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纪念六四:山雨欲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6日 转载)
    
    
     综合安全部、公安部三日的有关材料: (博讯 boxun.com)

    
    二日午夜近十一时,在木墀地发生一辆武警部队的三菱吉普车行车途中,突然冲上人行道的重大车祸,造成三人死亡,一人重伤。车祸发生后,木墀地一带人们十分警觉,虽是午夜,出事地点很快聚集了五六百人。不到十分钟,多辆警车迅速赶到,警察立即以绳索将人群和肇事车辆隔开,并将死伤者都送往旁边的复兴医院,肇事者被警车带走。警车将肇事者带走后,不少市民议论纷纷,说这里面有文章。有人说,这辆车没有牌照怎么可以自由行驶?警察不待勘明肇事经过,就将肇事者带离现场也不合交通事故处理规则?肯定是戒严部队要进城了。于是,一些市民不顾警察阻拦从肇事的车厢中翻出军装、地图、报话机,证明他们是军人伪装成平民。这一异常现象使在场的人们意识到,军队正在化装进城,真正的戒严就要来临了。这一消息迅速从木墀地传开。
    
    三日零时至一时许,天安门广场上"高自联"、"工自联"广播站,北大、人大、北师大等院校"自治会"的广播站先后不同程度地发出紧急呼吁,广播内容基本是:戒严部队开始大批进城,他们或用军车,或用其它车辆,或着便服,或列队跑步,以多种方式正从多路向天安门广场进发,这些军车有的载有枪技,而便装步行的士兵则带有菜刀、铁棍、铁锹等器械。戒严部队的先导车已在木墀地撞死三人,撞伤一人。现在事态万分紧急,请同学们、老师们、广大市民们立即行动起来,到各主要交通路口设置路障,拦截军车。在这前后,一批批学生和市民大叫大喊地奔赴建国门、复兴门、朝阳门、永定门、宣武门、木墀地、曹各庄、车道沟、公主坟、新街口、西单、王府井、南河沿、六部口等几十个路口。
    
    拂晓前后,曹各庄十二辆军车被拦、木墀地军车车胎被扎破、永定门桥头的军车被推翻、朝阳门约五百名战士被包围、电报大楼前的军车被隔离墩围住、六部口的军车和士兵被市民全部围困。北京各高校数千名学生骑自行车在长安街上示威抗议。五时许,天安门"学运之声"广播站宣称,"我们胜利了!瞧,学生和市民联成一体!."六时十五分,约五、六十名大学生在新华门前展示从戒严部队战士中夺得的军帽、军靴等胜利品。
    
    早晨,在新街口,一辆电车打斜横在马路上,堵住了一辆由北向南开的大客车。车里坐着数十名士兵,清一色平头,白衬衫、绿裤子。车子两边围满了市民。市民们愤怒的抗议声使士兵不敢打开车门下来进行解释。
    
    从建国门到东单沿线,戒严部队被市民和学生分割包围,一些人躲在人群中向士兵扔石块。在建国门立交桥上,有六七名战士的上衣被市民扒下。一些市民责问士兵不应该与人民对抗。
    
    从虎坊桥到陶然亭沿线,有二十一辆军车被市民包围。一些市民问被围的士兵是哪个部队的,他们都不说。问士兵进城干什么,他们也不说。一些市民指着车上的冲锋枪说里面是不是装着子弹准备对付老百姓的。一名军人拉开枪栓,枪膛里是空的。据了解,这支部队的大多数士兵在行进途中被冲散,一些士兵在转移弹药时遭痛打,一些受伤士兵在送往医院途中绑架,北京市一些公安干警在救护士兵转移弹药时,也遭市民痛打。沿途时而发现撒在地上被踩碎了的压缩饼乾和一些罐头。
    
    在西单十字路口,一辆大客车被团团围住,透过紧闭的车窗,看见里面坐着数十名士兵。据说这是零点左右被发觉和围困起来的。困在车里的士兵成为市民的泄愤对象,有人敲车窗嘲骂,有人往车窗上吐口水,还有人给他们照像。
    
    首都电影院附近,又有三辆大客车被围困并将轮胎放了气。其中一辆装载辎重,大学生登车搜出枪枝架在车顶上示众。再前行,又见到四辆大客车,里面同样坐着便衣军人,轮胎被放气,其位置恰在中南海正门西侧。
    
    下午一时许,在六部口的马路中间,截留着一辆大客车,这是一辆满载枪核弹药的军车。周围聚集着几千人。几名大学生模样的青年站在车顶上,不时向人们打着V型手势。客车的顶上放着一挺机枪,这几名青年不时用带刺刀的步枪挑着钢盔向人们展示。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试图多次解围均不能成功。一些学生和市民在新华门前进行抗议,新华门前近几百名解放军组成人墙阻挡。二时三十分左右,数百名武警战士和公安干警向六部口聚集的人群施放了催泪瓦斯,抢回并迅速转移了弹药车。黄色的烟雾弥漫在六部口、新华门一带,并随风吹拂到府右街,周围的人群四处躲避,咳嗽声不断。一些学生、市民用石块予以还击。施放催泪瓦斯的公安干警退守进中南海西大门。中南海西大门紧闭,学生和市民在大门外进行抗议。在人民大会堂、广播电影电视部、中共中央宣传部等重要部门,都发生了人数众多的围堵和冲击事件。
    
    下午五时许,在天安门广场"工自联"指挥部,开始向市民和学生分发菜刀、铁棍、铁链子和带尖的竹竿等"自卫武器",并声言"抓住军警就要往死里打"。"工自联"的广播称,"现在事态非常紧急",要"拿起武器,推翻李鹏反革命政府"。"工自联"负责人纠集了一千多人,推倒了西单附近一个建筑工地的围墙,拾捡了砖块、钢筋等,准备还击。
    
    下午五时三十分左右,在人民大会堂西侧待命的三千名戒严部队官兵在市民和学生的阻止下开始往后撤,市民和学生鼓掌表示欢迎。双方的对峙状态未根本结束。
    
    下午六时许下班时分,长安街上,人出奇地多,骑自行车的人们只能推着行走,有的车上还带着孩子,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来长安街上观察动静。长安街上遍地狼藉。
    
    显然,戒严部队化装进城的行动不能得到广大北京市民和学生的理解,市民和学生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对抗情绪。整个白天,不断看见有组织的抗议队伍和零零散散前来表示抗议的学生、市民在天安门广场和整条长安街上扩展。整个北京城的交通再次完全瘫痪,街上不时有三五成群的人们聚在一起进行议论。到了傍晚,气氛越来越紧张,天安门"高自联"、"工自联"的广播台不断广播公安干警与群众发生冲突的消息,空气里涌动着一股躁动不安的气息。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后续签名名单
  • 六四」的悼念、淡忘與質疑?/劉銳紹
  • 胡耀邦逝世20周年,八九、六四何处招魂?
  • 六四后,尼克松对邓小平说了一句极具智慧的话
  • “六四”遗孤已长大成人
  • 张敏:冤魂墓前白髪人:“六四”二十周年祭(之一)
  • 胡耀邦逝世20周年前夕 当局封杀六四及胡耀邦相关文帖(图)
  • 六四亲历者回忆:很多人被坦克辗过溅血 (图)
  • 20年前遭枪击截肢,拄断腿为六四真相奔走(图)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 大陆学生质疑六四屠城 香港各界批评声不断(图)
  • 中共封鎖消息,自由行女生尋六四真相
  • 王丹:致香港大学生,六四问题的几个澄清
  • 六四敏感日,剑桥向温總掷鞋案庭讯改期
  • 六四等敏感问题报道将有突破 (图)
  • 六四临近网络封锁加剧 无界自由破网软件失效
  • 中国历史教科书避谈六四 被斥犯罪/VOA
  • 走出“六四”思维,我们能做什么?
  • 寻六四真相受尽折磨 难属郁郁而终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冯广宁: 从A到Z看六四——国殇,1989
  • 忆六四:死伤知多少?
  • 再探: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历史教训
  • 刘燕凤:“六四”屠杀的后果(图)
  • 李乾:走出六四思维,我们能做什么?
  • 刘逸明:“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 支聯會: 反對血腥鎮壓 要求平反六四
  • 黄河清:六四廿周年感怀
  • 揭开六四真相的关键人物
  • 凌锋:从1983年的治安“大扫荡”到六四屠杀
  • 六四大和解:南非模式引起回响
  • 高洪明:为了六四“暴徒们”的正义鼓与呼
  • 六四怎能不平反/李柱銘
  • 萧瀚:关于“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悼念「六四」與政治表態/嚴櫻
  • “六四”罪犯应该立即追诉(图)
  • 邱国权:纪念1989年“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
  • 六四大屠杀的序幕:王震为《河殇》咆哮
  • 今年「六四」特別敏感和悲壯/周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