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近千名农民到镇政府抗议倒卖万亩农田(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5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作者:野火
    
    2010年4月14日、15日连续两天,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门前八个半村上千农民抗议示威,抗议政府相互勾结非法倒卖农田,致使大量农田荒芜至今七年无人过问。
    
    2003年上海政府互通马桥镇政府上下勾结,旗忠村村支书高凤池出面,用“上海旗忠森林体育城”牌子,以陈良宇工程名义开始掠夺马桥镇八个半村13000亩基本农田,2003年10月份,农民收起最后一季稻子就被高凤池等人把土地给“征用”了,方圆20平方公里的土地都属高凤池的了,强拆民房3000多户。他们违反了土地法第四十五条之规定征用基本农田由国务院批准,上海市地方政府却违反国务院规定,将一万三千亩基本农地,批给结拜兄弟高凤池,强占了马桥镇集体土地一万三千亩,他们结党营私,勾结高干子弟,如胡邦生,陈良宇的兄弟陈良军,陈惠婷(原市委干部)黄菊家族等参与合伙炒卖土地,有一次他们的天机失漏了,一张分配名单被群众拾到,发现他们以招商引资为名私分被炒卖的土地费,如胡邦生拿了178万元,陈惠婷拿了436万元,部份村的支部书记,拿到90余万或100余万元,旗忠村支书高凤池年薪拿了四千多万元,这是什么招商引资呢?分明是炒卖农民的土地后,他们搞私分。以前他们搞私分多少次,群众也无法查看。
    
    一万三千亩土地补偿费每亩一万二千元,青苗补偿费每亩1080元,再加上生产队财产的总和,镇政府要扣除30%,村委要扣除35%,农民的集体土地,农民的青苗费,被大小官员扣去65%村民只拿到35%,老百姓应该得到的钱,所剩无几,叫失田的农民怎么生活呢?被他们欺压得喘不过气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2004年修改)第四十九条规定,被征地的农村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人员公布,接受监督。禁止侵占、挪用被征收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费用。马桥镇政府及村委已侵占、挪用征地补偿费的65%确已构成违法犯罪,理应追究刑事责任。可是没有一个组织,没有一个领导来追究,问题在闵行区政府。老百姓只好怨天怨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老百姓无奈地叹息:我们是弱势群体,他们是,权大于法,无法无天。
    
    农民起来抗争被打压,一次星星村集体抗争,遭到几百警察暴力殴打,好多人被打重伤,星星村农民朱士良、王坚等人,被公安警察殴打成伤,造成肋骨等多处骨折,星星村维权人士翁世祥被打成严重脑振荡,数月起不来床,至今仍有后遗症。坚持不懈举报马桥镇政府腐败的维权人士沈佩兰屡次遭受政府的打压:拘留、关黑监狱,被衣服扯光裸体羞辱 。今年3月16日沈佩兰被关黑监狱时,经营的养殖场被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联手强拆,3月24日,沈佩兰送朋友时被绑架后殴打,身上衣服被扯光裸体羞辱。之后倒打一把,说她殴打他人,一个年近六十岁的人能打十多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子?
    
    土地法第七十九条规定侵占、挪用被征收土地单位征地补偿费用和其它有关费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未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有谁为百姓去追究呢?马桥的贪污腐败问题牵涉到方方面面的权势人物,因此老百姓多次去区政府、市政府和进京上访,结果是倍受打压。陈良宇虽然倒了,但是陈良宇的关系网还在,他们对党中央的政策,阳奉阴违,他们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因此腐败问题不处理真是与人理,国理,法理,天理不容,不得人心。腐败问题不解决,就有亡国亡党的危险。人民群众是忧国忧民,怨天怨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腐败问题是老百姓最深恶痛绝的,因此治腐败者得人心,不治腐败者失民心!
    
    在两天的时间里,八个半村农民在寒风抗争示威,没有任何政府官员出面解决,农民们的诉求没有人来理睬,请关注马桥农民抗争示威动态!
    
    上海近千名农民到镇政府抗议倒卖万亩农田
     2008年12月的抗议现场
    上海近千名农民到镇政府抗议倒卖万亩农田


      2010年4月14日的抗议现场
    上海近千名农民到镇政府抗议倒卖万亩农田


    上海近千名农民到镇政府抗议倒卖万亩农田


      昔日的良田变成垃圾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