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图)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昨日下午在我的博客上贴出博文《凌沧洲:东方奴隶梦工场——康雍乾文字狱再研究(7)》,很快就发现被网络管理员屏蔽了,截止7月1日上午9点半,这篇博文被禁止出笼。本人在编辑后台仍能看到这篇博文,照片1为证。但博客界面上这博文(即连载的第7节)禁止显示,照片2。
    
    以前此网屏蔽了我好几篇关于邓玉娇的博文,我也发了抗议。现在,连研究历史的文章也要禁止,真是心虚腿软了得!尤其是这系列文章前6节都没事,这第7节戳着哪个包衣老奴的痛处了?!
    
    为此,必须继续抗议网易博客管理方面屏蔽我的文章,践踏我的言论自由。
    
    为此,暂停在网易凌沧洲博客写博文三天!
    
    2009,7,1
    
    
    

附:被禁博文——
    

凌沧洲:东方奴隶梦工场——康雍乾文字狱再研究(7)
    
    
    
    “而今一个作家怀着特别的喜悦写作,因为他知道自己第一个上纳粹的断头台”。
    
     ——B·怀特
    
    
    
    你肯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作家因为写作而锒铛入狱,甚至命断刑场的。
    
    但你可曾听说世界上有买书的、卖书的、刻印书籍的一并断送了性命的?
    
    新闻是历史的草稿,而能进入历史大多是轰动一时的新闻事件。
    
    在满清治下,这桩“新闻”奇怪得邪乎。
    
    因为他们连帮着买书的砍价的老头也不放过,老头的太太也一并牵连在案。
    
    一切因书而起,一切因爱好读书、爱好文化而起。
    
    不仅仅是丛林野蛮的文化仇视两千余年的读书文化,而是因为记忆抽离手术、记忆蒸发实验需要完美无缺。
    
    江苏浒墅关有一个小吏李尚白,喜读史书,听说苏州阊门书坊中有一部新刊的《明史》,内容很好,派一个手下差役去买。
    
    那差役到书铺时,真巧书商外出,那差役就在书铺隔壁一家姓朱的老者家中等候,等到书商回来,朱老者还掺和着帮砍了砍价,差役将书买回。李尚白读了几卷,也不以为意。过了几个月,案子发作,一直查究到各处贩书买书之人。其时李尚白在北京公干,以购逆书之罪,在北京立即斩决。书商和奉命买书的差役斩首。连那隔壁姓朱老者也受牵累,说他既知那人来购逆书,何以不即举报,还让他在家中闲坐?本应斩首,朝廷假惺惺地姑念老者年逾七十,免死,和妻子充军极边远之处。
    
    《明史》一书中只要列名书首参与的,不管是挂名的,还是实际参与编著的,一概处死。
    
    两位年轻的史学家吴炎和潘柽章被满清朝廷罗网捕获。
    
    1661年,主持编著《明史》的庄廷鑨早已死去,满清朝廷也不放过,庄廷鑨被掘墓刨棺,梟首碎骨。
    
    而吳炎、潘柽章等被关入杭州虎林軍營內,受尽酷刑。
    
    审訊時,有些涉案者被迫改口以求脱身,但吳炎独自慷慨大骂官員,官员的老脸上挂不住,对吴炎脚交加,把他打倒在地。
    
    潘柽章因为母亲还在的缘故,不骂也不辩。
    
    吳、潘兩人在獄中談笑風生,吟詩酬唱。
    
    1663年阴历5月26日,杭州弼教坊。吴炎和潘柽章从容赴死,慷慨就义。吳、潘两义士被凌迟杀害。
    
    这野蛮的暴行,不仅凌迟了两位年轻的历史学家和诗人,也凌迟了古中国人民的血性、勇气与自由。
    
    在知道自己难逃满清酷刑杀害的前夕,吴炎先生对他弟弟说:“我们将遭到极刑,血肉狼籍,怎么能辨认?你仔细看两腿间有火字者,就是我的尸体。”听说此事的人无不悲伤。
    
    《明史》正是触犯了满清要蒸发记忆的天条,使得满清朝廷暴跳如雷。
    
    这一案杀害了多少华夏儿女?一说70余人,一说240余人,牵连上千家。
    
    潘柽章的妻子沈氏正怀着孕,满清朝廷也不放过,把她流放至广宁(辽宁省北镇县),中途流产,沈氏服药自杀。
    
    满清朝廷的铁腕,不放过任何自由志士的孤儿寡母,连腹中的胎儿,连孤苦的弱女子,都被奴隶主的铁链碾碎。
    
    顾炎武其时身在山西汾州,闻讯悲愤写下《祭吴炎潘柽章二节士》——
    
    露下空林百草残,临风有恸奠椒兰。韭溪血化幽泉碧,蒿里魂归白日寒。
    一代文章亡左马,千秋仁义在吴潘。巫招虞殡俱零落,欲访遗书远道难。
    
    今天,可有人忆起在满清钳制言论、制造言论罪、思想罪的时候被迫害致死的胎儿?
    
    今天,可有人忆起在满清地狱中奔行在冰天雪地的江南女子?
    
    今天,可有人忆起吴炎和潘柽章,他们的事迹和作品有哪家主流媒体、教科书广泛传播,将这些中华志士的自由风范,将他们的“千秋仁义”和勇气作为宝贵财富,传之于我们的子孙后代?!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
    照片1,可以在后台看到的第7节.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


    照片2,首页看不到第7节,被屏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凌沧洲:推实名·设滤网·该嘴巴已被关闭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 凌沧洲:邓玉娇案转折性的时刻来临了吗?
  • 凌沧洲:对玉娇监视居住?无罪释放是唯一出路!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 凌沧洲:北京学者律师关注邓玉娇,公民后援团问世(图)
  • 凌沧洲:邓玉娇案能否成走向公民社会转折点?!
  • 凌沧洲:“抗日女英雄”邓玉娇案将官人们架到火上了
  • 凌沧洲:公开信—冲破专制云层的光芒
  • 凌沧洲:终于“挤”出来了—官方的地震遇难学生人数
  • 凌沧洲呼吁中国网络媒体应有自由采访报道权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