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何频:明鏡的書被迅速帶入中國,北京領導人習慣容忍不同聲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1日 转载)
    明鏡出版社創辦人何頻答《紐約時報》、《國際先驅論壇報》問
    
     明鏡出版社創辦人何頻2009年9月23日、24日接受了《紐約時報》記者Joyce、《國際先驅論壇報》記者專訪,有關訪問摘要刊登於9月30日《紐約時報》和10月1日《國際先驅論壇報》。以下為完整的訪問中文稿: (博讯 boxun.com)

    
    問:明鏡出版社在1990年成立?
    
    答:明鏡出版社正式注冊是1991年。
    
    問:明鏡已出版了兩百多部關於中國政治和歷史的書籍?
    
    答:是的。
    
    問:明鏡出版了《墓碑》(楊繼繩)和《中共歷史見証》(司馬璐回憶錄)?
    
    答:司馬璐先生的《中共歷史見証》是明鏡出版的,楊繼繩先生的《墓碑》不是明鏡出的,不過我們出版了好幾本關於中國大飢荒的書,在《墓碑》之前出版有《南華早報》駐北京記者站主任賈斯柏•貝克(Jasper Becker)的《餓鬼─毛時代大饑荒揭秘》,今年出版有李世華的《共用的墓碑:一個中國人的家庭紀事》。
    
    問:你能否評介一下明鏡出版的書籍?
    
    答:明鏡出版了不少可以傳世的著作,也有一些價值不大的書。我並不想向讀者傳播一種意識形態、一個角度,明鏡用不同的書,使讀者對世界、對中國、歷史的認識有更多角度。
    
     所以,我們的作者有不同的背景、不同的立場,有的是中國官員、幕僚,有的是作家、學者、異議分子。
    
     明鏡流行的書、有影響力的書很多,例如前中共中央周恩來文獻組長高文謙的《晚年周恩來》、前中共駐香港首席領導人許家屯的《回憶與隨想錄》、作家王力雄的《黃禍》、前人民日報社社長胡績偉的《從華國鋒下台到胡耀邦下台》、前中共中央機關官員張良的《中國“六四”真相》、全國政協委員何新的《致中南海密札》、記者盛雪的《遠華案黑幕》、經濟學家何清漣的《中國的陷阱》、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單少傑的《毛澤東執政春秋》、作家廖亦武的《證詞—為中國底層賤民代言》……..
    
     我們的書主要面對中國的精英階層:官員、商人和學者,可以說是中國最受歡迎的秘密讀物。明鏡很可能是在中國內地最有名的境外出版社,沒有看過明鏡書籍的高層官員和知識精英的人不多。
    
    問:你出生在湖南?曾在中國當過記者?然後開始在香港辦公司?明鏡總部現在設在美國?
    
    答:我出生在湖南,1989年前在中國當記者,然後開始自由寫作,1991年在加拿大創辦明鏡出版社,總部現設在美國紐約。明鏡很早建立了以網絡即時運轉的組稿、編稿、印製、發行系統,人員遍佈在不同的地方。
    
    問:明鏡出版的大部分書都被中國禁止嗎?
    
    答:我沒統計過,我不理會這些。對於明鏡而言,禁不禁都是好消息。如果中國官方下了一條禁令,往全國發文件,等於告訴全國官員,明鏡又出了一本值得一看的書,他們會想方設法去弄一本;如果你不下禁令,那我明鏡的書就可以暢通中國呀,說明中國有了更大的空間。
    
    問:來香港旅游的內地人購買了明鏡的書籍,能不能帶回家?
    
    答:幾乎沒有問題,每天進出海關這麼多人,你怎麼查呀。被查的可能是千分之幾萬分之幾,被查了又怎樣?你既不能罰款更不能抓人,因為無法可依呀,什麼法可以隨時鑒定說帶某本書犯法?頂多,他海關沒收了你的書,說不定是他海關自已要看呀。
    
    這是很有趣、很獨特的出版現象,依靠無数的旅客,明鏡的書籍迅速傳播到中國大陸,擴散到世界各地,很多重要圖書館都訂購我們的書。
    
    問:內地人喜歡看什麼類型的書?批評官員,關於官員貪污、情婦的書?
    
    問:內地人喜歡看內地不能出的書,時政、歷史、思想方面的著作。我們並不將中國官方作為攻擊對象,我只是認為,如果中國的出版、媒體不能監督他們,明鏡或可照出冰山一角。但是,我們很謹慎,不會濫用自由隨意攻擊,我們盡可能呈現事實。如果發現錯誤,我們也會誠懇更正。
    
    問:明鏡的書籍是否用繁體字和簡體字兩種字體印刷?
    
    答:現在沒有,也許未來會出簡體字版。現在中國內地到處都流傳盜印明鏡的書籍,有的用簡體字版印刷,有的書甚至不是明鏡出的,但盜用了明鏡名字。在中國內地盜印明鏡的書籍是犯罪的,有的被抓了被重判。
    
    問:你對香港現在自由的感覺,是否和1997年主權移交前一樣?
    
    答:從出版的角度來講,香港仍然是自由的。明鏡的存在是一個証明。但是,軍隊、外交和很多權力畢竟掌握在北京手中,是會有某些不同的感覺。
    
     我得承認,我們比以前更小心、謹慎,避免捲入政治風波中去,與任何政治組織、活動,保持一定距離,做一個專業、獨立的出版人,不想成為獨一組織的政治工具,而是作為不同政治思想的出版、交流平台。
    
    問:請問在“一國兩制”下,是否允許圖書出版自由?
    
    答:是的。明鏡在香港享受了這種自由。言論自由是香港人民最敏感的神經,同時也使北京領導人習慣容忍不同聲音。香港的言論自由,是內地言論自由的前奏曲。我很贊賞北京領導人這一點,不干涉香港言論自由是明智和有遠見的。
    
    問:你是否認為中國將繼續禁止自由書籍?中國未來會開放?
    
    答:當然,在中共還沒有決定政治改革時,不可能有真正出版自由,還會禁書。
    
    但是,中國現在是全球經濟化的得益者,有點得意,它不可能永遠只是一個暴發戶形象,不可能永遠排斥現代主流文明社會最基本的價值。共產黨現在干得太累、太笨重了,權力大責任也多,沒有人、沒有黨能永遠承擔一個國家的一切責任,政治改革就是分權,分權就是分擔責任、分散壓力,而新聞出版自由是第一步。
    
    不是我過於樂觀,而是中國社會有了要求新聞出版自由不可遏制的衝動、力量。我希望、相信內地出版同業,不會太長時間,也許只要十年左右吧,將會和明鏡一樣,只要依照一定的專業標准,就可以自由出版。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