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官员拆违章建筑:被村民喷尿刀砍而死(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1日 转载)
    
    来源:腾讯网
    6月2日,广州惠州南昆山生态旅游区管委会副主任邓开华在拆除一座违章建筑时,遭户主家人反抗。混乱中,邓被砍伤,不治身亡。管委会书记认为,周家此举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抗法行为。据悉,周家为盖违章凉亭花去1万多,至今已投入使用4年。
    
    南方农村报6月11日报道脚下是潺潺溪水,头顶有茂密的树叶笼罩。每到夏天,来南昆山旅游的游客都喜欢在周伟林家的凉亭饮酒喝茶,这是一种惬意的享受。如今,这座凉亭却造就了两家人的不幸。
    
广东官员拆违章建筑:被村民喷尿刀砍而死(图)

    
    事发现场,位于南昆山旅游景区的凉亭
    
    6月2日,惠州市龙门县南昆山生态旅游区管理委员会(下称“管委会”)副主任邓开华在拆除这座违章建筑时,遭遇户主家人的反抗。混乱中,邓被周伟林三弟周伟宏砍伤。两天后,不治身亡。参与反抗的周家6人则被龙门县公安部门拘留,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拆违遭激烈反抗
    
    副主任因公殉职
    
    南昆山总面积129平方公里,位于龙门县西南部,北回归线穿山而过,有“北回归线上的绿洲”之称,2007年经国家旅游局批准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对南昆山的管理者而言,4A级景区并不能让他们满意。自今年5月以来,他们开始为创办国家5A级旅游景区做积极准备,其中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拆除部分违章建筑,首当其冲的当属“靠河建筑”,包括周伟林在内的上坪村4家村民的凉亭被列为第一批拆除对象。
    
    6月2日早上9时左右,南昆山管委会、龙门县规划建设局规划监察队及上坪村社区干部等80人组成的拆违工作队来到上坪村,拆除沿竹坑河周边的4座违章建筑。
    
    在顺利拆除村民张育清、钟伟雄的两座建筑后,10点半左右,拆违队伍来到周伟林家。
    
    按照南昆山管委会杨副主任的说法:一到现场,就看到周伟林的父母端坐在凉亭内,地面摆放着两只木桶和两把菜刀,木桶内装满屎尿。周伟林的四弟媳则用绳子自绑于凉亭的柱子上,以示与凉亭共存亡之意。周伟林的妻子拦在凉亭外,不让拆违工作人员入内。当时,他们并未看到周家四兄弟。
    
    绕过周伟林妻子,杨副主任走上前,欲把两位老人劝服到凉亭外,不料被老人用小喷雾器喷了一身尿。与此同时,周伟林妻子想去抢放置在地上的菜刀,杨副主任反应迅速,顾不得身上的屎尿,抢先抓住菜刀。之后,他试图将两位老人拉到凉亭外。
    
    此时,凉亭外已乱作一团,周家四兄弟各拿着武器冲进拆违队伍。“周伟宏拿着一把有刀柄的砍刀,在人群中见人就砍。”杨副主任回忆当时的情景。
    
    混乱中,周伟宏砍到了正在对两位老人做劝服工作的邓开华。随后,混乱停止,邓开华被工作人员搀扶至车内,送往南昆山卫生院。
    
    “他们把(我)家婆按倒在地上,差掉丢到河里。”周家亲属认为,这是导致家人暴力抗法的主要原因,她们同时称,在拆违前,她们曾要求南昆山管委会出示强行拆迁的书面文件,而管委会从未出示。
    
    杨副主任则称,他们从未按倒过老人。同时,管委会书记兼主任梁秋粦认为,周家此举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抗法行为。
    
    由于南方农村报记者没有看到现场录像,根据双方各自的说法,只能勾勒出粗略的场景。然而,无论具体细节如何,令人惋惜的事实是:6月2日11时左右,32岁的邓开华左脑部分被砍伤。在第一时间内,邓先后在南昆山卫生院、增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抢救,最后因伤势过重,于4日凌晨0时左右,不治身亡。
    
    6月5日凌晨3时,周伟林夫妇和儿子周斌、周伟宏、周伟兴夫妇等6人,及另外一位曾参与抗法的农民张达兴先后被龙门县公安部门拘留,大哥周伟均在逃。
    
    事前多次协调未果
    
    周家不服强行拆迁
    
    血案令人唏嘘。事实上,就拆违一事,南昆山管委会曾多次与周家协调。南昆山生态旅游区资源保护与规划建设办(下称“规划建设办”)股长钟小雷就三次走访周家。
    
    5月14日,钟小雷第一次到周伟林家,送达“拆违通知”。当天,周伟林不在家,妻子张伟珍签收了“通知”。“通知”写明,凉亭“因没有办理任何用地手续和报建手续,属违章建筑,请你接到通知后5天内自行拆除,否则,我们将依法依规强行拆除。”
    
    由于未当面见到周伟林,第二天,钟股长再次来到周家,周仍不在;第三天,钟股长第三次到访,终于见到周伟林和周伟兴兄弟俩。据钟介绍,当天周伟林表示,凉亭可以拆,不过他自己只拆一半,剩下的他不负责。
    
    之后,周伟林确实拆除了一部分,“仅将凉亭上方铺置的瓦片拆掉,其他则并未动工”。
    
    除了钟股长曾与周家当面交涉外,上坪社区支部书记钟水棠也曾先后四次做劝说工作。
    
    作为上坪村的挂点干部,杨副主任曾两次走访周家。6月1日,南昆山管委会为此事做最后一次协调。当天,杨副主任找到周伟林的四弟周伟兴。
    
    “周伟兴是(上坪)社区的副主任,如果能把他思想做通,一切都好办了。”杨副主任如此解释。6月10日,杨副主任复述了双方当天的对话----
    
    “现在管委会已经做出决定,希望你能执行,并且做好你哥哥的思想工作。你还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杨副主任叮嘱并询问周伟兴。
    
    “既然管委会已经做出决定,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周伟兴答,而后询问:“能不能不拆?”
    
    “这个不行,管委会已经做了决定。”杨表态,同时叮嘱“我们希望你要站在管委会,而不是你哥哥的立场上,至少不要帮你哥哥”。
    
    杨副主任表示,周伟兴最后答应了“不帮助周伟林”的要求,并且表示“回去做周伟林的工作”。
    
    而未曾预料的是,在管委会第二天拆违的工作中,居然遭到如此粗暴的反抗。
    
    第二页:拟申报邓为烈士
    
    拆违工作无统一规划
    
    村民难分享景区收益
    
    周家凉亭建于2004年,至今已投入使用4年多,在此期间,并没有相关部门指出凉亭属违章建筑。
    
    “建凉亭花了一万多,为什么不在兴建时阻止?”周家家属质疑,同时也表示,“我们搭建凉亭,只是为了方便游客休息,又不是做什么违法的事?!”
    
    管委会主任梁秋粦表示,“之前没有统一规划,所以旅游区内有许多乱搭乱建的建筑。如今要申办5A景区,当然要清理整顿。”他同时指出,凡是没有经过相关部门批准,没有审批手续的建筑均属于违章建筑,“如果管委会有规划,都可以拆除”。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惩恶扬善 还我家园 反对暴力拆迁
  • 一位副乡长竟能通过拆迁捞到这么多钱
  • 官员通过拆迁发财 所以没完没了
  • 喀什老城 岁月悠悠 也要拆迁(图)
  • 山东德州村民呼吁公平拆迁、透明拆迁
  • 江苏盐城暴力拆迁,致60岁伤残军人受重伤
  • 恐怖的拆迁办秘密调查材料(图)
  • 神秘的上海拆迁上岗证
  • 6.5: 长沙市中南大学新校区农田强制拆迁
  • 中国野蛮拆迁无人性,官商勾结逼民反
  • 杭州拆迁户北京上访,下跪向路人诉苦情
  • 宿迁拆迁酿命案 官民矛盾的极点
  • 宁波拆迁暴行:官打村女自逍遥,村女反抗受处罚(图)
  • 宿迁拆迁酿命案
  • 宿迁市城市房屋“平安拆迁”创建活动实施方案
  • 江苏锦绣江南小区暴力拆迁 强烈建议做个万人联名贴,支持宿迁王四
  • 江苏宿迁暴力拆迁办上门殴打逼迫拆迁户签字致二死多伤
  • 江苏宿迁拆迁发生冲突致1死1重伤
  • 宿迁居民与拆迁人员发生冲突致1死1重伤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反对暴力拆迁,还我家园/林锋
  • 关于喀什古城的拆迁问题 谁来作个解释
  • 江苏宿迁拆迁砍人事件,请公民投票表决/惠林泉
  •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 “权力自肥”的潜规则早该“拆迁”/王旭东
  • 南京!南京!官办大规模拆迁/张传文
  • 南京中央路72号地块拆迁的市民投诉
  • 促进宪法实施、落实公民权利 严惩拆迁腐败,真正落实社会和谐
  • 靠违法暴力拆迁拉动经济将毁了中国/惠林泉
  • 武汉花楼街拆迁须知
  • 上海拆迁户王翠弟致北京两会的公开信
  • 陈赐贵:无锡市政府:热衷拆迁为哪般?
  • 史上最牛拆迁安置:南京江宁又爆丑闻
  • 南通狼山镇拆迁户的联名信
  • 无锡市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你自己裁决自己的行政行为合法吗?/何笑
  • 一个拆迁户与“佛”的对话/老哈
  • 城市拆迁混乱局面浅析/王天举
  • 毕文章:陇南市拆迁户为何要冲击市委机关?
  • 常州市陆菊华因拆迁申诉遭非法关押/陈加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