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独立媒体人凌沧洲谈《人民日报》改版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9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雨涵/ 2009年是中国媒体通过大规模改版,发起宣传攻势的一年。继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改版之后,中共党报《人民日报》也于7月1日正式扩版,从过去的16版增至20版,据悉,扩充的版面主要用于增加要闻、国际新闻、社会建设新闻和理论、文艺评论、文艺副刊等方面的内容。该报总编室主任谢国明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了季羡林的一句话:"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并指出要在坚持党报特性的基础上增加新闻性。德国之声记者就此电话采访了中国独立媒体人凌沧洲 德国之声:凌沧洲先生,感谢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从7月1日起,《人民日报》正式改版,从过去的16版扩大到了20版。近日,该报总编室主任谢国明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他非常欣赏季羡林先生的一句话: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博讯 boxun.com)

    
    凌沧洲:我认为这还是忽悠。只要是心智正常的中国人,都不会相信这样的忽悠。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从《人民日报》这么多年的历史,包括它现在呈现的产品效果,都可以看出来,它距离季羡林所说的这句话还是非常遥远的。
    
    德国之声:《人民日报》的风格、内容、模式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而且这么多年也一直都是这样。为什么现在要改版呢,您觉得有什么背景原因?
    
    凌沧洲:我认为中国大陆的这些媒体,包括央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纷纷唱出改革的高调,与现在信息流通、新闻传播的环境是有关系的。我刚刚看到消息说,中国的网民现在已经达到三亿多了,就是说越来越多的人从网上获取消息,这就对传统的新闻传播形成一种压力。同时我们知道这种官控的媒体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以一种僵化的内容来给大众洗脑。我相信,他们也是做了一些小打小闹的改良,甚至会提出增加新闻监督的份量,但是,其宣传的本质,作为官方喉舌的性质是不会有丝毫改变的。同时我们也看到,这些报纸办得那么差,仍然能够生存下去,通过行政摊派的手段去发行,是在中国没有民间办报的这种环境下才得以存在。所以我也想起过去苏联人嘲讽他们的报纸:《真理报》上无真理,《消息报》上无消息。
    
    德国之声:您刚才也提到,在现在这种网络媒体日益发达的时代,像这种传统的、官方的纸质媒体,肯定也面临着竞争的压力。您认为市场是不是也是改版的原因之一呢?
    
    凌沧洲:这个不会形成太大的压力。您知道,像这种党报下面都有子报,这些子报的新闻专业性就更强一些。比如《人民日报》办的《京华时报》,这都是赚钱的报纸;还有《环球时报》,也是能够打入报刊亭的。比如还有《光明日报》和南方报系合办的《新京报》,这些报纸都是非常市场化的。尽管它们也是宣传工具,有些新闻也一样不能报道。可以说党报有一定的危机感,但是这种危机不至于让它们陷入灭顶之灾。因为它还会有财政支持,还会有官方强烈的扶持。我想只要这个体制还能运转,党报的这个问题不是一个大问题。它要改良,最多也就是做点姿态看看吧。
    
    德国之声:《人民日报》总编室主任谢国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了,《人民日报》作为党报的基本性质是不能改变的,但他又提到,应该同时确立新闻立报的办报理念。也就是说,在党报基本性质不变的前提下,要遵守新闻规律。您认为这两者可以并行吗?
     凌沧洲:我觉得是完全不能并行的。党报就是宣传的工具,一张新闻性的报纸,必须按照新闻规律办事,而现在我们看到,它完全是在按照宣传规律办事。我已经很多年不看纸质的《人民日报》了,今天为了接受您的采访,我又上人民网,看了一下《人民日报》的电子版。就以今天的电子版来说,它的头版基本上都是歌舞升平的消息,比如头条是讲,上半年我国GDP同比增长多少;然后报眼是山东文化产业在五年内增加了多少个亿;然后是"中央党校举行春季毕业典礼";除此之外就是温家宝会见了谁,习近平会见谁,李克强会见谁。说的不好听一些,过去中国写历史有帝王"起居住"的习惯,在现在党报也同样是以领导人的行踪为主,这与真正的新闻性相距甚远。也许《人民日报》报社内有一些记者,有遵守新闻规律的意愿,但是我相信这个庞大的机器,是无法使他们遵守职业操守的。
    
    德国之声:还是说这位《人民日报》总编室主任,他提到一个问题:国际社会关注中国,主要是关注《人民日报》和央视的新闻,因为这些媒体在很多事件出来的时候都是代表党说话的,所以如果这些媒体能够增加新闻性,就能加强其国际影响力。您认为这种途径行得通吗?
    
    凌沧洲:我们注意到从去年开始,这种群体性事件、抗争事件日益增多,这种官方媒体也在争夺话语权。但是我觉得《人民日报》的这位总编室主任也有点夜郎自大的感觉。因为国际媒体遵循新闻规律,他们不一定按照这边指引的方向来行事的。当然在没有任何消息途径的情况下,他们可能会截取一些内容,比如央视提供的画面,最典型的就是这次的"七·五"事件。但是在第二天放开采访之后,可以看到比如英国《卫报》这些媒体记者的报道,都是用的他们在当地收集的第一手资料,用的也是自己的语言。即使他们引用中国官控媒体的资料、图片,他们也是有自己的报道角度的。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人民日报》的影响力是在日渐衰减的。当然,国外媒体也会从《人民日报》去关注中国政界的动态,这种情况是有的。但是《人民日报》影响人们的思维、一统天下的时代可以说一去不复返了。
    
    德国之声:刚才也提到,今年是中国媒体发生一定变化的一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央视开始改版之后,现在《人民日报》也改版,那么这是不是也暗示了某种变化的趋向呢?
    
    凌沧洲:是的。你要知道这些新一代的官员,包括掌控新闻管制的官员,思路也非常务实,手段也非常灵活多变。以"七·五"事件为例,海外创造了一个词叫"可控性开放",也就是说他们也试图去公关,力图使舆论导向更有利于自己一方。但是从今年的动作也能看出他们内心的焦虑,也就是说,赤裸裸的谎言越来越不被世界、甚至国内的民众所认同,所以必须寻求一定的改良。《人民日报》的这位总编室主任他说,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实际上从这个报纸呈现的产品和一些报道来看,实际上是"假话说不圆,真话难得见",这是我的评价。它也有局部的事实,但它不是全面的事实、均衡的事实。它采访的一些人的声音,你不能说这些人没有说这话,他们也确实说了。但是异议的声音、不同的声音是不会出现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暴力未停:武警开入乌市,《人民日报》记者遇袭
  • 习惯动作?人民日报图片造假 6处被PS粘贴复制 (图)
  • 网友揪出《人民日报》PS照片:制造“克隆鸽”(图)
  • 任清:人民日报没说江泽民的谎
  • 人民日报:要追究制造发帖获刑案官员罪责
  • 人民日报副总编:不看人民日报没关系,但一定要看博讯!
  • 张清扬:《人民日报》评论贵州习水公职人员嫖幼案
  • 《人民日报》称:政党制度一党专制被历史所抛弃!
  • 彭水诗案之后读《人民日报》被拘留十日/周蓉
  • 28位中国公民批人民日报等喉舌,宣告转身—再见!宣传与谎言
  • 中共人民日报刊发系列文章批驳《08宪章》
  • 遵化市向《人民日报》反映问题的共产党员陈英遭乡党委书记报复
  • 唐山农民投书人民日报遭到警方传唤
  • 朱廓亮:人民日报支持汪洋挑战温家宝
  • 迟浩田忆重大事件:接管人民日报
  • 朱廓亮:人民日报透风将建立“新闻法”厉行舆论一律
  • 人民日报连续3天发社论:统一思想,服从大局
  •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将恢复在台湾驻点
  • 人民日报总结怎样使中国老百姓“建立仇美、蔑美、鄙美的思想”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人民日报:“杀人狂魔案”中,谁是帮凶?
  • 人民日报: 韩国你敢接大力神杯么?西班牙全国一致怒斥黑哨
  • 还有多少人民在看人民日报/严少雄
  • 人民日报社论:违反民意 也不让权
  • 人民日报批评石首政府新闻发布语焉不详
  • 《“因言获罪”,一定要追究构陷者的罪责!》,假冒的《人民日报》时评/思宁
  • 欢迎人民日报回应《08宪章》
  • 人民日报转口风,团派被批:“腾笼换鸟”影响农民工的收入
  • 邋遢道人:做人民日报写手其实是很难的
  • 小学生向人民日报呼吁维权刺痛心/倪洋军
  • 小学生致信人民日报 揭露干部恶行
  • 股市警言:人民日报不是人民币印钞机/亚笛多星
  • 暴力无耻是尔曹:痛驳人民日报对藏青会的诬蔑/伍老
  • 册封达赖喇嘛?人民日报僭妄无知/作者:伍老
  • 人民日报评论:“西藏问题”不是民族问题
  • 人民的好公仆陈良宇/人民日报
  • 建议开个“anti-人民日报”网站
  • 整人者还在整人、欺侮人---人民日报社“牛棚”见闻(二) /刘衡
  • 人民日报社论:解放思想为的是破除对江泽民的个人迷信/昭明
  • 《人民日报》疯了/冼岩
  • 人民日报:中国政府职能正从“全能”转向“有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