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70亿的难言之隐:湖南吉首集资风暴惊动中央
请看博讯热点:金融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4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张洁平、邱晨/湖南吉首民间融资因支付困难引发群体抗议,群眾拦截火车,当局从各地紧急调派大批武警应变。由於当地政府应对失措,又导致银行挤兑;更严控媒体报道,记者被迫撤回。湘西民间融资涉及面广,风暴远未平息。 (博讯 boxun.com)

    
    二零零八年九月,「秋老虎」的尾巴像鞭子一样扫过吉首,而这个中国湖南省西部的小山城,正在被另一种焦灼炙烤。九月三日,吉首市福大房地產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福大」)因未能按承诺兑现付息,集资户在福大公司门口聚集抗议,随后到不远处的湘西自治州政府上访,引发多家公司集资者参与,次日甚至拦截了开往北京的火车,直到从各地调来大批武警才驱散群眾,但这场金融风暴远未平息。
    
    「非法集资」----中国民营企业聚集地常见的幽灵,再次现身湘西,牵连了数万家庭以及至少人民币七十亿元地下资金(约十点三亿美元)。在《财经》杂誌和《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简略报道之后,中国媒体已被下令严禁报道,并被要求撤回派往当地的记者。
    
    在吉首,人们为政府通告中频频出现的「非法集资」这个词坐立不安。「我投资的都是政府支持的大公司,怎麼就成了非法集资了?」三十五岁的吴让显拿著与湘西吉首三馆房地產联合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三馆」)签订的融资合同,神色很困惑。
    
    他身后巨大的建筑工地,是位於市中心的吉首商贸大世界二期工程,这个市政府重点扶持的旧城改造项目,也是三馆最具声誉的地產开发项目。吴让显每天都要过来这里看看,「我存了十几万在三馆,看他们项目在施工,放心。」他今年六月存入,月息百分之六(年息约百分之七十二)。
    
    在吉首市的眾多融资企业中,这并不是最高的利息。以高息回报向民间融资,曾是吉首市乃至湘西州民营企业最常见的发展模式。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湘西州支行二零零八年的调查报告,湘西州参与民间融资的企业有上百家,地下融资规模超过七十亿元,融资企业派发的月息,更从一九九五年的百分之一点五一路上涨到百分之三、百分之五,直至零八年八月的百分之八,最高的甚至到了百分之十二。
    
    高利息吸引了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吉首家庭从银行里取出积蓄,交给融资公司。这里面,有下岗工人买断工龄的钱、老人的养老金、生意人的「第一桶金」,甚至有人卖房卖车、贷款借的钱,也不乏政府公务员的公餉。越垒越高的资金链,终於不堪重负。
    
    「一家不还钱了,大家都担心。」从事鞋帽生意的田小姐原本是湘西荣昌集团的融资客户,但听说朋友「投资」的「福大」出事了,她也有些心慌地跟过来看。「生怕自己的钱出问题,就想闹到政府那里,让政府来监督企业还钱。」
    
    据田小姐描述,九月四日上午九点左右,集资者在州政府与福大公司之间的武陵西路天桥聚集,堵住来往车辆。随后他们步行至吉首火车站,十点左右闯入火车站台,并拦下了从怀化开往北京的列车。「去北京的火车延误了,北京就知道这边出事了」。人们还在火车车头上悬掛了红色布幅,黑字写著「欠债还钱」。聚集人数最多时达到数千人。
    
    半小时后,吉首本地武警和警察进入火车站维持秩序。约下午四点,从张家界、怀化、长沙抽调的大批武警与特警到达,开始用盾牌和防护围栏强行驱散聚集者。五点二十分,人群散去,怀化往北京的列车终於开出。湘西州政府网站称,整个过程没有人员伤亡,州政府「平息了一次因非法集资而產生的群访事件」。群访事件得以平息,「非法集资」点燃的风暴却刚刚开始。
    
    九月四日,吴让显从吉首火车站看热闹回来,原本忐忑的心情放鬆了:「事情闹大了,政府应该会给我们一个说法。」次日,他在三馆公司四楼的办公室参加了「股东大会」。在吉首,融资户常自称「股东」,并未上市的融资公司也更愿意称他们是投资关係而非借贷关係。这给融资者的权益埋下了风险。
    
    「股东大会」上,总裁曾成杰再三向融资者强调,吉首的房地產行业「遭遇了风波」,但「请大家相信三馆,相信曾成杰」。吴让显开完会后放心了:「毕竟项目在这里,曾老板上下熟人又多。」
    
    但事态发展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九月五日,政府公布《关於依法处置非法集资的通告》,通告不仅将融资活动定性为非法集资,还要求参与集资者在三个月内到指定地点登记。其后,分管金融的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就「吉首集资案」作出批示,要求当地政府介入并妥善处理相关事宜。湖南省、湘西州、吉首市三级政府开始连夜商讨,并圈定十二家规模最大的房地產融资企业清查。
    
    九月七日,政府工作组正式进驻集资企业,同时出台《关於对非法集资活动依法进行清理整治的通告》,宣布停止一切融资相关活动,本息全部停止发放。在清理整治期间,涉案公司法定代表人、财务负责人等未经工作组及处置非法集资领导小组批准,不得外出。九月八日,政府进一步宣布要回收已经发放的高额利息,纳入集资企业的现有资產一併核算清偿。
    
    停止支付本息和要收回原先利息的消息一传出,吉首市立刻乱了。
    
    荣昌、三馆、伟业、福大等被清查的企业门口挤满了融资客户。市内所有银行网点、邮政储蓄八日当天也出现挤兑,ATM里的现金取光,窗口等待取钱的长龙一直排到街上。警察、武警在各网点维持秩序,银行第二天不得已暂停营业,并贴出公告,强调政府不会从市民的银行帐户里违法扣钱。
    
    
    
    
    吴让显此时才慌了,更频繁地跑三馆公司了解情况。三馆公司外小广场上,印有「三馆的困难只是暂时的」、「三馆不会损害大家的利益」等字样的大红色横幅佔据了整个天空。三馆公司的企业宣传板,却被人用利器划开两道触目惊心的裂痕,贴在板上的政府公告也被撕得残破不堪。有人以五毛钱一份的价格出售复印的《致州人民政府、市人民政府领导的公开信》,上面赫然写著「湖南如果没有讲理的地方,千万投资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会自觉的团结在一起,待机上京找评理人」。有些人手中的信已因反覆传阅而被揉皱。
    
    公司办公室大部分关了门,开门的也不再接待任何融资客户。原本用来派息的办公室,一名中年妇女情绪激动地拍著前台的桌子喊:「你们算哪门子的警察!」一名穿有警察制服的保安歪坐在桌后,嚼著檳榔,将光著的脚交叉架在桌面上,目光避开这名愤怒的女人,以及这个女人身后更多的愤怒的民眾。
    
    走廊上,五十五岁的杨光富用力拍打三楼一间办公室的门。足足两分鐘后,一名面色黝黑的工作人员才将门打开一条缝。杨光富与其他民眾将工作人员团团围住,「给个说法!」、「什麼时候才能取钱」、「曾总在哪里?」的声音此起彼伏。无奈之下,工作人员大喊著:「曾总被政府软禁了!这是政治斗争,我什麼都不知道!」甩手离开。据消息人士透露,十二家房地產公司的老总确实已在政府控制范围内。
    
    但杨光富不满足於「政治斗争」的说法,乾瘦的他几天来牵著两岁半的孙儿穿梭於涉嫌融资的三馆、荣昌、建安、福大公司之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至今,他共向这几家公司「投资」近五十万元人民币。其中向他人借款十五万,帮亲戚存二十四万,自己存款十万。
    
    杨光富一家八口人,他和太太、两个儿子儿媳、两个孙子,家庭月收入才三千元。原先靠融资,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光纯利息就能拿五千元,正因如此,八月十二日时,杨光富听说几个公司的月息已经涨到百分之八,便又把此前已经取出的本金全部追加进去,没想到不足半个月,就血本无归。
    
    「我家里全部的存款都在里面,现在只剩下六百元,连买菜钱都没有了!」杨光富现在每天在街上转,四处听消息。他还有些恍惚,不明白曾让他过上了好日子的大公司怎麼突然变成这样。
    
    任何危机都不会在一夜之间爆发,福大的流动性难关只是导火索。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七月底到八月初,实际上「灵敏」的融资客户已经收到风声,知道政府準备开刀整治民间融资。「这一段时间,开发商的资金被大量抽走,估计总额有七个亿以上。」这位消息人士说,大量取走本金和利息的融资户,主要来自州市政府部门及相关单位。
    
    今年上半年,州市政府已经多次开会,讨论民间融资的风险问题,準备採取措施进行控制。二零零八年七月,吉首地区房地產行业商会组织了「防范处置非法集资法制学习班」,三馆、福大、荣昌、福诞等十三家当地最有影响力的房地產企业签字达成协议,称自七月十二日起,「各企业必须将融资月息降至百分之三以下,取消任何形式的返回和奖励」,「严防融资性质蜕变」。这一份协议,吉首地区民间融资问题专家、吉首大学会计系副教授鲁明勇解读为政府「软著陆」式的全面整治信号。
    
    可惜,软著陆尚未成功,大批资金集中撤出,让多数融资企业财务状况迅速恶化。八月十五日至二十三日,几大房地產公司宣布降息至百分之三,本金延期三个月支付。八月二十日至二十七日,三馆公司声明「财务部大盘底」,负责支付利息的财务部不营业。熟知三馆业务的人透露,此时三馆的老板曾成杰已在四处运作,希望获得贷款缓解流通困难,但鲜有成效。
    
    直至九月七日,政府工作组正式进驻三馆公司清查,公司也终未能兑现如宣传横幅所言的「一定确保投资者利益」。吴让显和杨光富们拿著与公司签的融资合同,四处打听,希望这份承诺了金钱关係的文书,能保护他们最后的利益。而在法律专家眼里,这一份漏洞百出的所谓「合同」本身就是违法的。
    
    吴让显提供给记者的合同,实际名字叫作「房屋认购承诺书」。承诺书上写明,吴让显预交五万元「优先认购」商贸大世界二期尚未建成的商店铺面,并说如果三个月内不交房,就给予每月百分之六的「违约金」,并到期退还全额认购金。由於商贸大世界二期工程根本不可能三个月建好,合同的另一种说法,就等於:存五万元,三个月,每月五千元利息,到期还本。
    
    广州南方福瑞德律师事务所的汤哨峰律师鑑定过承诺书后,对亚洲週刊记者说,由於中国政府早就禁止了楼花预售的行为,该合同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汤还指出,该合同虽然标明是「预售」,但根本没有明确写出预售的内容与价格,其所有的权利义务都指向一笔债款,显然是变相集资行为。
    
    根据国家最高法院相关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於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按照目前的贷款基準年利率百分之七点四七计算,法律保护的上限年利率为百分之二十九点八八。而根据《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下称《办法》)第四条,凡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吸收公眾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眾存款,以任何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进行的集资都是非法的。
    
    
    
    
    从任何角度来看,吉首的民间融资都是非法。而根据《办法》第十八条,因参与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受到的损失,由参与者自行承担。
    
    吉首市政府在九月七日的电视公告中,也表明了类似立场:此次风波的解决将奉行「谁集资,谁负责;谁参与,谁负责」的原则,并「依照国际惯例,政府一律不买单」。然而,这一态度引起了当地百姓的不满。在街头派发的市民致政府《公开信》中写:「吉首的民间借贷已经七、八年了,地盘是你们卖的,开放商是你们定和控制的,高利息是高官及你们的亲朋好友拿的,湘西电视台和广告台,天天都在播走近福大、荣昌维生素,这难道不是政府行为吗?你们为什麼早不管管,出了事就往老百姓身上推,能推得了吗?」
    
    公认的事实是,在融资危机爆发前,政府的态度一直是默许。融资规模最大的几家房地產企业,接纳融资与派发利息的办公室都是公开的,每天人来人往,从未被要求阻止。公司反而在各种公开场合,不断获颁「优秀企业」、「优秀企业家」、「信得过企业」、「重点保护单位」等讚誉。
    
    在融资规模最大的荣昌集团(近二十亿),融资客户二零零四年起还持有一本盖有「湘西自治州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处」和「荣昌公司投资协会」两个印章的「投资协会会员证」,会员证还需年检方可续签。「这个小本子有民政局的盖章,融资怎麼会是非法的?」融资户不解。类似的证件到底是否合法?三馆公司的法律顾问、共盛律师事务所的彭苏华律师对记者的问题不置可否:「合法不合法,我们说了不算,政府说了才算。」
    
    夹在百姓控诉、政府默许与严苛法律之间的,是民营企业的难言之隐。
    
    二零零八年七月,中国人民银行湘西州中心作出的《二零零八年上半年湘西州经济金融形势分析》提到,资金供给不足、宏观调控使部分企业资金进一步趋紧,居民投资渠道狭窄是刺激湘西民间融资盛行的原因。湘西吉凤(吉首-凤凰)经济开发区总经济师郭怀初也指出:「中小企业融资难是制约湘西自治州经济健康快速发展的瓶颈,民间融资给当地经济发展注入了一定活力。」
    
    非法集资的边界在哪里法律上本就难界定,儘管有最高法院以及《办法》的规定,中央财经大学二零零三年的全国性调查就已显示,中国民间融资的规模有至少八千亿元。其中,个人资金佔了民间融资资金来源的半壁江山。「给八千亿一个通向阳光的渠道」,是这几年经济学家及社会著力呼吁的。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说过,各大银行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贷款额从来没有超过百分之二十,所以民营资本在金融市场上一直遇到困难,它拿不到二成的贷款,但创造了八成的利益。八月中旬,央行发布报告首次承认民间借贷作为正规金融有益和必要的补充,并表示应适时推出《放贷人条例》,给民间借贷合法定位,引导其「阳光化」、规范化发展。
    
    可惜的是,吉首的融资企业还没熬到黎明。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吉首爆发10万人大规模群众示威 惊动中央 (图)
  • 湖南吉首因集资问题发生示威冲突已经解决
  • 湖南吉首非法集资纠纷引发群众围堵火车站
  • 湖南吉首非法融资情况早有人在网上反映.(图)
  • 湖南吉首市有民眾到市政府上訪
  • 湖南吉首市发生群众堵塞各街道事件 出兵维护秩序(图)
  • 湖南吉首市几千群众上街与万名军警对峙(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