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进生与李群先生探讨拆迁问题》系列(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6日 转载)
    
    
    王进生与李群先生探讨拆迁问题(之一)
    
    是拆迁,还是打土豪分田地?
    
    王进生,男,58岁,山东省临沂市普通城市居民
    
    李群先生,曾任临沂市委书记,现任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如果是在“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封建时代,象我这样一介草民胆敢与“士大夫”阶层的李群先生“探讨拆迁”那一定是死罪!
    
    庆幸我王进生没生在腐朽的封建社会。
    
    鄙人如今虽然遭遇了残酷的暴力拆迁,但不用冒杀头之罪可以在网上与李群先生探讨拆迁问题实乃社会之进步!
    
    除了感谢比过去宽容的GCD,还要感谢提供了交流平台的互联网!
    
    山东省临沂市城区有一条宽十几米的人工河,名字叫涑河,因污染严重,经上级批准,河两岸各拆迁49米,搞排污和绿化。
    
    而临沂市政府借此打出“投资300亿、打造江北秦淮河”的旗号,无限扩大了拆迁范围。
    
    2006年5月15日,市委书记李群先生亲自主持了“投资300亿、打造江北秦淮河”的开工典礼,拉开了临沂市涑河两岸暴力拆迁的序幕,此次拆迁,涉及我家1600平方米合法房屋。
    
    没有置换用房、没有周转用房、硬性规定的补偿资金不到市场价格的二分之一。政府出动七十多个部门近千人次推行强制性拆迁!
    
    鄙人经过认真思考和分析,预测“投资300亿打造江北秦淮河”的拆迁,必定会从“强制签字”开始,到“暴力拆迁”告终!
    
    我家是有十几口人的大家庭,我们不甘心全家人几十年辛苦的血汗被毁于一旦——因为如果同意拆迁,最起码的损失就是1600平方米房屋中的财产以及生产设备就必须当垃圾抛弃!
    
    因此我们提出“要求依法拆迁”。
    
    因为在临沂市只有我们一家斗胆提出了“要求依法拆迁”,所以使李群先生“龙颜大怒”,知道内情的亲朋好友纷纷告诫我们:李群书记很生气,李书记的前途无量,若怒了他你们家是没有好下场的!
    
    事实果然如此:
    
    2006年12月13日,检察院抄了我们的家,我55岁的胞弟被以“涉嫌行贿”逮捕。
    
    检察院副检察长董金伟率领七名办案人员对我胞弟王进勇进行了八天八夜的残酷逼供、董金伟亲手把王进勇殴打致伤、先后更换了三个看守所、羁押了255天,也没有落实到任何行贿的证据。
    
    在逼供过程中董金伟反复表明的是:我和你(王进勇)无怨无仇,谁不配合政府拆迁就叫谁倾家荡产和家破人亡!
    
    临沂市政府以强大的宣传攻势把污泥浊水泼向我们全家;扬言要吊销我们家房屋的房权证,威胁要把我们家的房屋当违法建筑拆除。
    
    临沂市拆迁指挥部领导成员、兰山区副区长刘士平竟然亲自到看守所提审我的胞弟王进勇,并明确告诉王进勇:投资300亿打造秦淮河的拆迁,是临沂市委市政府领导的英明决策,为了广大老百姓的利益,就是象打土豪分田地一样推行拆迁;你(指我胞弟)只要同意拆迁就可以马上被释放。
    
    李群先生搞政绩工程的急切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不制定“划分土豪”的标准就以“打土豪分田地”的方式对待我们家,这不符合GCD的一贯政策,因为GCD对“土豪”的划分是有严格标准的!
    
    假如我家的人均经济状况符合“土豪”的标准,那么您李群先生的人均经济条件也就一定符合“土豪”标准,因为您家的经济状况是高于我们家的:
    
    第一,您李群先生的住宅肯定要比我的强;第二,您用辛勤的脑力劳动著书所得的稿费,肯定要比我体力劳动要高得多!
    
    既然在临沂“复制一条秦淮河”是为了广大老百姓的利益,为什么您的财产不会受到任何损失?
    
    因为对我们家“开刀”是您李群先在临沂市当市委书记时生钦定的,所以临沂市政府对我们进行的“抄家、逮捕、逼供、殴打、强拆、抢劫”等一系列迫害,一直都在宣称它们是在执行“上头”的决策:“上头”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因为您后来高升到山东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我们家也领略了“上头”的厉害:
    
    我们到山东省政府“复议”临沂市政府违法行政,山东省政府下达复议决定公然支持临沂市政府对我家的暴力拆迁;我们到法院起诉,法院拒不立案;我们向上级投诉,几百封信发出如石沉大海!
    
    我家遭此大难竟然找不到说理的地方,只好选择在网上与李群先生探讨拆迁中的大是大非问题,这也是社会的进步!
    
    我这样做有可能会遭人暗算,但我不在乎。
    
    鄙人认为:
    
    如果是拆迁,为什么到如今没有任何拆迁人与我们谈过拆迁?
    
    如果是打土豪分田地,为什么不从您李群先生开始?
    
    李群先生您是否有足够的雅量,用适当方式回应我提出的质疑?
    
    王进生与李群先生探讨拆迁问题(之二)
    
    我们全家为什么拒绝“取保候审”?
    
    王进生,男,58岁,山东省临沂市普通城市居民
    
    李群先生,曾任临沂市委书记,现任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我们在要求“依法拆迁”之前,全家开了多次“家庭会议”,评估了在李群先生领导下的临沂市老百姓“要求依法拆迁”的后果和代价,全家达成的共识是:
    
    第一、枪打出头鸟,我们家的每个家庭成员都有被“逮捕坐牢”的可能,因为根据秦桧的“莫须有”理论可以很容易制造出千奇百怪的冤假错案!
    
    第二、全家的房屋和财产有被借口“全部没收”的可能。
    
    第三、成年人可能会被开除公职、孩子有可能会被退学。
    
    但我们一致认为:第一、全家人(包括90岁的老人)身体状况良好,适合坐牢也不怕坐牢;第二、财产是身外之物,人连尊严都保不住了要财产何用?第三、既然连人的尊严、财产都保不住,公职和学历又有何用?
    
    全家人约定:任何人被逮捕后都要积极配合司法机关对自己的审查,如果确认有罪,必须接受法律制裁;但无论如何也不接受“取保候审”,因为按法律规定,“取保候审”的先决条件是“认定有罪”,如果接受了“取保候审”就会背上永远难以洗刷的终生耻辱,因为“取保候审”是没有条件上诉和申诉的!
    
    2006年12月13日,检察院抄了我们的家并以“涉嫌行贿”逮捕了我55岁的胞弟王进勇;检察院副检察长董金伟带领七名办案人员,对王进勇进行了八天八夜的残酷逼供也没有搞出“行贿”的证据,立功心切的董金伟恼羞成怒把王进勇殴打致伤;在逼供期间董金伟经常说的是“谁不配合政府的拆迁,就让他倾家荡产和家破人亡”!
    
    2007年春节前夕,检察院要以“取保候审”的条件“释放”王进勇回家过春节,被我们拒绝。
    
    2007年5月6日,没有履行正式手续,王进勇就被“释放”回家,当我们知道这将是以“同意拆迁”来换取“取保候审”时,全家人都支持王进勇“要求回牢房候审”、坚决拒绝“取保候审”!
    
    2007年5月11日,经兰山区耿学伟区长的批准,检察院根据王进勇的书面要求,第二次逮捕了王进勇。
    
    尊敬的李群先生,您呕心沥血地推行“300亿元秦淮河”的暴力拆迁,拿我们家开刀来“杀鸡儆猴”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您一定感到很开心吧?!
    
    但是,我们家因为掩护困境中的共产党,曾经坐过日本人和国民党的监狱,如今并不惧怕坐共产党的大牢,因为我们全家抱定决心:为要求“依法拆迁”,愿把牢底坐穿!您也一定没想到吧?
    
    李群先生是见过世面、前途无量的政治新星,您为什么如此仇恨我们这一家要求“依法拆迁”的老百姓?既然能投资300亿在革命老区“复制”一条“曾经是达官贵人嫖娼纳妓场所”的秦淮河,为什么对我们这家要求“依法拆迁”的老百姓下如此毒手?
    
    “取保候审”对那些害怕坐牢的有罪之人是求之不得的,然而对我们来说是天大的耻辱;退一万步说,我们纵然有罪也不会乞求“取保候审”,何况我们没有丝毫犯罪行为!
    
    王进生与李群先生探讨拆迁问题(之三)
    
    李群先生拿我们家“开刀”,违背了共产党人最起码的良心!
    
    王进生,男,58岁,山东省临沂市普通城市居民
    
    李群先生,曾任临沂市委书记,现任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在刚刚脱贫的革命老区临沂市“投资300亿”复制一条秦淮河,还声称“不用政府投一分钱——这本身就是一个地地道道伪科学的政绩工程!
    
    面对迅猛的强制性拆迁,我家仅因要求“依法拆迁”而遭到残酷的报复和迫害。
    
    我九十岁的父亲和八十七岁的母亲,曾经出生入死地掩护过困境中的共产党,我们家作为敌占区的中共地下联络站无偿的为党工作了近三年,我父母为了临沂城的解放坐过牢、流过血。我父母在解放后拒绝了政府给他们的任何照顾及荣誉,用自己辛勤的劳动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我父亲88岁高龄时还在工地上与我们全家人一起劳动、创造财富!
    
    如今我们只提出“要求依法拆迁”,甚至提出把我们家放在拆迁的最后,给我们机会处理和安置我们的大批的生产设备,以备我们的下一代人继续以此谋取生活出路。而您李群先生对我们的要求不但没有丝毫的理解和同情,反而把我们家当作了阻碍拆迁的眼中钉欲置死地而后快!
    
    我父母出生入死掩护困境中的共产党虽然不图报答,但也不能在耄耋之年被逼得家破人亡啊!您口口声声是为了广大人民的利益,但您有什么理由把我父母排斥在人民之外?您李群先生如果还有半点共产党人的良心,能让老人如此痛苦吗?
    
    可以说,您李群先生为了推行暴力拆迁拿我家“开刀”,已经违背了一个共产党人最起码的良心!
    
    以下是我父母在悲愤中写下的遗书(写在房屋即将被政府强拆的前夕):
    
    进生、进勇吾儿见到这遗书不要难过,我和你父一被(辈)子没干过坏事。只是贫(拼)死掩护了共产党,到了老年竟死在了共产党的产(铲)车下,和房子一起死是我们的心愿。没有人和我谈过拆迁就来强拆我的房子,这个世道已无希忘(望)!他们不安置就强拆连土匪不如,我们死在家里比死在外头强。我们全家一被(辈)子的心(辛)苦白费了,好好叫(教)育孩子告诉他们爷爷奶奶都快九十死也直(值)。进生记住不要再合(和)土匪讲道理了。房子全不要了,白送给强盗让他们高兴,你们才能平安。临沂不能呆了,逃(讨)饭吃也要离开。我们死前见不道(到)进勇是通(痛)苦。进勇出牢后不要干傻事。我们后悔当年没死在日本鬼子和国民党手里。
    
    以后如还有讲理的那一天,把我的遗书交给上级让后人知道我们在老年遭到的野蛮拆迁!
    
    杨久青(女)八十七岁
    
    王金堂九十岁
    
    二00七年八月十七日
    
    李群先生,您也是父母养大的,如果您的父母在老年也给您留下如此遗嘱,您会有何感想?
    
王进勇血迹

    
    
    王进勇血迹
    
    
    
    
    
    (维权网义工张毅供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