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就人口普查“官扰民”问题致胡温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7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参与网2010年10月27日讯):人口普查,在人口大国确实是“天下第一难”,为什么难?主要原因是政府要求民众向官方诚实报告自己的家庭子女情况和住房收入情况,可民众要求政府如实公开官员所有收入和政府部门资金使用情况得到兑现了吗?官员们会主动公开他们的家庭地址、家庭财产、子女情况、住房及各种收入情况吗?闻听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前不久到美国哈佛大学留学,那么习近平能否公开自己的家庭收入情况?是否向民众诚实公开他家庭的每一分钱都有合法收入的证据?以及他能否主动向民众承诺他作为中共执政后备的接班人今后在反贪腐方面是坚定不移的?政府要求民众诚实,政府却做不到诚实,这样不对等的环境下,谁还敢向政府诚实说真话?公民拥有隐私权,他能否因此坚决捍卫自己的这一法定权利?
    
    我们知道中国执行着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称为“基本国策”;我们又知道中国执行着严厉而有效的户口制度,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户口,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什么还要每十年实行一次大规模的人口普查呢?是官方不相信官方的数据?官方计划生育部门、户籍登记部门、统计管理部门的数据难道经不起质疑或存在漏报、水分等等严重问题?如果官方的数据不实应该问责的是官方主管部门,为什么要大规模地耗巨资人口普查呢?这次人口普查,官方可以高调动员,民众也可能高调回应,但实际情况会是如何呢?有的家庭超生,他们会诚实报告吗?有的家庭(包括官宦人家)家财万贯,住房豪宅多套,他们会诚实报告吗?将心比心地说,每一名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的家庭,他们会主动向普通的人口普查员报告实际情况吗?他们的报告全文可以公开在互联网上向全民公示吗?胡温等九常委能否做为表率先向民众带个头?人口普查,迄今已是第六次,前五次的时代与今天不同,今天的私有经济壮大了,民众的权利意识和维权能力提高了,流动人口更多了,比如全国处于流动状态的人员至少有二点一亿,他们每天都像候鸟纷飞,全国那么大,政府如何掌握他们的动向?难道政府不愿意相信他们原在政府户口登记机关、暂住证居住证登记机关所登记信息的准确性吗?如果真要普查,又面临着登记户口、暂住证居住证登记政策的重复和无效,能否藉此改革这一不能发挥有效作用的制度呢?比如能否实行身份证制度而废止户口登记制度、废止暂住证居住证登记制度呢?中国还有不少于五六千万的文盲,他们能否趁此人口普查之际向政府提出自己的受教育权问题,以及政府未能保障他们的受教育权能否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再如未上户口的超生家庭能否因此减免计划生育部门处罚的巨额社会抚育金(一些经济发达城市超生家庭因超生一个孩子被处罚20万元,一些欠发达地区的农村超生罚款一万到三万左右),或者对于超生家庭人均收入每月不超过800-1000元的全额减免社会抚育金罚款?
    
    如今,让全民乖乖守在家里等候人口普查员前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人权不能得到基本保障(比如结社自由)情况下的人口普查制度也是很脆弱的,这次耗资人民币约百亿的人口普查将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尚不能肯定,政府最高决策部门不能因为以前政府有每十年普查一次人口的先例、惯例就因此继续遵循下去,科学发展要严格依照科学而行而不是以前的惯例、先例和经验。当前,中国最缺的不是人口普查的有效性,而是保障基本人权的有效性,比如民众要求结社自由,中共中央政治局能否因此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向政府下令要求政府遵行宪法切实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再比如政府部门通过选举产生的各级领导人率先实行财产必须公开制度(通过互联网向全民公示),同时保障普通公民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样的执政党自然能够得到民心。
    
    人口普查,不是天下第一难,而是天下第一官扰民,如今到了该反思改革的时候了——这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请问你们准备好了吗?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祝贺刘晓波获奖你们准备好了吗?——致中宣部公开信
  • 昝爱宗:强烈抗议陕西渭南警方非法抓捕作家谢朝平
  • 昝爱宗:公民记者提问温家宝十大问题
  • 昝爱宗 :一本“城管执法出版物”的流毒 (图)
  • 昝爱宗:守望教会单单仰望上帝
  • 昝爱宗:没有新闻自由的记者节是伪记者节—11月8日官方记者节呼吁新闻自由
  • 昝爱宗:叶小文“中国真诚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之说不坦诚
  • 昝爱宗:“我们最好自己把柏林墙拆了”
  • 昝爱宗:中国教育的恶果:大人变坏,小孩变呆
  • 昝爱宗:中宣部“太有才了”
  • 昝爱宗:请教在法兰克福的新闻署长柳斌杰
  • 一南一北说国庆:法律工作者滕彪和自由撰稿人昝爱宗谈网络封锁
  • 昝爱宗:感谢杭州国保的忠告
  • 昝爱宗:刘逸明造谣案之分析
  • 昝爱宗:近期封杀博客很频繁 (图)
  • 昝爱宗:敦促温家宝关注安徽访民李蕊蕊被强奸案
  • 阅兵背后的秘密交易 /昝爱宗
  • 昝爱宗:公盟走投无路,但天无绝人之路
  • 昝爱宗:开放总编金钟先生谓香港“中国良心”(图)
  •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 昝爱宗:美国人以自由而荣,为自由而战——7月4日美国独立日纪念
  • 昝爱宗:《零八宪章》是中国新闻出版改革的动力和归宿
  • 昝爱宗:中共对未来宪政的疯狂压制
  • 昝爱宗:2010年,我的《公民新年贺词》
  • 昝爱宗:为刘晓波的自由而祈祷
  • 昝爱宗:言论自由是生,又是死;是开始,又是结束
  • 昝爱宗:成都警察和复活节
  • 新青年四君子之一:十年老友张宏海/昝爱宗
  • 昝爱宗:在中国开博客,难啊!
  • 难道低俗网站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昝爱宗
  • 温家宝避重就轻学德宗 /昝爱宗
  • 昝爱宗:“两会”在即: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请求释放刘晓波
  • 昝爱宗先生关于杭州警方讯问的声明
  • 北京新闻办败在法天下手里/昝爱宗
  • 跑“部”前进:今年地方纷纷折腾“拜年”/昝爱宗
  •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 新闻总署新建楼堂馆所太奢侈/昝爱宗
  •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 昝爱宗:梦见刘晓波老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