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揭“汪氏蜂蜜”黑幕,我将让几十万人失业!
请看博讯热点:食品安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0日 转载)
     提交者:汪氏蜂蜜
    
     (一) 自去年春节前一直到前天的“315”,网上陆续出现了“蜂蜜行业的三鹿、汪氏大肆造假、一年坑害数百万消费者”的“惊人”举报,一些良知网站也站出来呼吁相关部门予以监管。汪氏到底是不是蜂蜜行业的三鹿?汪氏蜂蜜到底有没有大肆造假?汪氏蜂胶到底是不是在拿无数消费者做人体试验?……时间过去两个多月了,不知为何,至今仍然没有一个负责食品监管的相关部门,出来给广大的消费者们一个公正的、可信的说法。这个似乎就要从此不了了之的事件,也开始变得更加不明不白,令消费者们对蜂蜜食品的信心更受打击……为什么,许多事件非要等到出了人命才来解决呢?为什么,消费者(受害者)们往往总是要等到最后一个才能获知真相呢?为什么,包装越是精美,往往对消费者们欺骗越厉害呢? (博讯 boxun.com)

    
    (二) 作为汪氏曾经的一个员工(曾做了两年多汪家女婿的助理),同时也曾是它的一个消费者,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良心挣扎之后,今天,决定在这里来回应此事。大家先不要猜测我为什么要做此回应,虽然我没有代表食品监管部门的权利—— 汪氏到底有没有造假,我的回应是否真实——这才是大家所最应该关注的焦点。我的目的也绝非为了搞倒汪氏(我还是衷心地希望它最终能成为百年品牌)。我只想尽我所力,以我个人微弱的声音,来呼吁蜂产品这个行业,能够多一些规范与良知(我觉得这对于保护消费者们的权益与健康来说,实在是刻不容缓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当然,如果有人硬要怀疑或者指责我的目的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又或者,如果有自称为汪氏忠实顾客、某某蜂农的谁谁,实在对我的做法看不顺眼和恼怒的话,就请尽管向我开炮吧,我已准备好背负“令中国数十万蜂农失业”、“恶意打击民族企业”、“影响国家的经济增长”等等骂名及种种报复。我的电话是 13556115375,我姓张。
    
    (三) 在这里,我首先要告诉大家的第一个“内幕”是:汪氏确实一直在非法制售蜂胶(包括其蜂胶液及奥运新品倍力康蜂胶等)。我曾经询问过北京市工商局:制售蜂胶到底要不要有健字号?对方的回答说要,并且说如果接到举报的话马上就会去查处(但相信去举报的人很少,消费者们或许都早已被厂家的绝妙广告给弄晕了)。为此,我也曾向公司提过建议:一定要合法经营蜂胶,这也是为了避免被公司取缔的各地代理商的举报(他们大多已经跟汪氏分道扬镳)。但是,我的建议并没有被接受。蜂胶确实有其独特的功效,它的利润率也远远高于其它品类。并且,蜂胶极容易被造假(比如添加树胶等伪劣成份),或者被无限地夸大保健功能。而消费者们根本就很难以辨别其真伪与优劣。所以,我想国家逐步加强对蜂胶的监管(包括出台了许多法规要求制售蜂胶一定要获得保健字号),还是有其道理的。
    
    (四) 但是,一直以来确实有些企业似乎已经形成这样的一个经营理念:通过非法经营赚得 1个亿,再拿出其中的1千万去交罚款或者去“公关”,还是非常划算的。有些企业也似乎摸透了这样的一个“潜规则”:只要没吃死人,只要没惊动高层,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可以通过“公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何况,大人的抵抗力远比那些被三鹿坑害的儿童强多了。很多人吃了掺假的蜂蜜、蜂胶等产品还不知情地高兴着——确实“正如孩子吃了添加三聚氰胺的牛奶一样”,照样也能长身体呢。
    
    (五) 在这里,我首先要告诉大家的第二个“内幕”是:网上关于“汪氏的野玫瑰蜜、党参蜜、五味子蜜、黄连蜜等实际产量都非常稀少的蜜种,很有可能是用低成本的其他蜜种调配而成的,再加上一些玫瑰香精,以及可以刺激女性变美的成份甚至是违禁药物调配而成的”这一举报,的确并非空穴来风。在公司期间,我曾从一个关键人物无意的谈话中获知这个“机密”。这个关键人物告诉我,汪氏蜂蜜经过高水平“调配”之后,其利润因此变得非常的高!我当时非常吃惊,因为汪氏产品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的真材实料!空口无凭,可我当查阅了相关资料之后,不由地暗自感慨:这种手段可真是高啊——因为现行的蜂蜜行业法规与标准,根本就拿它没有办法!
    
    (六) 撒了一个谎,就要编造更多的谎言来掩盖。其实,针对“汪氏蜂蜜大肆造假”这一质疑,汪氏公司自己已经在重庆晨报中不小心地承认了:汪氏企业相关人士正面回应称“汪氏蜂蜜全部来自蜜区,都是真材实料……汪氏野玫瑰蜜全部来自多花蔷薇”。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字典、权威著作里根本就没有多花蔷薇称做野玫瑰的说法!…… 但愿,此位汪氏相关人士回应是可信的。千万别连所谓的多花蔷薇,都是灵机一动、凭空“创新”出来的!也希望除了野玫瑰蜜,汪氏公司的其它产品绝非专业“调配”出来的,更希望汪氏的蜂蜜其实并没有添加人工香精及其它违禁成份……毕竟,蜂蜜在整个销售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啊。汪氏啊,十多年来你的蜂蜜一直就是这么卖的吗?你戴着中国驰名商标的荣誉内心可否感到不安?你真的应该再多捐些款来回馈社会啊!
    
    (七) 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的第三个“内幕 ”是:汪氏为了能够提升所谓的知名度与竞争力,确实一直在大肆进行非法的广告宣传,甚至连2008奥运及五环标志都敢盗用。我家里迄今还有包装上印着奥运五环标志的汪氏产品及其宣传资料。当初我曾多次建议不要吃奥运的豆腐,却被斥责为“你太保守了”!另外,大家只要登上其公司网站,就会发现其所“创新”出来的款款蜂蜜,无不冠以种种神奇的保健功能:对心血管疾病、冠心病、心肌梗塞有辅助疗效等等(不过,很有可能等你们要去查阅的时候,这些非法宣传早已不见踪影了)……
    
    (八) 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的第四个“内幕”是:蜂产品行业的许多法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依我这个资历肤浅的人士来看,仍然还很不健全。一个不健全的法规,很容易被那些为了私利而不择手段的商家所利用,被他们拿来欺骗、坑害消费者。他们会说:你看,我们的产品都是合法的,你可以放心食用!而据我所知,目前,蜂产品行业关于蜂蜜的最新法规及标准,仍然没有针对野玫瑰蜜、党参蜜、五味子蜜等诸多品种的鉴别标准,仍然没有针对是否添加人工香精这一项的检测标准……关于蜂胶的最新法规及标准,仍然没有对蜂胶与树胶等伪劣(违禁)成份进行辨别的标准(完全就如牛奶之前没有对三聚氰胺的检测标准一样)……而这些内容,对于规范蜂产品市场来说,都是相当、相当之重要的。大家可能会质疑,为什么连刚出台不久的法规都会出现这么严重的漏洞呢?为什么连我这个资历这么肤浅的人也能找出这么严重的漏洞来呢?……大家有时间的话,去查查那些法规的主要制订者及其制订方式,或许能够略知一二吧。
    
    (九) 在这里,我想斗胆、冒昧地给国家相关食品监管部门提个建议:全面、认真地检讨蜂蜜乃至其它各类食品行业的法规与标准,全面地、认真地听取社会各界的声音及改进建议,并进行尽快的完善。毛主席教导我们:世上无难事,只怕认真二字。一定要认真,千万不能敷衍啊。完善的法规与监管机制,才是食品行业健康成长的根基啊。中国的食品行业是时候痛定思痛了。不怕它出现第二个、第三个三鹿,就怕有更多的三鹿仍然在逍遥法外、继续在坑害消费者。另外,我还有许多困惑(相信这也是广大消费者的困惑),恳请相关食品监管部门能够在百忙之中给予答复:针对网上的举报,汪氏断定“纯属同行诽谤”。食品安全人人有责,难道因为同行举报汪氏造假——不管汪氏有没有造假——就可以不查究么?难道真的只要没有吃死人、没有惊动高层,或者因为其是龙头企业,就可以对其网开一面么?民以食为天,你们还要等多久才能给消费者们一个信服的说法?或者还汪氏公司一个“实属合法经营”的清白啊?
    
    (十) 在这里,我还想对汪氏公司的老板、曾经的汪氏同事们、经销商们以及受此影响的蜂产品企业们、蜂农们……,真诚地说声“对不起”!——对不起,可能正如某些人所说的,我将令数十万人失业! ——尽管我的这个道歉是多么的没有意义。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跟汪氏公司的老板说,赶紧停止蜂蜜造假、非法制售蜂胶的活动吧。身为龙头企业,你们的非法行为甚至将给整个蜂产品行业,带来非常恶劣的负面影响。你们早已成功地挖了第N桶金,是时候收手了。尽快规范自身吧,这才是企业发展壮大的正道……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跟蜂产品行业的经营者们说,提高市场竞争力并非只能通过造假及胡编乱造的“创新”,有非常非常多的光明正大的方式都可以有效地提升企业的利润,包括切实地为消费者提供质量可靠的产品、不断提升企业的服务水平等等……
    
    (十一) 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跟广大的消费者们说,真材实料的蜂产品对身体健康还是很有帮助的,这个行业还是有很多有良心、有责任的企业与产品的……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跟曾经的汪氏同事及经销商们说,这么做我的内心非常的痛苦,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大的。也许从此再也不会有企业来聘用我了。我将永远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我甚至很担心自己或者我的家人,不知哪天会遭受到怎样的人身攻击。毕竟,我的声音与力量实在太微弱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惊人报料:汪氏是否蜂蜜行业的“三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