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资本到全球试水投资,遇到寒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2日 转载)
    
    来源:香港《经济导报》
     暮宾/(提要)中国迅速增长的对外资产和外汇储备,使海外投资累积了充足能力。目前中国的对外开放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出现了全新的战略转向,海外投资将成为新一轮对外合作的重点。中国成为新兴的对外投资大国已无可置疑。但是,尽管近年来中国海外投资在高速增长,屡屡受挫的消息也频频相伴而来,显然中国的海外投资前路崎岖。在这新一轮的战略转向中,中国企业不仅需要不断汲取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更应提高国际合作观念,修炼海外投资技巧,走出中国的投资之路。 (博讯 boxun.com)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从2002年第二季度到今年同期,全球外汇储备总额已经从2万亿美元蹿升至5.7万亿美元。
    
    不仅如此,全球三分之二的外汇储备集中在六个国家和地区手中:中国大陆、日本、台湾、韩国、俄罗斯和新加坡。其中,中国位列榜首。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外汇储备数量已达1.43万亿美元。是今年首三季度中国进口总额的整整两倍;它足以偿还中国全部3,200亿美元外债四次以上;分摊到13亿人口,每个人能得到1,100美元。
    
    西方通常有一个说法,就是外汇储备至少要能够应付三个月或半年的进口量。按照这样的标准,中国的外汇储备其实有3,600亿美元就足矣。
    
    美元了成烫手山芋
    
    中国没有透露外汇储备的构成情况。有观察人士称,中国外汇储备中各类货币的权重与IMF最新公布的数据大致相符。在全球已经公布储备结构的国家,平均有64.7%外汇为美元,25.5%为欧元,剩馀部份是其他货币,如英镑、日圆及澳元。
    
    由於美国经济特别是美元在世界经济中的巨大力量,美元的持续贬值已经上升为美国的国家意志。一方面通过美元贬值政策,逐步登出其双赤字下对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巨额债务,将国内矛盾转移出去。一方面向全世界输出流动性引发通货膨胀,从而实现全球财富向美国转移。
    
    因此,美元持续下跌,对中国政府来说并不是件欢欣鼓舞的事情。随着美元下跌,外汇储备每天都在贬值。国家总理温家宝忧心忡忡。前摩根士丹利亚州首席经济学家谢国忠呼吁:“这是一个过大就会被套住的局面。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有所举动。因为如果你被套住之后,就跟着一起走的话,那也是不合适的。最终,要给美联储一个信号,就是它不能无限制地减息,然后引起通胀,把外国人吸收的美金资产蒸发掉。如果你不走的话,最终它的胆子是会越来越大的。”
    
    2007年11月8日,央行发布的《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已经指出,近期美元持续贬值。一旦美联储继续降息,美元贬值加速将推动油价和大宗商品价格继续攀升。
    
    当地时间12月12日下午,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再降零点2.5百分点,随即,纽约指标原油期价每桶上涨2.16美元。这是美联储今年9月份以来连续第三次降息,显然美元已进入降息周期。
    
    美元减息提升了人民币汇率升值的预期,也加大了国际短期资金流入中国,提升国内资产价格上升的压力。
    
    “国际垄断资本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自然希望人民币升值越快越好,资产价格泡沫越大越好。当资产价格泡沫上升到一定时候,国外垄断资本必然进行‘远端打击’,以风险防?等名义突然从中国撤出资本,将中国资产泡沫用力刺破。由於在资本项目下,我国还不是全面开放,因此外资进出的成本比较高。一旦资本项目下可以自由流动,人民币升值过程接近结束之际,就有可能出现外资大规模撤退,引发国内资本市场泡沫硬性破裂,中国资产就将大幅贬值,然后国际垄断资本再提出一个非常严苛的条件‘出手相救’,转身以绝对低的价格收购中国战略或者核心资产,财富重新分配的结果是我国资产被无形地转移到国外。”
    
    华宝证券高级分析师李国旺表示,自己的观点绝不是危言耸听,这是国际金融资本一百多年来常用的手法。“美元倾销膨胀了日本经济,最后通过紧缩让日本经济十年停滞,美国一夜将日本的大量财富通过美元转移到美国。东南亚金融危机、拉美债务危机等国际性的金融危机,都有美元倾销与突然紧缩的周期因素。”
    
    中国资本全球试水
    
    中国的外汇储备每个月增长200亿美元。照这一速度发展下去,到2010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将达到两万亿美元。多年以来,中国一直投资购买美国国债。但自从今年初以来,中国已经减持了所拥有美国国债的5%。
    
    谢国忠认为,这是明智之举:“中国要从债券里面跑出来,要跑向其他的资产。黄金也是一种保值,但是黄金不是一个生产型的资产,它没有利息,没有回报,而且黄金市场没那麽大。中国主要应该去看股市。股市、房地产、森林、自然资源,这些从长期来说前景不错。对一些替代产品,比如说搞核能源的公司,中国可以去持股,因为长期来说能源价格高了,它们股票的回报也会好的。”
    
    基於此,中国经济对外合作的重点已经形成了新的战略转向:商务部副部长廖晓淇日前表示,中国对外开放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对外投资成为新一轮对外合作的重点。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过渡期后,中国对外开放由单纯引进来,向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商品和要素双向跨境流动阶段转变。“近三年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年增长率平均为71.3%,正在成为新兴的对外投资大国。”来自商务部的数据显示,到2006年底,中国对外投资(非金融类)遍及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投资额超过733亿美元。其中2006年一年就达到161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31.6%。投资的行业由初期的贸易航运和餐饮为主,拓展到生产加工、农业合作、资源开发、工程承包和研究开发等众多领域。近年来,一些有竞争力的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地采用收购兼并方式开展对外投资,2006年以并购方式实现对外直接投资47.4亿美元,占同期对外直接投资总量的36.7%。而最大的动作则是财政部近期发行特别国债2,000亿美元用於成立国家外汇投资公司,以及QDII对外投资军团的正式“扩建”,都使中国对外投资有了充足的“弹药”。
    
    外储出海遇寒流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2007年,中国资本主动出兵海外,却并非一帆风顺。
    
    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美国黑石集团(BlackStone),国家开发银行入股英国巴克莱银行,先后录得巨额账面亏损,可谓人算不及天算。这两项投资均注重於战略布局和协同效应,因此一时的股价损益,并非评估项目成功与否的合适方法。自基金QDII试水以来,南方基金管理公司、嘉实基金管理公司、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华夏基金管理公司先后发行了QDII产品。然而,受海外股市大幅震?的影响,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四?基金QDII产品无一例外出现大幅亏损,最多时累计亏损超过150亿元。近几日,虽然四?产品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回升,但依旧处於面值之下,投资者损失惨重。
    
    伴随着中国证券市场的不断开放,外资热衷於通过各类渠道进入中国的同时,国内资金也在不遗馀力地奔向海外。然而,从中投公司深陷黑石漩涡到基金系QDII出海遇寒流,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似乎总是慢一拍,处於十分被动的境地。很显然,海外投资对国内精英来说,并非羽扇纶巾、指点江山那麽容易。
    
    相对於谙熟国际资本并购的西方跨国公司,中国还是初出茅庐者。满怀激情的“后生”固然可畏,但他们显然对跨国并购70%的失败比率缺少真切的感性认识,在风云变幻的国际资本并购市场,多少显得还有一些年轻和稚嫩。对此,商务部联合四家单位发布的《中国企业跨国收购兼并的实践与思考》是这样描述的:“(我们的)企业用‘三十年代的基础,六十年代的工具,九十年代的目光’来参与跨国并购,在谈及并购时自拉自唱,除了自我证明判断准确、出手得当以外,少有专业界的参与……”
    
    在谢国忠看来,中国十分缺少能在国际市场进行交易、信息收集、市场分析和风险控制等方面的具有国际视野的专业人才。“因为中国参与国际金融资本市场的经验太少,而中国市场经济体制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人才和机制都需与国际接轨。”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中投的首席投资官说:不会再搞什麽高调投资,也不会做出让市场感到意外的事情。国家投资公司不寻求控股,投资目标就是寻求高回报。
    
    2007年是中国资金出海的投资元年,有远见的国际投资者已开始探讨此项政策的长远影响了。有人估计,十年之内在海外市场游弋的中国资金,应该接近同类的日本资金,其动向备受市场瞩目。
    
    先从股权投资做起
    
    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需要泄洪,因此鼓励企业境外投资。但走出去的道路并不那麽平坦,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对於外国国有企业并购本国企业,也采取了抵制态度。例如,加拿大国会正在修改投资法,将对在国家军事、经济安全等方面存在威胁的并购活动,以及其他敏感项目的并购行为进行审查,而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规定就是将对其他国家国有企业在加的并购行为重点审查。误解和偏见也充斥在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活动中,成为阻碍和破坏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的一大消极因素。诸如“国有企业海外并购是中国政府的政治图谋”,“中国欲控制别国自然资源”,“中国企业包括私营企业都与政府存在紧密联系”等论调。
    
    有学者认为,中国企业走向海外不能指望一口吃成一个胖子,而应该从小做起。海外投资应该先从股权投资开始,再搞小的兼并,最后才考虑大的并购案。
    
    股权投资对中国企业其实并不陌生。中国1000多家上市公司中,绝大部份以这样或者那样的形式参股其他公司,并获得了相当可观的投资收益。它们也完全可以参股其国际同行,和与之有上下游关系的海外企业,作为国际化的第一步。
    
    股权投资在世界上也是一个通用的办法。比如日本和欧洲钢铁制造商,在铁矿石的其他主要产地巴西、加拿大、智利乃至印度,都有直接或间接的权益。铁矿石涨价的损失,从他们在铁矿石生产商的投资中获得补偿,实则是左口袋出右口袋进。中国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消费者,但由於在海外矿石商中没有多少股权,在进行进口铁矿石价格谈判时一直处於下风。
    
    有报道显示,早前在中国铁矿石完全自足的时候,为了笼络中国钢企购买铁矿,国外铁矿石供应商除了给回扣,还有按购买量给一定比例的返利,甚至愿意转让矿山的股份,但许多钢企往往因担心承担亏损而拒绝。过去一两年中国钢铁商尝够了涨价的苦,不免对当初的短视后悔不迭。
    
    “中国热”席卷全球,全世界的企业都纷至沓来,希望能够和中国的企业合作,邀请中国企业去投资。现在中国市场发展很快,加上人民币升值的因素,很多企业不愿意走出去。但从分散投资和长远发展的角度出发,国际化又是必然之路。未雨绸缪,走出去中国企业既要有自知之明,也要珍惜机会。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