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这两天也同样关注伊朗人民追求自由民主。妮达成为中国网络论坛和博客的热点。6月24日上午用谷歌搜索“伊朗妮达”,有148,000个结果。以下是中国作家凌沧洲为妮达写下的诗歌。)
    
    
    
    那高原的枪声也撕裂我的心脏!
    
    倒下,倒下,倒下!
    
    还有多少美女经受铁器摧残
    
    在繁华顶端突然坠下
    
    德黑兰,你的黑暗遮掩幽谷的兰花
    
    你的虚伪再次揭开面纱
    
    这萨迪的蔷薇园也曾飘香的土地
    
    菲尔多西把国王赏钱蔑视扔给澡堂倌
    
    而今在铁骑下哀怨呻吟
    
    
    
    那高原的枪声也撕裂我的心脏!
    
    年轻的妮达,高原迎风怒放的自由声音
    
    你已经听不见年迈老父的哀鸣
    
    ——妮达,不要害怕!
    
    ——妮达,别离开我!
    
    你也看不到你母亲的泪水
    
    高原的自由女神已经上升天国
    
    俯视苦难丛生的波斯大地
    
    
    
    那高原的枪声也撕裂我的心脏!
    
    妮达,人类的女儿,世界的骄傲
    
    你的血不仅为波斯而流
    
    你的血为一切被奴隶主征服的土地而流
    
    为一切遭受迫害与侮辱的人民而流
    
    为那些被权力毒手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人而流
    
    为那些无辜被关押被监控被骚扰的人而流
    
    为黑暗中期盼光的当代奴隶们而流
    
    为那些嘴巴被戴上枷锁的人而流
    
    为那些几千年没有获得选票的人而流
    
    
    
    我们的心在暗夜为你哭泣
    
    我们的网友在互联网面对荧屏流泪
    
    回想起自己祖国的命运
    
    咀嚼他们自己凄凉的半生
    
    
    
    妮达!你不仅属于伊朗,你属于全人类
    
    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2009,6,24
    
    
    
    (新闻背景:当地时间6月22日,伊朗妇女在妮达的照片前点燃了蜡烛,悼念在示威活动中无辜牺牲的妮达。
      对于迫切想知道伊朗发生着什么的全世界来说,她,一个倒在政治暴力子弹下的年轻女孩,成为了某种象征——恰巧,她的名字叫妮达,在波斯语中是“声音”的意思。
    不到两分钟,失血过多的她结束了短暂的生命。
      但对于那些她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来说,她更是一个女儿,一个姐妹和朋友,一个爱好音乐和旅游的人,一个热爱生命的漂亮女孩。
      妮达的悲剧发生在20日傍晚。当时车内很热,车外的抗议者正在示威。刚上完音乐课的她,走到车外。尽管她的男友提醒她远离街道,远离示威人群,但她说,“即便子弹穿透我的心脏,我们来到大街也是有意义的。”
      枪响了,只有一声。一颗子弹穿过她的胸部。她的最后一句话是,“好烫。”)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推实名·设滤网·该嘴巴已被关闭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 凌沧洲:邓玉娇案转折性的时刻来临了吗?
  • 凌沧洲:对玉娇监视居住?无罪释放是唯一出路!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 凌沧洲:北京学者律师关注邓玉娇,公民后援团问世(图)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凌沧洲:“抗日女英雄”邓玉娇案将官人们架到火上了
  • 凌沧洲:公开信—冲破专制云层的光芒
  • 凌沧洲:终于“挤”出来了—官方的地震遇难学生人数
  • 凌沧洲呼吁中国网络媒体应有自由采访报道权
  • 凌沧洲:习水风涛未平,洋县波澜又起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