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看守所诡异的死法泛滥,做个“精神病人”还是不错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7日 转载)
    
    《北京晚报》
     (博讯 boxun.com)

       不久前,我们曾经讨论过现在在某些看守所,各种诡异的死法泛滥,“活法”成为比刑法、民法更具现实意义的一种“法”。相隔不过数日,我们不无遗憾地从某些新闻中发现,很多“活法”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比如,只是因为上访,而被乡政府当做精神病关押起来。在长达六年半的时间里,乡政府执着地替被精神病者向精神病院缴纳着每月1000多元的费用,就为了确保此人与世隔绝。比如,只是因为拍摄上访的照片,就被派出所“确诊”为精神病,送到精神病院当做重症看护,每天吃令人头晕难受的精神类药物。这还仅仅是发生在今年4月份,分别被中国青年报、潇湘晨报等媒体公开报道的事件。更不用说某些被用来“修理”不听话的“刁民”的党校、夜校的学习班了。
    
      比起在看守所离奇死去,虽然这些“精神病人”、“学员”还都活着,但却活得毛骨悚然,用因拍摄上访者而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湖北人彭宝泉的话说,“没有精神病也会弄出精神病来”。而一旦“死法”逐渐成为某些不受约束的公权力对公民生命任意侵害的滥觞,那么当有些人再提及“法治”一词时,将情何以堪?
    
      中国青年报4月25日报道,河南漯河市源汇区委宣传部通报“状告乡政府漯河一农民(徐林东)因上访被关精神病医院六年半”事件,要求尽快查处。谁也没想到,在执行过程中,事发地大刘镇领导先是同意家属将徐林东接走,而后却突然反悔,坚持要求将当事人带去做精神鉴定。有律师认为,做精神病鉴定,只能是在徐林东自愿的前提下,他如果没有意识能力、自我行为能力,应由他的家属决定是否带他去做鉴定、进行治疗。“这一切与镇政府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们也没有权力这么做”。另外,“是否接他出院,不应根据他是不是有病来决定,而完全是由他的家属或本人决定,在这件事上,镇政府也没有任何的权力”。
    
      显然,当地镇政府并没有把“没有任何权力”这件事放在心上,或者说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权力。倒是去年北大教授孙东东那句话言犹在耳。当时,身兼精神卫生法起草小组主要成员这一微妙身份的孙教授说,“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百分之一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现在,果然,不少上访者都被当成精神病给“办了”。然后又有人呼吁要明确精神病的医学含义,以厘清概念防止有人浑水摸鱼。必须承认,这个建议的出发点是好的,逻辑上也正确,但却不免失之幼稚。对于某些地方某些部门的人来说,给他们找麻烦的人是必须要得精神病的。因为如果是精神病,那无论此前出了多么不公平的事情,都是个人问题;如果不是精神病,那么就是个社会问题,就要有人承担责任。而医院,更有“精神病人一般都说自己没病”的强盗逻辑。试问,到了这一地步,除了做个精神病人,还有别的出路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看守所非正常死亡实在太多 北京决定集中治理
  • 洛阳少年在看守所“结核死”,母亲夏青上访(视频)
  • 谢福林在看守所病危 呼吁关注(图)
  • 谢福林在看守所病危 情况紧急 呼吁关注
  • 浙江在押人员看守所“猝死”续:尸检鉴定为正常死亡
  • 长沙谢福林在看守所病危 情况紧急 呼吁关注
  • 山东调查“针刺死”事件 看守所所长被停职
  • 小熊:“看守所离奇死亡”增多 南都再向公安部抗议
  • 山东看守所内再现非正常死亡案-“针刺死”
  • 山东疑犯看守所遭“针刺死” 警方:治粉刺(图)
  •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看守所绝食抗议
  •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4月12日在看守所开始绝食
  • 看守所“洗脸死”结案:家属认同是洗脸盆淹死的
  • 臧天朔将被移送监狱服刑 曾申请留在看守所
  • 犯人在看守所洗脸池溺毙 监狱说法太离谱
  • 男子看守所内死亡警方称溺亡在洗脸池中
  • 戒毒人员颈部乌黑看守所死亡官方称自然死
  • 四川看守所内戒毒人员颈部乌黑死亡
  • 四川村干部看守所内死亡 讳莫如深
  • 一个女博士生为在看守所死亡的弟弟呼吁
  • 滥用的权力是“看守所死亡事件系列”的凶手
  • 在押人员看守所“摔死”:被权力变身掩蔽的公众视觉
  •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 ‘摔跤死’来了!看守所的神话大片更新可真快!
  • “看守所疑云”掩盖了多少真相
  • 张鸣:不能让看守所里总出蹊跷
  • 张建平:祝维权人士吴华英在看守所中生日快乐
  • 真实感受在看守所的5个月
  • 真假胡斌案:杭州市看守所,你为何保持沉默?
  • 肖川:胡斌撞人后可能连看守所都进
  • 岂有文章倾社稷——看守所札记/荆楚
  • 张莲:救救被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60岁高位截瘫残疾人
  • 21位律师,学者的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建议书
  • 刘逸明: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 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羁押于南京市看守所的《感谢信》
  • 武文建: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 看守所内“躲猫猫”离奇死亡:中国网民痛批云南荒唐闹剧
  • 刘文进:安徽“第一女贪”看守所中享按摩!
  •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