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昝爱宗:鄢烈山说了半天都没说到点子上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7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日期:2008-11-07]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11月7日,鄢烈山在《南方都市报》发文说"依法管理不必等新闻立法",提及"不要诿过立法,动不动就怪无法可依,就呼吁立法,先问现在的法律资源你用足了用好了吗?",其实都是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点子上,而且有误导之嫌,新闻立法是新闻自由的源头保障,没有新闻自由的立法,都谈不上新闻采访和合法性。他还说"如果立的法是明规则,行的是潜规则,这种'立法'除了败坏法治的信念又有什么作用?"也是多余的,因为了无法治,谈何败坏,败坏什么?没有明规则,其实都是见不得光的黑暗的潜规则当道。
    
    我认为,新闻舆论监督若不从源头谈起,就是一个废话,或是为当权者的非法一叶障目,新闻立法最关键的是立法保障民间办报和新闻自由。新闻立法应当明确"报纸、期刊的创办可以由公民团体进行,也可由自然人进行",即恢复民间办报。
    
    最近一些改革开放30周念纪念的文章披露,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立法机关就开始制定非常具体的新闻立法计划,彭真和万里担任全国人大委员长期间,已经实施这一立法计划,具体由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前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主持推动,1985年7月15日起草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法(草案)》第一稿,1988年4月修改后整理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法(草案)》草案第三稿。
    
    此外,国务院的新闻出版署成立后,于1988年1月成立了新闻法起草小组,上海市委宣传部于1988年2月也成立了一个"新闻法起草小组"。胡绩伟主持拟定的新闻法草案,尽管受到"左派头子"胡乔木等人的牵制,还是基本上体现了保障新闻自由的指导思想。该草案第一条规定:"本法所规定的新闻自由,是指公民通过新闻媒介发表和获得新闻,享受和行使言论、出版自由的权利。此种权利只要不违反宪法和根据宪法制定的专门法律的规定,都得到保护,不受侵犯。"第七条:"公民、社会团体具有通过媒介对政府事业和其他公共事务,以及这些事务涉及的个人发表意见、提出建议、进行批评的权利。"第八条:"除国家处于总动员时期外,不得对新闻机关传播新闻、发表言论施行任何形式的新闻检查。"第二十二条规定的新闻工作者的权利包括:"报道和评论社会生活的各种事件。新闻媒介独立负责批评危害社会生活和人民利益的错误行为和不良现象,而不需经过新闻机关以外的单位和个人批准。""所采写的新闻首先须传送其所属的新闻机关,而不受阻拦。""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在新闻工作者执行任务时,对其进行阻挠、威胁、迫害,或危害其人身安全。"最值得一提的是,该草案第十二条明确规定,"报纸、期刊的创办可以由公民团体进行",特别写上"也可由自然人进行"。
    
    为什么自上个世纪至今二十多年未中国不提新闻立法呢,因为无论是邓小平、陈云,还是江泽民、李鹏,还是胡锦涛,温家宝,都比鄢烈山先生明白,新闻法必须保障新闻自由,因此他们不敢为这个法背书,这个法一旦制定实施,必然会给一党专制带来巨大的冲击,党禁就必然结束,公民社会和法治才有可能实现。当权者十分明白,不能搞新闻立法,可我们的杂文家却说不必等新闻立法,可关键是没有新闻立法,舆论监督又如何依法管理、依法保障?
    
    新闻立法的制度源头问题不解决,合法性问题不正视,新闻自由不争取,民间办报不突破,媒体就只能是喉舌,舆论监督都基本是一种摆设。
    

(博讯记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8/11/09) (Modified on 2008/11/1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浙江大学生报告"宗教对浙江农村地区的影响" (图)
  • 昝爱宗:上海警方非法关押"造谣者"郏啸寅3个多月内幕曝光(图)
  • 昝爱宗:打阎崇年的是"以暴易暴"党校的学生
  • 昝爱宗:致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公开信
  • 蔡楚:昝爱宗“每周点评”专栏被封,并被限制出境(图)
  • 昝爱宗:三鹿,毒奶粉的代名词
  • 昝爱宗每周点评:9月第2周:瞒报与公关高手三鹿集团
  • 昝爱宗:建议山西政府向“9.8”死难者下半旗
  • 纪实:昝爱宗先生二三事
  • 昝爱宗每周点评 8月第3周:刘翔退赛,华国锋去世
  • 昝爱宗:看华国锋如何镇压表达异议的民众
  • 昝爱宗:新闻署长柳斌杰网聊遭炮轰
  • 换记者证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商机/昝爱宗
  • 昝爱宗:从胡锦涛、江泽民论网看网络言禁开放
  • 昝爱宗:劳民伤财的记者证
  • 昝爱宗:是记者诈骗,还是经济纠纷?
  • 昝爱宗:为地震死难者祈祷
  • 昝爱宗:请公正对待长平先生
  • 凌沧洲昝爱宗等九位学者就民族主义的联合声明(完整版)
  •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 昝爱宗:祝贺奥巴马获得美国总统
  • 昝爱宗:农业部新闻署怎么不整治《百姓》?
  • 昝爱宗:中国人容易误读诺贝尔和平奖
  • 避免类似杨佳”冤有头,债有主”仇恨式报复再次发生/昝爱宗
  • 襄汾泥石流:山西新华社比上海新华社更在乎真相?/昝爱宗
  • 建议山西政府向“9.8”襄汾死难者下半旗/昝爱宗
  • 中国作家申办中国真话报和揭穿谎言出版社/ 昝爱宗
  • 姑妄言耻——专制暴力的耻辱榜檢視 /昝爱宗
  • 看华国锋时代的政府如何镇压表达异议的民众/昝爱宗
  • 新华社上海分社御用记者沉默应对杨佳案 /昝爱宗
  • 昝爱宗:华国锋杀害了许多优秀的中国青年
  • 华国锋时代被错杀的优秀青年——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们 /昝爱宗
  • 关于公民权被侵犯致浙江日报社长高海浩/昝爱宗
  • 从奥运造假看中共抵挡基督真理信仰的彻底失败/昝爱宗
  • 昝爱宗每周点评——八月第一周:奥运会前夜的盛宴
  • 封锁消息很愚蠢/昝爱宗
  • 呼吁司法机关对杨佳案依法公开、公正、独立审理/昝爱宗
  • 昝爱宗:从《北京晚报》哀杨佳为“反面许三多”谈起
  • 没有言论自由就看不到法治/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