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谷歌完全撤出中国汉语市场 屏蔽中国“英文搜索”——Google、共产党底“天机”/华夏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5日 来稿)
     据称,谷歌宣布中国政府更新了该公司在中国的互联网内容供应商运营执照,有效期至2012年。有了未了两年多的营运执照,但谷歌依然多骜、命运难以掌握:这是因为在中国遵守国家“法律”规则易如反掌,“法律”几乎是人文掌控,而遵守法律则要云起云落、翻天地覆的“内部规定”、潜规则则比登天还难。这是自2010年3月谷歌宣佈搜索业务退出中国市场后,至今谷歌在中国的生死存亡依然是一个暂时的定论。有媒体报导说,由于有关部门对Google.cn向Google.com.hk的自动跳转业务不满,谷歌已暂停这份业务,而今Google在中国国内的搜索引擎早已今不如昔、甚至搜索任何词条都脆弱如危楼、时时中断搜索、时时没有任何结果。
    
     而2010年8月后的谷歌中文搜索网,已经是中文环境中的可有可无、岌岌可危一个网络了。其网络搜索依然大于中文百度网的3/4以上搜索结果,但其在中国大陆的搜索词条已经被遏制、屏蔽、脆弱到经常“死机”——而无法打开网页页面,致页面一切被关闭。实际上,中文谷歌搜索已经完全失去了在中国大陆存在的现实意义。 (博讯 boxun.com)

    
     曾有中国知识分子最聚集、最权威、“中国知识分子”第一报《光明日报》网络“观察”开天劈地的深度报道:题为《谷歌退华弊大于天》(见2009年01月15日 《光明日报》“观察”头条“评论员”文章《谷歌退华弊大于天?》http://guancha.gmw.cn/content/2010-01/15/content_1038812.htm),文中揭示了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可能造成的一些根源链接中断现象,但此文的内涵与背后和深刻的渊源则包涵着一个惊天的全球性奇迹:这就是“若假如谷歌关闭中国的英文搜索……”,则让占全球人类文字、语言近70%是英文(据资料显示,中文语言文字约占全球人类使用文字的近30%;而占全球文字第一绝对市场的则是英文占全球文字、语言市场的近70%)表达的知识界、科技界的语言文字类与中文恐怖性致大塌方而断代、断绝知识源头的科技、前沿系列、系统性搜索中断。在昨天的19、20世纪、今天的21世纪,几乎世界的科技尖端、前沿思想、应用技术等等,英文几乎都是当之无愧文明之最和文明之源,而这种根源与中国中文无缘、造成天然的历史屏障,将中国互联网彻底回到计算机起点的年代(折回到1980或1970年代)——这就是作者尖端寓意的谷歌“知识源”的深刻要害,现在谷歌真的要退出中国的具体步骤了,那么谷歌最后的惊世之作,会否是对全球英文对中国进行“搜索”关闭(或屏蔽)?那么中国使用的英文全球搜索是否会继续或全球性中断?百度能承担起全球英文的中国搜索市场吗?但最起码,在未来10年、30年、甚至是50年之内,没有任何国家、任何组织能够一撮而就的另起炉灶、建立起“英文搜索”的全球体系。而绝缘于全球语言70%的英文,中国就独步世界、怎样领先前行?
    
     倘若谷歌屏蔽中国的全球“英文搜索……”,那么中国就可能成为全球占70%英文语言、科学技术、航天航海的所有领域的一个真正“瞎子”、“盲国”,那么中国的所有应用领域的互联网、知识应用领域将退回到互联网诞生前50年。谷歌屏蔽中国的全球“英文搜索”,用“中文”与“英文”转换在“谷歌搜索”源头主机上可以简单到“一键搞定”,但对全球第二大使用语言、全球30%左右的语言市场“中文”、14亿中国人使用来讲,可为灾难深重、积重难返、与英语世界另一重天。
    
     屏蔽“英文搜索”,将使中国成为全球语言世界的一个“孤岛”,将致独裁、非法、不用公民“举手”的中国共产党陷于全球的另一个世界之外。60年至今的中国国家,不过是中国共产党生存、貌似合法化的一个幌子,一旦成了英语世界之外的“瞎子”、“盲国”,岂不成为全球世界的凹地?
    
     2010年8月的中国互联网搜索市场,除原来有的“谷歌”、“百度”之外,现在又有了宏大背景的“人民搜索”与“新华移动搜索”等,且都在抢吃“中文搜索”这一碗饭。在今天的中国“中文搜索”市场,已经有近10家的中文互联网老大、老二、巨擘来吃 “搜索”这碗饭,然而“中文搜索”之“鹿死谁手”正未有穷期,事实的谷歌已经到了进退维谷的关键时期。退一步来讲,若不是全球英文市场的Google搜索的先驱、老大、绝无仅有的全球地位之外,那么剩下的中文搜索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一种过程和程序摆了。
    
     《纽约时报》7月2日发表社论,题目是“谷歌对中国的后续”。社论说,“中国共产党认为,对权力的掌握依赖于严格控制普通中国人所能得到的有关中国、有关他们的统治者以及世界的信息。今年3月,在谷歌决定停止对其网络搜索结果进行自我审查、自动把搜索要求转到在香港的不受审查的服务器之后,北京对谷歌的这种做法不接受不会让任何人感到惊讶。”
    
     纽约时报的社论说,“现在中国政府在采取反制措施,威胁要拒绝延续谷歌的互联网内容提供商的营业执照。这是因为谷歌坚持其承诺精神,不再在中国对其互联网搜索结果进行审查过滤。假如谷歌现在屈服,就会成为中国的压制性政府的同谋。”
    
     纽约时报的社论说,“谷歌坚持表示,无意撤回不对自己的搜索结果进行过滤审查的承诺。谷歌先前宣布说,假如自我审查是留在中国营业所必需的,那么谷歌必定放弃中国。这一宣布受到了广泛的赞扬。北京现在还没有表示谷歌的解决办法是否可以接受。北京可能认为不可接受。”“中国跟谷歌的这种冲突是在中国当局全面收紧互联网出版审查的大背景之下发生的。谷歌显然不急于离开中国这个全世界最大的互联网市场。”
    
     谷歌与中国的这场空前的“阶级斗争”,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与这家美国公司最后的“暴力革命”,原本与国家“法律”无关(国家《法律》,是阳光下、明明白白的一条条条文,而不是上不了台面、任人宰割的“潜规则”,更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共中央文件”),挑战的就是中国共产党那些绝对秘密(不用公民投票)、暴力革命(杀人越货夺取权力)、最高权威(共党就是绝对权力)。
    
     众所周知:⑴、中国60多年至今,横行中国60多年的是“共产党领导一切”,所有的机构、政府、组织(包括报中国的私营企业、部分外资企业)都是从上而下建立了“共产党组织”,与夺取权力的“暴力革命”时期完全一样,一直没有进行合法的人人一票的公民选举,一直延伸到最基层,几乎任何政府——从中央、省(自治区)、市、县(区)、镇、村等所作出的任何决定都要有“中国共产党委员会”(其实中国共产党则比“黑手党”还黑,没有任何一项能经得住阳光、公民合法程序来检验)来决定,最后才能由各级政府来执行;谷歌所谓的一切,也当然是共产党所忌讳,只不过由政府出面而已(程序是:各级政府所要做的一切,都要由各级“中国共产党委员会”来决定。包括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国政府执行机构的国务院等等背后都有一个各自主管的“中国共产党委员会”)。⑵、谷歌从表面来看是挑战了中国政府,但实际上是挑战了非法、一党专制的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依然是60年前的“革命党”角色,至今60多年从来没有任何改变过,也从来不用任何公民来“举手”“通过”与否、中共党就是当然领导中国这13亿人口的领导者。与其放任谷歌,就等于放任中国人在未来、来任意挑战非法的共产党执政。⑶、谷歌“屏蔽”的用语,按法律来说是完全可以制定“游戏规则”来加以规范,让13亿中国人民都来履行,但中国共产党的决定是不能在阳光下让所有公民、公司来使用、执行的(包括中国共产党一号文件之类等,是不管你举手与否都绝对“领导中国人民”,却又是绝对见不得中国人民的),那么铲除谷歌在中国生存就成了中共党的心头之患。——这也许就是中共当局由不得自已“知识源”、英文搜索被关闭与世界文明绝缘的“不可泄露的天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谷歌没被中国政府屏蔽,可能是该公司的技术故障
  • 谷歌问答两天遭封 中国微博启用身份认证
  • 谷歌加密搜索遭中国封锁 新问答服务在港启用
  • 中国工信部对谷歌整改表示满意(图)
  • 谷歌中国代理商被收编 半数转投搜搜有道旗下
  • 谷歌撤出中国汉语市场尚可——若谷歌关闭中国英文搜索……/华夏
  • 谷歌通过在中国内地的牌照年检 同意对其运作进行整改
  • 谷歌中国涉险获续牌 内地仅剩3项服务
  • 谷歌搜索引擎在中国被部分屏障
  • 谷歌中国申延ICP执照凶多吉少
  • 谷歌向中国政府低头后,在中国的执照获得续期
  • 中国再次威胁谷歌 迫其停止导向香港
  •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 申请牌照未果 谷歌地图恐被迫退出中国
  • 李鹏六四日记被河蟹 中国开始封杀谷歌手机服务(图)
  • 央视构陷知名博客目标再指谷歌
  • 才说「似乎稳定」谷歌马上被赵本山告
  • 误报谷歌抢注百度域名Dropbox在中国遭封杀
  • 新华社:谷歌遵守的不是法律是意识形态
  • 合作而不合污——谷歌的智慧
  • 林成勇:谷歌事件漫想
  • 以股东提案推动Google谷歌的人权政策转换/赵京
  • 谷歌走了,改革死了
  • 刘逸明:离别的谷歌明日还会更好地重逢
  • 朝鲜日报:谷歌离开中国的真正原因
  • “谷歌”事件疑点重重 中国成为独立的媒体
  • 廖祖笙:中共搭台唱戏抹黑谷歌
  • 谷歌(Google)走了,兔死狐乐?/毛启盈
  • 朱红:致"谷歌"的布林
  • 伟哉!壮哉!全天下第一大义商谷歌/纽约新闻评论员
  • 敏感词的故事:谷歌,百度与韩寒
  • 谷歌退出中国大陆的最大影响
  • 谷歌,孤独的悲歌!/中国民工李蜀皖
  • 廖祖笙:逼走谷歌中共向全球认罪
  • 谷歌事件与大国崛起的代价/顾小鸣
  • 关于谷歌退出中国韩寒的说法令人深思
  •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陈维健
  • 中国禁止在网上讨论谷歌事件/肖海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