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地震災情不能講負面  官員疑自殺抗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3日 转载)
    
    地震災情不能講負面 官員疑自殺抗議
     「我的存在是他們的恐懼」 (博讯 boxun.com)

    
    来源:苹果日报
    
    地震災區北川縣委宣傳部副部長馮翔本周一自殺身亡,當局昨為他隆重送別。內地輿論發起「追究真相」行動,認為馮不只因思念地震時喪生的兒子,又質疑他不堪當局禁止自由言論、自己又因身份所逼要講假話大話,痛苦之下以死抗議。
    
    有內地學者認為,馮翔之死,是災區幹部對當局禁止人們追究災情真相的無聲抗議。作為縣委宣傳部副部長,33歲的馮翔雖以自殺了斷一生,但仍享受了官方給他的最後榮譽。
    
    
    
    葬於兒子遇難小學廢墟
    昨日,中共北川縣委在綿陽市殯儀館為他舉行追悼會,他的遺體被覆蓋中共黨旗,地方黨政機構和官員送花圈,追悼會得到內地各級媒體報道,官方悼詞對他短暫一生給予很高評價。他的骨灰葬於他兒子遇難的曲山小學廢墟,父子永伴。
    不過,與當局力圖將他塑造成「好幹部」不同,內地媒體掀起追究馮翔自殺原因的行動。
    
    
    
    「我離去讓很多人快樂」
    北京、廣州等地媒體引用馮自殺前的博客留言,如「請您手下留情,不要讓我無路可走!請不要逼我!」「我的離去讓很多人快樂舒服。我的存在是他們的恐懼。我是他們的對手,對手離去對他們是多麼值得慶賀!」質疑馮是被人逼死的。
    馮翔的哥哥馮飛接受《新京報》採訪時稱,他知道弟弟遺言中「您」指誰,但「不方便透露」;又指弟弟自殺當晚曾接到神秘電話,之後情緒明顯波動,表示知道電話內容但不想說,「想讓弟弟安靜離去」。馮家人無奈表示,馮翔當上副部長後,「工作壓力很大」,「成為他走向絕路的最後一根稻草。」矛頭直指他那官方身份和工作。
    馮翔生前在博客中,曾對騰訊網刪除「大地震遇難者網上紀念館」表示抗議;他還大爆某電視台到災區拍片要造假的醜聞,指記者居然想要北川人作出「捐獻角膜」的樣子,以示「感恩」,馮直斥電視台「無良」。《南方都市報》指,作為北川宣傳部副部長,過去一年馮曾接待數以千計到災區採訪的海內外記者,在媒體面前,他「只能講正面,不能講負面,內心痛苦可想而知!」
    內地學者劉水指,從報道可見,馮翔自殺原因,一方面是他作為官員,知情卻不能公開;另一方面他又是地震受害者,兒子在地震中遇難,想表達又不敢,「最後他只能選擇自殺,告辭他作為宣傳部副部長所從事的齷齪工作。」劉並指,馮自殺是對災區幹部對當局禁止人們追求災情真相的無聲抗議,他「不會是災區最後一個自殺的官員。」
    本報記者
    
    
    
    馮翔死前博客吐鬱結
    「罹難者親人用顫抖的筆,滴血的心,寫下的文字,卻被你們悄無聲息刪掉。不是設有網管審查嗎?不是還有關鍵詞過濾嗎?傷痛和悲憤湧上心!」
    ──馮翔在博客
    批評騰訊網刪除大地震紀念館
    
    「我的離去,讓很多人快樂,很多人舒服。我的存在,是他們的恐懼,是他們的對手。對手離去,對他們是多麼值得慶賀的事!」
    ──馮翔自殺前在博客留言
    
    「某無良電視台要拍北川人民感恩,想讓純樸的北川人捐獻角膜,真是厭惡至極!恕我無法感恩,我要留着我的眼睛,死後在天堂尋找我的兒子。」
    ──馮翔博客自述
    
    「我本苟且偷生,請您手下留情,不要讓我無路可走。不要逼我。與人寬容,也就與己寬容。」
    ──馮翔自殺前在博客留言
    
    「自殺當晚,他(馮翔)接到一個電話,之後情緒就明顯波動。我知道電話內容,但不想提這個事。」
    ──馮翔哥哥對內地媒體憶述
    
    「熟識馮翔的人認為,(馮)自殺可能與新宣傳部長上任後對馮較為器重,引發同事矛盾有關。北川縣委宣傳部長韓貴鈞被記者問到『對馮翔自殺悲劇怎麼看』時,神色大變反問:『甚麼是悲劇?這是悲劇嗎?!』」
    ──《東方早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