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耿和与国际社会同寻高智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6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0,03,25)
     (博讯 boxun.com)

    *耿和:高智晟没有跟我联系,我们应该集中寻找他*
    
     自从缓刑中的高智晟律师去年2月4日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失踪,至今一年多。有关高智晟今在何处,生死安危,来自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警方和其它方面说法种种不同,无一提供可靠证据。
    
     3月25日,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国接受我的采访,说她至今没有得到高智晟本人的任何音信。
    
     耿和说:“第一,高智晟没有跟我联系,最近在网上高智晟的传言很多,也许是中共在‘两会’期间放出一些‘迷魂药’,来释放压力。但高智晟现在在哪里,我们还不知道。官方回应一直没有高智晟准确的被关押地点和场所。这是不正常的。”
    
     耿和认为:“光靠民间猜测传闻,搞得很迷惑,官方就是想释放自己的压力。我认为高智晟现在在哪里还是个谜,我们还是应该集中寻找他。”
    
    *高智晟律师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后于2007年9月再遭抓捕,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至今下落不明。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2009年3月到达美国。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 2007年6月)等人权奖。
    
    *各方信息不同前后矛盾无证据*
    
     去年底今年初以来,先是警方对高智晟大哥说高智晟去年9月走失。而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答记者几次提问“高智晟在哪儿”时,先说“应该说这个人按照中国的法律应该在他应该在的地方”,又说“不知道高智晟在哪里”,后又重复2006年12月高智晟案判决结果,直到今年3月18日,发言人秦刚说“如果还是关于高智晟的问题,我奉劝你们两个(记者)不要再举手,我们不要浪费时间。我不会给你任何答案,你也不要期待我给你任何进一步答案。”
    
     今年2月中旬,总部在美国旧金山的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透露,中国驻华盛顿使馆提供消息说“高智晟目前在新疆生活和工作”。
    
     稍后,高智晟大哥说“家人接到高智晟报平安电话”,但没有其它任何谈话内容。
    
    *耿和:就官方公开发布的信息,我要问一些问题*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说:“中共释放出的消息,一会儿说走失迷路了,一会儿又说他在缓刑期间,最新消息是说在执行刑期。”
    
     耿和提出一连串问题:“只从法律上,从官方给我们的回音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说‘刑期’是新的还是旧的?如果是旧的,‘缓刑’,他应该是在家里,他现在在家吗?如果是新的刑期,应该通知家人他犯的是什么罪呀!家人有请律师的权利吧?当然也应该知道关押的地点,到现在都不知道人在哪里,家人应该有探视权利吧?
    
     我现在认为,就应该从官方给的回应上去说,私下说的都很乱。高智晟肯定是没有自由的,不知他究竟在哪个地方。”
    
    *耿和:高智晟至今没给我和我娘家打电话,是个疑点,高家兄弟说接到电话,也有疑点 *
    
     耿和认为高智晟至今没给她打电话,这是个疑点。
    
     耿和说:“第一个,他没给我打电话。高智晟这人是特别负责任的一个人。他不仅没给我们打电话,也没给我父母和家人打电话。说给他大哥打了电话,还搞了个模棱两可,能百分之百肯定是他的声音吗,能肯定他没事吗?现在已经是三月底快四月份了,什么音信都没有,现在哪有动静?
    
     主持人:“现在孩子的情况怎样?”
    
     耿和:“都好着哪。”
    
     主持人:“格格正常上学了吗?”
    
     耿和:“上学了”。
    
     主持人:“格格现在身体怎样?”
    
     耿和:“身体还可以。”
    
     主持人:“天昱(宇)呢?”
    
     耿和:“也上学去了。”
    
     主持人:“天昱身体怎样?”
    
     耿和:“没什么问题。”
    
     主持人:“网上有人说高智晟去了五台山,春节还见了他弟弟和家人。当时我问过高智义,高智义说‘没有的事,老四就在我们这儿,他哪儿也没去,要是见了高智晟不可能不告诉我。’后来,又有报道说,高智晟几周前报平安的电话是他弟弟接的。”
    
     耿和:“高智晟从来不给他弟弟打电话。”
    
    *耿和:高智晟在哪里?我委托了律师团,我想知道完整信息 *
    
     主持人:“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您自己还有什么要讲的?”
    
     耿和:“我有‘律师团’,他们有计划、有步骤地整体去做。我就在家带孩子,事情都托付委托‘律师团’去做,一切由‘律师团’做推进。
    
     我想知道完整的信息,高智晟他在哪里?”
    
    *何俊仁律师:“国际律师团”已经向联合国有关机构提出投诉,中国政府有责任回应*
    
     我随后采访了耿和委托的“律师团”,即“国际律师团”成员之一、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何俊仁律师,请他谈谈“律师团”工作进程。
    
     何俊仁律师说:“现在我们这个‘律师团’已经向联合国有关非法拘留和逮捕的‘《人权公约》监察委员会’提出我们的投诉,中国对高智晟的处理,我们有理由相信是违反了这个公约。
    
     很清楚的是,去年2月4日高智晟被带走以后,我们有理由相信他是在中国执法机关的拘留之下失去自由。
    
     一年来,高智晟不但没有消息,而且最近有些记者对外交部提问,回答暗示高智晟还在中国政府有关机关的逮捕拘留中。所以,他们有责任对高智晟现在的处境、为什么失去自由有个说法。
    
     现在,他们拒绝进一步回应,我们更有理由相信,责任全在中国政府一边。他们需要面对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有关人权委员会的质询,他们有责任回应。
    
     而且对高智晟现在没有理由逮捕、或者拘留判刑。2006年对他判刑以后,他应得到缓刑对待,现在没有任何消息说他犯了什么新罪行,或者受到什么检控。
    
     现在如果还是因为以前牵涉的‘罪行’,给他拘留的话,完全是非法的。
    
     所以,现在我们希望透过“国际律师团”向联合国投诉,能得到一个比较明确的答复。
    
     主持人:“按国际法投诉阶段已经完成了吗?”
    
     何俊仁:“现在已经交到有关机构,我不敢肯定他们下一步怎么处理。相信他们应该透过一个机制,对中国政府提出问题,或者提出一些质询。我相信应该得到官方回复,这是根据国际法的责任。”
    
    *何俊仁律师:“国际律师团”和美国“Freedom Now”(现在自由)一起向联合国投诉*
    
     主持人:“请问您所在的‘国际律师团’由哪些人组成?”
    
     何俊仁:“这个‘律师团’包括现在纽约大学著名中国法律教授孔杰融(Jerome A Cohen),加拿大前司法部长柯特拉,还有一位是英国前议员戴维.葛尤格尔,还有一位是有名的法律专家戴维.麦德斯。相对他们来说,我相信我的资历是最浅的。这是我们五人的法律专家小组。现在我们是联名,连同一个美国的非政府组织Freedom Now ( 现在自由),一同提出我们的投诉,我希望 联合国有关委员会能够介入处理这个投诉。
    
    *何俊仁律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回答非常奇怪,他没有理由回避问题*
    
     主持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3月18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询问高智晟情况的记者说‘如果还是关于高智晟的问题,我奉劝你们两个不要再举手,我们不要浪费时间。我不会给你任何答复,你也不要期待我给你任何进一步答案’,您怎么看这样的回答?”
    
     何俊仁:“我觉得这是非常奇怪的。如果中国政府觉得他们没有责任对外界查询给一个回复的话,他就简单地说‘现在这个公民不是在官方的拘留或看守之中’,那么,官方没有责任回应这个问题,就这么简单。
    
     如果他现在是在政府一些执法机关处理之中,或服刑,或拘留,中国政府肯定是有责任回应这些国际社会的提问。
    
     我觉得作为一个国家,对一些公开的提问,为了国家的形象,也应该给一个明确的答复,没有理由回避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非常奇怪,肯定是有些地方他们没有理由,没有办法提出一个合理的答复。唯有这样,他们才采取回避态度。”
    
     主持人:“您认为还有什么是中国政府不能回避的具体要求?”
    
     何俊仁:“高智晟如果在官方看守之中,中国政府肯定应该有一个说法回复;如果他现在是自由的,但是不知道他在哪里,也应该有个说法。
    
     现在全世界很多关心高智晟的人权、自由、安全的人都有理由提出这个提问。尤其是他去年失踪明显是被官方的人带走,中国政府没有理由回避这个问题。”
    
    *傅希秋牧师:四个至今没有答案的重要问题*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其他中国维权人士的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近日正在欧洲访问。
    
     美东时间3月25日下午五点,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刚刚从英国到达北爱尔兰的傅希秋牧师。
    
     他说:“我这次跟维权律师李柏光博士一起来欧洲,到欧盟、英国以及北爱尔兰进行访问。 对我来讲,最主要的行程议题就是现在维权律师高智晟已经失踪四百多天了,到目前虽然中国政府,还有中国政府透过某些管道,公开、私下所释放的前后混乱的信息很多。但是大家始终都没有搞明白的就是——
    
     高智晟现在到底在哪里?
    
     他的法律地位到底是什么?
    
     他目前身体状况如何?
    
     过去四百多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到今天为止,仍然没有答案。”
    
     *傅希秋牧师:欧洲之行基本感受之一,高智晟下落、法律地位不明,所有人完全不可接受*
    
     傅希秋牧师谈他和北京维权律师李柏光博士此行欧洲:“我们于3月22,23日两天分别在布鲁塞尔会见了欧洲议会副主席麦克米兰.斯考特,会见了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主席,会见了欧洲议会议长,外交政策高级顾问,也会见了包括芬兰、拉脱维亚、荷兰、等等欧洲议会的包括左派、中派、中间还有保守的各方面还有绿党的欧洲议会的议员。
    
     总之,无论是跟欧洲议会议员,还是欧州理事会成员,以及欧洲委员会的高级外交政策公务员,尤其是会见了欧洲委员会中国问题负责人,还有人权小组负责人,我们都特别谈到对高智晟律师失踪四百多天以后目前下落的忧虑。
    
     我得到一个基本感受就是,所有我们会谈过的人,无论是立法的、执行的,还是政策制定者,都有个一致的想法——中国政府拒绝清楚交代高智晟律师目前下落和他的法律地位,及过去四百多天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这是所有人的感受。”
    
    *傅希秋牧师:听到中方新解释仍未回答以上四个问题,而且真假难辨*
    
     傅希秋牧师说:“刚刚结束的英中高层会谈,包括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上周二与中国外长杨洁篪举行记者会的时候,特别提到几个主要中国良心犯名单,高智晟排在最前头。
    
     中国外交部长也可以说是中国目前回应高智晟案件级别最高的中国官员,第一次正面至少是回应了关于高智晟案例,但也没有回答我刚才所提出的这四个问题。
    
     昨天我们在英国的上议院,也专门举行了与上议院大卫.奥顿勋爵主持的一个议员特别圆桌会议。请我和李柏光博士特别就中国的法治和宗教自由的议题作讲话。我也特别就高智晟失踪问题,还有其他中国过去一年,中国宗教自由恶化的一些议题,特别是临汾教会十位教会领袖被判刑和劳教的议题。李柏光律师特别提到维族基督徒阿里木江被判刑十五年,现在上诉的问题和中国维权律师这一年来的处境问题,作了专门会谈。
    
     今天早上,我们又在英国外交秘书办公室跟他们的中国事务负责人进行了专门会谈。
    
     还得到消息今天在英国外交部,也有会谈得到中方新解释,说高智晟被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在警方特别监督下执行缓刑。。。鉴于中国政府过去三番五次向国际社会就高智晟议题,要么发表混乱、不负责任的言论,说他失踪走丢了;要不就是谎言连篇,说他没有受到任何酷刑和惩治措施,或者说他在乌鲁木齐工作,这些都是政府权威部门直接向国际社会发出的信息,这次信息是不是真的,还是又一次烟幕弹?我们也不敢全信。
    
     也看到包括欧盟领导人包括英国外交领导人都有许多疑惑。”
    
     主持人:“今后几天您还有什么计划?”
    
     傅希秋:“我们下礼拜会在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会见北爱尔兰议会负责人,进一步就高智晟律师被失踪问题呼吁国际社会进一步关注,也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对高智晟律师被失踪四百多天以来的情况做出一个负责任的、有说服力和确认的说明。
    
     我想,直到高智晟律师自己亲自出来说明,并且跟他的家属、妻子和孩子能直接通上话为止,我们才能够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目前为止,这种状况还是令人不能接受。”
    
    *傅希秋牧师:呼吁释放高智晟,全球一百八十多个国家近十三万人实名签名*
    
     傅希秋牧师介绍说:“ 我们昨天在英国一个著名思想库,就在议会附近,专门开了个记者会,英国主流报纸之一《卫报》作了个较长的报道,也特别提到高智晟案例,并提到我们征集到接近十三万人签名。
    
     高智晟律师失踪之后,国际社会非常关注,我们‘对华援助协会’特别推出一个呼吁为高智晟律师释放签名网站“FreeGao.com”。网站在高律师失踪之后几个月建立,到今年3月中旬,实名签名来自一百八十多个国家现已接近十三万签名,包括匈牙利、苏丹,非洲其它一些国家、亚洲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国内都有签名,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人非常关注。
    
     我今天刚刚到达北爱尔兰首都贝尔法斯特,见到几位基督徒,他们都讲到自从高智晟失踪后,没有一天停止为他祷告,很多远在北爱尔兰的人都在关注着高律师的命运。
    
     主持人:“在未来几天,关于寻找高智晟律师,你们还有什么要做的?”
    
     傅希秋:“在北爱尔兰期间,会有几个媒体专访。
    
     礼拜天我会在北爱尔兰两个教会讲两场道,会特别请求北爱尔兰教会为高智晟律师目前的状况继续祷告,并且为他继续呼吁。
    
     这次欧洲之行目前还没有结束,但已经看到无论是欧洲各个党派、各界政治家、政府人士,还是教会人士、律师、行业人士,都在牵挂着高律师目前的状况,我看到后比较受感动和鼓舞。
    
     只要高智晟律师处于失踪状态,我们就不会放弃为他呼吁、寻找他。”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高智晟的“负责任大哥”请“负责任大国”马上答复
  • RFA张敏:法学博士范亚峰“下岗”透视
  • 恐惧“圈套”:黄燕夫妇事件续报之一/RFA张敏
  • 敦请释放“维汉两族和平使者”阿里木江/RFA张敏
  •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 郭飞雄的律师刘士辉起诉梅州监狱和省狱管局/RFA张敏
  • RFA张敏:话说近日北京写作者连遭警方传唤抄家
  • 《零八宪章》签署者的期待 / RFA张敏
  • 执法者违法 狱中郭飞雄和家人处境更艰/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十三个月探夫受阻指违法没人道
  • RFA张敏:细谈滕彪律师护照被扣起诉边检案开庭
  • 专访张青:8.29探视狱中郭飞雄/RFA张敏
  • 残奥近:狱中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和家人现况/RFA张敏
  • RFA张敏:山东维权者居士全被拘 警方施压诱村民说居诈骗
  • 奥运火炬拟过临沂 监控袁伟静者增至四十多/RFA张敏
  • 奥运近:陈光诚长兄被监控 看守袁伟静者增至二十多/RFA张敏
  • RFA张敏:山东维权者居士全先生被刑事拘留
  • RFA张敏:“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十至十二)
  • 狱中郭飞雄儿女入学被拒 张青急请关注/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