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非正常死于公安机关的案例:伊春于瑞和惨死看守所/任君平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5年9月4日,黑龙江省伊春市的公民于瑞和因涉嫌抢劫被伊春市公安局友好分局刑事拘留,羁押于该局看守所,第6天意外死亡,家属看到尸体时,见到死者满身的伤痕,对死因产生疑惑而得不到合理的解释开始上访。期间多次被羁押、拘留、劳教。
    
     公安解释死亡原因为:9月7日晚10点于瑞和不守监规闹监,撞墙自杀。为防止其继续闹监,给其上大褂,将手脚靠在床上,因其不服,又将手铐和跑镣紧了紧,导致死者手筋、脚筋断裂,白骨裸露,大肠脱肛2寸长。可是除去死者自残撞墙和上大褂所应留的伤,其他伤如何产生?家属得不到答复。在家属不同意火化拒绝签字要求做二次法鉴时,公安局、民政局出动70多人强行火化尸体。法院也只认定看守所有部分责任,判令赔偿家属74,618.00元了事。 (博讯 boxun.com)

    
    2010年10月,死者的嫂子被解教不久的侯俊英身体稍有恢复,再次离家上访,结果截访者抓回,至今被软禁家中。
    
    博讯记者辗转得到的控诉材料,照片惨不忍睹……(博讯编者按:图片太血腥,无法公布于众)
    
    下面是家属的控告信
    
    关于于瑞和被羁押期间死亡一案存疑
    伊春市公安局友好分局涉嫌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情况报道
    
    我叫于瑞海,我弟弟于瑞和在2005年9月4日因涉嫌抢劫被伊春市公安局友好分局刑事拘留,羁押于该局看守所,2005年9月9日被羁押的第6天我弟弟意外死亡,死亡时遍体鳞伤。该案发生后,经伊春市公安局、伊春市人民检察院调查,结论为于瑞和系因用头撞墙自残,“头部受钝性外力作用导致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法医鉴定)。对于这一结论,我及家人均持有疑异,都无法接受。于是我爱人侯俊英走上了上访之路,先后到区、市、黑龙江省有关部门上访,最后还去了北京,到公安部等单位上访。但时至今日,所有接访单位和部门均没有对我们的上访请求给予回复。上访无结果,为此再次上访。
    
    一、我的控告及上访请求是:
    1、伊春市公安局友好分局办案干警涉嫌刑讯逼供,致使于瑞和羁押期间被伤害死亡。
    2、于瑞和死亡时间发生后,伊春市公安局个别领导为保全自己,在案件调查处理过程中有推卸责任、徇私舞弊、玩忽职守、故意隐瞒、销毁证据,掩盖案件事实。
    3、请求在伊春市公安局回避的前提下,由上级主管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案件予以彻查。
    4、立即解除对侯俊英的劳动教养,并由伊春市公安局给公正合理的赔偿。
    
    二、控告及上访理由
    (一)、于瑞和死因存疑,不能排除于瑞和在押期间受到刑讯逼供,或曾受到他人殴打致死的可能。
    1、刑事技术鉴定书(法鉴)与伊春市友好人民检察院《关于友好看守所被监管人员于瑞和死亡情况的调查报告》的内容不相符。
    根据法医鉴定书,死者于瑞和身上多处有伤,其中死者的左颞部、左顶部、左乳突部,可见皮内、皮下出血,左侧颊粘膜出血,脑内蛛网膜下腔出血,符合钝性外力作用所致,此外死者背臀部的左肩峰,左侧胸背部,腰部正中,四肢的左上肢手背,腕部,肘背,前臂下段背侧,左前臂中段,左下肢膝前,膝下踝部等部位均存在大面积擦伤和皮下出血。另外死者肺出血,肌纤维间大片状出血,周围肌内变性、肿胀,脏器淤血。由此可见于瑞和死亡时可以说是浑身是伤。
    
    而根据检察机关的调查,于瑞和闹监时仅用头自撞墙一次。那么除双腕、双踝的伤符合械具形成,左顶部的伤可用撞墙形成来解释外,其他身体部位的伤优势如何形成的呢?尤其是左颞部和左乳突部,左侧颊粘膜出血,肌纤维间大片状出血,肌内变性、肿胀,这类来自钝性外力作用所形成的伤的时间和产生的原因,调查结论并没有阐明,而这些伤又是于瑞和被羁押期间产生,死亡时客观存在的。对上述伤情产生的原因不调查,不做结论,就必然不能排除于瑞和在押期间遭受刑讯逼供或被他人殴打致死的可能。因此,于瑞和系自己用头撞墙企图自杀导致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的调查结论很显然是不切实、不充分的。
    2、监舍内均有监控设备,检察机关和伊春市公安局在调查时为何不提取监控录像,有关监控事宜,调查报告中甚至都未提及。当我们对此报告存疑追问之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因“前几天下雨打雷把监控设备击坏了”,而且这种说法不是检察机关的回复,是公安机关的答复。
    
    这种说法和答复控告人及家属显然无法接受。很显然监控设备是否损坏,检察机关并未调查,这必然不能排除人为不提取,甚至故意毁损监控录像,毁灭该重要证据的可能。
    3、按照公安机关办案程序的规定,于瑞和被刑拘后,必然会接受公安机关的审讯。那么审讯是几次?审讯时是否录像?如果有录像为何不提供?这些情况调查报告不涉及是不对的。因为于瑞和被羁押时是要接受体检的,既然公安机关没有出具于瑞和在入监时身体就有伤的证明,那么也就自然不能排除于瑞和所受的伤是在接受公安机关刑讯时遭受刑讯逼供形成的可能。因此,作为控告人完全有理由认为于瑞和曾遭受到刑讯逼供。
    
    4、早在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调查过程中,我们家属都曾提出过再次尸检,再次法医鉴定的请求,但直到于瑞和地尸体在2007年6月26日被火化,二次法鉴也没有做。这就不能排除有关责任人员为掩盖案件事实,故意不作为,甚至包庇犯罪的可能。
    
    5、于瑞和的尸体是被强行火化的。2007年6月20日,民政局长刘和平等人在我家强迫我们家属在火化单上签字。因二次尸检尚未做,所以我们不同意当时火化,并将情况告诉他,我爱人侯俊英跪下去求他都不行,最后只好以跳楼的方式向其表达我们不签字的决心。但是2007年6月26日于瑞和的尸体,还是在未做二次鉴定,在没有家属签字同意的情况下被强行火化了,为此,公安局、民政局出动了70多人,因此,我们家属完全有理由认为这是在焚尸灭迹,是在掩盖案情。
    
    (二)、侯俊英应上访合法,应立即解除对其教养。
    一句法律和信访条例的规定,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通过上访向政府及司法部门反映情况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我家就该案的上访却遭到伊春市公安部门的层层阻挠,正常的上访行为,衍变成我家上访,伊春市公安局截访。上访期间,我被羁押一次十天,侯俊英被羁押四次(均无任何手续、属非法羁押),侯俊英还被拘留两次,2008年9月16日被伊春市公安局劳动教养21个月,被关押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2010年5月30日解教,疾病缠身。
    对此我更无法理解接受这样的打击。侯俊英上访起劫案既无反党反政府的言论,更无冲击政府机关、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行为,只是向有关机关正常反映家里的冤情,伊春市公安局说拘留就给拘留了,他们怕什么呢?
    
    三、伊春市公安局应对于瑞和的死亡承担全部责任。
    1、于瑞和是被羁押期间非正常死亡。
    2、 认定于瑞和自残致死,证据不足,是公安机关单方面结论,且在不排除刑讯逼供致死的情况下。伊春市公安局更应对于瑞和的死亡承担全部责任。
    3、至今为止,我们全家三口,我、我妻子侯俊英,我母亲楮桂芝身份证等有关证件被有关部门扣押,我妻子侯俊英在2008年3月5日身份证和通讯录被公安局抢走。
    综上所述,控告申诉人认为,对于瑞和案件的诸多疑点不查清,就不能还我们家属及死者的公道,在当前形势下,控告人衷心希望,接访单位对我的控告及上访给予重视,维护控告人及家属的合法权益。
    
    控告人:于瑞海 侯俊英
    联系电话:13766732926
    2010年6月1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二十二)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二十一)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二十)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九)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八)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七)
  • 中国将看守所安全工作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六)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五)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四)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三)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二)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一)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九)
  • 黄光裕开始在看守所内办公 可签署国美公司文件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八)
  • 法院为黄光裕开先河 批准其看守所内签文件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六)
  • 陕西神木看守所内的酷刑日志/刘虎(图)
  • 一个女博士生为在看守所死亡的弟弟呼吁
  • 卢劲:看守所里的中国足协
  • 看看:海淀看守所董永萍等人的恶行!!
  • 监狱看守所为何又现“摔倒死” 公理何存?/刘志权
  • “风暴眼”中的看守所为何雷打不动(图)
  • 滥用的权力是“看守所死亡事件系列”的凶手
  • 在押人员看守所“摔死”:被权力变身掩蔽的公众视觉
  •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 ‘摔跤死’来了!看守所的神话大片更新可真快!
  • “看守所疑云”掩盖了多少真相
  • 张鸣:不能让看守所里总出蹊跷
  • 张建平:祝维权人士吴华英在看守所中生日快乐
  • 真实感受在看守所的5个月
  • 真假胡斌案:杭州市看守所,你为何保持沉默?
  • 肖川:胡斌撞人后可能连看守所都进
  • 岂有文章倾社稷——看守所札记/荆楚
  • 张莲:救救被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60岁高位截瘫残疾人
  • 21位律师,学者的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建议书
  • 刘逸明: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 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羁押于南京市看守所的《感谢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