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检察院检察长谈阜阳"白宫"举报人死亡案(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9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安徽检察院检察长谈阜阳白宫举报人死亡案

    
    安徽阜阳市花费3000万元建造的政府办公楼酷似美国白宫。资料图
    
     “白宫”举报人李国福遭到原区委书记和区检察院原检察长共同打击陷害。7日,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崔伟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独家专访称,此案给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我们的各级检察长,要把坚持党的领导和盲从某一级党委的主要负责人区分开。
    
     崔伟感叹道,党政领导干部首先要强化宪法意识和法律意识,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开展工作,“张治安作为区委书记,确实是宪法、法律意识非常淡薄。可以说,他是把公权当成了私权,而不是为民所用。”
    
     提起阜阳市颍泉区原区委书记张治安和区检察院原检察长汪成,崔伟说,“他们滥用职权打击报复、陷害举报人这个事实是存在的”。对张治安一案,检察机关目前已基本侦结,下一阶段准备起诉。经检察机关和公安部门认定,举报人李国福属于自缢身亡。
    
     李国福曾多次到北京举报张治安违法占用耕地、修建豪华办公楼“白宫”等问题。2007年8月26日,他返回阜阳市的当天,被颍泉区检察院带走,随后被拘留、逮捕。2008年3月13日凌晨4时55分,李国福在安徽省第一监狱医院死亡。
    
     2008年4月22日
    ,中国青年报刊发报道《阜阳“白宫”举报人蹊跷死亡调查》。崔伟一上班,就看到秘书放在办公桌上的这一期报纸。这位检察长是2007年12月14日从山西交流来到安徽任职的,此前对李国福一案尚不了解。中国青年报的报道,让他感到非常震惊,至今“印象很深刻”。
    
     “报道里提出的很多问题和疑问,我认为需要认真调查研究。”崔伟代表对本报记者说,当天上午11点30分之前,他就提笔在《中国青年报》上作出了批示,要求检察院对此报道予以高度重视,并请分管的副检察长鲍国友抽调成员,立即赶往阜阳调查。
    
     “这个案子查处,我是第一个批的。鲍国友副检察长当时正在省委党校学习,我就让秘书打电话,要他下午立即赶回来。”崔伟代表说。这一天的12点20分左右,他就接到安徽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电话,称已对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作出了批示。当天,安徽省委书记王金山也作出重要批示。
    
     据崔伟代表介绍,安徽省先后派出了3个调查组。第一个是省检察院的调查组,发现李国福一案前期立案调查中与张治安有关,但当时没有发现其涉嫌其他犯罪问题。调查组返回后,向省委政法委书记做了汇报,并建议由纪检委牵头,成立专案组,得到省委同意。后来又由省委组成调查组,仍以纪检委和检察院的成员为主。
    
     在对张治安立案调查的过程中,是否发现他在建豪华办公楼期间涉嫌经济犯罪问题?崔伟检察长说,调查的重点是,查明张治安是否打击报复、陷害举报人,“这个性质非常恶劣。”
    
     侦查的重任落在芜湖市人民检察院干警身上。“我们在基层办案,难免有这样那样的干扰。”崔代表解释,因为他了解到,张治安的家庭在当地影响比较大,怕有不必要的干扰。考虑到阜阳在安徽北部,芜湖在江南,相距较远,有利于工作的顺利开展。
    
     崔伟说,汪成现在“很懊悔”——他和张治安是同学、老乡,但和李国福之间不存在恩怨;更重要的是,“他是区委书记,他是检察长”。“客观地讲”,一开始,汪成不太赞成张治安的做法,但“张对其施加了压力,不查我就撤你”。
    
     “这对我们检察干部来说,教训深刻。”崔伟说,事情发生后,他在各种场合强调:我们的各级检察长,要在坚持党的领导的前提下,依法公正、独立地行使检察权力,要强化政治意识和宪法法律意识,“要把坚持党的领导和盲从某一级党委的主要负责人区别开来”。
    
     崔伟认为,当时,汪成如果能够向张治安陈明利害,如果能够向上级检察机关请示报告,“应该说可以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但一些基层检察长的政治素质,让这位省检察院的检察长感到遗憾。 (博讯记者:XinYu)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杭州举报人被殴致死续:被举报者出庭受审
  • 杭州举报人被殴致死续:被举报者出庭受审
  • 警察家属的举报信!
  • 湘潭市受害人举报反被打,要求政府严惩
  • 关于要求北京市司法局局长、律协会长等人退还敲诈勒索律师钱款的举报信
  • 湖南衡阳: 昔日合作者举报质监局违规创收19亿(图)
  • 河北吴桥发生灭门血案,与举报选举不公有关
  • 山西鼓励群众举报煤矿隐患和事故 最高奖5万元
  • 媒体聚焦院士“造假”事件 类似小偷举报强奸犯?
  • 央视配楼大火当晚,举报中心发出“一级”通知:只能用新华社稿
  • 张华给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检察院的举报信
  • 吉药举报终被受理 举报人之一意外被拘(图)
  • 百姓举报腐败被打压 肖昌海上访被拘禁
  • 举报湖北应城市委书记谢思芳的干部失踪
  • 举报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以权谋私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二) /上海维权马桥镇(图)
  • 最高法院开通两部举报电话,供全国13亿人用
  • 湖北恩施访民黄世明因带领223户村民举报贪官被迫逃亡北京 (图)
  • 落选村干部杀举报人全家 5人遇害在锦州中院受审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邵阳市一公安公安干警向犯人借钱十六万举报后反遭报复行凶伤人(图)
  • 保定李盘生举报:比抢劫犯还要可恶的一伙公安警察
  •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举报信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晓涛:举报人李文娟败走沈阳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江苏灌南县居民杨建祥:实名举报,谁来保护?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控告举报人邵士信控告书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蒲大前“举报材料”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举报:河南周口淮阳县的高考严重违纪及舞弊情况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举报黑龙江省勃利县红星林场于春场长: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医生举报被停职,9年举报8种假劣医械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举报,朝阳公安分局政委王忠纵子行凶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联通举报者的牢狱之灾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河南济源市招录公务员 网友举报称存在暗箱操作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举报人李文娟被刑事拘留前的声明
  • 中国举报网创办人状告沈阳市公安局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公安打死一个人,就象打死一条狗:一个举报乱砍滥伐、盗伐林木保护山林人的遭遇
  • 胡范军兄弟举报抚顺市望花区检察院反贪局长文斌、黄玉龙
  • 中组部开通举报反腐网站/崔秋雷
  • 实名举报发改委高官长期包养二奶/钱晓斐
  • 我也说说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的腐败/举报人:永泽
  • 刘飞跃/驻京办国家工作人员为侵犯人权 追杀举报人
  • 裘金友奉劝反腐举报访民,别动不动就进京上访
  • 将举报人交给被举报单位的违法违纪领导处理,世间有这样的冤案吗?/刘丹宏
  • 故意设置举报障碍,制造一起中共纪委失信案/刘丹宏
  • 没病?没病为什么举报萧山红山农场党委书记丁有根
  • 没病?没病为什么去举报我们领导腐败 /沈玉凤
  • 保护好举报人裘金友不容忽视
  • 将举报人强当精神病毫无人性 政府官员比畜牲还要畜牲
  • 杭州公、检、法,秘密毒刑拷打实名举报人是否应该进行国家赔偿/杭州公民
  • 保护好群众举报人不容忽视/朱海滔
  • 给举报人裘金友撑起明朗的天
  • 老支书死在举报上访路上,留给我们五点思考
  • 华东政法教授谈“反革命”风波 好奇被举报内容(图)
  • 一个无罪信访举报人在狱中的经历
  • 本溪市故意设置举报障碍,制造一起纪委失信案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