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洋秋菊打官司之六:五河县公检法部门跟谁说“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于明报道/11月10日,朱莉因感冒在深圳病倒。这一天,刘士亮的律师刘咏梅告诉博讯,五河县检察院和法院的领导一齐被召至蚌埠市汇报刘士亮的案情,并估计案件最快会在10天后开庭。
    
     刘咏梅律师同时还是刘士亮的亲戚,在五河的淮光律师事务所执业20年,其办公室与县公安局同在县政法大楼,她认为媒体的关注和朱莉的介入使得刘士亮的处境更加艰难。她对博讯强调她是以亲戚的身份说话:“就因为刘士亮有个美国的非正式的太太,在这里操纵一切,导致他因这么轻微的事情身陷囹圄。因为朱莉的存在,我们在本地的关系无法帮到刘士亮。因为刘家人相信了美国的手段,结果这一套在中国走不通。” (博讯 boxun.com)
    
    刘咏梅认为,上周五县检察院将案子撤回,周一又再行起诉,为的只是延长对刘士亮的羁押。“县公安局长是县委常委,县政法委书记,法院院长是政法委第一副书记,谁都明白这只是一个游戏。”
 
对法律说“不”
    
    上周五,刘士亮案被五河县检察院从法院撤回,本周一上午,五河县检察院再将案子送交县法院。刘咏梅强调说:“必须弄清楚,这一次不是法院退回,而是检察院撤回案子。中国的刑诉法有程序上的规定,检察长有权力撤回起诉,如有新证据,可以再行起诉。”
    
    上周五,五河县公安局长,也就是县政法委书记,叫检察院把案子拿回去,走一遍程序,周五拿回去,周一就起诉了。“这就是真正的内幕。我当然不相信有什么新材料,周六周日休息,会有什么新材料。何况检察院本身就不存在要去侦查的问题。这就是玩游戏,以便重新计算羁押期限。”刘咏梅告诉博讯。
    
    “本来已经没有理由羁押了,准备研究判他4个月,都基本形成意见了,结果朱莉告县法院违反法律程序,延长羁押期限,要知道法院院长就是县政法委第一副书记。”刘咏梅埋怨道。
    
    “这就是游戏,如果补充了新证据,再行起诉,法院的审判期限重新计算,从本周一开始算,还可以有一个月的时间再开庭,刘仕亮肯定会被越关越长,现在已经将近5个月了。”刘咏梅心急地说。
    
    刘咏梅周一去看守所见了刘士亮,她告诉博讯比他案情严重的人、比他晚收押的人,都放出来了。“我接了三个非法侵犯住宅罪的案子,一例是受害人轻伤,一例是三个重伤三个轻伤,一个被判有期徒刑六个月,合并执行三个月,另外一个蓄意伤人,而且以前被判过13年刑,这次也只被判有期徒刑六个月,这些人早就被释放了,他们比刘士亮严重多了,而刘士亮的案子最轻,也最艰难。如果你们媒体真关心他,那就要关心他何时能出来。”刘咏梅埋怨说。
    
    人在屋檐下,刘咏梅不敢怪罪五河县政法委把法律当游戏,而对朱莉等人找媒体有诸多埋怨。

  对媒体说“不”
    
    刘士亮案9月开庭,曾引来了一批国内媒体记者,为此,五河县法院还在庭外破天荒地设置了安检门,以防记者携带微型摄像机或录音机进场。刘咏梅告诉博讯,结果弄得法院请吃请喝,开完庭,没有一家媒体报道,更别提关注了。
    
    县政法部门与刘家的第一次公开过招,因国内媒体的背叛,以刘家失利收场。刘咏梅说:“你们媒体要真是关注的话,人早就出来了。又是媒体又是美国对象,刘士亮要是一般农民的话,早就放出来了。”
    
    在刘咏梅看来,朱莉的上访和媒体关注误了事,因为案子到检察院时,就说检察院违法,到法院就关注法院,到公安局就关注公安局,说他们违法,不如做一个不出声的百姓。“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家老是找媒体,媒体都关注哪儿了。越关注越引起领导重视,今天县检察院和法院都已经上蚌埠市汇报去了,至于汇报什么内容,我也不清楚。”
    
    刘咏梅称自己比谁都更关心刘士亮的案子,因为她既是律师,又是亲戚。“我早就说,跟公检法部门是无法抗衡的,如果认罪走个程序,根本不至于闹成这样。兴师动众不说,家里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刘咏梅告诉博讯。
    
    在博讯记者电话访问的结尾,刘咏梅表示希望能把刘士亮的案子炒作起来,促成中国司法的变化。“ 但我相信,中国不会因这个小案子,修改刑法和刑诉法,我不相信舆论能改变什么。”刘咏梅告诉博讯。

 对洋人朱莉说“不”
    
    北京时间11日凌晨2点,朱莉告诉博讯,周二上午,县法院把案子报到了蚌埠市中级法院。“下午我打了电话联系市中级法院,想确定一下案子的状况。总机接电话的人叫我直接和立案庭联系。立案庭说县法院把案子报到中院了,中级法院还没受理呢。”朱莉说。
    
    对于刘咏梅的说法,朱莉说早有预料。“刘士亮刚被抓时,律师告诉大哥如果给钱,当地机关就会把程序尽快结束,到时会判轻一点,估计三个月就会出来了。但问题是,刘士亮没有犯罪,根本没进他们家,也根本没造成什么后果,但律师老劝他认罪,说法院会尽快判轻让他出来。”朱莉告诉博讯。
    
    朱莉认为,在中国的基层农村,人们就是这样委屈自己,对她来讲,这样做“那是不可能的啦!”“ 如没有关系在里面,老百姓就要出钱再出钱,谁会相信依法办案,我现在知道了黑暗到底是什么!”朱莉说。
    
    朱莉从今年七月份开始寻求媒体帮助,她要为无辜的爱人申冤,那时刘士亮的大哥还听当地官员的话,相信很快就要结案了。“记得08年12月初,我和刘士亮第一次去国家公安部上访,五河的律师就不高兴,但上访,是国家给予人民的权力。”朱莉说。
    
    朱莉的这种认死理和倔劲儿,不但惹得当地律师不高兴,更惹恼了五河县的政法部门,在前几日采访时,朱莉就告诉博讯:“他们才不怕我们上访呢,他们等着看我们的笑话。”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11/1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县公安局造假、洋秋菊打官司凸显中国司法的困境/赵岩
  • 洋秋菊打官司之五:美国公民为何向胡温写信求救(图)
  • 洋秋菊打官司之四:致胡温的公开信
  • 孟建柱到安徽召开全国公安局长会议,对洋秋菊打官司表关注
  • 洋秋菊打官司之三:五河县法院将案退回检察院(图)
  • 洋秋菊打官司专访之二:安徽高院捅破县法院谎言(图)
  • 洋秋菊打官司,在中国上访的哈佛女子专访之一(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