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汉花楼街居民惊呼“不同意就得挨打”(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沧海
    
    武汉花楼街居民惊呼“不同意就得挨打”
    
    武汉花楼街居民惊呼“不同意就得挨打”


    
    据武汉花楼街居民反映,5月27日下午1点40分左右,拆迁办雇佣黑社会人员将花楼街一肖姓居民打伤,现在该居民仍在医院接受治疗。当时,拆迁办的人找肖姓居民谈房子的事,由于该居民很懂法律,就给他们讲政策法规,拆迁办的人根本无言以对,随行的混混就对其进行辱骂,并抄起板凳将其打得满脸是血,事发时大约四百多人在汉口民生路围观,造成交通一度阻断。
    
    实际上,类似的恶性事件几乎天天在武汉花楼街发生。5月8日晨,徐先生的家人发现自家的门面房被人泼了大粪,遭到如此恶毒报复的原因就是房子的事“没谈好”。5月5日,徐先生曾和拆迁办的人谈过,但他实在无法接受每平方米6000多元的价格,在同一地段,门面房的售价为8万元以上。徐先生夫妻两人均为下岗职工,全家依靠一间五金店谋生,他们只希望有一个公道的补偿方案。即使不同意拆迁,徐先生还是接到了“三天内搬家,否则后果自负”的最后通牒。5月6日,50多名黑社会人员手持铁棍公然将徐先生家的水管砸断。5月8日就发生了更加恶劣的泼粪事件。江汉区公安分局局长巫立平在知道此事后曾许诺,“七天内破案。”七天过去了,这位巫局长的答复却总是“快了快了”。当事人徐先生感叹,“以前看到报道的钉子户觉得很可笑,现在我们都被逼成钉子户了。政府为了经济效益,采取高压手段逼迁,这么做会失民心的,现在老百姓对政府的诚信和公信很怀疑。”
    
    老百姓怎么能对政府产生信任呢?谁会相信一个让他们睡不好觉、吃不下饭的政府呢?一户彭姓人家因受到威胁,吓得三天吃不下饭,最后办掉手续搬走。一户毛姓人家的老人因不堪骚扰,晕了过去……
    
    曾记否,4月26日上午,在武汉市第十二中学操场上举办的“区长百姓面对面”活动现场,数十名花楼街百姓集体跪倒失声痛哭,直到这时江汉区区长才出面接待,面对“为什么现在还是每平方米2427元这么低的补偿?”的质问,这位区长竟然回答道,“只评估一次。”花楼街百姓建议这位区长大人好好学习一下相关法规。当地媒体对花楼街强拆集体失语,因为“拆迁”已是敏感字眼,“花楼街”更是敏感中的敏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去武汉花楼街,去见识中国最大的黑势力
  • 武汉党政干部因公出国前要签廉政承诺书
  • 武汉籍运砂船在辽宁绥中海域沉没12人失踪
  • 武汉百名市民信息被冒用办房贷
  • 武汉教案风波起伏张翼李太元判拘15天(图)
  • 焦土逼迁:武汉花楼街的逼迁手段现代罕见
  • 发生在武汉花楼街现代社会罕见的逼迁手段
  • 武汉市曙光教会信徒被政府殴打(图)
  • 武汉市政府雇用黑社会做拆迁
  • 武汉市曙光教会信徒被政府殴打(图)
  • 美国之音报道:武汉市政府雇用黑社会做拆迁
  • 每天骚扰是一种拆迁手段:武汉最牛副食店维权跟踪报道‏(图)
  • 武汉"区长面对面"活动是一个形式主义的作秀‏
  • 武汉最牛副食店维权跟踪报道
  • 武汉长江瑞谱机械制造的股东大会也要诉诸武力
  • 武汉一考察团出国13天 被中央纪委通报
  • 武汉建成第二座公铁两用长江大桥(图)
  • 高红莲:武汉最牛副食店维权跟踪报道‏(图)
  • 武汉最牛副食店严正声明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武汉家装的最黑物业管理公司 欺压劳动者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揭露武汉市公安局充当重大逃犯周赤彤的保护伞
  •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揭发:广州军区武汉首长服务处吕振宽处长等一批军内蛀虫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武汉市黄陂区城管局如此执法
  •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吗?武汉市民李新祥呼吁媒体关注!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向光明:全面封网又有新措施,武汉上网吧必须用实名
  • 武汉读者孔灵犀投稿:我所经历的颠覆罪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 致中共中央胡景涛总书记一封求救信,救救我们武汉访民彭咏康女士。
  • 武汉:花楼街人这是怎么啦?
  • 武汉市政府大楼失火之后/程有元
  • 武汉大学的和服事件呼唤中国国民的大国心态
  • 武汉花楼街拆迁须知
  • 武汉市金正茂公司违法违规、非法集资
  • 武汉顺天泰开发商借防火整改为名 行强拆民房之实
  • 武汉新洲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为什么要比教师高?
  • 武汉市政府:我是流氓,我怕谁!肖昌海被关进法教班
  • 强烈要求武汉市委政府、房产局纠正错误并归还我们的私有房产
  • 武汉三镇拆迁户声援武汉“最牛副食店”
  • 守望天涯:我眼中的武汉人
  • 侯文学:武汉卖粥的咋也跟政府“套近乎”?
  • 武汉百姓悲愤冤难诉.拆迁流氓胆包天---写给公正为民的父母官/邹顺帆
  • 万名武汉球迷“游行示威 ”合法吗?/ 叶乐盛
  • 武汉媒体欺骗百姓.请看拆迁后果
  • 中央督导组让武汉人民好失望/武汉市民(图)
  • 武汉产权变更尚未完成 开工典礼照常进行
  • “法教班”逼良为娼,依法治吏迫在眉睫/武汉访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