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年合肥网友对拆迁的控诉(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3日 转载)
    (维权网义工夏雪报道)合肥市被“逼迁”住户于2009年12月30日上网发帖叙述被“逼迁”过程,几天下来受到网友热切关注,成为合肥论坛新年第一热帖。
    
    由于合肥市正在进行所谓的“大建设”,各开发商纷纷借机与政府勾结进行拆迁、开发,致使被拆迁户与政府矛盾日益积累、激化,在2010年即将到来的12月30日,网名“彼岸蚂蚁”的被拆迁户在合肥论坛发帖,图文并茂的详细叙述了自己一家在拆迁过程中的遭遇,受到17495名网民的高度关注,近500名网民纷纷回帖,谴责政府的行径无异于强盗。下面是被拆迁者的亲身经历叙述(本网义工编辑整理):
    
    
    
    合肥市高水平的“逼拆”全国罕见
    
    
    
     本人住义井路泰斗粮运公司,因为金域蓝湾三期的开发被庐阳区商务局规划到拆迁范围里了,本来是标准的商业开发,可因庐阳区商务局的介入,浑水摸鱼的打起了擦边球,变成庐阳区双岗街道在拆迁了。于是,性质就变成了“配合合肥大建设、提升城市品位、打造商办新街区”等等,偷梁换柱是地方政府惯用的手法,特别是在拆迁上,还不是想从中渔利。
    
    
    
     我的房子是02年建造的新房子,06年12月才下的房产证,刚满3岁,却要按照70年代的老房子执行补偿细则,我冤不冤啊?可我没有人家浇汽油勇气啊!何况他们也没有给我浇汽油机会。
    
    
    在我未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庐阳区商务局和双岗街道联合拆迁办的现场工作人员为达到目的,采取了种种非法手段,一步一步地对我和家人的生活进行 骚扰、恐吓,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甚至指使歹徒接二连三做出违法的勾当,直接损坏我家的财物,具体如下:
    
    1、从2009年10月28日,庐阳区商务局现场拆迁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进驻我家楼上的303、503室开始,他们故意将生活垃圾倾倒在我家窗户外面,严重影响我们的生活环境卫生,致使我们都无法开窗通风。
    
    
    
    
    
    
    
    2、2009年11月21日凌晨3:30,我们一家从睡梦中被几声玻璃破碎声惊醒,我家卫生间、厨房、北面房间的玻璃被人从外面砸破,玻璃碎在了浴缸里、橱柜 台面上、地面上。因为也没有看到施暴的歹徒,我们只好向110报警,请警方破案。但出警到现场的警官的态度使我们很费解。他们劝我们和拆迁办再好好谈谈, 他们也无能为力。此时,合肥夜里气温已经是零度,我们夫妻俩在惊恐和冰冷的家里熬到了天亮。我们质问庐阳区商务局拆迁办的现场人员,他们否认是他们干的。
    
    3、2009年11月22日凌晨2:30,我们一家又被两声巨大的爆破声惊醒,又有歹徒从我家厨房破碎的玻璃窗外,向内扔下了爆竹(咱们合肥人过年放的“开门 炮”)后迅速逃离了,我们也没有看到作案者。爆炸将我们一家和其他还未搬迁的住户都惊醒了,邻居们也都义愤填膺!报警后,到场警察依然是昨天的态度,还是表现得很无奈。
    
    
    4、2009年 11月24日,拆迁办的人趁我们外出的时机,私自拆掉了我家的电表、水表,对我们采取了令人发指的、违法的断水断电行为。并且拆除了我家南面院子的钢筋院 墙。正是这个围栏保护着我家南面的卧室在前两天没有遭受砸玻璃、扔爆竹的恐怖袭击。庐阳区商务局拆迁办这种卑鄙行径就是要逼迫我们就范,签定不合理的《拆 迁补偿协议》。我们再次打110报警,双岗派出所的民警无奈地表示:这个事他们也管不了。
    
    
    5、2009年 11月26日凌晨4:00左右,又有歹徒用铁锤狠砸我家的进户防盗门,又把我们惊醒后,迅速逃离了!等天亮一开门,发现防盗门上的人孔小窗被砸变形,防盗门的锁眼被人用胶水堵死了。这次,我们已经不再报警。因为报警也是徒劳,我们感到很无助!
    
    
    
新年合肥网友对拆迁的控诉

    
    
    6、12月3日,我家南面的窗玻璃都被砸碎,防盗网被敲坏。就差破门破窗而入了。
    
    
    至此,我原来那个温馨的家已经被破坏成这个样子,没水、没电,并且吹着凛冽的寒风,我们不断地被拆迁办的人员骚扰、恐吓,辱骂我们是“钉子户”!我 们本来居住的很好,遇到拆迁后,只是没有经济能力满足拆迁人的要求,并没有提出无理取闹的过分要求,怎么就成“钉子户”了呢?现在,我的精神状态已近崩 溃!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恶性事件?家里也不能再居住了,只能借住在亲戚家,有家不能回。多年以来的和谐状态已经荡然无存!我在这次拆迁过程中,遭受 了这么多一系列的威胁和迫害,而且寻求不到庐阳区双岗派出所的保护。我们感到很无奈、很无助!
    
    7、丧尽天良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12月21日凌 晨2点多钟,他们的卑劣行径进一步发展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公然纠集社会上的流氓地痞,携带锤子、撬棒、刀具等凶器破门而入,将我家大门撬走,闯入家中到 处打、砸、抢,将沙发、席梦思等家具用刀砍毁,将家中物品洗劫一空,屋中门窗、灯具全部打碎。所作所为令每一个过路的群众看过后都震惊万分,无法理解在一 个法治社会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他们公然毫不避讳的同法律对抗。我们再次报了警,依然寄希望于人民公安警察的帮助,可是.......
    
    8、终于,12月26日下午,在没有任何手续、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我的家被拆除了。现场没有一个拆迁人员到场,只有一群社会流氓在那虎视眈眈。报警了,出警人 表示无能为力;政府热线打了,依然是无能为力;新闻热线打了,了无音信;相关政府拆迁人员电话也打了,无人接听。。。。
    
    多么巧妙的“拆迁进行曲”,让你无法抗争、无力抗争,甚至是无处抗争。老百姓真的好弱,弱到只有付出生命了,才有一点微薄的回音。
    
    本帖发表后,引起了合肥论坛网友的广泛关注很高兴看到双岗街道居然回了一个帖子,我们是边笑边看完他们的回话的,居然还顶到2楼,大家再去看看楼下吧!回来后, 那我就针对他们里面的狡辩也回应几句吧。
    
    1、他们确实开了听证会(虽然我没有到场),听证会是以危旧楼改造名义召开的,听证会后,我们这栋新楼的18家住户联名上书到有关部门不同意拆迁(本人因工作关系没有在肥没有能赶上签字,要不就是19家了),放假后要是本贴没有被和谐掉,我会把联名书照片发上来的。我真不知道那个88%强是怎么算出来的。
    
    2、拆迁办入住后,就在303、503办公,并且开火烧饭,照片里反映的都是他们每天从上面倾倒的生活垃圾,那是故意为之,目的非常明确,不是简单的以没有物业管理能开脱掉的。
    
    3、发生了那么多的恐怖事件,街道居然用拾荒者来顶罪,我实在是太佩服了!
    
    4、我们的帖子印证的是“逼拆”的过程,在那些强大的手段威逼下,他们逐渐达到了目的。此时,你能把敞开的家暴露在外吗?你只有抓紧时间把剩下的家具搬 空,只要你离开了,无论你签没签协议,你的家就会瞬间冲入那些手脚麻利的人,于是,即使你有来不及拆卸的高档吊灯、精致洗脸池、铝合金内门等等,都会打砸 报废,再后来你所有的塑钢窗、防盗网、内门、墙柜等等就在也找不到了,甚至有的家还有真皮沙发没来得及搬走也被刀砍斧劈彻底报废,他们甚至连你家的木地板 也拆卸一空。
    
     5、拆迁的补偿标准,他们只说了片面的一面,那是6、70年代的老房子享受的待遇(我们要是住那样的房子,早就签字搬走了),对于我们新楼、新装修的 住户是有很多不合理的,大家看看照片就知道有多新了。无论你多少万的装修,最后能补偿的只有2、3万元,即使你花几十万购买的新房,能享受的只能和人家不 到一万的福利房一个待遇,你投入了几十倍的代价,执行的却是一个标准。增购的面积也是一样的权利,除去各种补偿最后还要倒交一万多元才能得到等等等等,我 上过学,能算清的。18月后如果按期交房,我还要投入很多万去装潢,更别说金域蓝湾那些高档的花费了(物业费、公摊电费、电梯费、电梯大修费、二次供水等 等等等),懒得细说了。
    
     6、房子没了我正不知道找谁要,你们居然说通知我们了,并是在确定无人无物并与被拆迁户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才予以拆迁的。我很高兴,既然你们承认是你们 拆的,那请你们拿出和我们这几家的拆迁补偿协议来吧。要是没有,那你们不会也用“被拆除机械不小心碰倒的”来搪塞我们吧?
    
    
    
     7、另外,《拆迁许可证》的有效期是到2009年11月28日,请注意!在此日之后的任何拆迁行动都是违反条例的,即使要强制拆除,也是要根据条例的程 序,按照步骤进行调解、听证等程序,由有关部门下发《强制拆迁裁决书》的。而现状是,我们的房子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你们拆掉了。对剩下的半栋楼里的 两家还在住在里面的拆迁户,你们打算还要怎么处理?
    
    
    
    2010年元月一日
    
    http://crd-net.org/Article/Class53/201001/20100102221213_19257.html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