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省近二十名老右派,正式具状控告原反右主管单位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7日 转载)
    [日期:2007-12-27] 来源:《参与》 作者:右派
    
     三天前,四川省近二十名耄耋之年的右派分子,正式具状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控告原划右派主管单位—中共四川省委。他们在控告书中写道:我们都是1957年反右斗争运动中,被当时党组织错划为右派分子的人。经过长达二十多年非人生活的迫害和苦役的折磨,多数人已经亡故,幸存者的我们仅是少数,且已是风烛残年,行将就木的老人,此生遭遇实为悲惨。虽然,我们皆在1978年后得到“改正”,先后恢复工作,可不久就到退休年龄,工资级别明显偏低,有的还作失地农民处理,根本无工资;有的早已去世,但受连累的家属仍生活在最低层。更有不少人家庭支离破碎,受株连的子女至今未能补偿,怨气难消。我们既买不起房,也看不起病,成了社会弱势群体。 (博讯 boxun.com)

    
    
    死者含恨而去,余下的幸存者也将抱恨终身。为此,只有将实情向你们反映,请根据党“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的政策,及时解决为感。本来1978年右派改正是根据1957《关于划分右派分子标准》重新审核后,认为我们这些人的言行,不应划为右派分子才予以改正,并发给“右派改正通知书”,恢复工作。既然我们不属于右派,当时因错划右派而受到撤职、降级、降薪、开除、送劳教,所扣发、减发的工资理应同时发还,像文革“走资派冤假错案”一样全额补发,才符合法定程序。何况错划右派受害时间更长,受苦更深,那时是不准申辩的,仍凭组织强判强批。可是,错判的工资至今仍未发给,这是不公正合理的。有关部门违背了《宪法》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对公民不是一视同仁,不讲公平正义,制定“双重标准”,于情于理于法都是错误的。我国《宪法》视“公民工资收入为第一法律保护的合法收入。”1954年《宪法》第41条规定:“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给右派补发工资,是依法办事,是维护我国《宪法》的尊严;不给右派补发工资,属于违反《宪法》的行为,应依法追究有关部门和有关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
    
    
    我们不是乞求恩赐,我们是正当的讨债,这是我们在过去二十多年中被错误处理强迫劳动,百般凌辱中用生命换来的血汗钱,是我们正当的合法权益。我国《民法》也明文规定:“负责人有偿还负债的义务。”拖欠右派的工资,明明是政府负债,而政府却长期对债权人的催讨不问不理、不作为。这既非明智之举,又属知法违法行为。长期拖延下去,政府失去的诚信,是公平正义,是人心。这种不作为对构建“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极为不利。错了就应该改,劳动了就应该给报酬,欠帐应该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就是我们富有,政府都应该赔偿,才能体现我们国家在实行民主尊重法制构建和谐社会,何况我们这些受害者至今还生活在社会底层。
    尊敬的高院院长,你们虽不是当时错误的制造者,我们决无怪罪你们之心,但你们是党和政府的继承者,依理、依法也有责任、有义务,责无旁贷地为党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发还我们二十多年的工资,以解除目前生活上的困境。这是一件为国分忧,为民解愁,顺民意得民心,构建和谐社会的善举。至于对工资补发的计算,,可否根据国家原“宪法”参照现行的“国家赔偿法”,不分原职务、级别,统一以二十二年为限,按当时平均工资基数和物价上涨的生活指数加利息计算。敬盼早日得到公正的判决,如果我们在近期内得不到合法的解决,只有越级上诉或寻其它途径申诉以求解决。
    
    
    他们是七十九岁的屈楚平、八十二岁的罗尚能、七十五岁的黄心益、八十三岁的唐道富、七十一岁的蒋尔寿、七十五岁的彭慕陶、八十九岁的欧明、八十三岁的黄绍甫、七十五岁的马万才、八十六岁的严代武等共十九人。
    
    联系人彭慕陶,电话028:8749408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当年北大八位右派学生致函胡锦涛主席讨个公道
  • 南京"扫黄办"主任尤荣喜扣押老"右派"强剑衷3千册《历史大趋势》
  • 发现1957: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
  • 两千多前右派致函十七大要求平反
  • 康有為、黃炎培後人赴港 籲平反右派
  • 任众 等:对中共十七大代表的嘱托-为一九五七年右派鸣冤叫屈的公开信
  • 视频:戴煌、刘衡等右派的不平鳴
  • “右派”兼“反革命”老新闻工作者、老编辑何鸿钧去世
  • “大右派”章乃器之子章立凡:清算反右化解现实矛盾
  • 周素子:“右派情踪”(34)朱金樓
  • 因言获罪蹉跎岁月 朱容基的“右派”20年 (图)
  • 成都右派8日成功聚会(图)
  • 退休教师发起平反右派活动遭打压
  • 俞梅荪:右派聚会起风云 民主潮流成趋势(组图)(图)
  • 1130多人联署公开信要求彻底为右派平反/RFA
  • 何为马克思主义?中共左右派理论大对决
  • 与当年的右派份子及右派后人座谈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图)
  •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57右派群体的纪念碑/张成觉
  • 三个“右派”的故事/严家伟
  • 历史将宣判右派无罪!/张成觉
  • 彭小明:我亲属中的七个右派分子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记交大学生右派张成觉
  • 黄一龙:我的右派档案
  • 周素子:“右派情踪”(42)高湘華  張冰如
  • 铁流:新当选的中共领导是鹰还是鸡?-兼说右派"改正"
  • 時勢與國情——57年右派自由主義者的盲點/张成觉
  • 周素子:“右派情踪”(41)徐青枝
  • 铁流 :饥饿中的“天府之国”——右派劳教生活片断
  • 三句話阻撓平反右派/李平
  • 周素子:“右派情踪”(37)夏子頤
  • 中国知识分子的浩劫——读丁抒的《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鄂怀远
  • 1949之后:右派狗崽子话当年
  • “豆腐干”的故事--我的右派情结/施绍箕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胡平: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 严家伟: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