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为何把核武库和核反应堆设在地震活跃带?/蔡咏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9日 转载)
    蔡咏梅更多文章请看蔡咏梅专栏
    
     作者:蔡咏梅 (博讯 boxun.com)

    
    ●四川大地震发生后,中共位於地震灾区中的多个核设施的安全引起举世关注。在重灾区北川,安县可能有一座核武器库和一座核反应堆,已遭受破坏,官方极力保密,未发现核料泄漏问题。
    
    
    ● 大陆网友在谷歌地图上标示的中共绵阳地区核设施位置图。图中核爆反应堆位置大约在安县北部,核武库在北川县。
    
    一九九六年七月三十日中共宣佈暂停核试验后,我在随后的一期开放杂志上写了数篇文章,回顾中国发展核武器的历史,其中一篇提到中共在一九六五年决定在四川三线地区重建一个核工程城市,即中国第三个核基地,代号九○二工程。
    
    
    恍然大悟原来核设施近在咫尺
    
    我是四川人,在成都土生土长,但写这篇文章时我不知道这个核基地在四川甚么地方。一九九九年十月这篇文章收到开放出版的《共产中国五十年》一书时,才从一名大陆科学家那里获知,这座核工业基地就是离成都很近的绵阳地区,但除此之外则一无所知。
    
    直到这次四川大地震发生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核基地其中一处核设施很有可能正座落在我早年当知青时插队下乡的四川安县,即这次地震的一个重灾区,我当年还可能因多次搭便车,与这个核设施的工人或工程师擦身而过。
    
    安县地貌从中部一分为二,县东南部靠近绵阳是一片浅缓的丘陵平坝地带,而朝西走地势陡然往上爬升,形成一带崇山峻岭,平均海拔在一千到两千五百公尺之间,属这次大地震的龙门山脉,其中最高的千佛山海拔达三千公尺。
    
    我一九六九年初到安县,插队到中部丘陵区的乐兴公社(现乐兴镇)。当时成都市第一中学高初中六届数百学生都安插在几个较近铁路线的公社。
    
    县城当时在位於绵阳进北川公路上的一个安昌河河坝安昌镇(这次也是重灾区)。安昌镇两面高山壁立,仅有几条街道,平日冷冷清清,只有逢五逢十的赶场日,大量深山老林中下来赶场的山民才让小县城有点人气。
    
    公路从安昌镇沿安昌河北上二十公里,就到北川县城。到此已是绝路,北川到邻县茂汶(即茂县与汶川)高山阻隔。无公路相通,当时前往茂汶,要迂回南下成都绕道灌县(今都江堰市),再循岷江而上才能到达,要绕一个大圈子。
    
    我下乡一两年后,这个车辆稀少的偏僻山区突然热闹起来,出现了许多讲普通话的北方人,赶场天把四周乡场的鸡鸭蛋蔬菜都卖贵了。我所在生产队一个老农民赶场卖红薯,第一次遇见这些外省人,不知如何应对,张皇之下挑起担子就跑,回来说,「听不懂他们说啥子。」生产队农民在田间干活还传说人迹罕至的茶坪深山里挖了好多洞,在建工厂。
    
    我一九七二年离开安县回成都之前,来往安县和绵阳的运输货车多了起来,不论上县城还是前往火车站,我们知青都爱在公路上搭便车,车子往往一招手即停,因为这些入川的北方人都很同情知识青年。知青知道他们是三线建设工人,至於他们建甚么则没有人知道,更不会想到他们可能是在建核工厂。
    
    文汇报谈地震灾区军事机密
    
    五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多国政府立即表示愿意派出专业救援队到中国四川灾区救人,五月十三日中国官方正式拒绝,说难以安排他们前往灾区,结果错过了七十二小时黄金救人时段,使许多本可以获救的灾民最后葬身灾场。很多人以为中共当局是爱面子死撑,但真正的隐情其实是怕中国核设施曝光。
    
    香港《文汇报》五月二十二日报导说,四川灾区的核设施正受到外国军情机构的密切关注,「这些军工企业及内部情况平时处於保密状态,不易侦察。
    
    但在地震发生后,伪装可能损坏,建筑物及内部情况可能暴露。加上人们忙於救灾,可能疏於平时的保密措施,这对「观察者」来说是个良机。」
    
    返回台湾的台湾拯救队领队人欧晋德说,在头三天,中共当局除了解放军以外不准任何人进入灾区。估计在这段时间,中共当局第一优先考虑恐怕不是救人,而是对绵阳地区核设施受损情况进行评估及作出相应补救措施,并设法防止核基地讯息外泄。
    
    引人关注的是,地震发生的当日,灾情严重程度尚未完全明朗之时,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四小时后已飞抵灾区,十三日下午即转赴绵阳。而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省长蒋巨峰据报也是坐镇绵阳(而非省会成都)指挥救灾。据路透社报导,中国环保部长周先贤在地震发生数小时后立刻召开紧急会议。
    
    后来国家主席胡锦涛探视灾区,绵阳也是第一站。
    
    很显然,中共高层对位於灾区的核设施安全十分紧张,因为若果真因地震导致如同前苏联切尔诺比核灾难那样的浩劫,其后果不堪设想,远比目前的地震破坏不知要可怕多少倍,受影响的将不止四川,中国甚至亚洲。
    
    实际上地震发生后,如《文汇报》所说,国际社会确实密切关注中国核设施受损情况,外电有不少报导。美国纽约时报五月十六日报导说,美国正在利用间谍卫星和其他方式监测四川地震区核设施的异常情况。法国核子防护监察机构称,四川大地震对当地核设施已造成轻微损害,有传言说许多核研究人员在地震中失踪。英国泰晤士报说,由於担心核料外泄,北京已下令核武部门要紧急预防,并指派二十一名专家分赴各核设施进行检验。中共终於承认核设施受损
    
    对国际社会的疑问,中共当局一直是吞吞吐吐。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最早承认中国核设施确有损害,有六人在地震中丧生,但坚称安全。
    
    后解放军总参作战部也坚持同一说法。
    
    直到五月二十日中共官方才间接证实核设施有损毁,环境保护部长周生贤说,在这次大地震有三十二枚放射源(核弹头?)被崩塌的废墟掩埋,目前已回收三十枚,剩余两枚仍埋在废墟中,但已探测到具体位置,并在周边画定安全防护距离,设置安全警戒。环保部门的放射专家目前正在全力清除废墟,准备近日将剩余的放射源运送到安全地带,到二十三日,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在记者会上进一步承认,截至廿二日中午,地震灾区发现存在安全隐患的放射源五十枚,目前已对其中卅五枚放射源进行收贮,另有十五枚放射源虽已确立位置,但尚未收贮。
    
    吴晓青说,尚未收贮的十五枚放射源中,有三枚由於建筑物垮塌被埋无法收贮,另有十二枚处於危房。
    
    绵阳市的两弹研究基地
    
    这个代号为九○二工程的四川核基地在这次大地震中虽然被曝光,但人们至今所知甚少。广为人知的大概只有位於绵阳附近两弹(原子弹、氢弹)研究基地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中物院原在青海海晏县,一九六八年迁到绵阳。绵阳是中国国防科研工业中心。台湾的报导说,绵阳市五十万人口,就有三十万人从事国防科技。
    
    根据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官方网站介绍,中物院主要从事冲击波与轰爆物理、核子物理、等离子体与雷射技术研究,其中设有「核物理与化学研究所」科研人员包括专业技术人员八千余人,其中高级专业支术人员两千余人。台湾核子科学家清华大学教授锺坚说,中物院不负责核武器生产,应该不会储有核材料,应该不会有核污染的疑虑。另据海外核物理学家说,中物院是核研究基地,应该有作研究用的核反应堆。
    
    不过人们最关注的是中国藏匿在绵阳深山中而受到地震破坏的核武器库和核生产基地。
    
    广元三堆镇八二一核反应堆
    
    据各方报导,中共在四川绵阳山区至少有三座核设施。其中一座位於广元西北十五英里白龙江畔三堆镇,名叫八二一工厂。 这座核反应堆已曝光。据军事专家平可夫说,这个核设施在中共军方内部称作八二一堆,於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投产,生产中共核武原料钸(?),中国DF5洲际弹道导弹的弹头使用的反应燃料就在这里生产。他说,八二一堆因为产生的废气、废水、废物在八十年代就被发现安全存在隐患,同时又因为薪水纠纷曾引发工人多次示威抗议。
    
    平可夫要求中共就八二一堆的安全问题向国际社会作出交待。平可夫并说,中共还有一座核子反应堆,代号称八一六堆。
    
    一位在三堆镇长大的八二一堆职工子弟在网上说,八二一厂是建三线时,从甘肃玉门的四○四厂调来工人,加上大批军人和北大清华毕业生,於一九六九年选址广元地区山区中的山区开始兴建,一九七二年建成,在三堆镇大山中形成一个封闭的小城市,市场、医院、学校、电影院。。。。。。应有尽有,而且不少东西免费。
    
    八十年代中国加入核不扩散条约后,这个工厂已经江河日下,但仍在营运,现在的秦山、大亚湾核电站的很多技术人员由该处调过去,核燃料也由该厂提供运过去。
    
    不过这次广元三堆镇虽然是灾区,民房倒了百分之二十,但伤亡很少,估计八二一厂的损毁应不严重。造成至少六员工死,数十枚放射源被建筑崩塌掩埋的应是另两座核设施。
    
    绵阳深山中核武库和核反应堆
    
    纽约时报援引核专家的话说,距离此次地震震中不远,从绵阳市向西开车两小时,有一个中国高度保密的核基地,设有一座高速爆裂的核反应堆,再朝北走,更近震中一个更为难以进入的山区,有一个隐密的巨大复杂的地下通道,储存中国的核武器。网上有位熟悉该地区地形的网友根据此线索将这两个核设施的方位在谷歌地图上标了出来。
    
    这个离震央很近的核武库大约於北川县靠江油的方向,在九黄公路南坪县至平武线段的正下方。另一座核设施即很有可能是平可夫所谓的八一六堆的核子反应堆,则标示位於安县桑枣镇以北,千佛山以西,四川江油风光洞之西南,估计应在安县与茂县,北川交界处的深山中,离安县两个高山村寨高川乡(海拔二○○五公尺)和茶坪乡不远。由这次安县西北遭重灾但灾情竟被封锁长达三、四天的反常情况来看,估计与八一六核反应堆有关。
    
    安县旧县城安昌镇离北川仅二十公里,而且离震央汶川映秀镇比北川更近,因此这次地震灾情也相当严重。
    
    五十万人的安县二十余乡镇遭重灾,安昌镇倒塌房屋百分之八十,在深山中的茶坪、高川两村寨更因山崩地裂,房屋倒塌被掩埋达百分之九十五,唯一出山公路被截断。
    
    翻高山越原始森林逃出来的灾民和千佛山游客说,这两个乡有两千多人死亡,四五千人受伤,一万多人被困。
    
    安县官方十五日也公佈说全县有一千三百三十九人死亡。但奇怪的是,在头三日大陆媒体的灾情报导中,灾区中根本未提到安县这个地名,而该县县委书记还在对新华社记者说,「我们安县的灾情不严重,我们能生产自救」,竟拒绝外来援救。
    
    以至世人不知安县也是灾区。
    
    为保核机密封锁安县灾情
    
    一直关注新闻的我,直到五月十七日打电话回四川问到曾插队安县的同学才知道安县受灾不轻。由於安县灾情被封锁,安县五十万灾民多日竟无外来救助,当局任其自生自灭。愤怒的灾民和在外打工读书的安县子弟在网上悲号求助,无不痛骂县政府狗官丧尽天良。但有知情的网友披露安县灾情被封锁是另有隐情。一位网友五月十七日在网上写了这样一段话:
    
    「是绵阳不管我们 要我们自己管自己啊, 而且涛哥路过我们安县看到花荄(安县新县城),位於平坝该没有事,就没有操心啊,我都要气死了,这几天一直弄网上 打电话去政府又打去央视,这是我瞭解到了我们安县死了几千了,绵阳市不信啊,他们也不下来看你们都错了,政府不去救安县还有封锁安县灾情的消息的真实原因还不是当地政府的问题,我不敢说。我为安县人民哭泣!!!
    
    为甚么只封锁安县的灾情,你们想想到底甚么原因?猜测可能真的是因为我们这边的某某基地太多了!大家请稍微冷静下想想,涉及到国家安全问题!大家自己想嘛。我们安县的基地很多!我在军校待过,上过保密课!这关系到国家安全问题!但是我还是为安县的那些无能官员愤怒!我们只能自救!坚持......」
    
    从这个网友传递的讯息可知,安县灾情实际已通报到省委书记坐镇的绵阳救灾总部,但总部因军事机密之故,下指示安县自救不要惊动外界。据安县民众网上透露,是记者后来私自到安县灾区採访才把灾情曝光,五月十六日茶坪高川被困灾民才首次获得少数救助。中共为保军事机密而罔顾人命,确实冷血得很。但这些军事设施外国卫星间谍早已侦测得一清二楚,能瞒的只不过是中国自家老百姓而已。
    
    估计位於安县的八一六核子反应堆有可能遭到重创,有工作人员遇难及设施损毁,但不清楚被埋於废墟的放射源是否就在八一六核反应堆或在位置更北面一些的核武器库中。不过迄今尚未侦测到因地震发生核辐射。但北川县城灾后几天却突然封城,并出现全副武装的防化兵。似乎不像担心瘟疫那样简单。
    
    中共当年选绵阳地区为中国核基地,显然是看中交通运输便捷而又隐密安全的地形特点。这些核设施深藏人迹不到的高山峻岭之中,经受得起核打击,而且仅两小时车程就可抵达平原繁华之地,连接西南交通大动脉宝成铁路,这样选址似乎很理想。但三个重要核设施均放置在地震活跃的龙门山断层带上,此选择可说是非常致命的,简直愚不可及。据说在地震发生前,一些核设备已在拆除中,这次灾难过后,吓出一身冷汗的中共当局必然会尽速予以全部拆除转移,以绝后患。
    
    安县是我渡过三年艰苦青春岁月的地方,我对那里的乡亲、那里的山和水都很有感情。在移民香港之前还和当年一同下乡的同学回去看望当年善待我们的乡民和留在那里工作的同学。这次大地震发生后希望安县乡亲们能平安渡过大难,并从此走出核灾难的阴影,让安县的山山水水再次苍翠依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苏州破获一起黑客入侵政府网站散布地震谣言案件
  • 青海省藏族自治州发生5.0级地震
  • 青藏铁路未受青海海西地震影响
  • 地震暴露应中国应急物流系统缺陷
  • 至8日12时,四川汶川地震已造成69136人遇难
  • 西安大雁塔因地震受损暂停登塔参观
  • 新疆地震专家辟谣 居民已开始露宿院中
  • 中共政府不等于中国人民 流亡藏人继续为四川地震灾区募捐祈福
  • 至7日12时,四川汶川地震已造成69134人遇难
  • 大地震后的媒体开放是短命的
  • “风云三号”传回首幅汶川地震灾区清晰监测图像
  •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下一次我们躲得开吗?难题究竟何在?
  • 地震死难学生家长要求了解真相/BBC
  • 宗教界人士在四川地震废墟中/法国世界报
  • 北京当局否认地震灾区学校建筑更易倒塌/RFI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公布:四川地震约七千间学校完全摧毁
  • 各地地震传言不断 官方四处灭火
  • 水电开发非常过度,非常危险:紫坪铺水库可能诱发大地震?
  • 河南渑池发生3.5级地震 煤矿巷道被毁9人遇难 (图)
  • 巴布亚新几内亚发生6.8级地震 可能引发海啸
  • 南方周末人事地震爆发,十名记愤然请辞
  • 郭泉:温家宝先生,接下来的中国金融地震,中国能挺得住吗?/民主先声230
  • 从汶川地震看中国为什么离不开民主/陈志武
  • 吴高兴:地震“天谴论”不是诅咒,而是警示!
  • 是否有病?“四川地震”怎可以联想到“中国无敌”!(视频)
  • 刘蔚:苛政猛于地震也 (上)/ 唤醒国人之181
  • 吴晓科代表欧洲侨社向家乡受灾同胞表示慰问,并为在地震中遇难的同胞表示沉痛的哀悼!
  • 真是豆腐渣就好了--地震报道勘误/ 阿木
  •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张成觉
  • 地震震垮香港“8”字神话/林保华
  • 李天笑:六四到汶川地震 中共的变与没变
  • 曹长青:从六四屠杀到汶川地震
  • 中国地震外交与人道外交/笔锋
  •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张成觉
  • 孙文广:济南异议人士烛光悼六四和地震死难者(图)
  • 四川大地震是“报应” ——谨以此文祭奠19年前“六四”死难者/陆不平
  • 地震局“过失杀人”,计生委“故意杀人”/易富贤博士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地震袭来,医务人员自顾逃跑
  • “地震改变中国”是多大的谎言?/杨学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