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名民工用铁丝捆包工头游街讨薪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9日 转载)
    
      昨天下午,陇海路上出现令人惊讶的一幕:一名左手腕上捆着铁丝的年轻男子被三名中年男子拉着行走在陇海路上。当被捆男子行走迟缓时,后面的男子会朝他的后背跺一脚,而在前面用铁丝拉他的人会用力拽一下。见此情景,过往群众拨打了110。
       最终,认识到自己做法欠妥的三名民工向年轻男子道了歉。 (博讯 boxun.com)

      事件:
      街头群众拦下捆人者
      昨天下午4时15分,一名年轻男子手腕上绑着铁丝,被三名中年男子“押”着走到陇海路与嵩山路交叉口西侧的金水河滨河公园桥头。正在路边卖烤玉米和烤肠的王师傅看到后,立即上前制止,几名过路群众也围拢过来。
      市民冯先生说,他已经跟着这几个人走了一段路,起初以为是家长在教育犯错误的孩子,就过去劝说给年轻人松绑,但遭到拒绝,再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三个民工为了要工钱把年轻人捆上了,他就打110报了警。
      处警的特巡警二大队民警说,下午2时20分,他们接到群众报警,称有人被绑架。赶到现场后,围观群众正帮着被捆者解手腕上的铁丝。他们及时将三名捆人者控制,并通知颍河路派出所前来处理。
      原因:
      捆人是为了索要工钱
      下午4时40分,记者赶到了现场,此时,年轻人手上的铁丝已被解开。年轻人自称姓赵,今年24岁,在工人路一家工地承包钢筋活。据赵某讲,12天前,他在城东路一工地干活时认识了同在此处打工的张某某、朱某和朱某某。此后,他以一天100元的价格雇三人到工人路这家工地绑钢筋。三个人一共干了9天,应付他们2700元钱。由于工地上一直未支付他工钱,致使他拿不出钱付给三人。几天来,三人天天找他要钱,他为此多次催工地的大工头结账。昨天下午,大工头约他3时到工地结账,他当即通知三人跟他一起来领钱,不料到了工地后,大工头却说没钱,丢下他们几个就走了。“要不到工钱,我也很着急,因为干了这摊活后,我也没拿到一分钱。如果我想赖账,就不可能打电话叫他们三人一起来取钱。”赵某说。
      “俺活都干完好几天了,他一直不给工钱,俺又不知道他住在哪儿,他身上连个身份证都不带,万一跑了,俺到哪去找他要钱呀!”民工朱某说,为了防止赵某逃跑,他们从工地上找了一根铁丝,捆住赵某的手腕,准备把他拉到城东路的工地去取行李,再回平顶山叶县的老家。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找我们去帮他干活,这活都干完三天了,他不仅不给工钱,还让我们白跑了好几趟。俺捆他,就是为了让他快点给钱!”民工朱某某说,这么热的天,他们在太阳下面绑钢筋,挣的都是血汗钱,可活干完了,工钱却拿不到,这让他们非常生气,认为赵某是在骗他们。三人经过商议后,就找来铁丝捆在赵的左手腕上,拉着他上街。
      “他们要绑我,我不同意,一挣扎他们三个就打我。牵着我上街,我嫌丢人不愿走,他们又是拽又是跺,勒得我手腕都快断掉了!”赵某说。
      结果:仨民工当场赔礼道歉
      下午4时55分,面对围观群众指责,三名民工认识到自己的做法欠妥。他们走到赵某面前说:“兄弟,今天的事对不住了,我们给你赔礼道歉。你要是有难处,少给我们三十五十也行,只是得尽快给,都是出苦力的,挣钱养家糊口不容易。俺这样做不对,但是出于无奈,你多担待,原谅我们吧!”
      赵某揉揉红肿的手腕,低声说:“没啥,我原谅你们就是了!”
      下午5时许,颍河路派出所的民警赶来,将四人带走。据现场民警介绍,三名民工用铁丝绑人索要工钱的做法,已涉嫌限制人身自由和侮辱殴打他人。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此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20多名农民工福建讨薪被打 总工会派人介入
  • 济南三天热死八位民工,谁为底层工人的死亡负责
  • 湖北恩施20余名农民工讨薪被打
  • 湖北百余农民工讨薪遭打续 今天将协调工程款问题
  • 湖北百余农民工在陕讨薪遭殴打续 达成和解协议
  • 湖北省总工会调查百余农民工讨薪遭围殴事件
  • 广州警察凶悍 持枪逼外来民工办暂住证(图)
  • 郑州丰庆路惊现驾车蓄意谋杀农民工
  • 小熊:百姓抗议三峡工程是骗民工程
  • 爱滋病南非大使民工子弟小学刷墙(图)
  • 重庆籍农民工集体赴安徽省政府上访被暴打(图)
  • 郑州200名农民工被集体驱赶 官方称其影响市容
  • 河南十余农民工内蒙讨薪遭殴打不获救治
  • 内蒙古达拉特旗县农民工讨薪遭黑社会施暴
  • 患尘肺病民工李廷贵死亡:贵州思南行日记/贵州孙凡军、小唐
  • 小熊:广东“工地水坑”频吞民工男童
  • 武汉汉阳拆迁房垮塌 一民工被埋
  • 江西民工在海口因公死亡,政府无人理会
  • 河南三民工污水井排污作业缺氧窒息 两人死
  • 国家菜篮子工程是谁在搞破坏(之一)——为106名农民工能拿到一年辛苦钱告状14年之久/余光忠(图)
  • 深圳市宝安区政协委员郑合容剥削民工血汗钱(图)
  •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枉法法官林晓青欺负农民工(图)
  • 上百农民工疑患尘肺病深圳维权续:50余人获检查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35天不发一分钱,民工猝死工地宿舍
  • 东莞市厚街丰泰观山花园物业公司克扣民工工资
  • 帮帮我们,民工要工钱无门!
  • 民工双双死于公安局,警方竭力掩盖真相
  • [强国论坛]还拿民工当人吗?
  •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拖欠民工款/马克忠
  • 当今社会为何只有民工工资难兑现?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禁止民工入内 “公厕”为何不公(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 刘逸明:“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 刘逸明:农民工要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图)
  • 最需要“降温费”却最没有的农民工,谁来关注
  • 莫让新生代农民工轮回父辈的悲情
  • 像对待孩子一样关爱新生代农民工 (图)
  • 田丰:城市工人与农民工的收入差距研究
  • 农民工穷 工程师困 中国不美好/王守义
  • 联名信: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 杜绝富士康悲剧
  • 导致新生代农民工犯罪的原因/毛空军
  • 我们的博士“科研的民工”/李楚斐
  • 与“全国哀悼日规定”商榷/中国民工李蜀皖
  • 二代农民工性问题/王慧
  •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李原风
  • 优秀农民工对转户口兴趣不大
  • 山东省“民工荒”再起 缺工总数约67万人
  • 朝鲜,一个没希望国家!/中国民工李蜀皖
  • “中国街民工”问题/廖宗权
  • 中国民工李蜀皖,号召全民学韩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