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谁拟定了十八大政治局候选人名单
请看博讯热点:18大争夺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1日 转载)
     中共的遊戲規確實是少數人制定的,但不是少數人任意制定的,遊戲規則後面體現的是派系力量對比和一定程度的共識。這一期《大事件》,向讀者推出中共2012年十八屆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候選名單。兩年後,這個名單上半數左右的人,將組成執掌中國和中國人命運的最高决策班底。
    
誰擬定了十八大政治局候選人名單

    
    《大事件》金申
    
     2012是個普通的數字,卻是個多少神秘的年份。因為它是瑪雅日曆的最後一年,帶有世界末日的象徵意義,加上羅默里奇電影的渲染,叫人不得不對2012年格外關注。
    
     中國共產黨選擇2012年舉行十八大,是按照黨章的規定: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每五年举行一次。這一屆大會,將進行新老交替。說來也巧,2012年是不少國家的大選年,諸如美國、法國、俄國等等,這些對世界有著影響力的大國都將舉行總統選舉,奧巴馬和薩科齊能否連任?普京會不會捲土重來,都將是在世界範圍吸引眼球的大事。而與中國大陸隔海相望的台灣也要選舉總統,國民黨的馬英九能否梅開二度亦成焦點。
    
     這一期《大事件》,向讀者推出2012年中共十八屆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候選名單。兩年後,這個名單上半數左右的人,將組成執掌中國和中國人命運的最高决策班底。
    

政治局是既得利益集團的總合
    
     中國服從中共,全黨服從中央。“中央”是什麽?不是一年開一次會的中央委員會,而是頻繁聚議的中央政治局——這是中國最有權力的機構。
    難道有人把這最高人事版本洩露給了《大事件》?
    
     維基解密網站最近泄露的一份電文,以“中共高層靠共識而決策”為標題,披露了政治局的決策模式。電文說:中共政治局是一個既得利益集團的總合,而政治局九人常委會,就像大企業的董事會,“胡錦濤持有最多股份,因此他的意見最具份量”。不過,常委會內不設投票機制,而是透過共識決策,“每人都可以行使否決權”。
    
     這份電文指出,這樣的運作模式是“真正的民主”,目的是防止權力過度集中在一人手裡,中國重大決策如台灣和朝鮮政策,均由25人政治局拍板,部分透過投票決定,部分則採取討論至達成共識的方法。
    
     本期《大事件》的文章從各個側面,不同程度地證實了這種决策模式。這種决策模式能够解釋:爲什麽中共高層元老如此重視新班子人選,都想爲自己的派系爭得最多份額,讓自己信任的黨羽能够“入局”,這樣,就等於自己在2012年之後的五年中,能够通過代理人對中國的走向施加影響。
    
     現在,這個中共十八屆政治局委員候選名單就放在讀者面前了,一共59人。
    

競爭條件:派系•年齡•履歷
    
    讀者也許要問,難道中央政治局內部竟有人把這最高人事版本洩露給了《大事件》?如果不是,推出這樣的政治局委員候選59人名單,有什麽根據呢?
    
    事實上,坊間早已流傳中共十八人事的各種版本,當然是真真假假,但不管提供者出於什麽動機,都提供了若干可供分析的信息。
    
    我們當然有一些消息來源,但我們亦對各種消息進行判斷,然後羅列出可信度較高的名單。
    
    我們爲什麽推出這樣59人名單,在本期文章中有詳細分析,這裏只簡單地介紹一下理由:
    
    有人認爲,中共的遊戲規則是少數人制定的,要你上,你就可以上;要你下,你必須下。這裡沒有任何法理依據。當初,江澤民繼續當總書記,喬石卻連個常委都保不住,就因為他比江澤民大了16個月,中共十五大時快滿73歲,那次以72歲劃線,就把喬石劃出去了,而保留了江澤民的總書記位置。這時,鄧小平已經去世,規則當然由江澤民主持制定。
    
    中共的遊戲規確實是少數人制定的,但不是少數人任意制定的,遊戲規則後面體現的是派系力量對比和一定程度的共識。
    
    後毛時代,中共領袖的權威一代不如一代,權威衰落後的中共,為維護執政不得不採取所謂“集體領導”。“集體領導”的一個特點,就是潛規則越來越會被遵守,最後變成硬規則,輕易不會被打破。這樣,就給研究者提供了有跡可循的線索。
    
    根據前三屆政治局的情況,我們判斷新一屆政治局的成員,大體仍然會維持在25名左右。按照“七上八下”(即67歲以下者留任,68歲以上者退下)的年齡標準,現有約有14名左右的政治局委員將退出,空出名額。
    
    按照中共的現行規則,想要競爭進入政治局的官員,除了後臺過硬外,還要具備如下基本條件:一是年齡不能過65歲;二是要在兩個省部級以上單位擔任過正職。
    
    然後,再按如下規則進行資格較量:直轄市的一把手;中央有意培養的未來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少數民族問題嚴重地區的一把手;經濟發達省份的一把手,如廣東、山東等;中央、國務院重要部門的掌門人等等。另外,軍方按慣例也將佔據2個左右的名額,而且考慮到軍方的特殊性,很可能會大幅放寬對其年齡限制,這就是徐才厚仍列入候選人的原因。
    
    經過一步步比較、推算,我們便得出了這個59人名單。
    

八九不離十
    
    衆所周知,決策者和組織部門在擬定提拔官員名單時,都會擬出遠遠超過最後實際提拔人數的最初名單,然後經過一輪又一輪考察、討論、篩選——在中共內部,有所謂從大到小的“大名單”“小名單”之說。像2007年,在確定接替因陳良宇垮臺而空出的上海市委書記的人選時,經過一番權衡,就擬定了習近平、張高麗、李源潮的三人名單,最後習近平中選。
    
    我們提出的十八大政治局委員候選名單,也是這樣,也會經歷從“大名單”到“小名單”的篩選、淘汰過程。但這個名單“八九不離十”,未來的政治局委員一般而言不會超出這個範圍。我們可以有把握地說,在未來兩年中,即使有變化,也就是兩三個人的增减——比例上,不會超過百分之五。
    

可能會因爲什麽而變化呢?
    
    不外乎四條:
    
    第一,這兩年中意想不到地突然發生了重大事件,名單上有人表現失常,名單外有人表現超常,對中共統治的全局産生了衝擊;
    
    第二,某些候選人犯下的重大罪行被曝光;
    
    第三,某個人或某個派系堅持推出某個人物;
    
    第四,候選人的身體健康出現重大問題。就像前福建省委書記宋德福,本來排在接班名單前列,但因身患癌症而功虧一簣。相信今後兩年,中央會對這些候選人的身體格外關注——前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就被查出曾對中央隱瞞病情。
    
    正如上述,如果新一届中央政治局成員在25人左右,而我們提出的是59位候選人名單,也就是說,備選“差額”達到一倍多,即使上述三條的情况居然都出現了,超出這個名單範圍的可能性也相當小。
    
    當然,中共既然是“黑箱作業”,哪怕是白紙黑字的“明規則”也可能推翻,何况只是心照不宣的“潛規則”?在各方派系討價還價地博弈仍然擺不平的情况下,作出某種重大改變,也並不是不可想像的。雖然中共决策層要參照歷史形成的慣例,但是他們也可能“改變歷史”。 例如:
    
    人數就一定限定在25人左右嗎?
    
    一定要有女性入局,而且一定是1-2人嗎?爲什麽不能增加?
    
    入局年齡65歲的限制,就不會較大幅度放寬或者收緊嗎?
    
    人數、性別、年齡,這三個條件一變化,這個名單也就有可能變化。
    
    離中共十八大越來越近,讓我們看看到底會怎樣變。(《大事件》)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十八大政治局競爭條件:派系+履歷
·革命太子党对于中共十八大的民主建言
·十八大前夕南方周末高调谈文强
·温家宝异军突起 十八大“三足鼎立”/宋长江
·十八大以及社会矛盾激化 中宣部对媒体舆论“全面收紧”
·难分伯仲 江泽民与胡锦涛的十八大布局
·军头异动为十八大卡位 胡锦涛动作不断
·《大事件》预测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图)
·习近平为明年选官定基调 透露十八大的人事佈局
·为十八大铺路 刘少奇之子刘源升官
·习近平:遏通胀事关十八大换届
·江泽民逍遥江南游 剑指十八大
·十八大人事布局:李克强可能因身体而让位/博讯独家
·十八大胡锦涛「裸退」,就可以否定中共世袭?
·十八大人事布局:汪洋不是胡锦涛的中意的/博讯独家
·十八大与薄熙来:突破不进有退政治僵局的最佳人选
·薄熙来十八大后将接李长春主管意识形态/博讯独家
·十八大难产的理论原因/普巴克
·十八大将开启“社会主义两党制”的胡锦涛时代
·冼岩:十八大变数分析
·前瞻十八大引起的反思:也许还要走老路
·高官跨省流转的方向标:布局十八大(图)
·十八大变局是做出来的——且看温家宝的渐进民主化努力
·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制定政治游戏新规则,曾庆红欲逼胡锦涛十八大全退/昭明
·胡锦涛只想混到十八大,然后当太上皇/春秋戈
·蓄意制造北韩核武危机,胡锦涛谋求十八大连任军委/昭明(图)
·黄光裕案引爆鄂云龙案,胡锦涛十八大争权受阻
·黃光裕案劍指十八大?/李平
·汪洋拖累胡锦涛垂帘十八大的雄心(图)
·胡錦濤未必在十八大退休/林和立
·蔡庄仁:也谈十七大--十七大就是为十八大准备剧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