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府延期关停相关企业,上海松江区空气污染引发诉讼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4日 转载)
    
    上海松江区空气污染引发诉讼
     《财经》记者 陈中小路 [2009年02月23日 17:20]   (博讯 boxun.com)

    
    涉及DOP(邻苯二甲酸二辛酯)对松江新城持续数年的空气污染,该区域现有人口逾十万;政府以金融危机之下,可能影响就业稳定为由,延期关停相关企业
    
      【《财经网》专稿/记者 陈中小路】夜幕降临后,一股让人窒息的恶臭,时常弥漫在上海市松江区的上空,这一情形持续数年。
      这股恶臭来自于该区的部分塑胶企业所排放的废气,废气中所含的主要污染物DOP(邻苯二甲酸二辛脂)被学术界认为是一种有致癌嫌疑的物质。
      在周边居民持续多年的投诉之后,上海市松江区政府曾于2008年5月下文要求关停污染企业,但有关企业运转依然。松江区环保局今年2月初致投诉居民的回复材料显示,当地街道以“金融危机的影响,鉴于社会就业稳定的考虑”,向区政府申请延期关闭有关污染企业。同样让人无奈的是,由于中国DOP相关标准的缺位,污染企业经过整治后的监测指标已经“达标”,但恶臭状况却依然存在。
      近日,居民将上述所涉污染源上海金宝山塑胶企业有限公司(下称金宝山)和上海金腾山塑胶企业有限公司(下称金腾山)两家企业告上法庭,要求企业停止废气排放。此案于2月18日被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受理,计划于3月16日开庭。
      公开资料显示,DOP是通用型增塑剂,主要用于PVC制品的加工工艺中,不增加塑料的可塑性和柔韧性。在PVC制品的热加工中,温度超过20℃时,DOP大量挥发,以气溶胶状态通过烟气排放而形成污染,有很强刺激性,长期吸入会造成慢性中毒。学术界有观点认为其具有致突变性和致癌性,吸入和食入后会引起呼吸急促和心率加快,如大量吸收可能引起中央神经系统的紊乱和肠胃不适。
    
    环境让步金融危机
      杨奇(化名)是上海松江大学城附近某大型居住小区的居民,尽管其处所至上述污染企业的距离达11.5公里,但也深受恶臭所害。
      据其介绍,自从两年前搬入该小区居住后,经常会在晚上闻到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类似塑胶烧焦后的味道。“毒气”出现的时间往往在晚上七点至次日五点左右,有时废气浓度大到会让人在睡梦中被熏醒,且浓度大时让人想呕吐。另一位在污染企业正对面生活的居民金兰(化名)则表示,搬过来后,渐渐发现自己得了严重的慢性咽喉炎,其母亲的心脏也开始出问题。
      松江区环保局材料显示,DOP分子量较大,为390,空气的平均分子量为29,因此高空排放后不易扩散。风力越大,DOP分子落点越远,会影响到离公司较远的地方,尤其在夜间,气温较低,分子富集,气味更浓。
      而杨奇所生活的松江新城一带,现有人口规模13.6万人,规划人口为66万人,其中包括十万大学城的学生。在该区域各大居住小区的网络论坛里,对这股“毒气”的抱怨随处可见。居民多年来持续不断地向松江区环保局等部门投诉,但污染问题始终未获解决。
      松江区环保局给居民的回复材料显示,给居民造成困扰的污染企业金宝山、金腾山,同属20世纪90年代进入该区的台资企业金宝山集团,这两公司都是PVC塑胶手套生产企业。其中金宝山于1993年投产,12条生产流水线,年生产能力9.5亿只;金腾山于1997年投产,18条生产流水线,年生产能力9.9亿只。目前两家公司在生产过程中主要产生增塑剂DOP等混合工艺废气,经水冷凝和静电吸附净化后通过35米烟囱高空排放。
      松江区环保局称,早在2003-2004年,就曾向金宝山和金腾山等企业下达“整改通知”。此后,相关企业也投入1809万元进行改造,经区环境监测站测试,“基本符合国家排放标准,但不太稳定”。
      但2006年后,问题又趋于严重。当年3月,松江区环保局的监测显示,金腾山达标,金宝山超标。该局做了行政处罚,并提请区政府对其限期治理,但未获区政府批准。
      2007年5月,金宝山和金腾山再次“超标”受罚,且是“严重超标”的程度。当年8月,金宝山同一年二度被罚。此后,松江区政府终于对这两家污染企业做出限期治理决定,限期为三个月。
      不过,金腾山、金宝山在废气限期治理届满后,仍未能做到大气污染物达标排放,松江区环保局于2008年3月提请区政府关闭这两家企业。2008年5月,区政府初步同意,并以文件的形式要求于2008年底先关停金宝山,后关停金腾山。
      但上述决定至今未实质性履行。松江区环保局材料称,由于受金融危机的影响,鉴于社会就业稳定的考虑,(污染企业所在的)永丰街道向区政府申请延期关停金宝山,初步将关停时间定于2009年上半年。据了解,相关企业有逾2000职工,其中95%为松江区本地居民。
      金宝山的工会主席表示,对投资商来说,关停工厂,卖掉已比早年升值不少的土地,再到别处投资,并无损失。主要是考虑其员工大多40岁以上,文化水平低,也无技术,但都是家里顶梁柱,现在金融危机形势下让他们出去找工作非常困难。在考虑周围居民的利益时,也必须考虑这些员工的利益。
      而此后更是有消息称,关停时间可能会延迟至2010年以后。而且,2008年底金宝山还在向松江区有关部门申报新建一项污水处理项目。
      由于一再拖延,备受恶臭困扰的居民终于一纸诉状把上述两家企业告上法庭。
    
    “达标”的污染
      不过,杨奇的诉讼请求未必能够获得法庭的支持,因为经过整改,污染企业监测数据已“达标”。金宝山工会主席也表示企业已再三努力,不仅投资了逾3000万元用于整改,还把部分生产能力转移至江苏徐州,最近几次监测也已符合国家标准。
      松江区环保局材料称,2008年,这两家企业分别再次增设一套冷凝系统,金腾山改进生产工艺,将直接加热改为间接加热,使烘房温度从220℃降为180℃,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污染物的排放量。2008年7月11日、11月6日、12月上旬,该局环境监测站分别对这两家公司排放的废气进行了监测,测试结果均达到了国家标准。
      据悉,造成这一窘境的原因是目前国家DOP污染标准的缺位。对此,松江区环保局解释称,主要废气污染物DOP排放限值,暂无国家和地方标准,故只能采用臭气浓度进行监管。但国家规定臭气浓度排放限值较为宽松,如排气筒高度在35米,它的排放标准为15000(无量纲),而这两家企业的排气筒高度都在35米左右。因此,即使达标排放仍会影响周边环境和居民。
      杨奇的代理律师、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斯伟江已向中国环保部科技标准司、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司、政策法规司、污染防治司和环境监察局,及环保部下属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标准研究所提交了《关于DOP作为大气污染物的排放限值释疑请求暨尽快制定DOP相关环境标准的建议》(下称《建议》)。
      《建议》称,中国现行的《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GB14554-93)中关于“臭气浓度”的限量标准值,主要是针对对人体无毒害或者毒害很小的气体,所以是一个比较宽松的限值。而鉴于DOP的化学毒性,其对人体存在极大危害,如牵强附会地套用宽松的臭气浓度限值对其进行监管,不但不符合科学理性,也将背离污染物排放标准制订须“防治环境污染,维护生态平衡,保护人体健康”( 国家《环境标准管理办法》第三条)的本旨。如果依此标准执行也起不到环境和公民健康防火墙的功用,反而放纵了排污行为,可能会对环境和公民健康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而根据现行《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GB16297-1996),已规定排放限值的33种大气污染物中没有直接标明包含DOP,因此《建议》希望环保部明确解释,按照现行环境标准和DOP的毒性和化学特性,DOP作为排放的大气污染物,现时应适用何种限值标准,以及尽早制订与DOP相关的环境标准。
      对于上述种种困境,松江区环保局仅能表示的是:“由于我局只有处罚权,无关停权力,只能要求企业所产生的污染物达标排放,而对企业因违法行为所受到的行政处罚无执行权。”该局建议松江区政府能充分考虑到新城区居民所受的不利影响,加快落实关停这两家企业的计划。■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盐城自来水遭化工污染:为了GDP放弃干净水(图)
  • 阳宗海污染问责26官员是被冤枉?与地震有无关系?(图)
  • 阳宗海砷污染迷雾不散 专家称与地质、季节有关
  • 广西来宾:当家园的绿水被矿山污染成“黄河”的时候(图)
  • 库区污染诱发地震?部分三峡移民将被迫再次搬迁
  • 周勍:中国食品污染的重要原因是道德污染
  • 中国污染导致每30秒有一位出生缺陷的婴儿问世
  • 中國污染遺禍每30秒誕一畸嬰
  • “污染导致中国出生缺陷激增”
  • 美国产燕麦食品疑受沙门氏菌污染 或已出口香港
  • 中国08年逾八成海域污染
  • 严重污染:太湖水?污水池?(图)
  • 乌鲁木齐重度污染,几进“完全不适合人类居住”之列
  • 广州化工污染将波及港澳:媒体被要求不许质疑项目
  • 中國藍藻污染仍未受控制
  • 江苏邳州市新三河村水源污染村民铅中毒
  • 上海中华印刷厂污染情况触目惊心
  • 中国仅贵州、陕西发现燃煤污染型地方性砷中毒
  • 企业污染导致儿童群体中毒//任华
  • 曲阳县污染太厉害了
  • 古都洛阳的新伤口:揭开伊川县电力集团违规扩建“高污染”工程的疯狂黑幕
  • 河南省台前县的化工厂污染很厉害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从七九二矿破产,遣散职工到惊暴核污染扩散内幕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 从内源性污染中走出/易宪容
  • 史洪源:是谁污染了我们记忆的天空?
  • 环保腐败加剧“环境污染”/孙瑞灼
  • 煤矿作业污染为什么总治理不了呢
  • 中科院院士蒋有绪:何时建议征收“放屁税”?放屁也污染环境
  • “举报污染被拘”背后的“仲裁”错位
  • 公交车是城市的最大污染和事故隐患
  • 中国农村地区环境污染到论著是该问责谁?/滇思
  • 海门污染--官踩着百姓的鲜血和眼泪
  • 宁津县环境污染,喝的地下水都有一股臭味!
  • 举报:上虞有比三鹿奶粉更严重的污染事件!
  • 陈维健: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 三鹿奶粉:“污染”之说难成立 图财害命是本质
  • 三鹿奶粉污染事件再次敲响食品安全警钟/蓝春锋
  • 就高安屯垃圾场污染事和官员通电话的实录
  • 绿色奥运?——请看北京环保局对朝阳、通州两地垃圾场臭气污染问题的回复
  • 空氣污染問題是北京咎由自取/潘小濤
  • 交通与污染等严峻问题:北京会被迫迁都吗?
  • 一个噪音污染,为何举报起来就这么难?/袁伟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