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离奇命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0日 转载)
    2009年6月17日晚7:30左右,湖北石首市永隆大酒店发生一起命案,该酒店23岁的男性厨师涂远高(石首市高基庙镇长河村人)从三楼掉落,当场死亡,目击者报案后,警察到现场看后说是自杀,但家属认为涂远高死因可疑,因为涂远高耳鼻内有干血块,但尸体落下的地方却无一点血迹,而且这家酒店两年前发生过一起同样的命案,一女性服务员以同样的方式死于非命,酒店赔偿3万元后不了了之,还有人称,该酒店1999年也发生过一起类似事件,一女性怀疑被强奸后扔下楼。
    
       事发后,酒店老板对涂远高家属避而不见,死者家属无法联系到酒店老板,6月18日,死者家属得到答复,若承认自杀,可得到3万5千元赔偿,如不承认自杀,当晚八点尸体将被强制性送殡仪馆火化。事发后,警察也一再催促涂远高家属将尸体拖走火化,并且有人阻止殡仪馆向死者家属出租冰柜,目前当地气温多数时间在30度以上,死者尸体被放置在酒店内,涂远高家属坚持在疑点被解开前拒绝尸体火化。其父在酒店一楼放置了液化气罐,要与抢尸者同归于尽,同情者也开始聚集在酒店门口。 (博讯 boxun.com)

    
      2009年6月19日凌晨1点左右,警车和殡仪馆车辆到达酒店现场,想把尸体运走,被现场两千名民众堵住酒店门口阻止。6月19日上午8点,涂远高死亡时间已超过36小时,愤愤不平的民众依然没有散去,几百名民石首市民自发为死者守了整整一夜,8点过后酒店门口被同情者悬挂上大字条幅和民众的签名信。不久,警察再次来到现场,要强行运走尸体,与现场民众发生冲突,十几名同情者和围观者被打伤,但这些人被打伤后不仅没有被送往医院,反而被警察直接关进看守所。这导致了民众与警方情绪对立的升级,越来越的的民众赶往现场,凭借人数的优势,民众在冲突中开始占据上风,他们一次次将警察打退,涂远高尸体始终未被抢走。下午1点半左右,现场几千名民众用砖头、啤酒瓶阻止警察抢尸,殡葬车被砸,几十名着装警察和便衣被民众从事发现场(永隆大酒店)追赶约500米逃至车站躲藏,车站附近主要交通道口被群众堵塞,公交车被迫改道,但据说绝大多数乘客毫无怨言。
    
      6月19日下午3时,当地警方组织的最大一次抢尸行动再次失败,大约4万名市民聚集在街头,人数达到最高值,石首市政府被迫向武警求助,6月20日傍晚,从荆州等地调来的约一个营的武警赶到,当地民众又用石块、酒瓶与武警展开对抗,许多公安、武警车辆被民众砸毁。由于民众大量聚集,武警被迫撤退。
    
      6月19日夜,由于传言政府将在6月20日凌晨5点再次抢尸,上万名石首市民连夜上街,不仅将永隆大酒店门口围住,还堵死了该市主要路口。
    
      6月20日凌晨两点左右,500名左右的警察及武警排队前往酒店抢尸,刚走到附近的防疫站,就被几千名市民用砖头和石块攻击,警察和武警再次撤离,民众追赶约一公里,有警察被掀翻。武警的撤离并未让民众掉以轻心,很多人继续自发守护在酒店门口。在19日及20日凌晨的冲突中,共有几十名市民受伤或被抓,警察和武警也有多人受伤。
    
      为控制事件信息的传播,6月20日夜间,石首市区网吧断网,永隆大酒店一带一度断电,路灯也被熄灭。据了解,事发后死者家属及当地民众曾给北京及武汉的新闻单位打电话,但赶到石首的记者被当地官员劝回。据称19日石首市市委召开紧急会议,不准各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到现场观看。
    
      到6月20日早晨6点,涂远高尸体仍放在酒店内,未被抢走,现场仍有上千人堵住酒店门口,随着天色转亮,有市民陆续赶往现场。七点左右,现场人员用手机短信传回消息说,大批武警乘坐大巴车再次赶往现场,同时还有至少八辆防暴装甲车和六辆消防高压水枪车一起前往,再一次的冲突无法避免,石首民众呼吁外界给与关注和声援。 _(博讯记者:晓苏)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宿迁拆迁酿命案 官民矛盾的极点
  • 宿迁拆迁酿命案
  • 华尔街日报报道邓玉娇案件:中国命案引爆女权运动
  • 重庆访民北京离奇命案,家属指疑点重重
  • 直播:山东临沂强行拆迁又添命案!上访进行中!
  • 河南住建厅厅长任命案因投票不过半未通过
  • 范燕琼:是关心这起命案,还是关心发布这起命案?
  • 评论:“哈市命案”会出现“正义尴尬”吗?
  • 重庆部署灭枪治爆行动 调148名高手破命案(图)
  • 南昌连环命案调查:六案未平,一案又起
  • 福建南平,林墩村火灾命案感言: 欲让天下和谐, 必须基层干群和谐
  • 上海命案迷雾:被执行枪决者到底是谁?(图)
  • 河南公安厅长谈命案:2人杀害84人令公安蒙羞 (图)
  • 山东聊城城管引发人命案
  • 昨天又是拆迁命案: 疯狂的拆迁掠夺为何得不到遏制??(图)
  • 「摩的」命案餘波深圳再扣查兩人,死者家人突退房離去
  • 哈尔滨命案录像的严重漏洞—我去了现场
  • 梁丁:哈尔滨命案中的“身份问题”
  • 出警迟缓酿命案——震惊河南商水一高学生的“3·31”李岩被害案
  • 石首离奇命案/郑存柱推荐
  • 福州命案奇冤:拿无辜孩子判罪
  • 东海一枭: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 苏红旗:一桩“宫外孕”命案的前前后后
  • 研究生遇害反思:为何总要弄出命案才想到"乡匪"
  • 对巴东命案的一点合理猜测
  • 银玉芝:哈市命案真相还需独立调查
  • 哈尔滨命案视频是“国家机密”吗?
  • 经总书记批示的惊天医疗命案 八年法律程序无果而终/毕汉生
  • 瓮安命案的十大疑问:多个目击者称地上有避孕套
  • 顺义命案:怀念躺在冰棺中的老伴/张淑霞(图)
  • 柏相仁:反思李公樸、闻一多命案 (图)
  • 陈永苗:一尸两命案件:旗帜鲜明地反对北京卫生局鉴定结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