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文化厅副厅长:我是正厅级清官 也愿当“裸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10日 转载)
    
    
       两会面孔 (博讯 boxun.com)

      人物:谢彬如
      身份:全国政协委员,民进贵州省委副主委、民进九届中央委员,贵州省文化厅副厅长、研究员
      特写:作为一名厅级干部,谢彬如表示自己是官员中的异类,因为自己一直对官员财产公开持赞成态度。
      “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是个好东西,可以从我这里先行先试!”全国政协委员谢彬如当了14年厅级干部(6年正厅、8年副厅),昨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愿意向社会公开家庭所有财产信息,也欢迎任何人向他索取资料,或前往他家中核实情况是否属实。
      “如果你说我将所有的财产信息都公开公布,这也算是一种暴露,也可以叫‘裸官’。但我将自己定义为‘清’官,‘清’代表着我是公开透明的,不是污水一团,同时代表着我是清清白白做人。”
      谢彬如到底是不是官场中的异类?他何以敢如此“出格”?南都记者与他展开了对话。
      根据我国干部的工资体系,如果没有灰色收入,我国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职工,是肯定不可能买得起(现在的)房子。
      我敢拍着胸脯说,我没有给任何官员送过礼,请他们吃过饭,或者拉过一次关系。公开财产,天塌不下来,影响不了我任何东西。
      公车私用跟我国公务员的工资体制有关系,真正的工资收入太低了,体现不出公务员的价值与付出。这导致各个单位只能自己搞一些福利,占公家的便宜,公车私用也属于这一种。
      买了郊区房,但无钱装修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你的收入状况如何?
      谢彬如(以下简称“谢”):根据我国干部工资体系,全国都是统一的,国家主席属于一级公务员,工资才一万多一点。我现在属正厅级干部,职务工资不到两千,职务津贴有两千多,再加各种补贴,一共才五千多。
      南都:没有其他收入了?
      谢:我不会去搞任何灰色收入。我1997年就是副厅级干部,当了十几年研究员,2006年就是正厅级干部。我爱人是文化工作者,工资也不高。房价涨得太快了,2008年贵州的房价每平方米在4000到5000元之间,2009年变成了七八千,今年就变成了1万多。按照我们的家庭收入,根本买不起房子,目前还在蜗居。
      南都:蜗居?
      谢:我住在1982年的老房子里,6楼,90多平方米,属于单位福利房,一下雨就抗洪救灾,家里全部漏水。根据我国干部的工资体系,如果没有灰色收入,我国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职工,是肯定不可能买得起(现在的)房子。
      南都:你买了房子吗?
      谢:房子太老了,经常漏水,去年底我们在郊区买了一套房子,价格是3千多。目前没有钱装修,只能继续住在文化厅里的老房子里。
      南都:你还有其他固定资产吗?
      谢:就是前面我所说的那套郊区的商品房,花了60万左右。其中,首付30多万,贷款20多万,每月要还月供2千多。
      南都:你付首付的钱哪里来的?
      谢:我掏光了所有的家底,将我们夫妻这么多年来的积蓄全部用上了,所以还没有钱装修。
      无股票无基金,自觉压力不大
      南都:你除了2套房子,还有没有其他固定资产?
      谢:没有了,按照党政机关有关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规定,还应该包括股票、基金、证券等所有有价值的财产,这些我都没有。
      南都:除工资收入,有没有其他外来收入,比如出书所得收入?
      谢:也有,但不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写书要拿钱去出版,当然,出版畅销小说还是能够赚钱,但我做不来。我写文化专著,属于学术类的,往往要自己出钱。
      南都:那你可以写文章啊?
      谢:对,我也会偶尔写文章,但稿费很低,写得也少。我会去一些地方讲学,次数也不多,每次给我500元或者800元,也拿到一些课题,经费也很少。这些收入一年总共加起来,只有1千多块钱。
      南都:你觉得自己的日常生活如何?
      谢:我们生活得很简单,主要开销都在吃穿方面,医疗等不用太操心。儿子上大学,还要负担他的生活费和学费。生活只能说略有宽裕,但也不敢奢侈消费,我和妻子从来不打牌,也不打麻将,不参与任何娱乐活动。回家后就是看书,和朋友交流聊天。
      南都:你觉得经济压力大吗?
      谢:我家的收入还算中等以上,妻子每月收入有一两千。我们两个人工资加起来每月将近8000元,负担不算太重。如果是普通老百姓,压力就会很大。
      公开财产,天塌不下来
      南都:你为什么赞成官员公开财产?
      谢:我一直对官员财产公开持赞成态度。无欲则刚,为什么不能公开呢?你到我家里来看,就是这些东西:一套1982年(分)的老房子,外加一点存款,也可以看看里面有没有礼品和财产。我家里唯一的奢侈品就是几种茶叶、工艺品,没有古董字画。
      南都:你是厅级干部,如果公开财产,不担心有压力吗?
      谢:身正不怕影子歪,我清清白白,有什么可担心的?公开了,天塌不下来。
      南都:你的收入,可以让大家查询?
      谢:没有问题,只要有兴趣,都可以来找我,都可以来核实,我会全力配合。
      南都:你为什么这么有底气?
      谢:我不是靠关系、裙带,靠什么东西上来的。在我知道的官员圈子中,我敢拍着胸脯说,我没有给任何官员送过礼,请他们吃过饭,或者拉过一次关系。公开财产,天塌不下来,影响不了我任何东西。
      将自己定义为清官
      南都:有没有干部为自己的孩子向别人施加影响?
      谢:这种情况肯定会有。
      南都:有没有人找过你?
      谢:找我没有用,我手中肯定没有资源。
      南都:当了正厅级干部也没有资源?
      谢:我的想法是,即便我想帮,但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我也不会去做。这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南都:你是“裸官”吗?
      谢:“裸官”一般是贬义词,很多官员将子女和老婆送到国外,或者让他们拿到绿卡,自己在国内做官,大家就叫他们“裸官”。如果你说我将所有的财产信息都公开公布,这也算是一种暴露,也可以叫“裸官”。但我将自己定义为“清”官,“清”代表着我是公开透明的,不是污水一团,同时代表着我是清清白白做人。
      公车私用症结在于监督
      南都:你觉得自己是官场上的异类吗?
      谢:我从来不将自己当成一名官员,我也不是学者,只能算文化人,学习者。
      南都:最近新出台了一个条例,省部级以下干部不配专车,你认为对杜绝公车私用问题有用吗?
      谢:作用肯定会有,但不会太大。现在的公车数量很多,不仅是厅局级干部有专车,连处级、科级干部,甚至是级别很低的公务员都配有专车。公车改革的关键不是哪个级别的干部该不该配专车的问题,而是怎样削减这庞大的公车数量,如何利用好这些公车,节省公车开支的问题。
      南都:你有没有专车?
      谢:我也有,但我公私分得很清楚,只有在上下班的时候才用。
      南都:那你觉得应该怎样解决公车私用问题?
      谢:在中国,肯定有解决的办法,只要政府真正重视,并且自上而下改革,领导干部带头,没有做不好的事情。
      南都:你觉得公车私用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谢:没有监督和制约,也没有向社会公开。这还跟我国公务员的工资体系有关系,真正的工资收入太低了,体现不出公务员的价值与付出。这导致各个单位只能自己搞一些福利,占公家的便宜,公车私用也属于这一种。
      热点链接
      监察部称正在起草公务员财产公示法规
      财产公示主体未定
      南都讯 京华时报记者孙乾报道针对部分代表、委员关注的官员财产公示法规起草进度,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马馼昨天首次回应,称正在积极促进相关起草文件的形成。对于财产公示的主体,目前形成了多种方案,可能从准备提拔重用的干部做起,也可能从分管房地产、建筑等高危岗位的官员入手,但目前尚无定论。
    
      ★网○文●转◇载◆ (博讯记者:铁树)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将登记管理裸官 副处以上要申报财产
·监察部部长:今年将首次登记管理“裸官”
·正处级“裸官”挪用公款5.8亿余元 被判处无期
·中通建老总受贿13万提拔裸官 造成五亿巨额黑洞
·佛山去年查出32名“裸官” (图)
·“流连美国”的局长:广州裸官外逃传言
·正处级“裸官”挪用5.8亿公款 因美女冰毒沦落
·中国通信“裸官”挪用公款5.8亿 自称是受害者
·“裸官”涉挪用5.8亿公款 接受性贿赂(图)
·中共要开除裸官自保
·深圳禁止“裸官”任正职,高法再定6种行为属“洗钱”
·“裸官”情况严重 中共严管家人移居境外者
·广东规定省管干部任前报告家属情况 防裸官外逃(图)
·一家两制:中国贪官国内做“裸官”妻儿居海外(图)
·中国“裸官”为何钟爱移民加拿大?
·中国裸官集体大逃亡已经开始
·毕晓哲:正处级“裸官”缘何能挪用5.8亿公款?
·治「裸官」不如让官员「全裸」
·“半裸官”是容易引发误解的概念/一吟
·“裸官”令中央左右为难/章文
·王军荣:治裸官最需要的是全裸治疗
·盯紧“裸官” 防患于未然/姜维平
·一封举报巨贪裸官犯罪集团的公开信 /蒲树林
·中国“裸官们”出逃为何能屡屡得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