门修理村民代表,还搬弄是非,给领头维权的村民造谣,说他是叛徒,造成人心不齐。黑社会每天都盯着村民,哪个要发发牢骚,想和大伙商量商量,他们马上上门整你。一位姓岳的村民透露,2005年12月19日晚8点半,当地派出所及村干部17人摸黑到他家,连门都不敲便踹门而入,将他12岁独自在家的女儿吓傻了,几天都不会说话。
    2004年10月18日,村民集体到沙门镇政府上访,被当局诬为“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玉环县公安局对带头上访的沙门镇干家岙村村民陈绿萍进行了通缉,并悬赏人民币2000元,企图以此“杀一儆百”。因抓不到陈绿萍,2004年10月21日,县委书记陈伟义和县政法委书记王国忠调集全县400多名警察到沙门镇四出抓人。镇长李坚毅带着通缉令,到陈家连抓三夜,仍未抓到,只好将其父亲陈福寿抓去。2004年12月30日。23个行政村的村民再次到县政府上访,陈伟义紧急调动数百名警察到县政府门口,对上访者进行疯狂抓捕,将48名60岁以上的村民代表抓走,非法关押10多个小时,并不准他们吃饭、喝水。2005年4月14日,已升任县长的王国忠终于抓走了陈绿萍。在陈伟义、王国忠的授意下,玉环县法院判了陈绿萍三年徒刑,还判了他父亲陈福寿10个月徒刑。如今,陈福寿已“刑满释放”,但他的儿子陈绿萍仍在狱中受煎熬。
    图二:玉环县公安县的通缉令
    
    图三:被非关押的48位老农民的抗议书
    
    附:浙江省玉环县沙门镇25000农民的泣血控诉
    
    自1955年起,沙门镇23个行政村村民,在物质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自发围海开垦土地,得到当时政府的鼓励与支持。历时30多年,沙门镇村民投入劳力600余万工,并以先后牺牲6人、重伤致残50多人的惨重代价,终于筑成“五门”围海大坝,成功垦造10700余亩土地。其中4700亩土地改建盐田,其余土地全部种植棉花等农作物与海涂养殖,经济效益很好,前景十分可观,给村民生活提供了可靠的保证。1986年,玉环县政府依法将村民开垦的10700余亩土地,按23个行政村出工劳力数,确认其权属为23个行政村经济合作社集体土地。
    2003年5月份,陈伟义任县委书记期间,因受金钱利益驱动。镇、县权贵官霸竟不顾沙门镇25000农民死活,强制掠夺、侵呑沙门镇23个行政村集体土地10700余亩转手倒卖,牟取暴利,中饱私囊。在各行政村全体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官霸们倒卖土地约得赃款25个亿,却强制农民每人领4645元一次性不明不白的终身补偿款,共计1.16亿余元。2003年每亩盐产值2637.5元,这4645元卖身款不足亩盐两年产值,村民被逼领取的终身生存价不足土地倒卖赃款的5%,25亿元村民的血汗膏脂却被官霸们笑纳私囊。村民土地被盗卖却得不到任何安置,耕种无田,就业无岗,严重威胁着25000村民的生存。
    幸福塘宽120米,长1950米,高为7米,对我镇防止台风灾害袭击起着重要的安全保护作用。2003年,大小权贵官霸为中饱私囊竟不顾国家利益与村民生死存亡,恶意破坏生态环境,瞒着广大村民,将古塘铲毁倒卖,牟取暴利,这倒底是为人民还是害人民?
    90年代以来,沙门镇盐场每年积累资金数十万元,10多年来村民分文未见,但积累两千多万元资金却于2003年被镇长李坚毅为首的大小权贵官霸在玉环大酒店分赃,帐上只剩下37.5元。沙门镇两盐场停产变卖资产2000多万元应属25000村民所有,也被权贵官霸们侵呑一空。我镇上述贪官腐败案例,只是玉环县政府黑暗的冰山一角。
    沙门镇23个行政村村民合法权益遭受以陈伟义为首的权贵官霸肆意侵害。村民上访控告向各级党委和政府反映无果,反遭受惨无人道的打击报复,单六七十岁老人遭受灭绝人性的打伤、打残、拘留、关押就达60多人。2004年4月16日,“五门工业园区”被省政府撤销后改名为“五门工业功能区”,又改名为“玉环沙门镇五门工业城”,现改名为“玉环县沙门镇五门滨港工业城”,都是换汤不换药,以瞒上欺下的手段强制掠夺沙门镇25000投工投劳围海造成的土地10700亩。
    2004年10月21日至23日,县委书记陈伟义和县政法委书记王国忠调集全县300—500多名警察到沙门镇四出抓人,由镇长李坚毅带着通缉令进入干家岙村陈福寿家连抓三天,抓陈绿萍没有抓走。因此,2005年4月14日由县长王国忠以权代法下令抓去陈绿萍枉法判刑三年,至今仍在牢里服刑。
    2004年12月30日,23个行政村村民自发到县政府反映违法侵呑土地并要求归还,本是法律赋予村民的正当权益,但陈伟义为首的玉环县委县政府不但不依法归还农民土地,反而滥用职权,紧急调动玉环县公安干警数百人在堂堂的县政府门前公然对依法维权的农民进行疯狂的镇压,将48名60岁以上的村民代表抓捕关押10多个小时,并不准吃饭、喝水。村民陈福寿、陈绿萍父子依法维护村民权益竟被陈伟义、王国忠为掩盖权贵违法占地犯罪,授意捏造事实制造冤案,枉法判决陈福寿、陈绿萍父子10个月与3年有期徒刑。
    2005年10月21日,玉环县委、县政府竟然不顾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保护土地的三令五申,在五门土地上召开“热烈祝贺五门工业区隆重开工”大会,并且动用多辆警车及两辆救护车,紧急调动全副武装干警200人左右,个个手持警棍,杀气腾腾地“保卫”会场,事实上是害怕护地农民前来抗议。会上,县委书记高建敏、县长王国忠分别就“五门工业区破土动工开发问题”分别作了动员讲话。这次会议草草收场,仅短短15分钟,名为“五门工业区隆重开工”大会,实为威胁卫地农民、加快毁坏五门土地、加速借地发财的动员大会。
    权贵官霸违法乱纪,官官相护,政府腐败是玉环县社会和谐的最大障碍与绊脚石,人民群众怨声载道,民怨沸腾。我们23个行政村原人均土地0.6亩,能勉强维持生存与温饱。现人均不到0.2亩,还存在继续被非法侵占土地的隐患,严重威胁25000村民的生存。而权贵官霸一方面腐败冥顽沉疴,用法律歪打老百姓,一方面对依法维权的人民进行血腥的镇压。农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有仰天悲叹——苍天啊,你为何对现今法治社会的玉环县沙门镇如此不公???
    此致
    党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及新闻媒体
    
    
    玉环县沙门镇23个行政村25000农民
    农民代表:吴孙方、孙小头、叶小领
    
    二00七年三月十三日
    
    浙江玉环县政府借地生财,倒卖万亩良田/吕耿松
    浙江玉环县政府借地生财,倒卖万亩良田/吕耿松


    浙江玉环县政府借地生财,倒卖万亩良田/吕耿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