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清查缅甸新娘:查处黑户 警员成了“法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05日 转载)
    
    来源:大旗网   
     (博讯 boxun.com)

      黑、瘦小的玛丹两手沾满了湿漉漉的玉米糁,将一盆拌匀的饲料倒进猪圈。8只猪仔立刻围拱在食槽旁。成长迅速的猪仔并不能带给她足够的欢乐。“现在猪仔卖不上价, 不值钱。”她用流利但并不清晰的河南话说。
      玛丹嫁到河南确山县农村已经11年了,她的儿子也已经10岁。6月3日的午饭她只能与儿子一起吃,丈夫一大早就赶到30里外的采石场去打石子了。她穿着一件杏黄色带小翻领的T恤,左胸前印着“中国石油”四个字。丈夫与前妻所生的女儿在加油站工作,她把这件工作服作为礼物送给玛丹。
      玛丹家的院子并不大,院子一侧的猪圈使空气中弥漫着臭味。除猪处,7只鸡和5只鸭子在院子里自由踱步。那只黄白间杂的狗则总是驯顺地卧在女主人脚边。玛丹坐在院子的三间砖瓦房前,抬头看了一眼身边高大的椿树,11年前,她24岁,刚踏入这个院子时,这棵树还只有房顶高。
      玛丹很难表述清楚自己的家在缅甸的什么地方。1994年11月间,一名中国河南男子来到了她的家乡,想找一个女子带回去做媳妇。这男的35岁,个子挺高,媳妇不久前得病死了,撇下一个8岁的女儿。以他的家境没有能力再娶到当地女人,恰巧嫁到邻村的一位缅甸妇女回娘家,他就跟着来了。
      玛丹去看了看这个后来成为自己丈夫的人,觉得年龄有点大,并不想嫁给他。但她的堂兄说服了她。当时玛丹的两个姐姐都已出嫁,她长期在一个亲戚家做帮工,每天用肩膀扛很重的农活。玛丹的母亲死得早,父亲也不怎么照顾她。堂兄告诉她,在中国农村农机具已经代替了人力,嫁到那边不用再这么辛苦了。玛丹决定做这个中国男人的妻子。
      他们在当地举行了简朴的婚礼。然后赶去中国河南。从中缅边境坐了15个小时的汽车后,在昆明坐上了火车,三天四夜之后,到达驻马店,再乘汽车去确山。玛丹的丈夫为续弦出行一个月,前后共花去了3000元钱。
      玛丹夫妇是中国农历年大年初一傍晚赶回家的。河南的严寒让她无法忍受,丈夫家的贫穷也让她失望,尽管她的娘家更为贫穷。头一顿饭是在大伯家吃的,好多村民来看热闹。事实上,玛丹家的生活一直颇得大伯家照顾。
      缅甸新娘的生活从此开始了。她逐渐习惯了吃面食,认识了中国钞票,学会了种植小麦。正如堂兄所说,这里的农民已经用上了农机具,劳动强度大大降低。她还戒掉了烟卷,因为这里的女人都不抽烟。第二年,她的儿子出世了。
      玛丹家有8亩3分地,今年小麦收成6000斤。这些小麦就堆积在厢房里,另一间厢房里则堆放着去年收成的玉米。玛丹不用为吃喝发愁,这使她为自己的远嫁感到欣慰,但她经常感到钱不够花,家里也没有电视机,或者像样的家具。从四年前开始,丈夫在农闲时就会到附近的采石场打工,一天能挣20元钱。丈夫不定期回家来,走时就给玛丹留下百余元钱。玛丹一手操持家务,养殖家禽。她的能干获得了夫家亲戚们的赞赏。
      玛丹与丈夫前妻的女儿相处融洽,后者现在在信阳市一处加油站做记录员,不常回家。平时,当丈夫出去打工时,家里只剩下玛丹与儿子。
      在过春节时,玛丹会与相邻几个村落的缅甸媳妇们互相走动一下,此时她们用缅语谈笑。一个人时玛丹也会想起父亲和姐姐。三年前玛丹回过一次娘家,令她失望的是,贫困的家境并没有明显改善。
      去年,玛丹家添置了11年来唯一的大件家当:一辆价值6000元的小四轮拖拉机。以前,他们用拖拉机时只能向大伯家借。玛丹还想把盖了20年的房屋翻修一下,但现在还没攒够钱。两口子红脸吵嘴,也经常是因为钱。“一吵架,我就几天不理他。”玛丹说。
      6月3日,玛丹与儿子的午饭是黏稠的面条,里面放了晒干的黑褐色的芝麻叶。
      玛丹希望市场上的猪仔价格能升上去,多卖些钱。这些日子,她在盘算着翻修房子的事,另外,儿子读书不太灵光,今年刚上小学二年级,这也让她颇伤脑筋。
      她没有想过如果不嫁到中国来将会怎样,她对席卷河南的清查“三非”工作全然不知。
      警员成了“法海”
      一些缅甸妇女“坚决不回去”,遣返工作陷入两难
      新蔡警方再去河坞乡找皮稳时,发现她不见了。“她的公公婆婆说,儿子一家三口都出去打工了。”新蔡县公安局国何大队大队长张建林说。
      皮稳是河坞乡“知名”的缅甸媳妇,“她嫁到这里恐怕有七八年了”。河坞派出所所长孙伟说,他到任时就听说过此人,每次要遣返她,她就躲起来。
      这种情形在清查中并不少见。张建林说,有一天早晨他们到一户农家去做说服工作,正跟丈夫在里屋谈,在厨房做早饭的缅甸媳妇一个不注意就跑出去了。
      此次清查要求警方必须与清查对象见面核实身份,这给张建林的工作增加了困难:在跟非法入境妇女谈话后,她们的婆家往往比较警觉,会把媳妇藏起来。
      “她们老家确实比较穷,已经嫁过来的人确实不想回去。”张建林说,在去年的一次遣返中他到了一户涉案缅甸妇女的家中,那里用竹篱搭起的简陋房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来到河南的缅甸妇女们在警方面前分为“坚决回去”与“坚决不回去”两类。“那些真正被拐骗来的妇女一经解救,就强烈要求回国,而那些本就是要嫁过来或者已经生了孩子的,对于现状很满足。”张建林说。
      蔡向阳副教授说,被查获的缅甸妇女一见到他说起缅语,往往先哭起来,有的为可以回国而哭,有的则接着问“是不是要送我们回去”,她们不想回去,眷恋这里的家和孩子。她们在接受警方询问时保持沉默或者谎话连篇。
      这种情况让警方颇为头疼。2005年以来,新蔡县公安局先后遣返了四批共30余名缅甸非法入境妇女,但后来,有的妇女悄悄跑回来了。“邻乡有一个妇女遣返后不久就被丈夫接回。”河坞乡派出所所长孙伟说。
      非法进入河南的缅甸妇女主要来自该国北部城市曼德勒周边地区。“她们家里经济条件很差,生活仅能果腹,通常只读过小学,文化水平较低。到中国打工或者嫁到中国来也许是改善生存处境的一个途径。”钟智翔主任说。
      缅甸共有135个民族,缅族占72%。全国80%以上人口信奉佛教。目前,缅甸经济仍未走出困境。钟分析说,缅甸联邦现在是军政府掌权,而一些民族则拥有自己的私人武装,并不受政府控制。这种动荡的局势也是缅甸妇女想要离开本国的一个原因。事实上,很多妇女甚至无法提供自己的身份证明。
      新蔡县公安局国何大队牛治清回忆说,在对一位缅甸妇女遣返时,她一个劲儿地哭不肯走,说家里父母都不在了,哥哥也不管她,回国后生活都没有着落。在另一次行动中,已当了母亲的那位妇女看到自己要被带走,将年幼的孩子打得哇哇大哭,警员们一时手足无措。
      牛治清这样的基层警员在执行任务时面临着民间舆论的压力,老百姓管他们叫多管闲事的“法海”。“有时候确实觉得自己做得不近人情。”
      化庄派出所在带走陈小思时,遭遇和庄村村民的围攻。“老百姓们说,人家是两厢情愿,又不是拐来骗来的,凭啥拆散好好的夫妻。”参与当晚行动的警员张健说,这样做有可能会恶化警民关系。
      驻马店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熊新华处长对此表示“无奈的同情”,“但,法律是严肃的”。“这些婚姻都是无效的,缅甸妇女和他们的子女的身份今后都会成为社会问题。”河南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外管科一位工作人员亦表示:对此种情形普遍没有一个比较好的解决办法,但公安机关的工作是维护国家主权,维护出入境秩序。
      “我们曾就非法入境妇女问题向缅甸驻华大使馆发出照会,但未获回应。”河南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外管科陶晓渊科长说。
      公安部清查“三非”并非首次。在2004年为期5个月的打击边境地区违法犯罪活动暨反偷渡专项行动中,即严厉查处非法移民活动,清理遣返了非法入境、非法滞留、非法就业“三非”外国人16282名。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说,目前,中国存在着公民偷渡经济发达国家的问题,同时也面临着日益突出的他国公民偷渡入境的问题。近年来,毗邻国家公民非法越入中国境内的情况比较突出。
      在河南的清查中,郑州、洛阳等中心城市比较普遍的是非法打工现象,而在贫困农村更多的是“缅甸新娘”非法滞留问题。熊新华认为,能否拿出一个比较好的折衷办法来解决非法婚姻问题,要看中缅两国有无可能就此协商。“目前看这方面的可能性很小。”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