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拍摄上访被“精神病”,彭宝泉自述经历 被强迫吃药(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18日 转载)
    
湖北拍摄上访被“精神病”,彭宝泉自述经历 被强迫吃药

      因拍摄上访者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彭宝泉。《新京报》供图
    
    (南方都市报) 因为拍摄上访者而被送到精神病院的十堰市民彭宝泉,因为其特殊经历,一下子成为公众人物。15日,彭宝泉终于获准出院。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彭宝泉表示,他还要继续“打抱不平”,成为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他说,他希望找一家最权威的机构,给自己再做一个鉴定,摘掉自己头上挥之不去的“精神病人”帽子。

  收钱显得我们会尽心
      南都:外界最初以为你只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但十堰警方说你是参与者,收过一万块钱,你自认为到底是过客还是参与者?
      彭宝泉:我只能说是个知情者。五交化公司员工上访已经六七年了,我跟他们住的距离不远,经常会碰面,因为知道自己喜欢打抱不平,他们跟我说,让我帮忙呼吁一下。我说我一个人做不了,介绍邓复华一起做。我们是收了一万块钱,可能他们也找过很多人,感觉别人不怎么尽心,所以给了一万块钱,邓复华顺手就给了我5000元。
      南都:你认为自己能够做什么?可以得这5000元?
      彭宝泉:邓复华写了一个调查报告,然后也通过渠道送到十堰市委书记、市长那里,给政府一段时间来处理。如果还不行,就可以通过网络、媒体来反映,引起舆论关注。
      南都:你觉得收这笔钱正当吗?
      彭宝泉:虽然对方说得好听,是解决交通费,我心里也不是很坦然,一直悄悄地放在一个地方,爱人也叫我退回去。我现在也拿不定主意,还是找个合适的机会退回去吧。

  被送院之前联系网友
      南都:你是如何被送到精神病院的?
      彭宝泉:我当时在现场拍照,完了准备去买菜,但500多米外的两个警察追过来把我带上车。我当时还心想,没做什么违法的事,你要带去哪里都行,我还跟他们说,你们放开我,我跟你们走。但在车上,邓复华跟我说,你想得太简单了,他说在警车上听到对讲机里有一个郧县普通话的声音说,把这三个人找个由头处理到位。
      南都:随后你被带到哪里?
      彭宝泉:我一直和五交化的员工关在一起,没有任何异常,还跟他们开玩笑,希望他们控制住情绪,不要着急。中午12点多,警察讯问我看到什么做了什么,我跟他们说今天回答你现场所为,其他的一概不答。
      南都:你有担心会怎么处理你们吗?
      彭宝泉:一直等到晚上两点,我也很疲劳了,躺在三楼的沙发上,把整个过程回忆了一遍,还是认为自己没有违法行为,但联想到邓复华所说的话,心里还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南都:那你做了些什么?
      彭宝泉:可能正是有种来者不善的感觉,我之前在一楼调解室给网友张洪峰打了电话,把情况给他说了一下,他说你有没有做违法的事?我说没有,他说,当你不能通电话的时候,我就把情况告诉外界。当警察讯问让我感觉有治人的意图时,我就把手机关了。其他人都被放出去,只剩下我们几个人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强烈:看来是一定要了。
      南都:你想到会对你们做什么了吗?
      彭宝泉:后来,有几个人拿着打印好的东西让我回答“是”还是“不是”,一是你之前有没有精神病,另一是现在的精神状况。我当时一个字也没说,他们还说了一些挖苦讽刺我的话,我也坐着一动不动。我想的是,无论你怎么样我都配合,看你们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十来分钟被定有病
      南都:你是怎么被送到精神病院的?
      彭宝泉:大概一两点,警察跟我说,现在要把你送去精神病院检查。最开始是送到十堰市中医院精神科,在一楼的门诊,医生问了我包括家庭的一些情况,然后就被警察叫出去了。过了十几分钟,邓复华也被带过来了,后来我们又被五个警察带上车,以为会带回派出所,没想到又带到茅箭精神病院。
      南都:警方说经过四个小时的诊断初步认为你是偏执性精神障碍,是这样吗?
      彭宝泉:警察开始把医生叫出去说了一会,是一个戴着眼镜很斯文的年轻医生,后来他问我话时我跟他说,小伙子,你要么就按他们的意见办,要么就听我单独跟你说。他问我:你有没有拿钢丝勒过别人脖子?我说有这个事,因为当时眼睛被打伤,报警一直得不到处理;又问我,是不是离婚了,我也回答是离了,主要是不想连累到爱人,我们还生活在一起,感情也很好。大约交流了不到十分钟,警察又进来了,再等了二十多分钟,我就直接被送到住院部二楼的精神病房了。
      “兴奋型”病房住一夜
      南都:医院是怎样对你们进行治疗的?
      彭宝泉:进去之后,我们被送到一个“兴奋型”病房,新来的病号和有暴力倾向的都关在这里,我看到有一个人四肢绑着布袋被绑在床上。我有点害怕,心里反复对自己说,一定要挺住。后来邓复华也进来了。因为一夜没有休息,躺在床上闭了一下眼,没多久天就亮了。
      南都:医生怎么处置你们?
      彭宝泉:第二天,值班的陈医生来了,说我是偏执性人格障碍,我说我没有病,他说你说自己没有病,正好说明你有病。他给我开药,我说不吃,护士说不吃就灌,我一看那几个五大三粗的护工,只得顺从地吃了药。
      南都:吃药有什么反应?
      彭宝泉:那几天浑身不舒服,头就像喝醉酒,头疼心闷,四肢无力,脚底下走路也很飘。他们坚持要治疗,我说没有病治什么,医院要讲究科学。
      南都:吃药吃到什么时候?
      彭宝泉:大概在周二,感觉医生护士对我特别好,也不再强迫我吃药,想吃就吃,以前要排队打饭,之后把饭打好送到我面前。当天下午,我妹妹和战友来看我,通过他们的表情,我感觉到外界有媒体在关注我了。我马上要过电话给陈永刚打电话问外面情况,他说红旗飘飘形势一片大好,让我放心注意身体,没讲两句,护士就把电话抢走了。

  战友冲进医院接人
      南都:什么时候有消息可以出院的?
      彭宝泉:大概在周三,医生先给邓复华开了出院条,邓借机给老婆打了个电话,但说要找医院宣传科才能出院,当时就想不明白,出院怎么要找宣传科?邓复华当时还是很兴奋,但到了晚上天黑了还没能出去,也吵闹了半天。
      南都: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可以出去?
      彭宝泉:周三下午,有个战友冲进来说,我来接你回家。我马上从床上跳下来,说我的衣服还在公安那里,但马上有人把战友推出去,之后就没有了音讯。
      南都:很失望吗?
      彭宝泉:有点失望,到了晚上天黑了,才知道可能性不大了,那一夜特别难熬,觉得好漫长。邓复华因为吵闹,被捆在床上,我躺在床上,一晚上也没怎么睡觉。
      南都:什么时候放的?
      彭宝泉:周四上午快吃中午饭时,护士长突然喊:邓复华,准备出院,我当时心里特别高兴,只要有一个人能出去,我在里面就更有利。到了下午1点多,护士长叫我,把我进来前换下来的衣服给我,就让我出院了。
      南都:走出大门是什么感觉?
      彭宝泉:一出来,就看到我爱人、妹妹、父亲在外面,看到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想到他为我担忧,心里非常难受,我当时眼睛就红了。
      南都:重获自由是什么感觉?
      彭宝泉:感觉终于安全了。
      南都:回到家里是什么心情?
      彭宝泉:第一夜睡在自己的床上特别香,妻子说我打呼噜很响,之前在里面虽然也睡着了,但其实并不踏实。

  今后还会继续帮人
      南都:这次“被精神病”,你自己有何感触?
      彭宝泉:就在事发前一天晚上,爱人还跟我说,别管那么多闲事,看你惹了多少事,教训还不够深刻吗?陈永刚的事我报出去后,也想到有可能会不利,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人应该有正义感,爱管闲事也是我的个性,在别人看来,我这种替别人“逞英雄”被送进去可能不值,但正是陈永刚被放出来,包括这次我们替五交化员工维权,十堰市领导也表态处理,让我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有价值,通过这个事件,我已经成为一个公众人物,我还是要去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
      南都:你不担心再次会“被精神病”,或以其他的方式?
      彭宝泉:这么多的人包括网友关心关注我,才有我这么快能出来,要让我对社会冷漠也不现实,但我会更加谨慎,不会让人留下把柄可抓,也会换一些方式,比如不再这么直接地去现场参与在一起,而是扮演一种调停者或者桥梁的作用。
      南都: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彭宝泉:暂时没有太多的考虑,想找一家很权威的精神病鉴定单位,给自己做一次权威的精神鉴定。
      南都:你对自己是不是精神病人也开始怀疑了吗?
      彭宝泉:不是,我是希望这个鉴定能摘下我头上“精神病人”的帽子。最开始的鉴定当时是出于免于担刑事责任刻意做的,没想到武汉市精神病院就在这个刻意做成的鉴定上,也得出鉴定我是精神病,我希望能有个最权威的机构,可以真正恢复我正常人的身份,不要因为有过去的鉴定,就把我当精神病人看待。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拍上访照被送精神病院”主角彭宝泉被放回家
  • 武汉法官被关精神病院 称“法怕流氓”“法怕党”(图)
  • 合浦县西场镇疑似精神病患者追砍路人致两死五伤(图)
  • 合浦凶杀杨家钦在上海打工时曾被送进精神病院
  • 震撼!十堰将女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被关精神病院,刘士辉冒险拍摄(多视频)(图)
  • 男子拍摄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警方称其谋划聚集
  • 湖北公民被送精神病院续:警方精神病院均称被送者患精神病
  • 湖北十堰市彭宝泉拍上访照“被精神病”
  • 中国管制比朝鲜还严?拍照被抓并送精神病院(图)
  • 网友拍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家属一周之内不得探望(图)
  • 视频:河南访民王遂玲讲述七次被关精神病院(图)
  • 民生观察志愿者李向阳接访山东滕州精神病院受难者(图)
  • 江西赣州访民吴秀兰两次被关精神病院
  • 兰州城管冲进小区一路狂砍 事后被送精神病院(图)
  •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会计因上访被非法关精神病院
  • 福建南平发生精神病患者砍杀小学生恶性事件
  • 云南省委副书记李纪恒:尽快将某些家属关精神病院 (图)
  • 黑龙江访民邢世库被关精神病院1110天
  • 河南出现一批精神病院受难者 “毒针”打死二受害者(图)
  • 女音乐教师被强行绑入精神病院 靠编故事出院(图)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中国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民生观察工作室
  •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把一无辜妇女孟晓霞白白关在精神病院长达十年!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陕西泾阳县“荒唐处女嫖娼案”风波再起:姑娘没精神病就不算有损失
  • 如果南平合浦是精神病,那什么造就了精神病?(图)
  • “精神病人”谋划上访集会是个黑色幽默
  • 广西合浦凶杀案,请别侮辱精神病患者
  • 南平惨案反思:我们都是疑似精神病患者/丁锐
  • 社情民意的转变成为“精神病”冠名的转折点/周逸峰
  • 精神病院可以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 中国精神病院已成为整人或者害人的工具
  • 上访者的归宿可能是精神病院 可怕/羽戈
  • 王琳:精神病界定该有国家标准了
  • 官有新病 看邓玉娇是精神病/秦中
  • 孙东东:邓玉娇案涉案人员都有偏执性精神病/林云海
  • 邓玉娇极有可能在精神病医院被强制注射药物
  • 南通雪珂恳请新浪不要删除黄风萍被关精神病医院的真实报道
  • “精神病院监狱化”是中共迫害人民的一种手法
  • 黄凯平:谁是精神病?怎样强制收治?
  •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 孙东东老上访也会成了精神病/周国瑾
  • “送访民进精神病院”,胡锦涛的锦囊妙计?/老访民
  • 王万星:只有关心精神病人个人应有的权利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